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寡妇村章节目录 > 第九百五十四章

第九百五十四章


  板匠去帮姐姐板兰根割烟,刘媒婆无法阻拦,憨面子有时也过板兰根那边去住,三官庙只剩下刘媒婆和米六一两个老鬼。前来叩拜的香客日益减少,好在过去有些积蓄,两个老人的生活暂时还能维持。
  刘媒婆七十多岁了,每天能做两顿饭就很不错,当然不能去田间割烟,米六一嫌他一个人割烟孤单,好在老班长回来来了,于是就跟老班长相约,两个老汉提上罐子割烟。
  两个老汉人生经历不同,一个当兵一个赶脚,但是殊途同归,都在郭宇村这片土地上扎下了根,各人为各人找了一个老伴,估计今生不可能再挪动,一直到死,再不可能离开郭宇村。
  他们当然不可能去跟那些年轻媳妇以及老婆孩子们一起去割烟,只能躲得远远地,到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去割烟,两个老家伙都有烟瘾,割一会儿就停下来,拾些干柴燃一堆火,用烧红的铁丝烙泡,贪婪地吸食鸦片被铁丝烧成烟泡冒起来的青烟,每吸一口都要惬意地闭着眼睛屏气养神,那感觉犹如腾云驾雾。天黑时提上罐罐回家,每天割不了多少,却过足了烟瘾。
  渐渐地两个老汉发现,割破的烟葫芦向外流烟时总要等待一段时间,并且那些烟葫芦第一次割完后停两天又用小刀划破,照旧有白色的汁液流出,如此反复不断,一只烟葫芦能重复割许多次。
  切不可小看了这两项发现,两个老汉回家后让老婆给他们缝制了一些小布袋,把小布袋捅在割破的烟葫芦上,就不用长时间等待,小布袋也能反复使用,功效比提上一只瓦罐去割烟快了许多倍。加之烟葫芦能反复去割,不用担心资源枯竭。
  尽管两个老汉赌咒发誓,这项发明专利不能告诉任何人。这几年郭宇村人大都是一人提一只瓦罐,割破一只烟葫芦就耐心等待,看烟葫芦里边的白色汁液流得差不多了,再去割另外一只烟葫芦,从来没有想过多带些盛烟的器皿就可以提高功效许多陪。
  唉!人就是那么笨。中国人在宋朝就发明了火药,还发明了把火药射到天上的器械叫做铳(放烟花用),可是不知道给铳里边装上铁丸(土枪),就差那么半步,中国损失了三分之二的领土。
  说什么为时已晚。大约一个月前,老班长倒在瓦沟镇的山坡上奄奄一息,幸亏遇见了蔺生根,捡回一条生命。一个月以后老班长和米六一就合伙研制出了震惊世界的发明专利!看来人不可小觑。
  老班长提着烟罐悠哉乐哉地朝家走,嘴里甚至哼着小曲。丝毫也不去想一个月前在凤栖城遭到了郭麻子指示一帮泼痞一顿暴打,打得老班长差点送了老命。老班长逑心不死,老毛病不改,路过白菜家门口时看见烟囱冒烟,老班长跟那个女人有过那么一腿,不知道怎么搞得心里痒痒,顺势推开柴门走了进去。
  白菜也是刚割完烟才回家,把小女孩放在炕上正在做饭。看见老班长进来,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面朝老班长苦笑:“难为你还来看我,我可是一个满身晦气的女人,谁沾上我谁倒霉。”
  白菜和棒槌比起来,是两个不同类型的女人。棒槌像一把干柴,睡到白菜身上却感觉绵软。老班长一见白菜不知道怎么搞得总有那么一种怜悯,同时还有那么一点眷恋。老班长完全忘记了跟米六一达成的契约,情不自禁地对白菜说:“白菜,我来告诉你个秘密。”
  老班长把自己割的烟展现给白菜看,那罐罐里几乎盛满,一斤大烟就能换一斤银元,一罐罐烟足有四五斤,老班长使什么手段一天能割那么多烟?
  老班长一张臭嘴贴在白菜的脸上:“我来告诉你个秘密。”如此这般……
  白菜听得明白,也有点不可思议:这么简单的程序为什么全村人都没有一个人能够想象得出?
  小女孩哭了,白菜上炕去哄。老班长把罐罐放在地上,爬上炕,压在白菜身上。
  白菜半推半就:“顾俊山刚死,你就不怕沾上晦气?”
  ……
  其实毁约的不光老班长一个,米六一也有点沉不住气。
  米六一早都对那板兰根动了心思,但也只是想想而已,米六一也跟老班长一样,那一次在瓦沟镇差点送命。米六一来郭宇村只是贪图苟安,能吃一碗饱饭抽一口大烟就很不错。想一个女人不会犯法,差不多人人见了漂亮女人都有那种想法,不想女人的男人才真正有病!但是付诸实施就会产生后果,所以男人就要控制自己的欲望。
  可是那一天米六一发现了一个宇宙间的秘密,急于把这项伟大的发明跟自己心仪中的女人分享。三官庙离板兰根家很远,还不顺路,米六一却神差鬼使,提上罐罐来到板兰根家里。那板兰根就跟白菜在一起割烟,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郭宇村没有人跟这两个烂女人在一起割烟。
  对于米六一的到来板兰根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板匠和憨面子就一直住在三官庙。板兰根也不会想到米六一会对她动心思,因为板兰根可以把米六一叫爷。板兰根以为米六一来动员板匠给他割烟,板兰根答应过刘媒婆,让板匠给两家轮流割烟。
  板兰根对米六一很热情,是那种小辈对于长辈的尊敬:“叔,你坐下,明天我让板匠来给你割烟。”
  米六一忙说不用,紧接着把他的伟大发明给板兰根展示,板兰根跟白菜一样,也很吃惊,这么简单的程序为什么大家都没有想到?看来宇宙间潜藏着许多秘密,只是我们人类没有发现而已。
  米六一赖在板兰根家不走,给板兰根扫院,劈柴。可是板匠和憨面子就在板兰根家里,米六一想跟板兰根动手动脚没有那种机会。
  即使那样板兰根也不会想歪,板兰根只会对米六一表示感激。米六一赶脚十几年,没有攒下钱,却学会了三样本领:赌博、抽大烟、嫖女人。此刻看到板兰根对他很热情,还以为那件事有门。米六一赖在板兰根家吃饭,吃了饭故意打发两个孩子去三官庙那边。看着两个孩子走远了,米六一一下子从身后把板兰根抱住,想把板兰根抱上炕,板兰根太沉,抱不动。
  板兰根还是那种和颜悦色的神态:“叔,你先把我放开。”
  米六一感觉板兰根没有反抗,不反抗的女人一般就有那种心意。女人可不管男人年纪大小,女人图的是沾和(舒服)。
  米六一迟疑地把板兰根放开,板兰根一下子拿起案板上的一把菜刀,说出的话落地有声:“叔,我这身子你不能沾,因为你是我刘婶(刘媒婆)的男人!我坐月子时刘婶把我照顾到底,我要对得起刘婶。你要不走,我就用菜刀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