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五十五章 姐弟飙戏

第两百五十五章 姐弟飙戏

    “秦宝宝怎么敢这么做,她这是和公司叫板。X23US.COM更新最快实在太不理智了。”这是不赞同秦宝宝的人。
  
      “是啊是啊,就为了一个演唱会,至于吗?回头把她的通告都取消了,看她怎么哭。”这是阴阳怪气看热闹的。
  
      “我倒觉得挺......反正这事搁谁身上都不爽。”这是赞同秦宝宝,但不好职责公司的。
  
      很少有人赞同秦宝宝的做法,公司有公司的安排,受点委屈就这样闹,以后还想在公司混下去吗?此风不涨。
  
      之前,也没人想到秦宝宝会搞出这种事,和公司闹不愉快,吃亏的还是艺人,她又不是人脉、资历深厚的老牌艺人。何必这么倔强。
  
      用职场话来说:还想不想混了。
  
      秦宝宝盘坐在办公室的真皮沙发,兴致勃勃刷着公司内部的聊天频道,一只手旋着棒棒糖,糖球在嘴里,发出与牙齿碰撞的声音。
  
      部门聊天群,艺人聊天群,后勤聊天群等等,大家几乎都在议论,八卦味浓重,如果非要给这件事加一个标题,大概是:《秦家姐弟手撕徐璐》。
  
      嗯,评论比事件精彩。
  
      “宝宝,你弟弟真能干,太解气了。”李艳红也在办公室,看完手机,兴奋的说。
  
      “我弟弟当然能干。”秦宝宝小得意的语气。
  
      “但是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太好,而且这件事后,就算黄总罩着你,公司不会公开指责,但别人肯定会透露出去,趁机抹黑你。”李艳红考虑到了后果。
  
      “别急,待会儿看我怎么表演。”秦宝宝露齿一笑:“你快打一份解约书,送到市场部那边去。让市场部经理签字,然后拿到财务那边盖公章。”
  
      “咚咚咚!”
  
      敲门声。
  
      李艳红过去开门,她以为秦泽回来了,开门一看,原来是徐璐。愣了愣后,立刻给她一个扑克脸,并嘲讽道:“呦,徐大明星啊,这会儿不练歌,跑我们这里做啥。”
  
      徐璐当然不会和一个喽计较,没有秦宝宝,她李艳红算哪只阿猫阿狗。她是来找秦宝宝算账的,目光落在秦宝宝身上,立刻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宝宝,突然间发生这档子事,你说你弟弟是不是太冲动了?”
  
      徐璐嫉妒心很强,危机感很重,从秦宝宝在《歌星》节目脱颖而出,她便始终对秦宝宝深怀敌意。她的直觉是对的,秦宝宝入行四个月,歌星节目的优异表现,以及一首首长期霸榜的歌曲,让她红遍全国。然后发布单曲,连破日销周销月销记录,把她推到了一线的位置。
  
      在徐璐打算重回歌坛的时候,秦宝宝从天而降,徐璐没理由不敌视她。就拿这次演唱会来说,如果没有秦宝宝,这次机会肯定是她的了。
  
      当然,最嫉妒的还是她有一个“快枪手”弟弟,真尼玛走狗屎运。
  
      尽管羡慕嫉妒恨着,但徐璐似乎从没有在秦宝宝面前恶语相向,阴人在后,人前没必要耀武扬威,没意思。
  
      出于同样的心理,秦宝宝也不会在此时耀武扬威。
  
      秦宝宝抽出棒棒糖,最后“滋”了一口,无奈的笑容:“徐姐,真是抱歉哦,我弟弟性子很倔,不听话。唉,他从小就不听话,爸妈呢又溺爱他,我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女人真是天生戏子,姐姐蹙眉无奈的表情,似乎是一位温柔的长姐,对弟弟的顽劣感到烦恼。
  
      徐璐盯着那张让自己羡慕的艳丽脸蛋,心里恨的要死,脸上不露声色,柔声道:“宝宝,你再去劝劝他吧,我知道演唱会的事让你不开心,但这是公司安排的事,徐姐也没法子,是不是这里理?”
  
      她当然不会来找秦宝宝泼妇骂街,毫无意义,打算先稳住秦宝宝。这次演唱会出差错,损失最大的不是公司,是她徐璐。
  
      把锅推给公司,她来扮可怜人。
  
      徐璐已经准备了一肚子腹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岂料,秦宝宝很爽快,秦宝宝说:“徐姐,你放心,我一定说服他,我们这就过去。”
  
      诶,这小贱人竟如此爽快?
  
      也好,先把这件事搞定,回头再买新闻抹黑她,趁着黄易聪没回来,雪藏她一段时间。
  
      黄总那个骚包,带着小娇妻度蜜月去了,据说要一个月的样子,十二月才回来。
  
      这段时间,公司大小事务,康副总说了算。
  
      康世安和黄易聪职务有高低,但不是上下属关系,他俩的老子都是股东。这是康世安的底气,也是黄易聪接到秦宝宝电话后,无能为力的无奈。
  
      我人都跑国外了,没法处理公司的事,打电话,人家完全可以不鸟嘛。
  
      秦宝宝和徐璐风风火火赶到市场部,迎着一簇簇诧异的目光。
  
      “秦宝宝和徐璐怎么走一起了?”
  
