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没人抢你孩子

第四百五十四章 没人抢你孩子

    或许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苏钰现在骚话连篇,大半是跟着秦泽学的。
  
      跟秦宝宝偶尔刷一刷微博不同,苏钰平时上班,回家后打游戏,逛论坛,大部分时间留在网络里。
  
      在秦宝宝眼里,上网哪有和弟弟打情骂俏来的舒坦。
  
      王子衿属于后发先至,半年的小编到主编职业生涯,让她从小萌新进化成段子手兼网络老司机,但子衿姐不会骚话连篇,她谨记自己的人设,她是高贵的钮钴禄·子衿,温婉大方,气度不凡,怎么能说骚话呢。
  
      苏钰问道:“你写剧本干嘛,又要拍电影了?”
  
      秦泽点头:“是的。”
  
      苏钰眼睛刷的亮起,氙灯似的,闪闪发光,雀跃道:“我来我来,女主角让我来。”
  
      秦泽一口拒绝:“不行,女主角得让我姐演。”
  
      苏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俯视,叉腰:“老婆在你心里,还不及姐姐?”
  
      “你又不是我老婆。”秦泽翻白眼。
  
      苏钰抬脚就踢,带着哭腔道:“秦泽,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
  
      椅子太软,站的又高,因为秦泽躲开,一脚踢空的苏钰整个人朝前扑倒。
  
      秦泽赶忙接住,这张精致到无暇的脸蛋要是摔坏了,岂不是太亏。
  
      他抱起苏钰,丢在床上,麻溜的扒掉衣服。
  
      “你滚,我又不是你老婆。”苏钰蜷缩,抱胸,瞪眼。
  
      “你不用当我是老公,你当我是禽兽嘛。”秦泽扑上去。
  
      “救命啊,非礼啊。”
  
      “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你再过来,我就咬舌自尽。”
  
      “你还想咬舌?吃我一记棒棒糖。”
  
      两人玩的很嗨。
  
      “别闹,”苏钰推开秦泽,衣衫凌乱,嗔道:“现在不是特别想,没兴致,扶我起来,我先码一章。”
  
      “码你妹啊。”
  
      “我现在有灵感,要构思剧情。”
  
      “你构思你的,我先干为敬。”
  
      “我不让你进来。”苏钰紧紧并拢腿。
  
      但没关系,秦泽有一根比苏烈还粗的攻城木。
  
      苏钰见机不妙,满床打滚。
  
      英雄难日翻滚......这特么的。
  
      没办法了,秦泽只能放人,苏钰喜滋滋的跑电脑前码字。
  
      秦泽躺在床上,寂寞的抽了一支烟。
  
      潜水好一阵子的系统忽然冒泡:“你退群吧,真鸡儿丢人。”
  
      秦泽:“......”
  
      它这是借机报复?
  
      “low逼何苦为难咸鱼,”秦泽诚恳的道歉:“我错了,我以为再也不吐槽你了。”
  
      系统又不搭理他了。
  
      十点半,苏钰码了一个小时的字,欢欢喜喜的爬上床,搂着秦泽。
  
      “我好了。”苏钰期待的说。
  
      “你滚,老子脑壳青痛,不想理你。”秦泽道。
  
      “别生气嘛,你是男人。”苏钰说。
  
      “男人......这就是你让我憋一个小时的理由?嗯,效果很棒,我现在觉得世界索然无味。我要写剧本,写完你要没睡,我们再聊聊别的。”
  
      “不要嘛,不要嘛。”苏钰使劲撒娇。
  
      苏钰忽然道:“一上一下并非阶级压迫,共建和谐社会。”
  
      秦泽下意识的回答:“几进几出不是野蛮入侵,造就一代新人。”
  
      苏钰眉开眼笑:“那来呗。”
  
      秦泽:“......”
  
      秦泽叹道:“你是真的皮。”
  
      ......
  
      秦泽抱着苏钰疯狂输出,十分钟内打出成吨伤害。
  
      苏钰血薄,扛不住,娇喘着说:“我吃不消了。”
  
      “啧,我还没放大招呢。”
  
      “那,那要不你今天空大可以吗。”
  
      “不行。”
  
      “咱们这样一点都不浪漫。”
  
      秦泽停止攻击:“你想怎么浪漫?”
  
      苏钰大口喘息:“我浪点,你慢点。”
  
      秦泽:“......”
  
      “干脆中场休息,请你吃双蛋火腿。”
  
      “呜呜呜......”
  
      完事后,苏钰扑到床边,从秦泽的外套里找出烟,曲线完美的背部,差点又让秦泽鸡动。
  
      她抽出一根烟,咬在嘴里,点上,然后讨好的塞到秦泽嘴里。
  
      依偎在秦泽怀里,撒娇道:“呐,女主角给我演吧。”
  
      “不行!”秦泽依旧拒绝。
  
      “你把烟还我。”苏钰气鼓鼓的抢烟。
  
      秦泽撇了撇头,躲开,无奈道:“这部片子投资会比较大,其实咱们不是做不了特效,只是资金都用在了演员身上。我和秦宝宝不要片酬,可以节省很多资金用来做特效,我预估五个亿之内把电影拍出来,这不是小成本的电影,女主角真的不能给你,咱们钱再多也不经不起这么烧。”
  
      “你就是嫌弃我不专业呗。”苏钰不高兴。
  
      “这是事实好吧。”秦泽白眼。
  
      “信不信我掐断你的宝贝。”苏钰伸手,在被窝里使劲。
  
      “嘶~”秦泽怒道:“掐啊,看谁后悔。”
  
      苏钰:“......”
  
