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扎心了老铁

第四百一十五章 扎心了老铁

“其实我还是希望你和明诚能走到一起,十几年的交情,我肯定站明诚那边。”赵倩指了指围着秦泽吹瓶的男人们,说道:“他们也是,都希望你俩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咱们一伙人从小玩到大,自己圈子里的美女,当然自己消化最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看看他们,可劲儿欺负男朋友,待会儿你男朋友被灌成死狗,可别心疼。”
  
  苹果脸杨盈笑道:“必须的,敢抢咱们的子衿姐,不欺负他欺负谁?铁柱噢。”
  
  赵铁柱撇撇嘴:“可拉倒吧,要不是我当年没管好裤裆,娶了别的女人,现在子衿姐就是我的,怎么也轮不到张明诚。”
  
  王子衿一脚飞过去:“你赖这里干嘛,挡酒去啊。”
  
  赵铁柱唉声叹气:“我和媳妇准备今年要孩子,戒烟戒酒,子衿姐大人大量,放过我?”
  
  王子衿朝秦泽努嘴:“你懂的。”
  
  赵铁柱立刻道:“放心,以后秦泽的事就是我的事。”
  
  铁柱心说,子衿姐是真的变了,要是以前,他得许无数好处,大出血,才能求得原谅,没办法,子衿姐那里握着他无数的把柄。
  
  现在子衿姐收敛多了,对一个女人来说,讨好她最好的方式,就是讨好她喜欢的人。
  
  张灵握着手机走过来,说:“我打电话让会所的人拿醒酒药过来了,子衿姐。”
  
  “小灵儿还是那么乖巧。”赵倩把醒酒药推到王子衿面前,打趣道:“等会记得给你男人喂下去。”
  
  几个姐姐哈哈笑起来。
  
  大概半小时,姐姐们的笑容渐渐消失。
  
  扬言要和秦泽吹瓶的家伙,第一个倒下,他的战绩是六瓶啤酒,中间吐了两次,此时躺在草地上喘息,没醉,但胃装不下了,并且,酒意会渐渐上头。
  
  然后第二个,第三个,阵亡五个仁兄后,没人敢和秦泽喝了。
  
  秦泽双眼布满血丝,脸色通红,不过还有余力,想来再喝倒一两个不成问题。
  
  “还来吗?”秦泽环顾众人,没喝趴的家伙,其实也喝了不少,打着酒嗝,醉意醺醺,不敢应战。
  
  王子宁在旁边目睹秦泽喝趴大家的全过程,心里佩服的要死。
  
  王子衿把解酒药丢回张灵,笑意浅浅:“哝,给哥哥们送解酒药去,醒一醒,待会儿还能继续玩。”
  
  张灵张了张嘴,灰溜溜的跑过去。
  
  四个姐姐目瞪口呆。
  
  赵倩惊讶道:“可以啊,你这小男朋友酒量不浅。”
  
  杨盈点头:“渭虎的酒量是咱们里头最好的,他都喝趴了。”
  
  赵铁柱撇嘴:“没趴,啤酒没醉的这么快,就是喝太急,胃吃不消,酒意还没完全发挥呢。秦泽身体是真的好,子衿姐,器大活好,不是吹的?”
  
  王子衿斜眼:“你又飘了?”
  
  赵铁柱忙摆手:“玩笑话,玩笑话。”
  
  王子衿道:“我看他也喝的差不多了,我扶他去厕所吐一下。”
  
  王子衿去扶秦泽,秦泽叫道:“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撸一发。”
  
  王子衿心说,小赤佬就是小赤佬,喝点酒就暴露本质了,再让他说下去,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司机梗都要吐出来。
  
  “乖,别闹,姐姐扶你去吐一下。”
  
  “不用吐,我的肾是泰迪,不怕。”
  
  王子衿:“”
  
  喝酒关肾什么事,不应该是肝吗?
  
  因为Lo逼系统时候,坚持锻炼“时代在召唤”,你的肾会堪比泰迪。
  
  秦泽一米八二,体重一百五十,以前他体重只要一百三,经过持续锻炼后,体重增加到二十斤,身材更加挺拔匀称,王子衿扶着有点吃力。
  
  男厕所没人,王子衿就扶着他进去,秦泽趴在马桶里狂吐。
  
  吐完就舒服多了,之前胃里翻江倒海,胀的难受,但输人不输阵,那群家伙明显把矛头转向他,要把他灌醉,秦泽不能怂。
  
  “一群怂蛋,我还能再喝一箱。”秦泽吹牛皮。
  
  “嗯嗯嗯,你最厉害。”子衿掏出纸巾,递给他。
  
  秦泽随手抹了抹,扑到洗手台洗脸,王子衿再递纸巾,秦泽扬起湿漉漉的脸,“姐姐给我擦。”
  
  王子衿嗔他一眼,仰着头,仔细帮他擦干净。
  
  秦泽顺势搂住她,傻笑:“姐姐最好了。”
  
  王子衿心里一动:“哪个姐姐?”
  
