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一十九章 海豚音

第两百一十九章 海豚音

今年居然有最佳年度歌曲奖!
  许多明星被勾起好奇之心,最佳年度歌曲奖曾经被废除过,两个原因:多余和霸道。和秦泽姐姐的身材一样,贼霸道。
  感觉它一出来,其他歌曲奖就显得黯然失色,所以废除了,但后来又重新设立,但并不是每年都有,去年没有,前年也没有。不料今年出现了。
  “会是哪首歌?今年有单曲专辑破纪录的吗?”
  “呃,还真有,秦宝宝的单曲专辑不是破纪录了吗。”
  “可秦宝宝已经获得最佳专辑奖了,不可能重复的。”
  “年度歌曲奖是独立在奖项之外的,不重复。”
  “也不一定是秦宝宝,梁焕生今年的歌不就获奖了吗,确实好,歌手是niki对吧,没准是niki呢。”
  “还有罗美琴,她今年的新歌在香江那边很火,买到宝岛来,也火了一阵子。”
  niki是个年轻女歌手,她万分期待,又紧张。
  罗美琴是三十多的香江歌星,面不改色的与身边的人谈笑,但时不时瞥向舞台的眼神,昭示她心里的期待。
  姐姐迷之自信,说:“肯定是你!”
  秦泽说:“我倒觉得是你。”
  他心里蛮期待,能拿奖当然皆大欢喜,来一趟宝岛,要没拿奖,多遗憾。
  众人纷纷猜测,好奇和期待的情绪高涨。
  主持人见嘉宾、观众的热情被吊起来,效果达成,缓缓揭开名单:“演唱者......秦泽!”
  随着主持人的宣布,会场一片喧哗。
  “卧槽,真是他啊?”
  “一直没看他上台领奖,我以为最后驳回了呢。”
  “我去,组委会憋大招啊,太作死了。”
  “不是假唱吗?为什么还能入选,我不服。”
  “我傲天不服。”
  “我日天也不服。”
  “我......望天更不服。”
  姐姐兴奋的把他推出座位,“快去领奖,快去。”
  秦泽自己也懵逼,年度作家歌曲奖是我么?组委会怎么没通知我,历届最佳歌曲奖都玩这套么?
  江湖盛传,我可是假唱的,评委会这么任性?哇,我错了,我不该吐槽湾湾,你们都是慧眼识珠的人才。
  他起身,拉了拉西装下摆,大步走向领奖台,然后耳力出色的听到了细细碎碎的谈论:
  “假唱的也能得奖吗?”
  “怕不是有肮脏的PY交易。”
  “还真是他啊?我不服。”
  “我傲天......”
  果然人才济济,傲天日天望天都集齐了,还有一个什么天来着?没听清楚,秦泽扭头看过去,那边迅速安静,人人发自内心的祝福的笑容。
  秦泽登上领奖台,从主持人手中接过奖杯,面对黑压压的数百位观众、明星。
  要说些什么呢?作曲人的获奖感言肯定不行,他没准备感言稿呀。
  学秦宝宝,说一声:姐姐我爱你?
  不行不行,太鬼畜了。
  套用别人的台词,感谢一下公司,感谢一下家人?
  可我没有公司,感谢家人还不如大喊一声:姐姐我爱你。
  反正爸妈不会看这种直播,还能顺便刷一刷姐姐好感度,没准今晚又能挤一张床,毕竟回家后有子衿姐,不好再跟姐姐“促膝长谈”。
  “随便说几句。”主持人提醒。
  “首先感谢金曲奖的舞台吧,给了我站在这里的机会。然后感谢我的姐姐秦宝宝,当初不是因为她,我或许不会走作曲这条路。我以后也会坚定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秦泽脑子一抽,鬼使神差的说:“写歌是肯定要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弃的。只能靠写歌才能维持我对生活的热情,金曲奖是个好地方,个个都是大咖,唱歌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的。”
  哗啦啦啦!
