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二十七章 徇私枉法 一

第二十七章 徇私枉法 一

    中年警察拉过病房唯一的椅子,大马金刀的气势端坐,按照正常流程走了一遍,大抵是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以及事情经过。
  
      秦泽把事情经过娓娓道来,秦宝宝气的直磨牙,那对中年夫妇叫嚣不止,但中年警察却不阻止,等秦泽断断续续讲完,他摆摆手,示意安静。
  
      “这件事很明显了,年轻人打架斗殴,属于民事案件,不算刑事,”中年警察整理好文件,平静道:“双方最好能私下里解决,我们派出所负责协调,该赔钱赔钱,该出医药费出医药费,闹大了,双方都有责任,都要背刑事责任。”
  
      老爷子眉头一皱,没说话。他对法律知识略知一二,这年头,不是专修法律专业,谁能摸清楚乱七八糟的条条框框,就说正当防卫这一条,尼玛,连法官自己都有摸不清。
  
      秦泽这样的,算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
  
      所以,能得到一笔赔偿,也不是无法接受。
  
      谁知,中年警察对老爷子说:“赔偿金暂时不提,你先去把伤者的住院费,医疗费结算一下。”
  
      妇女早有准备,立刻递出来一份账单,颐指气使:“这是医院让我们预付的五千元,你先把这笔钱转给我,下一笔就你自己去给我儿子付医疗费。对了,支付宝还是微信。”
  
      “支付宝你妹。”秦宝宝直接爆粗口,她快气炸了。
  
      老爷子脸色一沉:“警察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儿子被人捅伤,反而要他们来承担行凶者的医疗费?
  
      中年警察眉头一皱,“什么叫什么意思,你儿子打伤人,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难道你想他年纪轻轻关监狱吗。我这是为你们着想。”
  
      “真谢谢你了哦。”秦宝宝冷笑道:“你怎么协调的,对方打人就没有罪?我弟弟才是受害者。”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是家属,当然向着自己的弟弟。”中年警察义正言辞道。
  
      中年夫妇附和道:“你说你弟弟是受害者,他就是了?有证据吗?拿出证据来啊。我儿子还被他打了呢。我告诉你们,鼻梁骨折,是轻伤,不赔钱是吧,行,这就把你弟弟抓局子里关起来。”
  
      秦宝宝大声道:“网吧门口有监控,你们警察不看监控?”
  
      “警察办案,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中年警察怒了,声音带着几分警告,“你们要是接受调解,就赶紧把医药费付了,不赔钱就等着蹲局子,你们自己看着办。”
  
      “看看这死丫头,长的妖里妖气,一看就不是好姑娘。难怪带出个打人的坏种。哥,麻利的关局子里去。”中年妇女怂恿说。
  
      “你试试看啊。”秦宝宝虎着脸,像一只全神戒备的小母鸡,黄鼠狼敢来,她就拼命。
  
      老爷子脸含怒气,“警察同志,我们不接受这样的调解,还是法院上见吧。”
  
      秦泽一看老爷子的脸色,就知道他是真怒了。
  
      老爷子的确怒火如沸,这警察明显是拉偏架,装模作样的做记录,事情都不问清,直接把秦泽“定罪”,让他赔钱。
  
      秦泽觉得自己如果能动,这会儿已经撩袖子打人。眼前的中年警察,明显跟那对中年夫妇是亲戚,关系户,占着警察的身份,颠倒黑白,张嘴闭嘴要把自己拘留,换了普通人,还真发怵了,民不与官斗,因为人家掌控资源、权力,说你黑你就黑,白的也是黑。
  
      他平白挨了一刀,老爷子还得掏钱给行凶者医药费。
  
      秦泽深吸一口气:“警察同志,你是他们的亲戚没错吧。”
  
      中年警察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秦泽威胁道:“别以为警察了不起,我们一定可以去检举你。”
  
      中年警察还没说话,他妹妹冷笑道:“你去啊,好像谁拦着你似的。”
  
      秦宝宝气的直磨牙。
  
      老爷子阴沉着脸不说话。
  
      秦泽淡淡道:“你外甥寻衅滋事,捅了我一刀,但你作为人民警察,你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良心?”中年警察王国民嗤笑一声:“你也别跟我扯这些,我外甥捅你是正当防卫,几个当事人都可以做人证,你有人证吗?少跟我扯这些,不赔钱是吧,你等着,明天我让人把你送局子里去,老子穿这身警服,还治不了你们?”
  
