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更新在晚上.

更新在晚上.


  酒后吐真言的说法是可以用科学理论来阐述的,酒精会麻痹大脑皮层,削弱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以前不敢说的话,很容易就脱口而出,说白了就是话不过脑。秦泽自己就有例子,还好他当时及时反应过来,好险才没翻车。当然,烂醉如泥就不行了,吐出来的不是真话,而是鬼话。
  
  黄易聪脸颊通红,眼球遍布血丝,他们短时间内干掉了十几瓶啤酒,中间去过三次厕所。秦泽自己还算清醒,但也有点微熏,以至于没去奇怪姐姐到底是上厕所去了,还是生孩子去了。
  
  “你姐那是真的漂亮,”黄易聪竖起大拇指:“脸蛋漂亮不稀奇,这年头整容的女明星一抓一大把,你姐这种原装货还是蛮少见的。最难得是那身段,啧啧啧,诶,你们家怎么养她的?这个秘诀一定要告诉我。胸大可以喝木瓜牛奶,屁股翘可就难啦。”
  
  秦泽得意一笑:“没事多扇几巴掌,你姐姐也会这么翘......呸!”
  
  他啪啪扇了自己两巴掌,心说我还没醉,说什么胡话。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秦泽拎起啤酒瓶。
  
  “哦哦,我不喜欢吃窝边草,如果你姐姐看上我,我还是很愿意发展发展的,”黄易聪遗憾说:“不过我下个月要结婚了,只能说和你姐姐有缘无分呐。老弟到时候你一定要来我的婚礼。”
  
  看他一脸“奈何缘浅”的感慨模样,好像秦宝宝真对他情有独钟似的。
  
  “你不觊觎我姐美色,你这么照顾她干嘛,别告诉我你有一颗体恤职工的心。”秦泽默默放下啤酒瓶,问出了自己百撕不得骑姐的疑惑。
  
  “我是受人之托,”黄易聪打了个酒嗝。
  
  “受人之托?”秦泽怔了怔,追问道:“受谁之托?”
  
  “沪市广电局的人,我们做这行的,经常和广电的人打交道,你姐入我星艺后,广电那边的人就打电话跟我说过了。让我多多光照。”黄易聪嘿嘿道:“你家关系网这么大,秦宝宝混娱乐圈再合适不过,不用担心乱七八糟的潜规则。”
  
  秦泽被他唬的一愣一愣,沪市广电局?我老妈一个家庭主妇,我老爸一个破大学的教授,好吧,财大教授确实厉害,有人脉有票子,但广电局和我家八个杆子都打不到一处去,人家部门一个门卫都可以不给财大教授面子,谈何人脉?
  
  难道是王子衿?
  
  王子衿说自己和家里闹翻了,但她终究是王家嫡女,她老爸在沪市经营这么多年,升官回京城去了,但沪市的关系网肯定还在。
  
  王家小姐姐一个电话,就把我头疼的问题给解决了?那我努力还有什么意思,不能在姐姐面前装逼的话,我奋斗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回家做咸鱼好了。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去掏手机,却摸了个空。恍然记起,手机落在7号包间了,然后又恍然想起,尼玛,我来这里快半个小时了,姐姐是生猴子去了,还是生猴子去了。上个厕所要半个多小时吗?苏钰被我晾在包间这么久,杀我的心都有了吧。
  
  “黄总,我先走了,”秦泽拍拍总裁的肩膀,开心的说:“我恨你,你又给来了我一个当咸鱼的理由。”
  
  他告别黄易聪,先去厕所泄空膀胱,满脸通红的返回包间。
  
  七号包间早已没人,服务员推车餐车收拾碗筷,见到进来,诧异询问:“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包间里那位女士呢?”
  
  “结账离开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了,只怕他在苏钰心中的印象一落千丈了。
  
  秦泽说他手机落包间了,但服务员纷纷摇头,表示没看见。
  
  苏钰把我手机拿走了?是觉得我已经离开了么,算了算了,明天找她要就是了。
  
  ......
  
