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盛唐大公主 > 第二十九章 处理结果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二十九章 处理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跪在地上的荣国夫人老泪纵横,想要解释,却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说。
  武则天阴沉着脸站在大殿中央,一言不发的与跪在地上的母亲对视着。
  福来和小荷低着头站在原地不敢说话,只能等待发落。
  刚刚李月辰为他们求情算是让他们松了口气,小荷还好,福来感觉自己挺冤枉的,就连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通过几人的对话,脑子里已经模拟出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心中一时之间翻江倒海。
  这贺兰敏之是脑子痴傻了吗?居然敢对一国公主做出这种事情!
  “媚娘,我不知该如何解释,但只求你能饶他一条命!其他的,任由你发落吧。”
  荣国夫人低下头,不再去和女儿对视,只是嘴里喃喃道:“如若非要偿命,不如,就用我……”
  “好了!”武则天打断了她的话,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
  她挥了挥手:“小荷你带辰儿到后堂待着!”
  “喏!”小荷答应一声,来到李月辰身边轻声道:“殿下,走吧。”
  李月辰想要说话,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对武则天行了一礼跟着小荷去往后堂。
  现在无论她说什么都没用,武则天有她自己的想法。
  到了后面,小荷正准备让她坐下,李月辰却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脱下木屐,光着脚又往前厅走去,想要听听这件事情如何处理。
  “殿下……”小荷低声叫了一声。
  李月辰却摆摆手,让她在原地带着,自己光着脚轻轻的来到了通往前厅的通道偷偷听着。
  女儿回去之后,武则天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母亲还是起来吧!”
  荣国夫人颤巍巍的抬起头,眼神之中露出一缕希望:“媚娘你可愿意饶他一命?”
  武则天沉默两秒:“此次辰儿无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流放岭南吧!”
  “好好好……”
  荣国夫人抬起胳膊,用袖子擦擦眼泪,忍不住松了口气:“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她抓着手杖费力的站起身,旁边的福来很有眼色的过去扶了一把。
  “媚娘你……”
  武则天摆摆手:“母亲可以回去了,此事就算了了,若是被陛下知道,可没这么容易!”
  荣国夫人连连点头:“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能活着就好啊……”
  看到武则天依然脸色不好,荣国夫人转身离开了,门外自然会有太监相送。
  武则天依旧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沉默了大约一分钟左右,转过头道:“福来!”
  “奴婢在!”
  “公主自幼是你在照顾,你对此事如何看?”武则天问道。
  听到这样的问话,福来沉默了几秒钟,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似乎在猜测她这么问的用意。
  看到武则天依旧一脸阴沉,福来咬咬牙回答道:“奴婢,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这个回答,一半是处于现在对武则天态度的猜测,另一半是发自内心的。
  他们这些太监在外面总是受歧视的,只有这位公主,从小到大都没有歧视过他们。
  在下人们心中,这位公主是拥有极高的威望的。
  武则天撇了他一眼,然后便坐了下来:“可方才我已答应母亲不杀,若是反悔,本宫岂不成了言而无信之人?”
  福来知道自己赌对了,马上行礼道:“娘娘,此去岭南路途遥远,道路崎岖不说,且还有不少盗贼匪患,就算途中出些意外,也属实正常啊!”
  武则天微微点头,颇为欣赏的看了他一眼:“那还愣在此处作甚?等着领赏吗?”
  “喏!奴婢告退!”
  福来弯腰行礼,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坐在床椅上的武则天突然出声:“辰儿,出来吧!”
  “……”
  躲在侧面的李月辰一愣,随后一脸尴尬的走了出来:“阿娘如何得知我在此偷听?”
  “别忘了你是从谁肚子里爬出来的!”武则天一脸面无表情。
  然而心中却暗道:不过顺口一诈,这丫头居然真的在偷听!
  李月辰马上换上了一副萌萌哒的笑容:“知女莫若母,阿娘果然厉害!”
  武则天现在还没完全解气,脸上的煞气还未散去,冷哼一声道:“你倒是胆子不小,这等事情居然也敢欺上瞒下了!”
  “孩儿当真是不想爷娘为此担忧!”李月辰跑到她面前,将自己脑袋搭在她的双腿上,“再说孩儿这不是无事发生吗?”
  “等有事发生便晚了!”武则天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她头上往后戳了一下。
  李月辰笑着爬上床椅,跪坐在她身边:“孩儿知道阿娘是为我好,不过现在就不要生气了,都过去了!”
  看到她这副样子,武则天也忍不住笑了一下:“阿娘这般处理,你可还满意?”
  “满意!”李月辰点点头,站起身抱着她的脖子笑起来,“阿娘肯定是为我好!”
  武则天脸上的煞气终于有了消散的迹象,展颜一笑:“你倒是会哄我开心!”
  “嘿嘿,因为我知晓阿娘肯定舍不得孩儿受委屈!”李月辰笑嘻嘻道。
  听到她的回答,武则天心中暗自点头。
  原本还以为李月辰善良的性格应该舍不得杀贺兰敏之的,不过现在来看,这丫头虽然善良,不过并非迂腐性子。
  难怪稚奴如此偏爱,果然是个可造之材!武则天心中暗道。
  看到武则天赞赏的眼神,李月辰知道她现在应该彻底消气了,笑嘻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死丫头!少给我来这套!”武则天一把将她推开,“你欺瞒于我之事还没完呢!”
  “孩儿知错了,阿娘这次就不要怪罪了。”李月辰又嬉皮笑脸的贴了过来。
  武则天无意之间低头一看:“你这死丫头去哪儿了?看这黑乎乎的脚印!”
  李月辰低头一看,床椅明黄色的丝绸上面已经多了不少黑乎乎的脚印。
  今天从太常寺出来的时候因为嫌木屐麻烦所以脱了在地上跑来着,回去也没洗脚,直接就过来了。
  不过还别说,现在的武则天比起平日那股威严的样子来说,更像一个母亲了。
  “阿娘先容孩儿回去洗漱一番。”李月辰赶紧滚下来,笑嘻嘻的就要走。
  “回来!”武则天出声叫住她。
  李月辰转过身:“阿娘可还有吩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