      “她俩不应该打起来吗?”
  
      “往市场部那边去了,好想跟过去看看。”
  
      “快在群里说一声,让市场部的同事们帮咱们直播。”
  
      吃瓜群众窃窃私语。
  
      秦宝宝来到市场部,在众员工闪着八卦神彩的目光中,走进市场部经理的办公室,特意不关门......
  
      办公室里,市场部经理还在劝说秦泽。
  
      “阿泽,你不是回家了吗?偷偷摸摸来这里解除协议,要不是公司有人再说,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自作主张。”秦宝宝生气的大声说。
  
      秦泽和姐姐目光一触,多年的默契让他瞬间get到心机姐的想法。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劝我。”秦泽沉声道。说话的语气,仿佛是武侠小说里,某门派掌门把位置传给某弱鸡徒弟,然后对着长老们说,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徐璐暗恨,正待附和几句,忽然秦宝宝激动而悲怆的声音:“不行,我不同意!!”
  
      市场部经理给吓了一跳,这声音,凄厉的好似丈夫要把小三领回家的无助妻子......
  
      “啪!”
  
      秦泽一拍桌子:“你闭嘴吧。”
  
      这回轮到徐璐吓了一跳。
  
      “当初,你说公司作曲人没时间,我给你写歌。你说公司艺人没档期,我给你做帮唱嘉宾。你要发单曲,我给你写歌。你说公司希望运营我的歌曲,好,我二话不说的签字了。”秦泽从温润的绵羊变成暴怒的狮子,花了两秒钟的酝酿,可见他的演技没姐姐如火纯情。
  
      大办公室,十来个员工齐刷刷盯着经理的办公室。看到里头跳脚的秦泽,听到了他的声音。
  
      “可你又得到了什么?作曲人被抢了,帮唱嘉宾被抢了,现在连演唱会都被人抢了,你可走点心吧,就这破公司,还一心一意的为他们着想。今天不管怎样,我必须要接触协议。”
  
      秦宝宝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
  
      秦泽说,我就要这样,你滚一边去。
  
      秦宝宝说,我爱公司爱的深沉。
  
      秦泽说,我恨的发狂。
  
      姐弟俩争吵之中,“不漏痕迹”的把事情曝光,矛盾直指徐璐。
  
      底层员工恍然大悟,哦,原来还有这些事啊。
  
      原来秦宝宝一直被针对,这次好了,秦泽发怒了。
  
      有的员工偷偷打开手机录像功能,有的噼里啪啦打字,在群里播报独家消息。
  
      “秦泽和秦宝宝在市场部吵起来了。”
  
      一片回复声:“啥子情况,她姐弟怎么吵架了。”
  
      “快说快说。”
  
      市场部员工:“原来解除协议是秦泽自己的决定,他气不过,要为姐姐出头。原来秦宝宝一直被徐璐针对,这次事件也是,所以她弟弟忍不下去了。但秦宝宝一直在劝弟弟,要他别冲动,别解除协议,所以两人在市场部吵起来了。”
  
      吃瓜群众:“什么?一直被针对?是不是真的啊。”
  
      “还真别说,以前听说过,徐璐看不惯秦宝宝。”
  
      市场部员工:“听秦泽说,当初在《歌星》的时候,徐璐抢过秦宝宝的词曲人,无奈,才找弟弟写歌。帮唱嘉宾也是这样,还有这次演唱会,莫名其妙的,忽然就换成徐璐了。我们还以为是秦宝宝膨胀,得罪领导了。原来一直是徐璐在搞事情啊。”
  
      吃瓜群众:“原来是这样,哇,内幕重重。”
  
      “秦宝宝遭受不公平待遇,竟然还劝弟弟,换了是我,绝对翻脸了。”
  
      “翻脸翻脸。”
  
      ...........
  
      此时的徐璐,吃了死苍蝇一般,脸都青了。
  
      她要还没看出姐弟俩唱双簧,那就太傻了,吃瓜群众不知道,她自己却心里清楚,她和秦宝宝的矛盾,是心照不宣的。所以秦宝宝是在演戏,偏偏还装的那么伟光岸。
  
      “不必再说了,协议我是一定要解除的。这口气你能忍,我不能忍。”秦泽大吼一声,然后拂袖而去。
  
      秦宝宝在后面追:“老弟你等等,你别冲动......”
  
      他们走了。
  
      市场部经理关上门,看了眼额角青筋怒跳的徐璐,想说点安慰的话,又觉得没必要,叹道:“那,这个协议我肯定得签的,当初就是我们市场部负责的。总不能吃官司。”市场部经理说完,就被徐璐狠狠瞪了一眼。
  
      “要不,你换别的歌练练?”
  
      徐璐气哭:“练什么练,明天就开演唱会了,你让我怎么练,这么多的歌。”
  
      脑袋在颤抖,好想撕了这俩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