  秦宝宝返回包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餐桌杯盘狼藉,空啤酒瓶沿着餐桌边缘摆开,菜也吃的差不多了。
  
  黄易聪喝的满脸通红,此时正喝服务员泡的浓茶解酒。
  
  什么情况?一个人也能喝的这么嗨?秦宝宝涌到嘴边的道歉词又咽了回去。很快她就发现情况不对,有人来过了,因为她的碗筷被人动过。
  
  什么人这么不讲究,别人吃过的筷子也用……
  
  “你弟弟来过了。”黄易聪说,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喝醉的模样,眼神略带朦胧,但不迷离。说明他是清醒的。
  
  “你弟弟可真能喝啊,差点把我喝趴了。”黄易聪笑道。
  
  我说这小赤佬怎么半天不回来,原来溜这边打秋风来了。
  
  “他没跟你说什么奇怪的话吧。”秦宝宝紧张的问,被他气哭后,他们冷战到现在,小赤佬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按说杭城的事已经过去了,不应该再有后遗症才对。
  
  黄易聪摆摆手:“你弟弟很有趣,我本以为他会是个脾气古怪的艺术家或者文青什么的,没想到完全不是嘛。”
  
  “您和他谈了什么?”
  
  “随便聊了聊沪市以前的红灯区,就你们家那边的……”黄易聪见秦宝宝脸色一黑,忙顿住,哈哈一声,“他很关心你,问我为什么这么照顾你。专门套我话来的,却硬是忍着不说,拉着我喝了半天才开口试探。”
  
  黄易聪竖起大拇指:“懂得用酒开路的男人,将来都会有出息。”
  
  “他为什么这么问?”
  
  “怕我对你图谋不轨呗,”黄易聪笑道:“之前跟你说过了,是广电局的人跟我打过招呼。我原话告诉他了。”
  
  “一听我对你没想法,他立马安心了,刚走没多久。”
  
  “他真为这个来的?”秦宝宝嘴角翘起。
  
  “那还有假。”黄易聪说:“你弟弟很关心你嘛,啤酒瓶都拎起来了。只要我说一个“想”,他准往我脑门来一发。”
  
  秦泽的小动作他都看在眼里,看破不说破而已。
  
  “黄总,你需要找代驾吗?我帮你约一个?”秦宝宝嘴角笑容扩散,虽然很想立马追上弟弟,但上司还在这儿,不好撇下他走人。
  
  黄易聪眯眼:“为什么你不送我回去?”
  
  “我弟弟喝了这么多酒,我要送他回家。”秦宝宝理所应当的语气。
  
  这理由我服了……黄易聪叹了口气:“你先走吧,我待会让司机过来接人,现在要坐一会醒醒酒。”
  
  秦宝宝说黄总再见,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了。
  
  秦泽站在路边,看着一辆辆出租车驶过,大部分都坐着客人了,小部分空车则对秦泽视而不见,自从有了某打车软件,空车就不怎么理路人了,你要看见猛招手不停车的出租车,可能就是飞驰在接人的路上。
  
  手机没了,他也没法约车。
  
  一辆红色小宝马飞快驶来,停在路边,车窗玻璃下降,首先吸引他的是副驾驶位的棕色高跟鞋,然后姐姐曼妙的身姿以及娇媚的脸蛋出现在秦泽视线中。
  
  “帅哥,约吗。”
  
  “能啪啪吗?”秦泽装出色狼模样。
  
  “能,”姐姐朝她抛媚眼,“想怎么啪就怎么啪。”
  
  秦泽正色道:“那不行,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他还想和姐姐调侃几句,秦宝宝骂道:“小赤佬滚上来,就你废话多,这里不能停车,想姐姐被扣分么?”
  
