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年会

第三百四十四章 年会

    “坏不坏你自己知道。”秦泽翻白眼。
  
      苏钰抿了抿嘴,凑进他,坏笑道:“老公,年会之前要不要来两发?反正还有时间。”
  
      男人最大的诱惑,就是漂亮妹子对你说:你要来一发吗?
  
      虽然早知道苏钰不是冰山美人类型的,但开发之后,某些方面转变的太快了吧?
  
      之前让她上来自己动,她还呜呜呜的委屈模样,让她扶一下弟弟,她小手还哆哆嗦嗦。
  
      如今,姿势解锁的越来越多,说话也越来越大胆放肆。
  
      她从一个大龄“女孩”,成长为了真正的女人。
  
      或许,再过一段时间,该教她真正的口技了。
  
      “不来!”秦泽无奈道,“给我鸡儿放个假吧。”
  
      “那就绕你一次,哼哼。”苏钰心里松了口气,其实她色厉内荏的很,每次办事,精疲力尽都是她,带着哭腔喊:“要死了要死了”、“不要了不要了”的也是她。
  
      但是不管,死了都要爱!
  
      因为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恢复力快,过一天就生龙活虎,而且越来越滋润,男人完事后,整个世界都索然无味。
  
      所以,她只要不断的索取,秦泽的世界就会变得索然无味,他就没心情和“精力”应付王子衿。
  
      这就是苏钰的底气所在,王子衿这蠢货,假正经,活该要被她抢男人。
  
      这场战斗,苏钰自己已经看见了胜利。
  
      “爷,真的不来吗?”苏钰抛媚眼。
  
      “叫我海泽王。”秦泽道。
  
      “海泽王,来不来嘛。”
  
      “来。”
  
      这一次苏钰可以大胆的叫出来,因为公司没人了。她可以想叫就叫,叫的响亮,就算没有人为她鼓掌。
  
      对了,打桩机的声音响起前,还有一首歌的旋律不能少,music:摩擦摩擦,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完事后,苏钰把脱氧核糖清理干净,挽着秦泽的手离开办公室。
  
      秦泽在公司对面的酒店开了钟点房,好让她洗个澡,然后开车带着苏钰直奔年会场地。
  
      车上,洗过澡的苏钰脸蛋酡红,娇媚动人,慵懒的靠在副驾位,给裴南曼发信息:
  
      “曼姐,你来不来?”
  
      裴南曼:“手头有点事,可能来不了。”
  
      苏钰:“来嘛,我都被车子撞了,你也不过来看看我【哭瞎】”
  
      裴南曼:“怎么回事?严不严重?【震惊】”
  
      苏钰:“没事,就撞了几百下屁股,不疼。”
  
      裴南曼:“几百下?”
  
      苏钰:“老han推车【害羞】”
  
      裴南曼:“信不信我现在过来一巴掌拍死你【愤怒】”
  
      苏钰:“我有老公我不怕你,哼!”
  
      裴南曼:“.......”
  
      裴南曼:“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
  
      苏钰:“哼,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
  
      裴南曼:“安全措施要做好,省的闹出人命。”
  
      苏钰:“这个有点难,他每天要来我这里住几天,防不胜防。”
  
      裴南曼:“?”
  
      过了几分钟,她反应过来,骂道:“滚。”
  
      苏钰:“怀上不是更好?奉子成婚呀。”
  
      裴南曼:“你就像戏台上的老将军,浑身插满了旗!”
  
      年会地点订在几公里外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陆家嘴最好的酒店之一,很多上市公司的年会都在这里举办,场地很大,六根粗大的立柱支撑穹顶,穹顶又高又远,和人民大会堂似的。
  
      员工们在大门前的名单上签字,陆陆续续进入会场。
  
      六十几张桌子次序摆开,灯光明亮,十几个酒店服务员站在会场角落,四名相貌最漂亮的,则站在门口位置,笑吟吟的喊:“欢迎光临”。
  
      舞台很大,戏台子似的,足够让人在上面尽情的翻跟头。
  
      设备也一应俱全,投影仪、电脑等等,会场后有几个工作人员操作这一切。
  
      另外,天方这边也安排了自己的摄像师,全程拍摄这场年会,一家家高档摄像机架在后头,等节目开始了,就有专业人员离席拍摄。
  
      这么多明星出演,还有人气女王秦宝宝,单单是她献唱,只要发网络上,就有无数粉丝会点赞观看。
  
      秦泽和苏钰并肩进入会场,沿路的席位,一声声的“苏总”和“秦总。”
  
      他俩走向主桌,那个席位上,目前就坐了天方总经理张福,以及副经理,还有一位天方的高管。宝泽投资这边是李林峰和另外一位经理,未入座的有秦泽、苏钰、秦宝宝、王子衿,最后一个位置留给裴南曼,不管她来不来。
  
