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前夫哥要憋大招了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前夫哥要憋大招了


      一苏钰她什么时候跟我爸勾搭上了?!
  
      秦泽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他想起来了,是他亲手把苏钰的邮箱给了老爷子,是他亲手为苏钰打开了一扇搞事情的大门。
  
      虽然不知道泰迪跟我爸说了什么,但老爷子显然把她当成我女朋友了。
  
      “爸,我女朋友是子”秦泽猛的顿住,按照我粑粑的脾气,一旦我说出这句话,他会二话不说先削我一顿,然后再听我解释,我不能白白挨揍。
  
      “爸,你怎么认识苏钰的。”秦泽问道。
  
      “你上次不是把她邮箱给我了吗。”提到苏钰,老爷子露出满意的笑容:“苏钰是个懂事的姑娘,又聪明又能干,学识丰厚。有她帮你打理公司,我非常放心。”
  
      爸,你特么怎么知道苏钰能干
  
      呸呸呸,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
  
      “爸,其实我和苏钰”
  
      老爷子一拍儿子肩膀,打断他:“男人嘛,喜欢玩不要紧,爸当年反正你也知道了。但要懂得担负起责任,宝宝说你喜欢子衿,爸知道子衿是好姑娘,又漂亮又贤惠,但苏钰也不差啊。”
  
      “所以把是让我两个都娶吗?”秦泽眼睛一亮。
  
      “啪!”
  
      一个头皮毫无征兆的削到秦泽脑瓜。
  
      老爷子双眼圆瞪,片刻,忽然叹气:“你的想法,爸还是懂的,年轻人嘛,总会想入非非。但理想很丰满,现实难免骨感。你既然和苏钰发生关系了,那就要对人家负责,知道没有。”
  
      我的天,苏钰这娘们,到底跟我爸说了什么?
  
      我还解释的清楚吗?
  
      “而且苏钰也漂亮,不比你姐差,这么漂亮的闺女,真是便宜你小子了。”老爷子笑眯眯的表情。
  
      苏钰确实很漂亮,颜值666,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这个“你姐”应该改成“子衿”吧?
  
      这样画风就对了。
  
      “不对啊,爸,你都没见过苏钰的。”秦泽愣了愣,没记错的话,老爸最多知道苏钰这么号人,他连苏钰长的贼漂亮这件事都知道了?
  
      老爷子从兜里掏出手机,“我看过她的照片嘛。”
  
      打开聊天软件,给儿子看他和苏钰的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里,一张苏钰美美哒的自拍图,黑亮长发,精致的脸蛋,嘴角笑容温婉,比了个剪刀手
  
      除了身段没有姐姐那样妖娆性感,火辣诱人,颜值不差多少了。
  
      秦泽:“”
  
      同时,他看见了老爷子和苏钰的聊天记录。
  
      “叔叔,秦泽这几天都不搭理我呢。”
  
      “这臭小子,改天我教训他。”
  
      “叔叔,秦泽晚上都不找我玩了。”
  
      “这种事就别和我讲了啊。”
  
      “叔叔,改天你帮我做个建模呗。”
  
      “好好好。”
  
      秦泽: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不该给苏钰作妖的机会。
  
      明天去公司一趟,定要让那妖女知晓我铁棒的厉害。
  
      惩恶扬善心如佛。
  
      老爷子收回手机,道:“改天把她带家里来吃饭,让你妈也见见,你妈肯定很高兴。”
  
      “爸,你没跟妈说吧?”秦泽吃了一惊。
  
      让妈知道,姐姐肯定就知道了,姐姐知道,子衿姐肯定就知道了。
  
      后果想都不敢想。
  
      诶,不对啊,我心虚什么,我和苏钰又没事儿。
  
      不妨把这事透露给老妈,打消老妈的疑虑,然后姐姐那边自己去解释。
  
      一箭双雕。
  
      “等你哪天带她来家里,再告诉你妈也不迟,给她一个惊喜嘛。”老爷子笑呵呵。
  
      这样也行!
  
      秦泽告别父亲,离开财大
  
      一间奢华的办公室。
  
      欧式风格的布局,全套阿玛尼家具,墙上挂着抽象派油画,但茶几却是纯手工的黄花梨,雕刻龙凤,茶几上几件小玩意更惊人,茶罐是清雍正斗彩蝶纹盖罐,顾景舟紫砂壶,透着磅礴的底气。
  
      不过整体给人的感觉,东西结合,画虎类犬,四不像。
  
      办公桌后,坐着气态沉凝的男人,容貌俊逸、瘦削,眸光神采奕奕。
  
      前夫哥曹兵!
  
