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你说她要去中国?是真的吗?阑。”
  “没错,怜她发回的情报里,是这样说的。”莫阑很肯定地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睛。“怎么样?我们要不要把握这个机会。”
  “我担心的是,这虽然看起来是个机会,但是按照陈奕那个女人的性格,她不会按套路出牌的。”
  “那我们怎么办?白白错过这个机会吗?”
  “现在有查清她要乘坐哪部航班吗?”
  “没有,怜的情报里没有提到。”
  “也就是说,她可能不会直接去中国,而是到日本或是韩国,之后再换航班。”
  “的确有这个可能。”
  “这个机会,我交给你!”
  “我吗?”莫阑有些受宠若惊,他激动地望着眼前的金眼男人。
  “对。我担心这不是个机会,反而是个陷阱,派你去做我比较放心。你到时再和怜联系一下,千万不要暴露了。你们可都是X的重要成员。”
  “放心吧,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莫阑有些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不过他还是平复了下心情,说:“还有一件事,关于夜和熙在伦敦的任务,M好像派了精英过去。”
  “是吗?这样也好,反正从一开始,我也没对他们两个抱太大希望,就算交易失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是,我明白了。”
  ******
  明幽市机场,平均每隔十分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降,在福纳若国这样一个人口稀疏的国家里,算是全国客运量最大的机场。
  楚岚坐在候机大厅内,等待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她在整座机场里转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尹佳的身影。
  真不知道人去哪了?这么重要的任务居然还在添麻烦,果然新人就是新人。现在也只能祈祷她不要误机才好。找不到人,虽然内心里会有些不安,不过楚岚还是尽量把事情往好处想。
  “乘坐×××航班飞往北京的旅客请注意,您所搭乘的×××航班现在开始登机。”
  算了,说不定陈奕给那个女孩另有安排的。楚岚提起行李箱,开始登机。
  今天早晨的天气还算晴好,只是偶尔会有一片云彩遮住太阳,但这阻挡不了一只只巨大的铁鸟起飞降落。还有各位旅客的好心情也是几片云彩所无法消减的,他们都满怀期待地登上飞往异国他乡的飞机。
  楚岚刚刚站在这片辽阔无边的跑道线上,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的来临。事件也就在那个时候发生!
  “Boom!Boom!Boom!……!”无数声爆炸响彻云霄,声音惊天动地,整个机场顿时被一片火海所吞没,火光四射,浓雾遮天蔽日。
  爆炸的是跑道线上的数架飞机,即使是未爆炸的,也被波及到而燃烧着熊熊火焰,一些刚刚起飞和还未降落的,才算是幸免下来。
  天空中,一架刚刚起飞的飞机内,刘冰神情惊讶地望着跑道上发生的一切。
  “X果然还是抓住了这次机会。”凌萧语气淡定地说道。
  “你怎么还那么坦然啊。”刘冰实在是对他这种冰山式的态度无法理解,“她们两个人不会死了吧。”
  “不会的。陈奕小姐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
  “什么?”刘冰顿时大吃一惊。陈奕早就料到了,那她还让那个女孩去中国?
  “你现在担心也没用,我们现在开不了手机,没办法和她们取得联系,还是到了伦敦之后,再打电话问清楚吧。别忘了,你我身上还有重要的任务。”
  “说的也是。”刘冰无力地靠在靠背上。你可别就这样死了,我还没有看到你向我认输的表情呢!尹佳!
  ******
  果然,还是按耐不住了啊。陈奕神情严肃地看着电视里的画面。被烟雾重重包围的机场,此刻看起来就像是兵荒马乱的战场。
  “陈奕小姐,报告已经出来了。”张岩慌慌张张地跑进办公室。“和您所预料到的一样,今天所有通往中国和其邻国的航班全部被炸毁。其中有飞往日本、韩国、朝鲜、蒙古、越南、缅甸、泰国、菲律宾……”
  “好了,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陈奕的语气显得十分恼火,“尹佳她怎么样?”
  “她乘坐的航班已经安全起飞了。”
  “是吗?”陈奕总算是放心了一点,“那刘冰和凌萧呢?”
  “航班也已经起飞了。”
  “好,这样就不会对计划有太大的影响了。那楚岚呢?”
  说到楚岚,张岩的表情变得有些低落,声音也变低了不少,“已经送到抢救室了,身体将近50%的面积都严重烧伤,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是吗?她能在那一片火海中活下来,还真是奇迹啊。“陈奕有些哀痛地闭上双眼。
  “不过,这也就验证了您之前的猜测。”张岩突然振奋起来,“在我们的组织内部,果然有X的卧底混进来了。”
  “嗯。”陈奕的眼里此刻很是犀利,“张岩,知道尹佳要去中国的人都有谁?”