  秦泽当即怂了,拉开车门,头一低,钻进车里,顺势把副驾位的高跟鞋捧在怀里。
  
  这么多年了,凡是出行,他都充当帮姐姐捧高跟鞋的鞋童。
  
  小红马发动,一溜烟窜向远方。
  
  秦宝宝目视前方,嘴角挑起:“帅哥,去哪儿啪?金茂、环球还是中心大厦。”
  
  秦泽侧头凝视姐姐,看她翘起的唇角,飞扬的眉梢,秋波盈盈的眸子,通过这些细节他能感受到姐姐愉悦的心情。
  
  “回家睡觉。”秦泽翻白眼。
  
  按说姐姐应该对自己冷冷冰冰才是,冷战期间,姐姐看他就像看咸鱼,断不能是好弟弟。
  
  “你怎么还没走,吃饭吃到厕所生猴子了?”
  
  秦宝宝呸一声,“谁生猴子,你的吗?姐是去见你那个白莲花上司去了。”
  
  “白莲花?”秦泽愕然:“你别跟她瞎哔哔啊,我跟她没什么的。还有白莲花什么意思,别乱取绰号。”
  
  白莲花和碧莲花都不是好词儿,前者是圣母婊,后者是不要脸。
  
  秦宝宝脸蛋红了一下,看来自己在弟弟心里已经臭名昭著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随便聊聊而已。”秦宝宝心虚道。
  
  “只是随便聊聊?”秦泽满脸“我信你我就不是你弟弟”的表情。
  
  “我都知道她是你上司了我还能说什么......”秦宝宝忽地顿住。
  
  “如果她不是我上司呢?”秦泽追问。
  
  “哎呀你烦不烦啊,再啰嗦踹你下去。”
  
  “哇,这么帅的弟弟你也舍得踹?”
  
  “我还能手撕小赤佬呢。”秦宝宝咬牙。
  
  秦泽欲言又止,他想道歉来着,那天无缘无故凶她,但因为想明白了某件事,他就怂了,他想回避过去,不去提及。
  
  “宿主快道歉。”系统冷不丁来了一句。
  
  “mmp,你凑什么热闹,滚蛋去。”
  
  “叮,请向姐姐秦宝宝诚挚的说声“对不起”,成功奖励5点积分,失败扣除100点积分。”
  
  “我我我我......我去。”
  
  “你不用去,你开口就行。”
  
  “为什么成功奖励5点积分,失败却扣100点,我不服。”秦泽目瞪口呆。
  
  “这是宿主的心里欲求。”
  
  “呸,我才没这种变态的心里欲求。你别把锅甩给我。”
  
  “你有,”系统的声音很稳:“任务来源于宿主的心理欲求,宿主你肠子都悔青了,你渴望向姐姐说声对不起,急切的想安抚姐姐,但你就是矫情。”
  
  “神tm矫情,5点积分能兑换什么东西。”
  
  “5分钱能买什么东西。”系统反问。
  
  这样也好,有系统给我台阶下。
  
  秦泽咳嗽一声,装作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姐,对不起。”
  
  秦宝宝愣了愣,扭头问:“什么对不起。”
  
  秦泽没回答,他在脑海里与系统沟通:“任务没完成?”
  
  “宿主别忽略“诚挚”两个字。”系统说。
  
  “姐,摔手机那晚......”秦泽轻轻道:“对不起。”
  
  秦宝宝抿着唇,淡淡道:“反正姐姐又不重要,你想骂就骂,从来不用顾忌我的想法。”
  
  “对不起。”秦泽说,他声音很轻,表情很随意,但语气格外沉重,“我不该对你说那些过分的话。”
  
  秦宝宝目视前方,不说话,眼眶湿润。
  
  有些人总爱耍性子闹脾气,但她是纸老虎。
  
  有些人看似随和迁就,但他说的话字字扎心。
  
  阿泽,在你面前,姐姐只是纸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