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会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会

    “过几天公司开年会,阿泽的意思是把天方和宝泽的员工凑一起,曼姐,你也是两公司的股东,来不来?”苏钰把烦恼统统抛掉。
  
      “我入股的公司多了,抽不出时间。”裴南曼摇头。
  
      “来嘛,年会上秦宝宝和王子衿也在,她俩是穿一条裤子的,我一个人,肯定要被打压。”苏钰撒娇道。
  
      裴南曼头疼道:“我现在就想揍秦泽一顿,怕到时候看到他,忍不住出手。”
  
      “可别,”苏钰紧张道:“你别揍他,不然我会为难的。”
  
      “那天你打电话通知我,我看情况,有空就过来。”裴南曼道。
  
      “好嘞。”苏钰手机响了一下,她点开一看,眉眼间尽是媚意,嘿嘿坏笑道:“阿泽在酒店等我啦,我先过去。”
  
      她起身,朝着更衣室方向走去,嘴里哼着歌儿:“我的小马达,给力给力最给力.......”
  
      裴南曼差点崩溃。
  
      ......
  
      秦泽和姐姐终于乔迁新居了,不,准确的说,是姐姐乔迁新居,顺带把可啪的子衿姐也打包带来。
  
      帝景豪苑那边,家具都是现成的,崭新崭新,只需要把一些零散的生活用品带过去,碗筷、衣服、毛巾牙刷等等。因为都是零零散散的东西,也没叫搬家公司,没那必要。
  
      秦妈也来帮忙了,开着老爷子的车子,加上姐姐的小红马和秦泽的新车,一次性打包带来。两个姐姐的东西,放了三车。大部分是姐姐的,衣服、高跟鞋、包包、化妆品......
  
      王子衿不想跟过去,想留在这里和秦泽住,偏偏还要在秦宝宝面前装出“搬新居啦,好开森”的样子,一扭头,朝秦泽不高兴的撅嘴。
  
      秦妈不希望女儿和儿子继续住,所以秦泽就留在小窝里,正因为这个原因,姐姐死活要把入室狼一起打包带过去。
  
      不过姐姐悄悄说,等妈走了,阿泽再住进来,生活用品重新买,那边的东西原封不动。
  
      王子衿灵机一动,说宝宝,你和阿泽住那边吧,我一个人住这边。
  
      既摆脱了弟控闺蜜,又可以和秦泽过两人世界。帝景豪苑那边,以后找几个理由搪塞就行了,让宝宝一个人住。
  
      秦宝宝扭头“呸”一声:“你在沪市一天,就得和姐姐睡一天。”
  
      王子衿气的险些和她摊牌。
  
      装修的富丽堂皇的豪宅,昂贵又崭新的家具,造型时尚的水晶吊灯,大理石的墙壁,比客厅还打的浴室。
  
      各种细节看起来,不像是家,而是艺术品。
  
      秦妈饶有兴致的参观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叹道:“宝宝,一个人住确实有点寂寞噢。”
  
      秦宝宝眼睛一亮,正想说“让阿泽也住进来吧。”
  
      秦妈话锋一转:“还好有子衿陪着你,妈也放心。”
  
      秦宝宝破罐子破摔:“妈,要不你和爸也住进来吧,面积大,有的是房间。”
  
      秦妈笑道:“我和你爸住不惯这种地方,待久了,浑身不舒服。哪有自己家温馨。”
  
      “你现在是大明星,就该住这样的房子,妈看那些综艺节目,都有拍明星家里的镜头,还住那小房子就不妥了。而且,这房子留着给你当嫁妆,多好。”
  
      秦宝宝黑着脸,嘀咕道:“才不要别的男人住进来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妈,晚上一起吃饭吧。”秦宝宝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把外套丢掉,放母亲拿着。
  
      东西搬的差不多了,王子衿在布置自己的房间,秦宝宝睡主卧,她睡客卧,虽然是客卧,面积却有四十平米。
  
      秦泽站在可以眺望黄浦江夜景的阳台,手里端着一杯香槟,从酒柜里拿来的,据说是房子前任主人留下的,送给新主人的礼物。
  
      秦宝宝穿着v领针织衫,走上阳台,嫣然道:“此处风景独好。”
  
      秦泽扭头看她一眼,目光下移,看见姐姐白花花,若隐若现的沟壑,赞同道:“此处风景独好。”
  
      冷风吹来,秦宝宝打了个哆嗦,委屈道:“冷!”
  
      秦泽心领神会,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秦宝宝嫣然一笑,抱住他的胳膊,压低声音:“我刚才让物业准备了一些生活用品,还有男士睡衣,你今晚别回去。”
  
      “妈那边.......”
  
      “笨哦,开车出去转一圈,你再回来。”
  
      “我就怕妈明天搞突袭查房。”
  
      “安心啦,回头把你的东西藏起来,上锁。而且,门锁光有要是打不开,还得有密码。”
  
      “姐姐真聪明,么么哒。”
  
      “不能么么哒,妈在客厅呢。”
  
      说完,秦宝宝小心的扭头看一眼,发现母亲在擦拭茶几,低着头。
  
      她飞快的在弟弟脸上啄一口。
  
      当秦妈抬起头看来时,姐弟俩是眺望风景的姿态。
  
      好吃鸡!
  
