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冯公子

第三百四十九章 冯公子

以秦泽越来越强大的腰子,就算今天泄了苏钰一次,待会再泄子衿姐一次,妥妥的问题,或许可以泄好多次。
  
  但这种话顶多开开玩笑,主要他不敢,姐姐昨天刚买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厨房还有好几把昂贵的菜刀,其中一把剁骨头特利索,剁起咸鱼来,想必也利索。
  
  以前他老笑话诚哥,不能重蹈诚哥的覆辙,可能以后,大家不笑诚哥,改笑他了。
  
  再者,子衿姐的保守思想,就算要啪啪,也要见过家长之后,等时机到了,他或许要去一趟京城王家。
  
  喝完杯中的山崎水割,秦泽把许家镇从脑子里抹去,心情顿时明媚起来。
  
  要当好咸鱼,必须先学会阿Q精神。
  
  王子衿在阳台吹了半天的冷笑,冷的瑟瑟发抖,回房间后,缩在被窝里,露出一个小脑瓜。
  
  “早点睡!”秦泽帮她关门。
  
  他脱掉衣服,披上浴巾,带上干净的内裤,走进超级豪华的浴室,浴室的门都带隔音的,推开门才听见姐姐吹风机轰隆隆的噪音。
  
  秦宝宝坐在真皮沙发凳上,歪着头,正吹头发。修长紧致的两条长腿从浴袍下摆露出来,并拢着,微微弯曲,映着灯光,晶莹白皙。
  
  这条大长腿要是扛出去拍卖,秦泽觉得自己十个老婆本都有了。
  
  “眼睛看哪里?”秦宝宝嗔他一眼,然后轻轻摩挲双腿。
  
  其实,老弟是长腿控这种事,她知道很多年了。
  
  所以她才很少穿丝袜。
  
  “假装看四处的风景。”秦泽左顾右盼。
  
  “死样。”秦宝宝妩媚的翻一个白眼,关了吹风机,噪音顿消,她从沙发凳上起身,诱人的长腿藏进浴袍里,“洗澡吧,热水帮你放好了。”
  
  “姐姐真好。”秦泽高兴的说。
  
  姐姐扭着翘屁股,离开浴室。
  
  秦泽拉开帘子,浴池里果然放好了热水,上面还漂浮着花瓣,都是玫瑰花干,别人买玫瑰花干喝茶,姐姐这个败家娘们,买来泡澡。
  
  秦泽搭着姐姐的顺风车,也泡了一回玫瑰花浴,嗯,水里似乎还放了香精,他闻到那股阳台上,子衿姐身上似有似无的香味。
  
  秦泽在浴室里游啊游,各种姿势,还有潜水,不久后,他忽然反应过来,姐姐给他放热水,本身就不科学,不宝宝,然后,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要放花瓣和香精啊,同样不科学,不宝宝。
  
  真相只有一个:日!
  
  于是,他游到浴池边,从浴袍里摸出手机,给姐姐发短信:“宝啊,有件事要问你,希望你老实回答。”
  
  “宝是你叫的?叫姐姐。”秦宝宝没睡,秒回他信息。
  
  “宝也好,姐也好,不重要,”秦泽发去一个“看我一脸认真”的图片:“我就想问问,洗澡水”
  
  他没说完,给姐姐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
  
  姐姐很识趣,答复说:“是的,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什么蹊跷。”
  
  “那是我和子衿的洗澡水啊,啊哈哈哈哈哈!”
  
  啪啪啪!
  
  姐姐发来三个捶地大笑的图片。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秦宝宝在房间里笑的花枝乱颤,胸前软肉颤抖。
  
  秦泽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仿佛能想象到屏幕那头,姐姐小狐狸般得意的笑容。
  
  人生第一次,品尝了别人的洗澡水,还是双倍套餐。
  
  没错,他潜泳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品尝了一下。
  
  现在你告诉我,这是你的洗澡水?
  
  人生突然就绝望起来了。
  
  秦泽从浴室里跳上来,裹着浴巾杀到秦宝宝房间,但拧半天没拧开门,门锁了。
  
  “秦宝宝你出来,我要干死你。”
  
  “好让你知道十五厘米的大法器有多可怕。”
  
  “不干死你,我明天起就跟你姓。”
  
  “妈蛋,气死我了。”
  
  啪啪啪的敲门声。
  
  “你跟我姓,还不是姓秦。”姐姐缩在房间里不出来,不忘吐槽。
  
  “跟谁姓都好,反正我今天要打屎你,出来受屎。”
  
  “就不出来,气死你。”姐姐在里面哈哈大笑。
  
  “信不信我破门而入?”
  
  “那我就打电话给妈,说你半夜闯姐姐的房间,还要对姐姐施暴。”
  
  “脑子在颤抖”
  
  “略略略”
  
  隔壁的房间,王子衿缩了缩脑袋,把头埋进被窝里,低声道:“十五厘米吗?”
  
  第二天,秦泽口技表演的视频被传到网上。
  
  点击量在一个小时内爆炸,转发数十万条,并以恐怖的数字增长。
  
  临近年关,大家都比较闲,有的是时间上网。
  
  这段视频发出来后,无数网友惊呆。
  
  “这不科学,是假的吧?真有人能同时模拟这么多声音?”
  
  “b-box的世界冠军都不如他吧?开什么玩笑,绝对是假的。”
  
  “这是不是咱们传统的口技?”
  
  “传统口技什么鬼,就跟传统武术一样搞笑。”
  
  “诶诶,有没有发现,这个口技表演的内容很熟悉?”
  
