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有强迫症,这边也亲一个

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有强迫症,这边也亲一个


      这个梦想,就跟男人小时候的武侠梦是一样的。
  
      秦泽也梦想有一天出门,豪车簇拥,走狗遍地,身边跟着两到三个漂亮女秘,电视上那些逼王都这么演的,漂亮女秘是标配。
  
      苏钰、秦宝宝、王子衿很漂亮,随便拉出去一个都能博得足够的要求,但姐姐们的用法和女秘不同。
  
      而且和姐姐们出门,当走狗的是他才对。
  
      换秘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估计都不可能了。
  
      眼前这道送命题,秦泽还是知道该怎么选的。
  
      “咱们收购两家娱乐公司时,就有这种想法,但是不是太着急了?”秦宝宝从他腿上滑下来,甩掉高跟鞋,蜷腿坐着。
  
      姐姐这个姿势,特别诱人,把玲珑曼妙的身体曲线展露出来。
  
      “已经九个月了,他们改变不大,让我很失望,要不是看到这个季度的报表,我也不会这样。”秦泽道。
  
      选择收购娱乐公司,就是为了扩充公司人力,天方就像一潭死水,不引入活水,很难让它焕发生机。
  
      “不过,”秦宝宝半跪在沙发,眼波盈盈:“刚才老霸气,跟霸道总裁似的。”
  
      “那有没有奖励?”
  
      秦宝宝在他侧脸啵了一口。
  
      “强迫症,这边也来一个。”秦泽侧头。
  
      秦宝宝红着脸,手刀劈他脑袋,又啵一个。
  
      秦泽有点飘:“我家里的洗面奶好像用完了。”
  
      秦宝宝:“回头我给你买新的。”
  
      姐姐好像没听懂我的暗示.....
  
      姐姐真是女司机里的一股清流,不对,她不是女司机,驾照都没有。
  
      这时候,他就有点想念能和他玩梗的王子衿和苏钰。
  
      不过,就因为姐姐啥都不懂,他才喜欢在姐姐面前口花花,觉得特刺激。
  
      比方说:姐,今晚我想用洗面奶。
  
      姐姐啥都不知道。
  
      没准还会傻乎乎的帮他拿洗面奶过来。
  
      比方说:姐,我最近都没懵逼过。
  
      姐姐啥都不知道。
  
      比方说:姐,我想通了,你想开了吗。
  
      姐姐还是啥都不知道。
  
      再比方说:姐,以前觉得你吞吞吐吐特别烦,现在发现还蛮舒服.....
  
      不行,这个太露骨了,姐姐会揍死他。
  
      办公室的门又敲响,秦宝宝喊“进来”后,墨俞开门进来。
  
      “秦总,关于新电影,你有什么想法?起码先告诉我们什么题材,这样剧务组才好准备。”墨俞说道。
  
      天方有好几个导演,有的名气甚至比墨俞大,但没能在秦泽面前刷脸熟度,所以秦泽仍然选择用熟悉的墨俞。
  
      这个问题,秦泽早就想好了。
  
      “西游记!”他说。
  
      “哈?”墨俞愣了愣。
  
      “以西游记为背景的题材。”秦泽道。
  
      “西游记的题材......这个已经被拍烂了啊。”墨俞皱眉道:“这些年,好多这类的题材,以前还好,现在都卖不动了,观众审美疲劳了。前几年《孙悟空百米冲刺白骨精》、《唐三藏棍扫蜘蛛精》票房都不理想,还有去年,有一部另辟蹊径的电影《猪八戒和观音菩萨不得不说的故事》,一开始吸引了不少关注,但上映后,观众评价剧情疲劳,笑点低,票房扑街。”
  
      “现在的上班族,工作压力大,最喜欢的是轻松搞笑题材的电影、电视剧、,所以咱们也走这个路线。”秦泽道。
  
      “那,等秦总您写出剧本咱们在商量?”墨俞摸清楚秦泽的脾性了,和他一起工作,只要听从命令就行。
  
      秦泽点头:“你先出去,长则三天,短则两天,我把剧本写出来给你。”
  
      墨俞点头,离开。
  
      “你会写剧本?”秦宝宝一万个不信。
  
      “不会。”
  
      “那你还夸下海口说要拍电影,这脸皮.....”
  