  “”秦泽道:“子衿姐。”
  
  他毕竟没醉的不省人事,只是精神亢奋了点,不但人飘,情绪也飘,但王子衿话里藏刀的问题,他大脑up卡了几秒,就反应过来了。
  
  王子衿“哼”一声:“乖。”
  
  秦泽把脸埋在她颈间,亲吻,“子衿姐最好了,我给你吮一个印记吧。”
  
  “别闹,”王子衿推搡他:“被家里看见多不好意思。”
  
  “盖个章嘛。”秦泽使劲的吮。
  
  这时,他感觉门口似乎杵着一个人,抬头看,是个帅气的男人,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口。
  
  秦泽忙把脸从王子衿的颈间挪开,也不好在男厕所秀恩爱,没人就罢了,有人就很尴尬。
  
  王子衿扭头看一眼,愣了愣,挤出一丝笑容:“明诚,你来啦!”
  
  张明诚处在元神出窍的状态,木愣愣的,眼神空洞。
  
  原来他就是张明诚。
  
  秦泽怜悯的看了他一眼。
  
  “明诚?”王子衿又喊一声。
  
  张明诚强行挤出笑容:“回来啦?”
  
  “嗯,回来了。”王子衿招牌式端庄笑容。
  
  “呦,老铁,你好。”秦泽朝他打招呼。
  
  老铁,扎心不。
  
  张明诚点点头,默然。
  
  “我们先出去了。”王子衿任由秦泽搂着她,擦肩而过。
  
  双方擦肩而过时,张明诚听见那家伙小声的哼着歌:“我的心太乱,要一片空白,老天在不在,忘了为我来安排”
  
  张明诚嘴角直抽搐。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王子衿嗔道:“你还真坏。”
  
  秦泽嚷嚷:“呦,心疼你的青梅竹马了?”
  
  王子衿啄啄脑袋,眸子亮晶晶:“心疼死了。”
  
  秦泽黑着脸:“那我今天怼死他。”
  
  王子衿哈哈大笑,开心欢畅。
  
  “阿泽,就喜欢看你吃醋的样子。”她说。
  
  “肤浅,”秦泽道:“我喜欢看你脱光的样子。”
  
  “呸,你才肤浅。”王子衿道。
  
  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男厕所,张明诚摸了摸胸口,扎心了。
  
  回到烧烤亭,张灵蹦跳过来:“子衿姐,你看到我哥了吗,他来了。”
  
  王子衿:“看到了。”
  
  “秦泽,再喝?”还没喝趴的几个家伙,兴致勃勃凑上来。
  
  刚才被他气势唬住,以为对方酒量真的深不见底,但看他被王子衿扶去厕所吐,明白过来,原来他也差不多了。
  
  王子衿喊一声:“铁柱!”
  
  “来嘞!”赵铁柱啃着腰子,一溜烟过来。
  
  “喝酒是吧,来来来,我今天破戒。”赵铁柱拍桌子。
  
  几人脸色一黑:“你哪边的?”
  
  “这不废话,我当然是子衿姐的心腹爱将。”赵铁柱说
  
  张明诚调整心态,回到烧烤亭时,赵铁柱已经代替秦泽与众人厮杀起来。
  
  秦泽醉醺醺的坐在椅子上晒太阳,王子衿很有贤妻良母的素养,帮他烤鸡翅靠茄子烤腰子妈蛋,腰子都快被赵铁柱吃光了。
  
  张明诚没去酒桌凑热闹,他向来是很自律的男人,烟酒都不碰,长的帅,文质彬彬,单位里追求他的女同志一抓一大把。
  
  有喜欢他家世的,有喜欢的外表的,有喜欢他如沐春风般气质的。
  
  但女人眼里的禁欲男神,从来不对她们这些妖艳贱货加以颜色。
  
  张明诚哪怕在这个小圈子,也有好多默默暗恋他许多年的姑娘,只是大家从小玩到大,知根知底,晓得他对王子衿一往情深,姑娘们也没自信从大姐大这里抢男人。
  
  “哥,你要吃什么,我帮你烤。”张灵道。
  
  张明诚看向王子衿,表情认真,语气假装随意:“子衿,帮我烤串鸡翅?”
  
  四个女人,齐刷刷看王子衿。
  
  秦泽睁开眼,眯着,看张明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