  热烈的掌声,明星们一边鼓掌,一边沉思:这话好熟悉,满满的既视感,好像在哪里听过。
  “秦老师,马上你就要唱歌了,我们会播放原声带曲子,你配合一下就好。”主持人说。
  还有这样的操作?
  你们也认为我是假唱的?
  秦泽不懂娱乐圈的门道,其实他假唱不假唱,与金曲奖颁奖无关,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明星的专辑,也是从录音师修出来的,修修改改,声音顶多保留百分之六七十,你说这是假唱,好像也对。
  金曲奖的评选标准,是根据这首歌的品质来定。
  歌剧2最大的亮点是把海豚音融入在歌曲中,属于开先河之作,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到把这种声音融入歌曲中。整首歌,从开始的压抑到最后爆发,衔接的恰到好处,听的人热血沸腾,毛骨悚然。
  但观众们不这样想,他们觉得这种歌声太不可思议,是假唱,是电子合成声音,这首歌名不副实,不能当选最佳年度歌曲奖。
  秦泽在心里沟通系统:“系统,他们都看不起我,这都没任务?”
  “系统?系统?”
  系统没反应,难道一直是我的错觉?我其实没有系统这东西?
  “刚才走神了。”系统淡淡的说。
  何其简单粗暴的理由,秦泽捂脸。
  “任务呢?”
  “没有。”系统很咸鱼的说。
  “为什么,我人前显圣的心里欲求已经爆棚。”秦泽唾弃道:“你果然是low逼。”
  “虽然我low逼是天大的实话,但我还是希望宿主能由衷的夸奖我一句:你最棒!”系统说:“毕竟我low逼你咸鱼,咱们应该互相取暖。”
  “夸张?”秦泽摆摆手:“不存在的。”
  主持人茫然的看他,不明白这个摆手的意义在哪里。
  “不用,我清唱。”秦泽说。
  男女主持人瞠目结舌。
  大哥你别玩火啊,金曲奖和你没仇吧,你要唱崩了,岂不是砸我们的招牌?
  秦泽说:“要相信歌坛第一快枪手的节操和能力。”
  主持人懵逼了。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秦泽开嗓了。
  “Доммойдостроен,
  房子落成了,”
  “Ноявнемодин.
  装满我的孤寂”
  “Хлопнулдверьзаспиной
  门在身后砰然关闭。”
  “Ветеросеннийстучитсявокно
  秋风吹打着窗户。”
  ......
  会场的明星们也懵逼了。
  “怎么回事?清唱?配乐呢?”
  “真的是清唱,不会吧?我还以为他又要靠假唱混过去。”
  “哪里来的自信啊,居然清唱。”
  徐韵寒扭头看秦宝宝:“你弟弟搞事情吧。”
  秦宝宝皱了皱鼻子:“搞事情就搞事情。”
  丁乐歆茫然又惊讶:“清唱啊?秦泽真的不是假唱?”
  秦宝宝不悦道:“不是说了真唱吗。”
  歌曲**来了!
  高亢、嘹亮、纯净的声音,像一道利剑穿透全场,在扩音设备的传播中,充斥整个现场。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偌大的会场,数百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清唱,没有多余的伴奏,纯净的声音通过扩音设备传播。
  再一次的,会场的明星和观众,聆听到了这种声音,并更加清晰,更加纯粹。
  自带BGM是骚汉子们梦寐以求的境界,秦泽鼓足勇气不做骚汉子,主动去BGM。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台下忽然安静了。
  主持人听过原版,以为这就结束了,开玩笑道:“还能更高吗?”
  秦泽一举话筒:“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版我听过,四个音,他现在唱到六个音了,太牛了啊。”丁乐歆震撼不已。
  葛灵缓缓打了个寒噤,不行了不行了,**了。
  她看秦泽的眼神都变了。
  秦泽喘了口气:“谢谢!”
  下一刻,掌声响起,伴随着山呼海啸的呐喊声。
  很多明星都站了起来,惊叹的献上掌声,为这一场完美的演绎,完美的献唱。
  没有质疑,没有嫉妒。
  只有佩服和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