      “不是我夸海口,而是现在的电影行业,太功利,太虚浮,导演不再是艺术家,编剧不再是文学工作者,一群拍过几次喜剧的的明星,盲目自大,改行当导演拍电影,烂片一堆又一堆。”秦泽耸耸肩:“既然门槛这么低,我为什么不能当编剧。”
  
      “那你把剧本写出来,我看看女主角演不演。”秦宝宝一副“看你作品好不好”的嫌弃姿态。
  
      “那你别来了,我找李薇演女主。”秦泽翻白眼:“刚好可以换个人演床戏吻戏,老和你拍,腻歪。”
  
      “哈?你还想和李薇演床戏?”秦宝宝大怒,骑在弟弟身上,掐他脖子:“黑了心的蛆,你再说一次,信不信我现在就把李薇给开了。”
  
      “是你自己不演。”
  
      “不是说了看你剧本吗。”
  
      “谁要你看,爱演不演。”
  
      “不行,有吻戏和床戏的,不能别人演戏,替身也不行。”
  
      “凭什么。”
  
      “黑了心的蛆,就知道你对李薇有想法,看姐今天不揍死你。”
  
      几分钟后,叫嚣的姐姐就把秦泽按在沙发上,像一条被人丢在岸上使劲扑腾的美人鱼。
  
      “你滚,不要你演戏了,不让你住我家了。”秦宝宝委屈的想哭。
  
      姐姐的威严,又一次支离破碎。
  
      “自取其辱。”秦泽哼哼道。
  
      感觉被弟弟压在沙发上欺负蛮丢人的,秦宝宝抽了抽鼻子,小声啜泣。
  
      秦泽:“......”
  
      “你就不知道哄我的吗?”
  
      “你都从来不凶王子衿的。”
  
      “黑了心的蛆。”
  
      秦宝宝边哭边骂。
  
      好像秦泽对王子衿好,她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忘了姐姐毕竟是女孩子,什么时候觉得委屈了,也会哭一场,只会在他面前哭。
  
      好在是哄姐姐的小能手,他靠过去贴着姐姐,但被气恼的秦宝宝推开,几次之后,索性伸手抱住她腿弯,把她抱着放在茶几上,姐弟面对面,两双大长腿就顺势勾住了他的腰。
  
      秦泽抓起纸巾,抽两张,递过去:“别气,那等我写完剧本你再看?”
  
      秦宝宝扭了扭腰,表示不接受他的纸巾。
  
      秦泽懂的,便帮姐姐擦起眼泪,“你看,眼影都给你哭花了.......”
  
      见姐姐一愣,继而脸色愠怒。
  
      机智的秦泽立刻补充:“眼影什么的,完全不需要嘛,姐姐最漂亮了,化妆纯粹是画蛇添足。”
  
      秦宝宝抽了抽鼻子,哼一声。
  
      ......
  
      临近下班,秦泽忽然接到苏钰的电话,“老公,我感冒了。”
  
      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挽着他胳膊的姐姐耳朵灵敏,隐隐约约听见女人的声音。
  
      “谁的电话?”姐姐警惕道。
  
      “苏钰的,她生病了。”秦泽回道,同时也是告诉苏钰:我姐姐在边上,收起你的骚话。
  
      “好点了吗?”秦泽皱眉。
  
      “没有,今天都没上班,你都没发现。”苏钰委屈道:“头晕的厉害。”
  
      “要去医院吗?”秦泽道。
  
      “你送我去呗。”
  
      “好。”
  
      挂了电话,他说:“苏钰感冒一天了,难受,我送她去医院看看。”
  
      秦宝宝不情愿道:“她感冒找你干啥子嘞,她自己没家人吗。”
  
      秦泽沉默片刻,“她和家人关系不好,很多年前就一个人住了。”
  
      苏钰的情况,除了秦泽和裴南曼,很少有人知道。
  
      秦宝宝一愣,“那你去吧。”
  
      秦泽笑摸姐姐狗头,“懂事!”
  
      秦宝宝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被报复了,刚刚在办公室,她说过同样的话,做过同样的动作。
  
      于是追着秦泽一顿打。
  
      自从笑摸狗头典故出世后,摸头就成了姐弟俩较劲的方式,秦宝宝总觉得脑袋被摸了,就会变成狗头。
  
      秦泽总觉得,日了狗,也不是不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