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八十章 演唱会筹备

第两百八十章 演唱会筹备

    李艳红缺席会议,因此对天方公司了解不够透彻,更不知道公司的下一步计划。
  
      秦宝宝给她详细说了一遍,秦泽坐在沙发,默默抽烟。
  
      李艳红沉吟道:“专辑的话,前阵子你刚出过一张,不能太频繁了。万一没上一张专辑销量火,必然会有黑心媒体大肆报道,说你人气下跌,不复巅峰。我建议开演唱会,也是弥补了上一次的遗憾。”
  
      毕竟是在圈子里混了小十年的老人,眼光还是有的。
  
      秦宝宝觉得有道理,扭头看弟弟。
  
      秦泽点头:“就这么办,李姐你通知下去。越快越好。”
  
      李艳红走到门口,秦泽忽然叫住她,严肃道:“有件事我要提醒你,进办公室前,记得敲门,秦宝宝可能不在乎这些,但我不希望下次来这里,还看到不敲门进来。”
  
      李艳红莫名的委屈,“是,秦总。”
  
      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
  
      办公室又剩下姐弟俩,秦宝宝偷偷瞟一眼弟弟,羞涩的红了脸,“呐,阿泽,你还要吃姐姐嘴上的胭脂吗?”
  
      秦泽看着姐姐欲说还休的娇媚模样,认真道:“姐,你的吻戏还不够熟练,技巧方面有待提高,我可以牺牲一下,做你实验对象。”
  
      这么一说,办公室里的尴尬气氛消散不少,秦宝宝眼睛一亮:“嗯呐,都是为了演戏。”
  
      然后她爬上弟弟的腿,雪白藕臂环住他脖颈,舔了舔猩红的唇瓣。
  
      可爱的小姐姐,直了。
  
      秦泽双臂搂住她的小蛮腰,准备教导姐姐如何修炼吻技,忽然:“我有一只小毛炉我从来也不骑......”
  
      姐弟俩双双一震,吓个半死。
  
      该死的铃声,软了。
  
      他们同时找手机,最后发现是秦泽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老司机。
  
      秦宝宝眨巴着闪亮的眸子,茫然看他。
  
      “黄易聪的。”秦泽解释一句,接通电话:“呦,黄总,有什么事。”
  
      “老弟,我回国了。”黄易聪爽朗的笑声。
  
      “呦,腰子还好吧。”
  
      “腰子命大,不过受了重伤,唉,一言难尽。”
  
      秦泽心里一动:“改天出来玩玩,需要老哥你带路。”
  
      秦泽可不是动嘴皮子,他是真想去,姐姐们不可啪,只能去外面找一些可啪的。
  
      早晚鸡儿硬邦邦,也不是个事儿。
  
      虽然星艺的事,双方闹得不愉快,不过不影响私交。
  
      “以后再说吧,你不知道,我那小娇妻,成天缠着我,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地主家也没余粮了。”黄易聪说话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的辛酸。
  
      “老哥,注意身体,来日方长嘛。”秦泽眉飞色舞:“巭孬嫑夯昆,是不是这个理。”
  
      竖耳朵偷看的姐姐一脸懵逼。
  
      “晓得晓得。”黄易聪哈哈大笑。
  
      两人扯了半天,终于进入正题:“和你说个事,康世安已经被公司开除了。这个康世安,趁我不在的时候搞事情,这事儿,我也有错,替我跟宝宝说声对不起。”
  
      “小事。”秦泽道。
  
      “那老哥这儿有个不情之请,公司有部古装剧,3D动漫电影被广电卡住了,老弟高抬贵手可否?”
  
      秦泽先是茫然,随后恍悟,星艺的片子被广电卡了,他家可没有广电方面的关系,不用说了,肯定是可啪的子衿小姐姐在搞事情。
  
      “老哥这话说的,我家真和广电不熟,是不是你们片子有问题?”
  