      秦宝宝咬了咬唇,气的浑身哆嗦,怒道:“我们有监控,你别想抵赖。”
  
      “笑话,监控作为证据,是你想看就看的?”王国民也懒得端警察形象,朝他妹妹说:“我们现在就去派出所立案,明天起诉他们故意伤害罪。”
  
      “几个P民,老子有的是办法玩死你们。”王国民嚣张的指了指秦宝宝,又指了指秦泽,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
  
      不久后,秦妈拎着食品袋返回病房时,看见女儿坐在沙发上抹眼泪,把如花似玉的脸蛋哭成花猫儿,儿子在旁安慰。一家之主站在窗户边,闷声不吭的抽烟。
  
      “这是怎么了这是,我才出去一小会儿。”秦妈有些摸不着头脑,摸摸秦宝宝的脑袋:“都二十五的人了,还哭鼻子。”
  
      “妈......”秦宝宝哇一声哭起来,抱着母亲的腰。
  
      秦泽心说,这时候配一句“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就完美了。
  
      老爷子叹了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秦妈气的咬牙切齿,恨声道:“明天我们就起诉,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警察,还能翻天不成。”
  
      秦宝宝吸了吸鼻子,“人家是大队长,可不是小片警。”
  
      “大队长怎么了,大队长我们也不怕。”秦妈拍拍女儿的肩膀,再看看镇定的儿子,心里没来由叹息,自己平时也没区别对待啊,姐弟俩相差咋那么大。姐姐更像妹妹,弟弟倒像哥哥。
  
      秦泽要知道老妈的心理活动,要义愤填膺的跳起来喊一声:苍天!
  
      什么叫做没区别对待?
  
      秦家的生养法则:亲生的女儿和充话费送的儿子。
  
      某间病房,石奇峰躺在病床上,他刚做完鼻骨矫正复位手术,麻药效果还在,倒是不觉得疼痛,就是鼻子裹着纱布,僵着脸。
  
      父母和舅舅返回病房,他立刻问道:“怎么样了。”
  
      中年妇女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骂咧咧道:“那一家子犟的很,还说要跟我们打官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
  
      中年警察王国民哼了一声:“我看他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石奇峰恨声道:“舅舅,我要那小子坐牢。”
  
      王国民瞪了他一眼,“刑事诉讼很麻烦,网吧的监控视频已经调到派出所去了,你要告的话,检察院会过问视频的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中年妇女道:“哥,你外甥被打成这样,我咽不下这口气。”
  
      王国民点点头:“这件事我会处理,他们想起诉可没那么容易,派出所那边不会给他们机会,再过几天,我就把那小子拘留,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求上门。”
  
      他是深谙此道,拖的越久,他们胜算越大。刑事诉讼是要经过派出所的,派出所这一关,有自己把控,有的是办法玩死他们。
  
      “你这次也是危险,如果捅死人,我也保不住你。”王国明指头点了点外甥,“还好你也受伤了,完全可以操作成民事纠纷,到时候舅舅再帮你要一笔赔偿费。”
  
      石奇峰眉开眼笑:“谢谢舅舅。”
  
      中年夫妇也笑了。
  
      石奇峰在舅舅的一亩三分地惹是生非,没打寻衅打架,赢少输多,打赢了,象征性的进躺派出所,也能安然无恙出来,不留案底,不背刑事责任,打输了,更可以理直气壮索赔一笔。
  
      王国民胸有成竹,给外甥擦屁股的事他做了不少,事情没闹大,他就能信心压下来,至于什么举报、投诉、行政复议、告到检察院那里去,他真半点都不担心。有些东西,说是这么说,有些规则,也是这么定的,但千万别当真。
  
      上访的人多了去了,有几个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