      秦泽和秦宝宝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秦妈看一眼阳台的儿女,默默走进王子衿房间。
  
      王子衿跪在床上铺床单,小屁股撅起,卖力的干活。
  
      “子衿,”秦妈走过来,帮她套被套,随口问道:“宝宝脾气不好,难为你要陪她一起住了。”
  
      “还好啦。”王子衿道。
  
      “阿姨觉得啊,他俩老住一起也不好,宝宝这年纪,再不交男朋友,青春就耽搁了。阿泽也是,所以他俩住一块,很不方便。”秦妈笑呵呵道:“他俩从小感情好,嬉嬉闹闹到这么大,转眼,一个该嫁人,一个该媳妇了。”
  
      “阿姨,这是好事儿。”王子衿笑容温婉。
  
      “是好事,是好事,不过总觉得他俩没长大,还经常打打闹闹的,姐弟俩也不注意分寸。”秦妈唉声叹气道:“阿姨跟你说点心里话,宝宝呢,从小就对弟弟很依赖,尽管她经常欺负弟弟,可有好事总想着他,我和她爸还好,骂几声打几下没事,那些亲戚朋友,要是当着她的面说阿泽不好,她就急眼儿。”
  
      王子衿搁下手头的活儿,认真的看着秦妈
  
      所以,阿姨想说什么?
  
      “我其实蛮羡慕宝宝的,有一个严肃却从骨子里疼爱她的父亲,还有您这样温柔的母亲,阿泽也很宠她,一个姑娘,有这样的福气,这辈子就差一个对她一辈子好的男人了。”王子衿道。
  
      “说到我心坎上了。”秦妈叹息道:“就因为阿泽宠她,顺着她,所以她至今都没找到男朋友。子衿,你说宝宝是不是有恋弟情结?”
  
      王子衿一惊。
  
      “网上不是说嘛,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恋父恋母情结,找男朋友要像父亲那样的,因为父亲很疼爱自己。找女朋友要找像妈妈那样的,因为妈妈很照顾自己。长大了就没了,恋弟情结也是同样的道理吧。宝宝身边的男性朋友很少,她姐弟俩从小一起生活,长大了还一起生活,阿泽呢,又顺着她,宠她,上次祭祖的时候啊,她小姑问她,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啊。宝宝随口说:像阿泽那样的。”
  
      “我就知道完了,宝宝这就是恋弟吧,她觉得阿泽对她很好,以后的男朋友,也要对她这么好,可她一直和阿泽生活着,就会有一种错觉:男朋友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因为身边已经有弟弟了。”
  
      “所以我就想,该让宝宝长大起来,她和阿泽分开了,就会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男朋友来关爱。才会想着处对象,不然就一辈子都长不大,你们女孩子很讨厌的那种妈宝男生,不就是当妈的一直不放手,导致孩子永远不长大嘛。”
  
      王子衿呆呆的看着她,幡然醒悟:“阿姨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我怎么没想到?”
  
      王子衿心说,阿姨您其实是专业心理师吧?或者专业情感咨询师?
  
      不就是这个理嘛,宝宝的恋弟情结就是这么来滴,只要让他们分开,时间久了,自然就痊愈了,宝宝会想着找男人,阿泽也会乖乖投入自己怀抱。
  
      豁然开朗啊!
  
      .......
  
      “下雪了!”秦泽低声道。
  
      铅灰色的天空,飘荡起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
  
      “嗯!”秦宝宝把脑袋靠在他肩膀。
  
      雪花飘不进来,但秦宝宝仍然伸出手,轻声道:“真好。”
  
      “忽然好讨厌咱妈。”她低声道。
  
      秦泽低头,看着她微垂的眼睑,“妈已经不催你相亲了。”
  
      秦宝宝摇摇头:“不是讨厌她,是讨厌我自己,我生病了,病入膏肓那种。”
  
      “病入膏肓?”秦泽低声道:“那没得治了。”
  
      “对呀,所以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秦宝宝叹口气,忽然笑了。
  
      她推开秦泽,在宽敞的阳台旋转,身姿曼妙,发丝飞扬,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下雪啦!”秦宝宝气喘吁吁的站稳,朝着天空呐喊。
  
      “阿泽!”姐姐转过身,客厅的灯光映亮她绝美的脸蛋,身后的背景是暮色的天空,飘扬着细碎的雪花。
  
      姐姐在笑,可秦泽觉得有几分凄美,几分悲伤。
  
      “如果姐姐的病真的没药治了,你会放弃我吗?”她说。
  
      “秦泽看着她,看着暮霭沉沉的天空,看着寒风卷起雪花,看着渐渐亮起的万家灯火。
  
      收回目光,重新落在眼前这张脸蛋上。
  
      “不会。”他说。
  
      笑容忽然明媚起来,仿佛云开雪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