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说啊,耳聋了?

第四百二十一章 说啊,耳聋了?

    房间里,王子衿瘫软在他怀里,急促喘息,两只爪子按在她二十六年从没男人攀登过的峰峦,带来一阵阵酥麻般的战栗。
  
      有点羞怯,有点紧张,有点甜蜜。
  
      房间里充斥着恋爱的酸臭味。
  
      秦泽终于判断了一件事,子衿姐也是他一只手就能掌握的女人,隔着睡衣,手感稍微差了点,还好女人睡觉不穿文胸的,不然他还不如和铁棒玩一上一下的游戏。
  
      另外,玩铁棒和玩球是两个概念啊。
  
      球就是力量,球就是信仰,球就是万物的根源,宇宙的中心,东莞事业的启明星。
  
      子衿姐今年二十六,秦泽二十四,两人相差了两岁半,按说都是成年人了,但谈爱方式和高中生差不多,牵手,亲嘴,摸摸哒,循环渐进,却又谨慎的不跨越最后一道底线。
  
      完全不像二十几岁的成年人的恋爱方式。
  
      “够,够了,够了”王子衿按住他的手,脸蛋如烧,不能再让他摸下去,不然她的羊就真死了。
  
      “你今天好大胆”她喘息着说。
  
      “我这就叫酒壮怂人胆。”秦泽适时的打个酒嗝。
  
      适才在书房,陪着王爸爸喝了两杯白酒,好家伙,酒劲忒绵长了,现在脑子有点亢奋。
  
      喝酒之前是咸鱼,喝酒之后是海泽王。
  
      现在,就算王爸爸王妈妈出现在这里,他也能蛋蛋一笑:呦,老铁,你们好。
  
      一杯二锅头,呛得眼泪流,生旦净末丑,咸鱼不回头。
  
      此刻战场由我一人主宰!
  
      秦泽托着子衿姐的胸脯,感觉自己已经飘了。
  
      请叫我托乃天王。
  
      当是时,两声清脆的咚咚声,传来王妈妈的似有似无的声音,“子衿睡了吗?”
  
      房间隔音太好,主宰战场的海泽王没听清,王子衿娇躯一震,迷离的眸子瞬间清醒。
  
      “快,快放手,躲起来”她话没说完,听见了门把手拧动的声音,王子衿大凛:“妈妈”
  
      “你先别进来”后半句卡在喉咙里,王妈妈已经开门进来了。
  
      王妈妈打开门的一瞬间,看清房间内的景象,心哇凉哇凉。
  
      床头台灯昏暗柔和的灯光,照亮床上的年轻男女。被褥凌乱,女儿靠在赤膊的男人怀里,而那个被她看不上眼的年轻人,一双手托着女儿的胸
  
      走廊的灯光亮堂堂的照进房间,托乃天王的脑子终于清醒了。
  
      如果不是他喝酒出现幻觉,那么门口站着的,满脸怒容的阿姨,是子衿姐的麻麻。
  
      word天,丈母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睡了吗?
  
      她来这里干嘛?来快活吗?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好时光~
  
      对于这样的丈母娘,我反手就送上膝盖。
  
      “阿姨,您还没睡啊。”秦泽尴尬道。
  
      他一点都不怂,就是有点尴尬。
  
      我凭本事上的床,为什么要怂?
  
      除非站在门口的是嘤嘤怪。
  
      王妈妈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你不也没睡?”
  
      “我们正准备睡呢,妈您没事就走吧。”秦泽说。
  
      王子衿:“”
  
      王妈妈:“”
  
      谁是你妈。
  
      王妈妈气疯了,丈母娘看女婿?不存在的,她并不喜欢秦泽,而且婚前x行为也不符合她的观念。
  
      “阿姨知道你们年轻人观念开放,但有时候开放并不一定是好事,”王妈妈是有素养的女人,强行挤出笑容:“阿姨希望你们能克制自己,等结婚最起码要先订婚再更进一步。”
  
      秦泽开心道:“没问题阿姨,那你觉得我和子衿啥时候订婚?”
  
      王妈妈愣了愣:“阿姨不是这个意思。”
  
      秦泽点点头:“我也觉得订婚多此一举,那,啥时候结婚?改天我让爸妈来一趟京城。”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秦泽耸肩,好委屈:“那阿姨是成心为难我胖秦泽?”
  