  “只有我们这支队伍的成员,其他人都严格地进行了保密。”
  “那也就是说,只可能在他们几个人之中。”陈奕作出分析状,“知道她不会去中国的人,只有你、我和凌萧。剩下的人都有嫌疑的。”
  “陈奕小姐,您认为楚岚也有可能吗?她自己都……”
  “这种事情,不是有没有受到人身伤害就能排除的。”陈奕盯着张岩的脸,“说起来,你和凌萧的嫌疑也不能排除。”
  “您、您在说什么啊?”张岩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冤枉,“我明明知道尹佳不会去中国的。”
  “也有可能是你们故意的。”陈奕接着用不信任的目光盯着张岩,使得他浑身都不自在。“故意炸掉机场,让我解除对你的怀疑。”
  “我好歹在您身边工作了这么多年,您就这么不相信我?”
  “那要看你接下来怎么表现了。”陈奕露出很神秘的微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去看看楚岚的伤势怎么样了。”
  “是。”张岩的表情很难看,但还是鞠了一躬,就离开了办公室。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陈奕在心里默念着。就算是再深的仇恨,也会有一天化解;就算是再深的情谊,也会有一天背叛。
  还是让他去看看吧。陈奕望向办公桌上的相框,相片里面是很年轻的自己和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
  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
  “你!您怎么会在这里?”刘冰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没去中国!”
  “我要是去中国的话,现在已经葬身于火海之中了。”尹佳很无聊地看着他那惊讶的表情,“怎么?你就那么想要我死啊?”
  “我可没那么想。”刘冰斜着眼望向身边的凌萧,“这件事,是你和陈奕事先就安排好的吧?”
  “是又怎样?”凌萧冷冷地回了一句,“总之,你没事就好,暂时,就和我们一起在行动。”
  “好。我知道了。”尹佳看着凌萧的眼睛,显得十分坚强勇敢。
  你不适合呆在M的,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进入这个组织。凌萧的眼神变了一下。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自己证明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尹佳没有流露出一丝的退缩。
  “喂!你们两个在看什么啊?”刘冰突然打断了两人的心里对话。
  “咳!”尹佳干咳了一声,“现在要怎么做?陈奕说来这里之后就和你们一起行动。”
  “你们两个先去酒店吧。我在这边还有生意要谈。”凌萧拖动行李箱,离开。
  你就这么忙吗?尹佳盯着他的背影。你会这样忙碌,是为了填补内心的迷茫和空虚吗?还是说……
  “我说,你们两个在对决的时候发生什么了吗?”刘冰疑心重重地问道。
  发生了什么?尹佳愕然地看着刘冰猜疑的脸,很无聊地说道:“这些事,你不是知道吗?干嘛要来问我?”
  “我就是问问除了我知道的事之外,你们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秘密?”
  “和你有关系吗?”尹佳提起行李箱,大步流星向前走。
  你这个女人发什么疯啊?刘冰哼了一声,跟了上去。不肯说,那就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等一下。”她突然回过头,和迎面走来的男生撞了个满怀。
  好痛!刘冰捂住自己的下巴。这家伙的脑壳是铝合金吗?
  “你的下巴是不锈钢吗?”尹佳表情难看地揉着自己的脑壳顶。“我问你,来伦敦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谁知道啊。陈奕只告诉了凌大总裁。”刘冰无奈地摊手,“嘁!等于说我们两个只能听命于他了。”
  听命于凌萧?尹佳浑身一个寒战。不过,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陈奕给凌萧布置了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的秘密任务。那会是什么呢?
  ******
  就在尹佳思考着之后的计划时,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双眼睛,透过墨镜,直盯着这边。
  这怎么可能?岑夜提着旅行箱,不可思议地看着尹佳的脸。她怎么会在伦敦?不是要去北京的吗?
  岑夜的双手紧握,她将头上的连衣帽戴的更前一些,遮住自己大半个额头,快速离开了那里。
  “喂?熙吗?”她拨通了手机。
  “怎么了小夜?你到伦敦了吗?”
  “嗯。我已经到了。但是,发现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
  ******
  “大人,刚刚熙来过电话,说是那个女孩去了伦敦。”
  “是吗?”他的金色眼睛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笑起来说道:“阑,你这次立了大功一件!”
  “我吗?可我不是没杀掉那个女孩吗?”莫阑不解地看着面前神一样的男人,“还在机场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这样我们短期内都不能行动了。”
  “不,你做的很好。”
  “虽然我不明白,但是您一定有您的道理。”莫阑恭敬地说道,“还有一件事,我这样炸掉机场,怜那家伙不会暴露吧?”
  “一定会的。”他很不经意地笑着,“陈奕一定已经知道M内部有我们的人了。”
  “那怜他们岂不是很危险?”
  “阑,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猜不透我的心思吗?”
