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零八章 给你三秒,说出真相

第四百零八章 给你三秒,说出真相

    下午五点半,秦泽提前离开宝泽,开车去接王子衿下班。
  
      王子衿很有做为党员的思想觉悟,说要响应国家号召,过低碳生活,所以坚持不买车。秦宝宝腹诽她其实就是想每天让秦泽接送。
  
      王子衿赌气跑来沪市,原本没打算住多久,最初的打算是待个十天半个月,然后回家里和老子谈判,如果继续对我的婚姻指手画脚,下次就是一年半载,甚至更久。反正老子只有她一个闺女,她有任性的底气。
  
      没想到住着住着就上瘾了,先是秦家严肃中又充满温馨的氛围,父亲严厉,母亲慈祥,姐姐和弟弟是一对活宝,王子衿渴望这种家庭气氛。
  
      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她会对闺蜜的弟弟上瘾,既没有尝试过对方的巧舌如簧,也没有领教过二指禅,但就是上瘾了。
  
      帅,性格脾气对口,人特别有才华,有意思。
  
      虽然偶尔有点怂了吧唧,按说这种才华横溢的男人,应该强势霸道,但正因为这样才显得反差萌,才更让女人好奇。
  
      而且强势霸道的男人,也不符合王子衿的审美标准,京城不缺霸道总裁类型的追求者,王子衿自己又很有主见,不是傻白甜,所以她对霸道总裁其实很反感。
  
      相反,小赤佬这种才华横溢,又蔫儿怂的类型,才符合她王子衿的口味。
  
      王子衿手扶着墙,脱高跟鞋换棉拖的时候,她手机响了。
  
      “阿泽,帮我拿一下手机。”
  
      她的lv包包挂在秦泽肩膀,秦泽掏出手机,瞟了眼来电显示:妈妈,他脸色古怪。
  
      “谁的电话?”王子衿好奇道。
  
      秦泽眼角余光看了看客厅的姐姐,口型说:“咱妈。”
  
      王子衿脸色登时也古怪起来。
  
      “我去房间接电话。”她拿着手机,一路小跑进房间。
  
      “君子坦荡荡,小人偷摸摸。”秦宝宝不屑的撇撇嘴,她穿着棉质瑜伽服,领口很低很低。
  
      “君子坦蛋蛋是对了,后一句应该是小人藏JJ。”秦泽坐在姐姐身边。
  
      目光不由自主的就瞄向深深的沟壑,白腻诱人。
  
      秦宝宝一挺胸,“你瞄什么?”
  
      秦泽一愣:“在下瞄人缝!”
  
      秦宝宝一手刀砍在他脑瓜。
  
      “她干嘛呢?”秦宝宝俯身从茶几的抽屉里摸出一根棒棒糖,舔着。
  
      “她妈....子衿姐的妈妈打电话来了。”秦泽道。
  
      秦宝宝眼睛一亮:“走,偷听去。”
  
      秦泽道:“要尊重人隐私。”
  
      他也挺好奇,王子衿来沪市大半年,她和家里通电话的次数寥寥无几。姐弟俩也不知道她目前和家里是个怎样的情况,是继续打冷战,还是冰释前嫌,最起码该有所缓和吧。
  
      “既然她妈妈打电话来了,说明关系变好了,没准王子衿找男朋友了呢?”秦宝宝眸子亮晶晶,泛着八卦的光芒。
  
      “不可能的。”秦泽心说,她男朋友就在你面前,她连你都不敢告诉,更别说告诉爸妈了。
  
      说起来,我这个男朋友,到现在还没有蹭一蹭,更别说进进出出。
  
      毕竟是王·好想谈恋爱但又害怕被日·子衿。
  
      房间里,王子衿站在窗边,眺望黄浦江夜景。
  
      “妈?”
  
      语气平稳,不惊喜不冷淡。
  
      “子衿,你爷爷生病了。”对面传来女人的声音,温和又好听的嗓音。
  
      “爷爷他怎么样。”王子衿蹙眉,声音紧张。
  
      和其他堂姐堂弟不同,王子衿的童年是在军属区和爷爷一起长大。
  
      “陈医生说没什么大碍,需要疗养一段时间。”母亲柔声道。
  
      “那,我回来?”王子衿咬着唇。
  
      似乎就等她这句话,母亲笑道:“回来吧,你爷爷八十多了,半年多没见你,挺想的。”
  
      王子衿犹豫片刻:“我就回来看爷爷。”
  
      母亲叹道:“还和你爸怄气?半年了,他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挺惦记你。”
  
      王子衿沉默。
  
      母亲又道:“顺便把你男朋友带回来看看。”
  
      王子衿——中国石化。
  
      “妈,妈....您怎么,怎么知道的啊。”王子衿慌的一逼,心说,没道理啊,我和阿泽谈恋爱这件事,除了叔叔阿姨,谁都不知道。
  
      为什么远在京城的我的妈,都知道了?
  
      百思不得其解。
  
      “不光我知道,王家都知道了。”母亲道。
  
      王子衿——中国石化+2。
  
      “怎么回事。”王子衿身体里的小灵魂在咆哮。
  
      想不通,外面的大奶牛都被蒙在鼓里,为什么京城的王家却知道?
  
      “还有你的小圈子,都知道了。”
  
      “......”
  
      王子衿小心翼翼道:“难道爸还派了特工秘密关注我?”
  
