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之混元法师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谈和

第六百三十五章 谈和

林轩远远吊在后面,在又穿过几处长廊后,他目送着这几人进入了一座近5米高的阁楼当中,又等了片刻后,那两个士兵退了出来,将周立留在房内,然后驻守在门口。
  
  林轩微微矮着身子,贴着墙壁行走,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高墙阴影之下,悄无声息的往前行去,没有惊动这两个士兵,然后绕过前门,贴近这座阁楼,双手抓住周边木质长廊的檐边,双脚踩在护栏上面,身子轻轻往上一纵,跃身到了廊顶,然后借助周围一些凸出来的装饰物,如法炮制登上了这座阁楼的楼顶。
  
  登顶之后,林轩猫着腰小心的移动到了正中心的位置,然后轻轻的将一块瓦片往边上移动半寸,放目望去,将里面的情况一览无遗。
  
  这个房间像是一个正厅,近百平方大小,四周摆放着数个紫色的木架,上面陈列着各种书籍、贵重的瓷器、闪着光泽的宝玉,在最中间的位置左右列着一排宽大的椅子,而堂首更是摆放着一把足以坐下两人的大椅,椅子上面放在一块白虎皮,一个双目狭长的中年男子正大刀阔斧的坐在上面。
  
  在他下方左右第一把交椅上各坐着一人,都是身穿甲胄的魁梧男子,而身穿囚服的周立则是跪在中间。
  
  “周立,你给我老实一点,早点承认罪行,不然还有的是苦头给你受!”端坐在左边的魁梧男子看着周立沉声喝道。
  
  “我没有叛国,这是诬蔑!”似乎之前已经遭受过酷刑,周立此刻无比虚弱,发出的声都是有气无力,但他还是不肯承认这莫须有的罪名。
  
  “嘿嘿,徐将军,还是将此人交给我们黑狱吧,我担保只要一天,包管可以让此人改口!”对面一人虽然同样长的魁梧,不过面容却是无比阴柔。
  
  徐犇没有说话,而是端起边上一盏茶品了一口,之后才半眯着眼,如同打盹的猛虎轻声说道:“何必那么麻烦,给他灌下哑药,然后把嘴打烂,过两天交送给那边的使者,不就完事了么。”
  
  “将军英明!”阴柔男子笑着赞了一声,另外那个魁梧男子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摇了摇头,发出轻声的叹息。
  
  随后他们将先前守在门口的那两名士兵唤了进来,将周立押解下去,周立似乎也是已经认命,没有半点抵抗。
  
  将周立押解下去后,房内陷入了短暂了安静,约半盏茶功夫后,魁梧男子抬头看了徐犇一眼,出声说道:“徐将军,您认为那个使者所说的话是真的么!”
  
  “唔,此事总兵大人已经上禀天听,朝中几位大人更是多次叮嘱,让我们全力促成此事!”徐犇缓缓的说道。<>
  
  “哈哈,如此甚好,他娘的,这场战争终于可以结束了!”阴柔男子大笑着说道。
  
  魁梧男子沉默片刻,最终还是说道:“徐将军,哈鲁人跟我们大周交战许久,总想着马踏中原,突然求和,我总感觉其中有诈!”
  
  “陈兄,你多虑了,就凭那些蛮夷,连这云飞城都打不下,讲什么马踏中原,边外的情况你我都知晓,简直就是不毛之地,交战这么久,他们内部肯定承受不住,所以才会主动求和!”阴柔男子摇着头说道。
  
  “诶,只是可惜了烈火军团的这些将士,击杀一名皇子,这在以往的时候那可是天大的功劳,可是现在……”魁梧男子叹了一声,痛惜的说道,这样栽赃一些有功之臣,他的内心其实有些过不去。
  
  “没办法,那名使者已经说过,必须得交出这些参与杀害皇子的人,不然求和没得商量!”阴柔男子说道。
  
  “为国捐躯,这是他们的荣幸,不是还有一人逃脱么,给我加派人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个时候,徐犇也是开口。
  
  阁楼顶上,林轩若有所思,原来这些人突然给他们栽赃的原因是因为哈鲁人准备求和,他们曾经击杀了哈鲁的一位皇子,此仇不共戴天,如果他们活着,对和谈会有很大的影响。
  
  华夏古代也是非常讲究奉献精神,以自己的性命去换取两国的和平,这种事情换做其他人可能有许多都愿意接受,但林轩不同,首先他对这个所谓的大周皇朝并没有什么归属感,其次这些人完全可以用更好的办法,比如演一出戏,让他们假死,然后换个身份,而不是这种直接扣上一个卖国通敌的罪名。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情景任务到底是要他做些什么,所以一时间没有轻举妄动。
  
  房内3人又闲聊了一会后各自散去,徐犇依旧是坐在那把主椅上,似乎是在沉思,片刻后站起身子,朝着屋外走去。
  
  “备马!”
  
  ……
  
  “终于要见正主了么!”林轩看着离开将军府后,上马车远去的徐犇,心中若有所思,紧紧的跟在后面。
  
  在又走过了几条街道后,徐犇的马车突然在一处府邸外停留,徐犇走下马车,进入了这座府邸之中。
  
  “竟然是他!”林轩看着这座府邸,眉头微皱,在他记忆当中,这座府邸的主人名叫李奉武,是这云飞城的一位副总兵,统管所有的黑水军,是徐犇的直属上司!
  
  李奉武毕竟是一位副总兵,官居3品,府内戒备森严,几乎到处都有人站岗,林轩花了不少功夫才潜入其中,然后又是当了一次梁上君子。<>
  
  这里是一间书房,房内除了徐犇外还有一人,是一个身穿紫色锦袍男子,此人50岁左右的年纪,端坐在一把古色古香的铁木椅上,鹰视狼顾,一股独属大人物的威严气息隐隐从他身上透露出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李奉武右手转动着3颗晶莹剔透的玉球,淡淡的说道。
  
  “禀大人,逃回来的只有3人,其中一人已经被属下就地格杀,一人被属下绑在府内的大牢里,剩下一人……属下已经派人去抓捕,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其捉拿归案!”徐犇低着头,恭敬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