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拍广告

第一百四十五章 拍广告

    “爸,最近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巨大,除了国家的经济体系老化,劳动力不在廉价之外,还有房地产泡沫已经频临破灭,再就是物价膨胀,百姓心里恐慌,储户把钱存银行不动,这钱不流通,经济就活不了......”
  
      老爷子没好气道:“还用你来教我?国家经济腾飞了二三十年,这个瓶颈迟早是要来的。”
  
      秦泽说:“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光是今年,就有两次降息降准,可储户仍然不挪存款,因为经济越不好,百姓危机感越重,越不会花钱。这是典型的通胀转通缩迹象。那么今年股市的腾飞就可以理解了,实业低迷,必然股市飞涨。政府不会让经济像一条咸鱼那样低迷下去。”
  
      “我看你就是条咸鱼。”老爷子斥责。
  
      “爸,你看我买的三支长线股。”秦泽不接老爸的话,掏出手机给父亲,“股市回暖的大前提下,选股是重中之重。选错股,非但赚不了钱,还可能亏钱。”
  
      老爷子看着手机:“都是互联网相关股。”
  
      “没错,年中时,国家组织互联网各大龙头公司在浙省开会,迹象很明显,未来几年政策风向会转向互联网。”
  
      “是这个理。”老爷子点点头,父子二人聊了片刻,他道:“你打算找证券公司?”
  
      “投资公司,私募公募都行。”秦泽说。
  
      “炒股就能挣大钱,还找工作干嘛。”老爷子讽刺儿子。
  
      是不是我听错了,怎么觉得一股子酸溜溜的味儿。
  
      秦泽有一肚子的槽,不敢对老子吐。
  
      “你能在股市收获丰厚利益,那有没有想过捞到第一桶金后,自己去做点生意?上班多累。”老爷子考校儿子。
  
      “您这话说的,上班哪有创业累。”秦泽说。
  
      “所以说你就是条咸鱼。”老爷子冷哼一声。
  
      嘿,这死老头子,莫不是打击过大,心里不平衡了?可劲儿的埋汰我。
  
      “爸,现在实业难做,我这点儿钱不上不下的。而且股市没有永远的赢家,我不能全赌在这里。还是找一份工作比较稳妥。”
  
      他把股市当做捞第一桶金的地方,第二步便是入职大型金融机构,了解金融机构的运作模式,业务范畴、管理方式.......
  
      每一位成功的人,都有相应的底蕴和积累。
  
      他有自己的野望,系统可以兑换的东西很多,如果自己成立一家投资公司,那么他可以建设一条投资产业链。唯一的缺点,兑换成本很高,而积分奖励不高,哪天low逼系统转性了,亲姐姐小嘴能奖励一千积分了,那秦泽的春天就来了。
  
      这些想法不好对老爷子说,否则又要被他训斥痴人说梦。
  
      秦泽说起自己简历屡屡被拒的困境,老爷子听后,眉头紧皱:“大公司不要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小公司?”
  
      财大在沪市其实是首屈一指的大学,仅在复旦和交大这些名牌学府之下,儿子虽然成绩不是特别优异,找家小型金融机构还是不难的。
  
      秦泽就说,小公司没前途,浪费时间。
  
      老爷子顿时抬起手,要削他头皮。
  
      秦泽退后一步,不服气。
  
      “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了,社会上那些成功人士,不都从无到有,一步步积累起来的。”老爷子冷笑着。
  
      “富二代不是。”秦泽说。
  
      “那是你富二代吗?”老爷子斜眼。
  
      “拼爹失败不是我的错。”秦泽也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斜眼。
  
      “找打,和江澄一个德行。”老爷子怒了。
  
      “你现在还没毕业,实习期间,不要太在意公司规模,而是要努力学习,积攒经验,这样才能更好的入职大型公司。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处,规模小,竞争力小,很容易就让你接触到一些行业门道。大公司竞争力大,有资源也轮不到你。”老爷子苦口婆心的劝。
  
      说起人情世故,老爷子算老油条,财大的教授职位,可不是光靠知识储备就行的,老学究多了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一个教授头衔争的头破血流。
  
      老爷子混职场绝对犀利。想当年秦泽外公还健在的时候,老爷子有事没事就带妻子儿女去一趟老丈人家,若无其事的和岳父大人聊一聊收入、职场,打脸打的啪啪响。
  
      蔫萝卜辣心儿。
  
      可不是白叫的。
  
      秦泽就点头,说是是是,老爸说的都对。
  
      老爷子又想抬手打他,忽地叹了口气,“你也不小了,这些事情自己掂量着,我还能管你几年?你姐就够让我糟心的了。”
  
      说罢,拎着茶杯离开。
  
      第二天,秦泽姐弟俩吃完早饭就走了。昨晚秦宝宝接到经纪人李艳红电话,说今天有个通告,秦泽一问,是拍广告。
  
      姐姐现在是明星了,以后随着名气增长,会越来越忙。秦泽好奇问了一下广告费,秦宝宝偏要吊胃口,就是不告诉他。
  
      秦宝宝只跟父母炫耀,秦妈倒是没什么,老爷子高兴之余,万分惆怅,儿子女儿都有出息了,拍个广告就抵他好几个月的收入。
  
      秦宝宝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等红绿灯时,瞅一眼副驾位的弟弟,“过段时间姐给你买辆车吧。”
  