      “哪能啊,一部宫斗剧他们说篡改历史人物,可背景是架空历史,与现实历史不符。还有3D动漫,热血格斗类型,广电说有暴力倾向,少儿不宜,我总不能花一个多亿,拍喜洋洋和光头强吧。几次都不过审。”
  
      “那我帮你问问什么个情况,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尽管开口。”
  
      “我姐不久后开演唱会,到时候想邀请徐韵寒做嘉宾。”
  
      “没问题,小事儿。”
  
      挂了电话,秦宝宝嗔道:“黄易聪这人,电话来的可真是时候哈,讨厌。”
  
      “阿泽,你还要吃姐姐嘴上的胭脂吗?”
  
      “吃个屁啊,总觉得有股神秘的东方力量在搞事情,不管几次,都会有突发情况打断我们。”秦泽老郁闷了。
  
      秦宝宝白嫩嫩的脚丫子踢他一下,抱着膝盖生闷气。
  
      “一个徐韵寒还不够,黄宇腾怎么样,他把也邀请过来,壮大你演唱会的声势,这样的话,咱们就可以把票价抬高一点......”秦泽推了推姐姐,“跟你说话呢,莫名其妙又生气。”
  
      秦宝宝抱着膝盖,把头扭一边。
  
      这姿态,摆明了就是说:快哄我,快哄我。
  
      秦泽捏住姐姐的脸颊,使劲往两侧拉,把她俏丽的脸蛋揉捏成各种形状,手感柔柔嫩嫩。秦宝宝先是气鼓鼓的瞪眼,既而想摆脱弟弟的魔掌,逃向沙发另一端,但被他握住脚丫子,一把拽回来,继续蹂躏姐姐的脸蛋。
  
      惨遭蹂躏的姐姐率先憋不住,噗嗤笑出声,气恼的砸他一拳,憋屈道:“你一点都不宠我。”
  
      秦泽怒道:“摸着你36D的良心,我对你不好,我老婆本都被你坑走了。”
  
      秦宝宝一挺胸,娇媚道:“哎呀,姐姐的良心在哪里?阿泽帮忙找找。”
  
      她又耍流氓了。
  
      下午,秦泽联系到黄宇腾的经纪人,和对方谈演唱会的事,出乎意料,对方痛快的答应了。然后期待又忐忑的问,秦老师答应好的歌什么时候有结果。
  
      卧槽,这事儿完全忘记了。
  
      这几天投资公司忙,稍有空闲时间,还要看着家里两个姐姐,省得她们掐起来。
  
      阿宾兄高兴的挂了。
  
      这一个电话来了,另一位大佬,徐韵寒经纪人:白捷。
  
      “呦,白姐。”秦宝宝接通电话。
  
      “宝宝,你演唱会什么时候开,在哪里开?”
  
      “具体时间没定,应该在下星期,地点就在沪市,我这边已经在联系场地了。”
  
      白捷:“好的,有具体时间,记得通知,韵寒一直到月中都有空。”
  
      张福总经理办公室,几个高层聚在一起开会。
  
      “这次演唱会一定要办好,咱们公司能不能起死回生,就看秦总的操作了。”
  
      “是啊是啊,歌坛第一快枪手,有秦总在,我们说不定也能捧几个一线歌星出来。”
  
      “公司目前的工作,要围绕秦宝宝展开,演唱会地点联系好了吗?”
  
      “还是深渝体育馆,那边场地大,而且经验足。”
  
      “好,把时间定在下周二,这几天赶紧宣传。”
  
      这时,张福手机铃声飘起,他看了一眼,连忙接听:“秦总?”
  
      “哎,您说。”
  
      “两个嘉宾啊?这,这会不会太铺张了,这样一来,咱们能赚多少?”
  
      “提高票价?好好好,我一定按您说的办。”
  
      张福挂了电话,叹口气。
  
      其他人问道:“怎么了。”
  
      张福无奈道:“演唱会要邀请两个嘉宾,都是二线的大咖,黄宇腾更是直逼一线。”
  
      “成本太大了吧?”
  
      “这不好办呐。”
  
      “到时候名气有了,但估计没什么赚头。”
  
      张福摆摆手,“秦总说按他吩咐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