      开宴前十分钟,秦宝宝和王子衿携手而来。
  
      两人都精心打扮的模样,秦宝宝大家都熟悉,曝光度很高的明星,见一次惊艳一次,而现在,她身边的王子衿,也让在场的男同志眼前一亮。
  
      鹅蛋脸,黑长直,灵动明亮的桃花眸子,难得一见的美人,在精致上不如秦宝宝,但她的气质和眼睛,足以让男人见之忘俗,难以忘怀。
  
      这样的姿色,就算在娱乐圈也是上等颜值了。
  
      还有之前那个和秦总结伴而来的高挑美人,那脸蛋,那身段,不混娱乐圈实在太浪费。
  
      秦宝宝和王子衿并肩走来,目光扫过众席,在茫茫人头里搜索到了弟弟(男朋友),然后她们走来,慢慢加快速度,从快走到小跑,最后是穿低跟鞋的王子衿技高一筹,抢到了秦泽左边的位置,右边被苏钰占了。
  
      秦宝宝气的咬牙,愤愤不平的坐在王子衿身边。
  
      开席前,秦泽上台发言,稿子是可啪的秘书苏钰给他准备的,她自己也准备了一份。
  
      秦泽和苏钰讲完,秦宝宝上台发言,最后是天方的总经理张福。
  
      结束后,正式开宴。
  
      按照节目名单,秦宝宝开场表演,当然是唱歌,本来她打算穿短裙跳舞,但在家里,秦泽看完姐姐摆动纤腰扭屁股的诱人舞姿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这种大杀器,留着对付我就好了,不用怜惜我,尽情的用舞姿将我轰杀成渣。
  
      万众瞩目下,秦宝宝登台,献唱一首《时间煮雨》,真正的献唱唱歌,不是在录影棚修出来的声音。
  
      姐姐从一个唱歌好听的业余歌手,短短半年转变能职业歌手,一次次商演的磨练中,在那场演唱会中神功大成,现在的她有底气在任何场地里开嗓唱歌。
  
      全场轰动,掌声不绝。
  
      之后是宝泽投资这边的员工表演小品,很业余,但演的很认真,节目表是两个公司交替着表演。
  
      李薇的脱口秀,模特团的热舞,小明星的唱歌......一个个节目表演下去,期间,秦泽主持抽奖,从小奖到大奖,抽到牌照的幸运家伙,兴奋的手舞足蹈,简直比第一名抽到五十万大奔的家伙还要开心。
  
      这年头,有钱也不一定能弄到牌照,除非是土豪。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名竟然是王子衿。
  
      子衿姐的运气爆棚,直接捧着厚厚的票子回座位。
  
      虽然她本人不在乎钱,但能抽到二等奖,开心的不得了,眼儿晶晶闪烁。
  
      领奖时,秦泽悄悄道:“子衿姐果然是旺夫相。”
  
      王子衿千娇百媚的嗔他一眼。
  
      别人或许不会注意他俩眉来眼去,距离太远的则看不清,但前座的苏钰和秦宝宝,始终关注他俩,顿时眯眼。
  
      两人眼里,很默契的闪过杀机。
  
      秦泽把一叠叠的票子放进王子衿怀里,低声说:“子衿姐,咱明年的开房费有了。”
  
      对于男朋友的口花花,王子衿不屑的撇撇嘴,同样低声说:“老婆本被姐姐管着的渣渣。”
  
      王子衿的怨念+10086
  
      这些不都是她的钱么。
  
      秦泽:“......”
  
      目送王子衿陪着票子回席位,秦泽目光看见大门方向,一声休闲装的裴南曼走进来,长长的红地毯,两边的景物仿佛成了陪衬。
  
      曼姐的气场格外强大。
  
      她一个人撑起偌大的家业,在沪市混的风生水起,这份气场气质,完爆黑心蛆、腹黑表和泰迪。
  
      两边的男同志齐刷刷看过来。
  
      “这个是谁?好漂亮。”
  
      “哇,我就喜欢这种威风凛凛的女人。”
  
      “这是咱们公司的?我没见过。”
  
      “或许是天方那边的,真的漂亮,可能是明星吧?”
  
      “这场年会值了,本来我是冲着秦宝宝来的,没想到一下子出来这么美女。”
  
      “她去主桌了,什么身份啊?”
  
      “主桌那边,四个超级大美女,哇,我也好想坐过去。”
  
      ......
  
      “曼姐,这里这里。”
  
      一直显得文静沉默的苏钰,猛的就活跃起来,小手使劲摇啊摇。
  
      之前被王子衿和秦宝宝联手压制的气场,都快缩到角落里了,在裴南曼入座的瞬间,餐桌上仿佛有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泰迪,仰头啸月。
  
      “曼姐,你来晚啦,抽奖都快结束了,”苏钰挽起裴南曼的胳膊,笑道:“不过还有一个特等奖哦。”
  
      说完,她又指着王子衿脚下一大堆的红爷爷,“看,子衿抽了二等奖。”
  
      裴南曼朝王子衿微笑,“恭喜!”
  
      王子衿回以落落大方的笑容:“谢谢!”
  
      舞台上的秦泽,看着那桌和睦融融的气氛,会心一笑,是他想太多了,尽管苏钰和姐姐暗地里不对付,但在公众场合,还是很注意分寸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秦泽就看见苏钰转身从椅背拿起她那顶浅绿色帽子。
  
      啪!
  
      给子衿姐戴了上去。
  
      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