      “良心发现了?”秦泽吃了一惊。
  
      姐姐就气恼的去敲他头,秦泽连忙招架。
  
      “下个月是你生日啊,”秦宝宝说,“你这么没良心,又不想给你买了。要不我这辆小宝马送你吧,我自己再买辆新的。”
  
      秦宝宝不记得父母的生日,偏偏记得弟弟的生日,老爷子和秦妈要知道,得气死不可。
  
      “你这辆是女式车型,我才不要嘞。”秦泽说。
  
      秦宝宝恨恨道:“过生日就给你买,用你的老婆本,让你娶不到老婆。”
  
      秦泽翻白眼:“有病。”
  
      秦宝宝板着脸:“口渴了,拿瓶水给我。”
  
      秦泽从车门槽取出储备的矿泉水,递给她。
  
      秦宝宝撒娇道:“喂我。”
  
      秦泽拧开瓶子喝了一口,含着水,含糊不清:“把嘴凑过来。”
  
      “恶心。”秦宝宝娇斥。
  
      “你说要我喂你的。”秦泽又故意恶心她:“小姐姐。”
  
      “......不许这样叫。”秦宝宝一听这称呼,就浑身恶寒。
  
      秦泽玩性大起:“小姐姐小姐姐小姐姐......”
  
      秦宝宝瞪他一眼,想了想,腻声道:“小哥哥......”
  
      秦泽打了个寒颤,“你赢了。”
  
      秦宝宝得意的哼一声。
  
      “这不是回家的路吧,你上错高架了。”秦泽发现姐姐走错路了。
  
      “没错。早上起晚了,赶着去场地拍广告,小哥哥跟我一起去吧。”秦宝宝笑吟吟道。
  
      “别说了,我错了行不行。”秦泽怒道。被姐姐喊小哥哥,浑身毛骨悚然。
  
      秦宝宝吐舌头:“略略略......”
  
      半个小时,他俩来到指定的摄影棚,广告一般都在小小的摄影棚里搞定,也有户外的,不需要什么大制作,只要广告词做的好,请的明星大牌,就是好广告。
  
      李艳红等在门口,见秦宝宝小红马过来,立刻招手。
  
      秦宝宝接拍的是某运动饮料的广告,地方就在公司内部,临时架一个摄影棚。摄像师、灯光师、后勤、包括导演在内,总共十一二个人。
  
      “导演,我们到了。”李艳红朝一个中年人打招呼。
  
      导演赶紧迎上来,先和秦宝宝握手,一叠声的叫秦老师。随后目光落在秦泽身上,“这位是......哎呦,秦老师。久仰大名啊。”
  
      他也赶紧和秦泽握手。把姐弟俩都叫秦老师。
  
      秦泽心说,久仰什么大名,你愣了几秒才认出我来。
  
      要说秦泽真正在大众面前露脸,还是《歌星》总决赛那次。之前网络流传的视频,局限性太大。就好比网络主播,甭管多红,你走路上溜一圈,有几个认识你?可能还不如三四线明星呢。
  
      “诶,秦宝宝来了。”
  
      “要签名去。”
  
      “哎呦喂,她弟弟也来了,我非常喜欢秦泽。本人比电视上还帅,身材真好。”
  
      “他是我妹的男神,跟他也要张签名。”
  
      工作人员凑上来要签名。
  
      由于某人擅自上传秦泽写真集的影响,女粉丝但凡见到秦泽,下意识就去注意他的身材。
  
      导演驱赶工作人员:“去去去,要签名待会再说,先让秦老师换衣服。”
  
      广告内容很简单,就是跳一段舞,然后说广告词。
  
      功能饮料嘛。
  
      本来饮料公司是想找运动员来拍的,不过广告费没谈拢,就找到了秦宝宝。
  
      秦宝宝换一身装扮出来,浅白色牛仔短裤,白色衬衣,下摆在腰上打结,露出紧致小腰和肚脐。脚上一双慢跑鞋。
  
      在场男同志无不惊艳,导演也很满意,秦宝宝的身材果然是一大卖点。
  
      秦宝宝练了几遍体操舞,活力四射。赏心悦目。导演觉得可以了,让秦宝宝去后台补妆。
  
      “灯光准备。”
  
      “一号机器,三秒后开机。”
  
      “开始!”
  
      秦泽头次近距离观摩广告拍摄,感觉只能用滑稽和失望两个字形容。没有后期添加的特效和音乐,秦宝宝在绿色幕布前走走跳跳,一本正经的说着台词,像是傻子......
  
      广告词是:“选择一个好的功能饮料,挑战全新自己......功能饮料,我只喝“烈火”。”
  
      导演喊了声“咔”,想了想,道:“重新再来一遍。”
  
      第二遍。
  
      “再来!”
  
      第三遍。
  
      “再来!”
  
      工作人员纷纷道:“导演,这样就很好了。”
  
      “是啊,没问题了啊。”
  
      “刚才我看了一下,后期制作完成,效果应该很不错。”
  
      导演摆摆手,皱眉道:“总觉得哪里不协调,服装?体操舞?发型?”
  
      “是不是广告词错了,总觉得这个广告词太违和。”秦泽忽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