      曹兵翻看着手头上的资料,秦泽,男,生于1995年
  
      “他和嫂子认识的时间不长,半年左右,在两个月的时间里,频繁出入嫂子家,我查了一下,是给东来当家教老师。暂时没有查出他和嫂子有太密切的关系,至于投资公司的事,有个叫做苏钰的女人,她是嫂子的朋友,或者是有这层关系,她才入股宝泽投资。”
  
      西服笔挺的男人,站在办公桌前,汇报着。
  
      “但这无法解释天方影视的股权转让,南曼在这家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以她执拗的性格,不作出点成绩,绝对不会放弃。而她也不缺一两亿的钱。”曹兵放下资料,看向下属,“宝泽和天方,不算肥肉,但也不瘦。而且,你见过你嫂子这么多年,有和那个生意场上的人捆绑的这么紧?”
  
      阿东沉默。
  
      嫂子和叫做秦泽的小子,关系不一般,至少不是生意场上的伙伴那么简单。
  
      老大正在“与嫂子破镜重圆”的路上长途跋涉,终点遥遥无期,这时候出现任何与嫂子关系亲密的男人,都要被列入必杀对象,掏出小手枪啪啪啪。
  
      “那天我死皮赖脸留在南曼那儿吃饭,正好碰到这小子,东来和紫琪两个小家伙,喊他小姨夫。你猜南曼什么反应?”曹兵抿了抿嘴,“她没反对,阿东,你跟着我们两口子十几年了,你说这代表什么?”
  
      阿东犹豫一下:“说明嫂子不反感他。”
  
      “不用说的这么含蓄,非但不反感,还有一定的好感。”曹兵“啧”了一声:“这小子,确实很优秀啊。”
  
      “再优秀,也比不上老大您。”阿东话是这么说,心里却为老大担忧,一个年轻优秀的男人,长的还帅,事业蹭蹭往上升,感觉会是老大的强敌。最关键是,对方很年轻啊,二十三岁的小伙子,啧,二十三岁的腰,比三十二岁的,厉害很多吧
  
      曹兵手指点在秦泽的资料上,心里升起困惑的情绪,这小子家世平平,顺藤摸瓜了半天,也没从他的背景里摸出什么大料来。
  
      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是大学教授,姐姐是当红歌星。
  
      他本人经营着两家公司。投资公司那边,只做股票和期货业务,其他靠背景靠人脉的业务,没起色,说明他是真的炒股牛,在这波牛市里发家致富。
  
      这样一个年轻人,傲气肯定有,但智商不会跌到水准之下,他是怎么在南曼和自己面前硬起来的,他的底气是什么?
  
      要知道,很多身价比秦泽高的青年俊彦,在南曼面前都硬不起来。
  
      “我要和这个年轻人掰掰手腕,”曹兵道:“看看是他硬,还是我硬。”
  
      阿东精神一振,“老大,走白还是走黑?”
  
      “他不是有两家公司吗,我先和他比一比底气。”曹兵道。
  
      商量后,阿东出去办事。
  
      曹兵靠在办公椅上,深吸一口,吐青烟。
  
      他十岁拜在北方一位大佬门下,那年春,桃花初开,他在层层花树掩映的深院,见到了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女孩,那一年,她七岁。
  
      多年后回忆起来,曹兵觉得,当时的情景,就差来一首粤语老歌做b。
  
      后来她父亲因为涉及不光彩的行业太多,被抓起人道毁灭,是他一个人撑起了裴家的产业,给了裴南曼姐妹俩一个依靠。
  
      这场师兄爱师妹的故事,最后有了完美的结局,那是他挚爱的女人,他原以为自己会从此安平喜乐,守着喜欢的人过完一生,但他后来做了陈世美,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婚姻。
  
      秦泽拍的那部《血战沪市滩w他看了,看完结局的时候,前夫哥坐在曲终人散的电影厅里,抽了一包烟。
  
      主角山鸡的遭遇,与他一毛一样,但山鸡直到死时,才知道谁是自己的挚爱,他不一样,他从头到尾都只爱一个女人。
  
      但这个女人太有个性,当年他就已经追的很辛苦,时隔多年,他没把握能让裴南曼没有名分的待在自己身边。
  
      他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他的产业大多在北方,沪市这边有一家上市公司,接着出差的名义,他在沪市待了好几个月,周末才抽空回北方。
  
      真正让人绝望的不是横空杀出一个沪市小赤佬,是裴南曼对他的态度,不仇视不怨恨,不伤心,也不小拳头捶胸口,嘤嘤嘤骂他负心人。
  
      完全就是形同陌路啊。
  
      或许还是朋友,不然不会让他留下来吃饭。
  
      但这才是前夫哥最害怕的地方,我把你当挚爱,你把我当朋友?
  
      难道,她真的喜欢上别人了?
  
      前夫哥想到这个让人伤心的可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