  很快就有人看穿真相了。
  
  “特么不是我们初中的文言文吗,京中有善口技者”
  
  “震惊,真的是《口技》,牛逼大发了。”
  
  “初中的课本,居然被人还原了?”
  
  “卧槽,还真的是,666”
  
  “那这到底是真是假?”
  
  年轻的摄像师坐在办公室,顶着黑眼圈,看着自己发出去的视频,一个多小时,收到几千条回复,数万条转发。
  
  接着,他看见网友的回复,终于揭开了心中的疑惑。
  
  顿时泪流满面,今晚终于能睡安稳觉了。
  
  然后,他噼里啪啦打字,再发微博:“节操起誓,绝对是真的口技,秦总老牛逼了。”
  
  “不可能,如果是真的,我直播吃翔。”
  
  “世界冠军都没这么厉害吧。”
  
  “吹牛,炒作。”
  
  中午时,天方娱乐的官微发了条微博:年会顺利举行,秦总给了我们一次难忘的口技体验,没错,是真的。
  
  一不小心,秦泽又上热搜了。
  
  #秦泽把文言文口技变成现实#
  
  除了狂拽酷炫叼的口技表演,最主要的是口技表演的内容,是大家都熟悉的初中课本,话题度太高了,每个人看到标题都会下意识点进来。
  
  然后一堆人凑热闹的感慨:“有生之年还能看见课本变成现实”、“这辈子不枉读书一场”、“感谢秦泽又让我回头背了一次课本”等等。
  
  再就是很多明星转发,热度自然居高不下。
  
  深圳的某别墅。
  
  葛灵捧着手机,花痴般的感叹:“秦泽好厉害,每次都给我惊喜和新鲜感,爱死他了爱死他了。”
  
  身边,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的丁乐歆没好气道:“得了吧,你不过就是想钓金龟婿,然后当你的阔太太。”
  
  “屁,我不是只看中他的钱啦。”葛灵嘿嘿笑道:“他会弹钢琴,会口技,长的又帅,就算他没钱,我也想和他交往的。”
  
  “弹钢琴是因为才艺,我能理解,可口技好又是什么原因。”丁乐歆茫然。
  
  “你懂个屁,会弹钢琴,说明他手指灵活。”葛灵动了动手指头,眉飞色舞:“男人的手指灵活性很重要。”
  
  “口技好,说明他舌头灵巧,这个就更重要了。”葛灵一本正经的教导闺蜜:“一双灵活的手搭配一张灵活的嘴,绝对让你爽到飞起啊。”
  
  “你滚!”丁乐歆捡起枕头砸向她。
  
  葛灵接住枕头,在沙发上打滚:“可是怎么办啊,秦泽好难钓的,我就差没发裸照给他啦,他都不知道打电话给我。为了钓这个金龟婿,我已经半年没交男朋友了,呐,小歆,今晚和姐姐睡,给你来一发。”
  
  丁乐歆懒得搭理她,扭着小屁股往自己房间走。
  
  砰!
  
  关门。
  
  几秒后,又打开来,探出脑袋:“葛灵,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秦泽这个人,你驾驭不住的。你顶多驾驭一般的小土豪。还有啊,人家姐姐辣么漂亮,审美观可想而知,你不要去韩国试试?”
  
  “我才不去嘞,姐姐我的颜值,混娱乐圈足够了,干嘛去韩国,背一身负面新闻?”葛灵继续打滚。
  
  同样看到秦泽口技表演的,还有一位同志,江湖人称:冯公子!
  
  豪华精装公寓,冯公子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赤膊的上身,精赤矫健,肌肉线条完美,这段时间,他在健身房苦练,把以前的小肚腩都变成了六块腹肌。
  
  冯公子半年没花天酒地了,他做这些改变,就是为了能追到女神秦宝宝。
  
  得知秦泽是姐控后,冯公子经历了“斗志昂扬”到“心灰意冷”的阶段,那段日子,特别绝望,因为他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超越秦泽。
  
  富一代和富二代的区别。
  
  富一代是大写的牛逼,富二代是爸爸牛逼。没法比。
  
  冯公子消沉的那段日子,天天借酒消愁,连女伴都懒得啪了。
  
  他打电话给黄易聪,嘤嘤嘤的哭道:老黄啊,兄弟心里可苦了,就像喝了美式咖啡一样。
  
  黄易聪问他怎么了。
  
  冯公子说,我爱秦宝宝爱的深沉,但秦泽是姐控,我比不上他,我这辈子都没希望追到我的女神。对了,这件事你别透露出去哦,不然女神要和我翻脸。
  
  黄易聪说,秦泽是姐控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但这和你追求秦宝宝有什么关系,他俩是姐弟,他连成为你情敌的资格都没有。
  
  冯公子茅塞顿开,他想,对呀,秦泽是姐控又怎样,我干嘛要头铁的和他硬碰硬,我追求的是秦宝宝,只要秦宝宝不是弟控就行了呀。
  
  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知道秦泽是姐控,他下意识的就把秦泽当成了必须要铲除的情敌,总觉得如果没有秦泽优秀,秦宝宝就不会看上他。
  
  于是这段时间,他拼命把提升自己的外在美,把身材练的健硕强壮,从一个纵欲过度的花花公子,变成了阳光型男。
  
  他在向秦泽的形象靠拢。
  
  “老板,导演在外面等着了。”助理敲门,在外面喊道。
  
  冯公子淳厚的嗓音:“知道了,咱们这就去天方。”
  
  冯公子想,这冷板凳本少爷可做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