      说完她自己都不相信,可,可是京城那边怎么就知道了呢。
  
      当妈的,自然不会和女儿卖关子,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是赵家那个犊子,他不是来沪市看过你吗?家里也挺想知道你在这边的事儿的,一直关注着,后来听说,他与朋友说,你在沪市对一个男人爱的死去活来,哭着求他不要抛弃你,一定要喜欢你什么的。”
  
      对一个男人哭的死去活来。
  
      哭着求他不要抛弃你。
  
      一定要喜欢你。
  
      赵铁柱说的......
  
      “妈的觉得吧.....蛮丢人的。”母亲有点痛心疾首:“闺女啊,你可长点心哦。”
  
      王子衿含着一口淤血,想血溅五步给赵铁柱看看。
  
      不对,聪慧的王子衿立刻反应过来。
  
      赵铁柱知道她和秦泽谈恋爱,这没错,但后面两句话:哭着求他不要抛弃你;一定要喜欢你。
  
      这两句话浓浓的既视感,如果没记错,是在刮着寒风的那晚,她拿赵铁柱试探秦泽的那晚,自己以为玩脱了,情绪失控之下说出来的话。
  
      那么问题来了,赵铁柱怎么知道的。
  
      “子衿?怎么不说话。”妈妈道:“害羞吗?”
  
      “害羞是不存在的。”王子衿轻声道:“妈妈,我脑子在颤抖。”
  
      “啊?”妈妈茫然。
  
      “我知道了,我明后天的航班回来,顺便把他也带回来,不过......”王子衿恨恨道:“我先清理门户一下,妈妈再见。”
  
      王子衿挂断电话,望向江边夜景。
  
      别问最爱我的人,伤我有多深,现实总是太残忍。
  
      客厅里,嘤嘤怪在练瑜伽,小赤佬目不斜视的欣赏姐姐的身段。
  
      王子衿来到客厅,若无其事道:“宝宝,我爷爷住院了。”
  
      其实没住院,王家老爷子的身份,只有医生就他,没有他就医生的道理。但王子衿要把情况说的严重点。
  
      秦宝宝一愣:“那你要回去吗?”
  
      “也是没办法。”王子衿叹气,“然后我爷爷又念叨着我的婚事,一门心思想着我早点结婚,家里就用这个理由逼迫我,我好无奈嘤嘤嘤。”
  
      秦泽心说,你嘤嘤嘤什么。
  
      秦宝宝蹙眉,为闺蜜糟心。
  
      “我就说我有男朋友了,家里不相信,让我带回去见见面。”王子衿道。
  
      “所以你想让我弟弟冒充你朋友?”秦宝宝明白了。
  
      秦泽心说,其实是正牌男朋友啦姐姐。
  
      王子衿“嗯”一声:“我明天买机票回趟京城,也就呆两三天。”
  
      秦宝宝爽快的答应了:“那小赤佬就借你几天,别弄坏了。”
  
      秦泽:“......”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呸,玩具。
  
      接着,他忽然明白姐姐的意思,王家那么大的豪门,家里的大小姐在外面勾搭了一个野男人带回去,少不得遭白眼吧。
  
      但闺蜜开口,秦宝宝又不好拒绝,然后又不忍心看弟弟平白无故遭人白眼,所以暗示王子衿别玩坏了。
  
      我把弟弟借给你,可不是纯粹给你挡箭的,你要看好了,别让人受太多委屈。
  
      “谢谢宝宝,那阿泽,你跟我过来,我和你通通气,说一说我家里的情况。”王子衿笑道。
  
      “去吧去吧。”秦宝宝挥挥手。
  
      秦泽兴匆匆的跟着子衿姐进房间,想着趁机轻薄一下子衿姐姐。
  
      然后他刚一进门,就被王子衿推翻在床上。
  
      王子衿跨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
  
      秦泽震惊了,心说,子衿姐今天如此奔放?不是很想谈恋爱又害怕被日吗?
  
      那我是先吃葡萄,还是尝木耳?
  
      秦泽的心骚动起来。
  
      王子衿俯视他,冷笑道:“说,想怎么死?”
  
      可以可以,还玩起情调了。
  
      秦泽嘿嘿道:“yu仙欲死。”
  
      “我特么拍死你个小赤佬。”王子衿挥起手刀,噼里啪啦砍他脑瓜。
  
      看秦宝宝“挥起手刀砍弟弟”次数多了,她也学会了。
  
      “别打,别打.....”
  
      手刀还挺疼的,秦泽挡了几下,抓住子衿姐的手腕,懵逼:“干嘛呢,打我做什么,你爷爷又不是我打进医院的。”
  
      王子衿板着小脸:“给你三秒,你自己把真相说出来。”
  
      秦泽心慌了一下,我和苏钰的奸情,终于暴露了?
  
      也对,子衿姐这么聪明,看完苏钰写的小说,不可能没点想法,终于让她推测出来了。
  
      这种时候,我应该冷哼一声:是,苏钰是我的女人。
  
      然后王子衿:“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伦家。
  
      他说:但我对你的心是不变的。
  
      王子衿:我不要我不要。
  
      他说:那你会失去我的。
  
      王子衿:不要离开我,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不在乎你有几个女人。
  
      但事实是他小心肝都颤起来了,怂的不行。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坦白了,那就勇敢的面对,虽然我是咸鱼,但也是有担当的咸鱼。
  
      “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秦泽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