  “啊?”莫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去通知熙和夜。”
  ******
  伦敦,被称为雾都的城市,空气中充斥着潮湿的雾气,5月份的天气也显得很凉爽。湿润的环境下,似乎一切都被这干净的水汽所洗净,没有一丝污垢与尘埃。
  干净的空气,尹佳深深吸了一口气,顿时倍感心旷神怡。她喜欢这样干净的环境,污浊会让她喘不过气。
  “现在的确是干净多了。”刘冰走到阳台,望着伦敦繁华的大街,意味深长地说:“谁还会去想在上个世纪初,组成这座雾都的是燃烧煤的烟雾,而不是如此干净的水雾。”
  的确如此。尹佳打趣地看着隔壁阳台上的少年。如果不是那种傲慢的性格,其实这家伙还是挺帅的。
  “看什么看?”刘冰很不喜欢被人这样看着,就好像自己是一个供人欣赏的艺术品一样,“我有那么好看吗?”
  “你还敢再自大一点吗?”尹佳的眼神变得很厌烦,转身回到了房间。真是煞风景的家伙。
  “我去你的!”刘冰一下子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你骂谁自大啊?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自恋到爆的自恋狂,自大到爆的自大狂,自负到爆的自负狂。”
  “刘冰同学!”尹佳突然探出头来,语气缓和地说道:“你是不是语文成绩一直都不及格啊,连骂人都这么单调!”
  “你他妈语文才不及格!”刘冰把声音又提高了一倍,“不知好歹、不伦不类、不值一文、不三不四、不成体统、不分皂白、不可救药、不……”
  “哗!”一盆冷水突然浇了下来,刘冰整个人都被打湿了,在他耳边传来一句英文:“Shutupyourface!”
  “噗!”尹佳大笑起来,无奈地摇头,走进了房间。
  看来,在伦敦的日子不会那么无聊了。尹佳打开手机,屏幕上是凌萧刚刚发来的一封短信:
  “切记!在这里的行动务必秘密进行,我们还没有得到苏格兰场的许可。所以暂时不要打草惊蛇,这几日先稍作观察,Xenophobia自会露出马脚。”
  Xenophobia!尹佳在心里默念着。到底是什么样的犯罪集团?就连Mysticism也不能攻陷他们吗?
  那个男人……那个叫蓝祭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现在还是别想这些了。尹佳放松了下心情,对着窗外大喊道:“刘冰同学,我出去逛街了。你赶快把衣服换好,然后再来找我吧。”
  说完,尹佳背上斜挎包,离开了酒店。
  你这家伙是来旅游的吗?刘冰一边换衣服,一边在心里抱怨着。真不知道为什么陈奕会看上这么一个没神经的女人。不过,算了,今天也的确是适合出行的好天气。刘冰换了身帅气的便装,也离开了房间。
  ******
  阳光普照,空气清爽,温度适宜。这么好的时光怎么能错过呢?尹佳走出酒店,望着这澄澈的天空。海德公园、大本钟、伦敦之眼……要先去哪里呢?
  尹佳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什么。她还有疑问没有解开,万吉医院爆炸的那天,那辆黑色夏利是怎么回事?和十年前的几乎一模一样!还有她收到唐宇邮件的那天,尹姗为了不让她知道医院催费的事,而让她在半路上回去了,会是谁救了她呢?还有,和楚岚对决之时,那个一直在暗中帮助她的人又是谁?那些狙击的机关,又是怎么设置在她身上的呢?最后,就是那个女人,那个出现在她梦里扎着紫色发带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还有,青子……?她会被她杀掉!
  ******
  如果说:人会越活越明白。那么我会说:人永远也活不明白。因为,从出生开始,人就对世界充满未知,可到了临死的时候,有谁敢说我已经把世界完全看清。
  如果说:人是为了梦想而活。那么我会说:人是为了活着的梦想而活。因为,人只有在活着的时候,会为了梦想而奋斗,但是,如果你死了,你的梦想也就随即破碎。
  如果说:人因为无欲无求而快乐。那么我会说:人无法得到永恒的快乐。因为,人的快乐,永远都会是短暂的一瞬,迟早是会变得厌烦与乏味。
  如果说:有些人是与众不同的。那么我会说: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因为,人生命的开始,都是由一颗受精卵发育而来,这一点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么我会说:没有人是缺一不可的。因为,任何一个人的离开都不会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律,他最终会被遗忘在历史的长河里。
  ******
  如果说:“尹佳”是我创造的世界。那么我会说:即便是这部小说完结了,我依然对“尹佳”充满了未知。
  如果说:“尹佳”是我美好的梦想。那么我会说:即便有一天这梦想没能实现,我依然会为这梦想奋斗下去。
  如果说:“尹佳”是我追求的快乐。那么我会说:即便是最短暂的一瞬,我依然会珍惜眼下的快乐。
  如果说:“尹佳”是与众不同的。那么我会说:即便《尹佳》是最棒的小说,我依然认为它的开始微不足道。
  如果说:“尹佳”是独一无二的。那么我会说:即便《尹佳》会遗忘在历史中,我依然会将它保存在我的记忆里。
  (第一部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