      她认输。
  
      “那至少让我演女二号,我看过《血战沪市滩》,秦宝宝那会儿也是不专业,她能演女二号,那我也能演,我又不比她差。”
  
      “这个我不得不说,你演戏的天赋真没我姐强。”
  
      “我苏钰一生不弱于人。”
  
      秦泽心说,您哪来的自信啊,我姐是专业戏精,她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演过戏,但她在生活里一直跟我演戏,演了十几年,把我快忽悠瘸了。
  
      再回顾您苏大帝的一生,你黯然神伤的时候,我姐姐她在我面前装可爱卖可怜,6到不行,你怎么跟她比。
  
      “那我到时候看看,分个女配给你。”秦泽道。
  
      女配的话,演技不需要多好,在线就行,大不多片场多咔几次,一点点纠正。
  
      苏钰顺着杆子往上爬:“有吻戏吗?”
  
      “有吧。”
  
      但不是和主角,不过没关系,用替身就好了。
  
      “有床戏吗?”
  
      “这个没有。”
  
      苏钰想了想,很勉为其难的样子:“那我就试试,就当磨练演技,将来我自己当女主角。”
  
      “姐,求你放弃写小说吧,放弃影视改编吧。”
  
      “呦,这声姐叫的好爽,再来一声。”
  
      苏钰虽然喜欢粘他,但其实她年纪比秦泽要大,比秦宝宝和王子衿还要大两岁。
  
      秦泽很配合的叫了几声姐,对于一个姐控.....划掉。
  
      对于一个御姐控,萝莉也好,软妹子也罢,都不能让他的心起任何波澜。
  
      能随时随地的对身边的女人喊出“姐”,这是姐....御姐控最基本的素养。
  
      秦泽一直觉得,喜欢萝莉和软妹子的,其实就是喜欢她们的可爱、萌,拐回家当个吉祥物罢了。
  
      所以,劝萝莉控和软妹控回头是岸。
  
      苏钰皱了皱眉,忽然干呕一声。
  
      “怎么了?”秦泽关切的问。
  
      苏钰摆摆手,掀起被子,光溜溜的跑向厕所。
  
      秦泽赶忙披上睡袍,再从衣柜里翻出干净的睡袍,追进洗手间。
  
      洗手间里,苏钰趴在坐便器边,狂吐。
  
      秦泽为她披上睡袍,轻轻拍着背,“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钰吐完,抚了抚胃部,“就是难受,想吐。”
  
      秦泽道:“晚饭吃什么了?”
  
      苏钰道:“晚上喝粥的,下午就干呕过了。”
  
      秦泽一惊:“最近有这种状况吗?”
  
      苏钰道:“偶尔吧。”
  
      秦泽再一惊,心说,该不会有了吧。
  
      “我可能怀孕了。”苏钰仿佛心有灵犀。
  
      “明,明天去医院检查下。”秦泽有些不知所措,一肚子的吐槽和骚话统统消失。
  
      难怪有人说,每一个孩子都来的措不及防,果然不假。
  
      他完全没做好心理准备,但如果苏钰真的怀孕了,他就要负责任。
  
      秦泽又喜悦又忐忑。
  
      哪怕他会被家里的姐姐晾成咸鱼干,这种事绝对不能缩,否则以后苏钰生出一条小咸鱼,小咸鱼找爸爸.....
  
      小咸鱼游啊游,看见老王,兴奋的说,王叔叔,您是我爸爸吗?
  
      老王说,不是,我是大头儿子的爸爸。
  
      小咸鱼游啊游,看见太上老君,兴奋的说,您是我爸爸吗?
  
      太上老君说,不是,我是红孩儿的爸爸。
  
      多可怜呐。
  
      .....
  
      苏钰开心道:“这几天胃老不舒服,总想吐,吃的太多容易撑,所以晚饭喝粥......”
  
      秦泽越听越不对劲,问道:“有什么不良反应?”
  
      “吃完东西就会胀的难受,有时候还会疼,还有胸闷,莫名其妙的打嗝.....”
  
      秦泽看了看苏钰的舌苔,一秒僵尸脸。
  
      苏钰幸福道:“我肯定怀孕了。”
  
      “不是。”
  
      “啊?”
  
      “你不是怀孕,你是得胃病了。”秦泽捂脸:“还好,只是早期症状,明天去医院配点药,这段时间注意饮食,或许是工作太忙了,你没按时吃饭。宝泽的事先交给我,你把胃养好。”
  
      “不,我没有胃病,我就是怀孕了。”苏钰表示不能接受这个真相,小拳头啪啪啪捶秦泽胸口,那架势,就差给她配音: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秦泽额头青筋跳了跳:“你家孩子养在胃里的?你这几天肯定饮食不规律,工作压力又大,所以患胃病了。”
  
      “你怎么知道我得胃病了。”苏钰质问。
  
      “明天去医院检查就知道了。”秦泽说,我好歹兑换了中医初级精通,这点小毛病还是能看出来的。
  
      结果一晚上,苏钰都没理秦泽。
  
      她还从柜子里翻出新被褥,自己盖一床,然后留给秦泽一个后脑勺。
  
      半夜,秦泽被踹醒,睁开眼,苏钰两条腿乱蹬,被子被踹到地上,嘴里梦呓呢喃,好像在和谁搏斗一样。
  
      好不容易消停,眉头紧蹙。
  
      秦泽心说,估计是做梦了,没人抢你孩子啊,因为你根本没有。
  
      他把苏钰抱在怀里,有点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