当前位置:首页 > 全知全能者章节目录 > 第176章 合理升四,活泛晋七

第176章 合理升四,活泛晋七

    对局限时不一样,棋手的心态肯定也是不一样的,这不用多说。
  
      三十秒一步,总耗时五分钟后更是缩短为十秒一步,所以只要是认真下棋的选手,肯定不会在开局无谓地浪费时间。
  
      也因此,棋局开始后,作为执红的对方,几乎是在第一秒钟,便走出了第一步,当头炮!
  
      其实象棋开局里多半也就是那么几种,防守上象,进攻横炮,意图难测者挺个三七路兵,有个性的则补个士或者跳个马什么的,这些其实都可以。
  
      当头炮,把马跳。
  
      对方横炮是想炮打中门,镇在中门的小兵初始状态是没有防守的,所以可以把马跳起来守住小兵,另一个策略就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同样横个炮。
  
      当然,其它的选择也有,不过就是属于冷门布局了。
  
      冷门之所以是冷门,就是因为胜率并不高。有的冷门遇到低中手也许还能以出奇见功,冷不丁地,以新奇的布局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意料之外,但这样的布局,遇到高手,没有任何疑问,扑街!
  
      跳马防守是完美布局,还是以计分法来说的话,在对方架中炮的时候,跳马是十分,而以牙还牙地架中炮则是九分。
  
      当然,一开始的这九分十分代表不了什么。
  
      塞翁失马的那个故事同样也能用在这个里面,第一步,九分看起来不如十分,但第二步、第三步,以至一步步往后去,也有可能比十分的更好走,这也是说不定的事。
  
      毕竟,象棋对局不是一步两步,而是讲究一步又一步的连环性。
  
      所以九分也罢,十分也罢,这两种布局,一攻一守,都是经过漫长时间验证然后被广泛认可的布局,选择哪一个都是可以的。
  
      基于不了解对手的实力,所以许广陵采取了保守一点的下法,先是跳了个马。
  
      然后对方也跳马,这一步还是中规中矩,基本上,算是不需要任何思考的主流布局,不能说是必走之招,但其实也差不多。
  
      许广陵跳起了另一边的马。
  
      然后对方补了士。
  
      这一步有点坑。
  
      许广陵一愣之后,直接就在心里宣布了对方的出局。——大哥,你是进攻方哎,就算要防守,也得是在双方交火的时候,在有必要的情况下,稍微固防一下。
  
      这才开局,就玩起了防守,算怎么个回事呢?
  
      这就属于典型的对象棋布局没有任何概念,属于业零的选手。嗯,最低是业一,但这一位,在许广陵看来,是还没有入门的。
  
      哪怕对手是老黄瓜刷绿漆装嫩,就这一步,也坏菜了。
  
      高手对局,锱铢必较,尤其是开局阶段,那是一步也不能走错的。一步之差,满盘皆输,这句话一般人可能以为是对局当中交战时走了一步臭手什么的,但对于高手来说,其实从一开局,就已经开始了。
  
      开局,是抢占“高位”,占据有利地形的时候,哪容得你慢条斯理一点点地布防?
  
      不需要是臭手,只需要是软手,而且只是一步!
  
      基本上就意味着,这一整局,你都要被对手给压着打了。
  
      所以说,三步见水准,五步断胜负,对高手来说,就是这样。
  
      业零选手,这样的对手,他自己会作死的。关于这一点,许广陵已经极有经验,其实整个业三以下都是这样,你不需要寻找他们的弱点,他们自己会送上门来。
  
      当前的这位棋手就是这样,接下来的几步,简直都能称得上是“迷踪步”了,那根本是毫无规律可言。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b。
  
      许广陵想起这么一首口水歌的歌名。
  
      然后第十六个回合,许广陵双杯献酒,直接让对方醉死过去。而对方之所以不胜酒力被强行灌死,就缘于开始时第三步的那一手补士。
  
      正复为奇,善复为妖。
  
      许广陵又想到了《道德经》中的这句话。
  
      这虽然是一个棋力很低连门都还没有入的对手,但贡献了象棋对弈中的一大要点。
  
      补士本来是为了加固防守,但中路被加固了,边路就成为了弱点。这也正是象棋对弈中极有魅力的一个地方,没有至强,没有套装,没有360度无死角,考验的,就是排兵布阵。
  
      以己之强,攻敌之弱,以己之弱,避敌之锋。
  
      所以布局讲究行云流水,要尽量使己方的子力处于活跃状态,可以随时进行位置的调换或者说阵形的调整,始终让自己的最强锁定对方的最弱,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集结子力,完成对目标的格杀。
  
      布局要“合理”,这是第一步,做好这一步,就可以跳出业三,晋入业四阶位了。
  
      布局要“活泛”,这是第二步,在布局合理的基础上,子力活泛,随时应需而动,可攻可守,可聚可散,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跳出业六阶位,晋入到业七了,也可以说是真正成为一名高手。
  
      车怕低头将怕高,这是象棋对弈里的一句术语,为什么车怕低头?就因为一低头,就不活泛了。一个底象,在车可吃可不吃的时候,高手有一半的机率会选择不吃,哪怕吃了短时间内看不出任何不良后果。
  
      因为吃象而让车低下头去,这本身就是不良,违背布局要活的大原则。
  
      能吃而不吃,能攻而不攻,诸如此类,就是因为有个大原则要时刻遵守。不懂这个原则的人,也基本很难跳出业四到业六的窠臼。
  
      这一局,对方的那一手补士,就是既不“合理”,也不“活泛”。
  
      不“合理”,是因为明明摆出了进攻的架式,却玩起了防守,就好像一个人明明要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结果却沉湎于酒色一样,这属于自相矛盾,自乱阵脚。
  
      以至于走路,不需要别人伸脚来绊,他自己就会摔跤。
  
      不“活泛”,是因为这个士一补,自我的防守阵形就死了,给了对方针对这个阵形而从容布局的机会。
  
      不合理,很难撑过二十个回合。
  
      不活泛,很难撑过四十个回合。
  
      这是前番下棋,许广陵得出的经验。
  
      黄山总舵主,这个id名字起得……
  
      许广陵摇了摇头。
  
      然后棋局进入了第二盘,他也迎来了第二位对手,“取个名字好难啊1”。
  
      ==
  
      感谢“取个名字好难啊1”的友情出演,对,书友上场了!
  
      其实作为书友,我怎么也要尽量安排在后面,后出场的才有分量嘛,但谁叫你这名字起得好呢,第二个,就你了。:)
  
      感谢“所谓不惑”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32125873”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