      王妈妈:“”
  
      她心说,莫名其妙,反而她成了刁难人了。
  
      王妈妈走到床边,坐下,双手抱胸,她毫不避讳的看着秦泽穿好睡衣睡裤。
  
      王妈妈道:“秦泽,说心里话,我并不喜欢你。”
  
      秦泽苦笑道:“看出来了。”
  
      有时候冷淡已经说明一切。
  
      王妈妈沉声道:“所以,在你俩没订婚之前,我不希望你们做那事。给子衿一条退路,也给你自己一条退路。”
  
      秦泽摇头:“阿姨,前方深渊,身后地狱。”
  
      见场面有点尴尬,他哈哈道:“开玩笑的,退路就不用了,相信子衿姐也不需要。”
  
      “年轻人,说话不要太满。”王妈妈告诫道。
  
      中年人,说话不要太狂。秦泽道:“阿姨,如果连爱情都要考虑退路什么的,不觉得很可悲吗?爱情不是做生意,投资之前要考虑后路,也不是工作,辞职前找好新工作,我喜欢她,她喜欢我,这样还要想退路,那反而会让我们产生隔阂。”
  
      秦泽把王子衿搂在怀里,王子衿很配合的依偎着。
  
      王妈妈:“”
  
      这个秦泽,脸皮厚到让她难以置信,按说,此情此景,被自己逮个正着,不应该惶恐尴尬,像是犯错的孩子?他俩可没结婚啊,更没订婚,王家的家教,他秦泽想必也清楚,王子衿不可能没和他说。再加上王家的光环这人哪来的自信?
  
      一念及此,王妈妈脸色顿变,瞪着沉默是金的女儿。
  
      王妈妈沉声道:“子衿,你们,你们这样有多久了?”
  
      王子衿羞道:“三个月。”
  
      三个月王妈妈心里一凉。
  
      秦泽诧异看她一眼,太黑了吧,连麻麻都忽悠?
  
      秦泽立刻道:“阿姨,其实我和子衿打算今年要孩子的。”
  
      怀里的王子衿僵了僵,但她迎上母亲的含怒质问的眼神,用力点点头。
  
      王妈妈过来就是找女儿质问这件事,现在不用问了,他俩都已经三个月了,竟然还打算要孩子,怎么滴,是想奉子成婚,挺着个大肚子回王家,让王家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这个女婿?
  
      王妈妈这么想是有道理的,她甚至怀疑这是女儿的主意,自己生的女儿,鬼灵精的德行,她会不清楚?
  
      王妈妈怒火如沸,又觉得无可奈何,女儿一心向着人家,于是便说,你们好好休息。
  
      然后转身离开。
  
      王妈妈离开闺女的房间,大步冲回主卧,盯着王爸爸,冷笑道:“你不是说把他给打发走了吗?”
  
      神特么打发走,我进房间的时候,他正托你闺女的胸
  
      王爸爸茫然道:“什么意思。”
  
      “他就在你闺女房间里。”王妈妈冷笑:“你最好去看看,听说你今年就要当爷爷了。”
  
      王爸爸大惊失色,拿起床头柜的眼镜,掀被子就冲出房间。
  
      当他敲开女儿房间门时,看见女儿靠在床头,优雅的翻书,娴静的很呐。
  
      “他人呢?”王爸爸沉声道。
  
      “知道你要过来,我让他回去了。”王子衿淡淡道。
  
      她对老子的态度明显冷淡,父亲当初说让她嫁给张明诚,态度是很强硬的。王子衿不爱搭理父亲,又害怕父亲和秦泽闹的太僵,所以让他赶紧回去。
  
      王妈妈走后,秦泽再次以堪比奇行种的速度,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当爷爷是怎么回事。”王爸爸问。
  
      “准备今年要孩子。”王子衿道。
  
      王爸爸嘴角抽搐。
  
      “想要孩子的话,必须等你将来在体制里安定下来,现在还不行。”王爸爸脸泛愠色:“我不会同意,你爷爷也不会同意。”
  
      “这小子怎么这么皮?”王妈妈从门口进来,抱怨道:“你让他回去,他转头又过来,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
  
      王爸爸沉着脸,这事确实让他很没面子。连带着对秦泽的好感都降了不少。
  
      “是我让他过来的。”王子衿道。
  
      她脸蛋微红,还好灯光昏暗,父母看不太清。
  
      王子衿虽然心黑了点,但在家里,一直是很有礼数很懂事的孩子,这么懂事的闺女,冷不丁就半夜招汉子进闺房
  
      “你”王妈妈恨铁不成钢:“我小时候怎么教你的?你有记在心里吗?”
  
      王爸爸摇头,这事儿,他肯定不赞成。
  
      “你们还没订婚呢,什么都交给他,万一以后你怎么办?”王妈妈训斥道:“你真是越大越不懂事。”
  
      “我是一点都不喜欢这孩子,人皮,嘴也皮,你看看他今天和你弟弟妹妹们说的话,还有,我听子宁说,他把明诚给打了?没有礼数。他配的上你吗?就他那点成就,有资格沾沾自喜?是,年纪轻轻有这身价,该自豪,但我王家什么地方,他那点钱,那点成就,够看吗?”王妈妈刚才被秦泽气的不轻。
  
      “还有他家里,他爸就一个当老师的,他家配的上咱们王家吗?”王妈妈巴拉巴拉。
  
      有些话,刚才秦泽在,她不方便说,现在一家子关起门来,可以畅所欲言。
  
      这些话有点难听了。
  
      王子衿窝火道:“烦不烦啊你们。”
  
      王妈妈和王爸爸都是一愣。
  
      王子衿骂道:“问你们话呢,烦不烦?”
  
      王妈妈和王爸爸又一愣。
  
      王子衿把书啪一声丢地上,大声道:“说啊,耳聋了?”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