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闹矛盾

第四百六十一章 闹矛盾

    五月底,阳光灿烂。
  
      翠绿的山峦叠嶂,叶片闪烁着七彩的光晕。
  
      山势险峻,奇石兀立,一人一马慢悠悠的踱步在崎岖的山间小道。
  
      一身彩衣的娇媚美人骑坐在马背,沐浴着阳光。沉甸甸的胸脯能挂好几斤风情。
  
      镜头从女子正脸转到侧脸,再转到背影,接着缓缓往上拉,将起伏山峦收入其中。
  
      头顶不远处的草丛中,几双眼睛在窥视着美人和骏马。
  
      片刻,悄悄缩入灌木丛,枝叶轻轻摇动。
  
      在山顶有一片木屋,盘踞一伙剪径毛贼。
  
      “二当家,山下有个女人,单枪匹马路经此地,咱们要不要把她掳来爽一爽?”
  
      探子回来禀告。
  
      “二当家,你说会不会是官兵?”
  
      “官兵会派女人来吗?这样的官兵再多,我们也能让她们受精而逃。”
  
      一片哄笑声。
  
      这群毛贼是附近村庄的村夫受尽官府压迫,索性落草为寇。每天担心着官府派兵清剿,其实这片山势险峻之地,别说商队,连行人都罕见,官府根本懒得搭理他们。
  
      毛贼更像村夫,一个个形容邋遢,老大更是个low逼,不修边幅,浑身上下都充满不靠谱的气息。
  
      自称帮主!
  
      正一片大笑中,牵马的女子不请自来,莲步款款,腰肢扭动,顿时把成熟女人的韵味给摇荡出来。
  
      二当家大喝一声:“什么人?”
  
      “难道各位看不出来,我是个女人吗。”女子摘下腰间水囊喝了一口。
  
      “你来这里干什么,今晚要不要兄弟们替你派遣派遣寂寞。”
  
      哄笑声四起。
  
      “旅途劳顿,想找个栖身之所歇息一下,洗洗身上的风尘。”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二当家目中射出精芒。
  
      女人目光扫过这群衣衫褴褛的家伙,手中握着的武器不是锄头就是镰刀,穷酸的一塌糊涂。
  
      她眨着媚眼:“就怕你们的绣花针,中看不中用呐。”
  
      穷酸的一塌糊涂。
  
      二当家怒了,挥手让小弟们擒下花姑娘。
  
      谁知花姑娘衣袖一挥,霎时间卷起一阵狂风,将奔上来的几名毛贼吹翻。
  
      女子弹出一串铜钱,落在二当家脑袋上,一字一句道:“桃花过处,寸草不生,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二当家脸色一变:“春十三娘。”
  
      众人齐齐变色,一哄而散。
  
      “咔!”
  
      墨俞满意点头:“这段可以过了。”
  
      闻言,枫瑞长长舒了一口气,衣袖擦了擦洁白额头上汗珠。
  
      电影刚开拍,这段剧情就过了三遍,第四遍总算拍出来了。
  
      前三次原因,一次是演二当家的郑启龙笑场了,后两次原因在她这儿,秦总说她牵马而来时,走路的姿态太正经,而剧本里的春十三娘是凶狠与妖冶并存的女妖精。
  
      走路应该摆动腰肢,扭动屁股,要多风骚有多风骚。为此,秦总塞给她两片胸垫,硬生生把B级提升到C级,距离D级大佬仅差一线。
  
      强行提升境界。
  
      “场景搭好了吗?”秦泽问道。
  
      “好了。”工作人员回应。
  
      剧组在庆省很有名的一个旅游景点,这儿崇山峻岭,风景独好,正好可以用来拍摄五行山剧情。关键是这儿有溶洞,也是旅游景点之一。
  
      一伙人涌进屋里,房间被搭建成坚简易的录影棚。
  
      第一幕戏此时才算真正开始。
  
      故事的开头是在大名鼎鼎的五指山,桀骜不驯的孙悟空一心想着把唐三藏了吃肉,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也看不惯了,奉如来佛祖的命令,来将孙悟空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以示惩戒。
  
      秦泽看过原著,原著是在一片沙漠里,他之所以修改剧本,就是因为原著的场景,以及某些逻辑方面有很大的缺陷。再就是台词,毕竟有些年头的片子,好多台词不适合现在的环境,听着贼尴尬,秦泽统统修改,改成年轻人听后会心一笑的台词。
  
      他去芜存菁,把电影做的尽善尽美。
  
      开头这一幕,准备用特效来做。
  
      孙悟空和观音的战斗,注定精彩纷呈,场面壮观。
  
      这位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由端庄的鹅蛋脸美人王子衿饰演。
  
      秦泽给了她几句台词,让她背着,早已记住。
  
      王子衿得知自己要演观音,很高兴,她可不要跟秦宝宝一样演些妖艳jian货。
  
      王子衿换上道具组准备的服装,出场,霎时间,惊艳了在场所有男同志。
  
      手托玉净瓶,脚踏玉莲台,白衣飘飘,端庄漂亮,妆容圣洁中透着威严。
  
      尤其当她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微笑时,仿佛让人看见了圣母玛利亚......呸,观音菩萨。
  
      十分钟的台词和对手戏,其实就是隔空出手势而已,后期特效加上。
  
      很简单,一次过。
  
      王子衿提着裙子,从玉莲台走下来,在秦泽面前转了一圈,眼波盈盈:“好看嘛,阿泽!”
  
      秦泽用力点头,竖起大拇指:“美若天仙.....嗯啊。”
  
      两边的腰子,同时秦宝宝和苏钰狠狠掐了一把,疼的他眼泪差点掉下来。
  
      得,被姐姐和泰迪左右夹击了。
  
      秦泽=三明治。
  
      王子衿对两人的小动作视若无睹,温婉一笑:“好看的话,待会再穿给你看。”
  
      秦宝宝冷笑一声:“怕是没机会咯。”
  
      苏钰:“想太多咯。”
  
      王子衿:“??”
  
      秦泽干巴巴的笑道:“子衿姐啊,你听我说,观音这个角色,在电影里就昙花一现,你的戏已经拍完了。”
  
      王子衿眼中泛起哀怨。
  
      秦宝宝唉声叹气:“配角都这样的子衿。”
  
      苏钰补一刀:“导演,给她盒饭里加根鸡腿。”
  
      王子衿眼波荡漾,可怜巴巴的望着秦泽。
  
      秦泽:“......”
  
      你们闭嘴好嘛,火上浇油有意思吗。
  
      你俩不是势如水火吗,这般默契是怎么回事。
  
      王子衿很失望,她难得友情出演,人生中第一次拍电影,当然也知道自己水平有限,不可能给她太重要的角色,可是......可是只有十分钟吗?
  
      未免太少了吧。
  
      这就是标准的王·跑龙套·子衿。
  
      好气啊。
  
      “那,她俩呢?”王子衿拉住秦泽的手。
  
      “我的戏还没到,但我告诉你,我不比女二号的戏份少。”苏钰洋洋得意。
  
      “多稀奇,我还女一号呢。”秦宝宝朝苏钰翻白眼。
  
      秦泽心里一突,立刻朝王子衿看去,果然,子衿姐脸色平静,无喜无悲。
  
      但熟悉她的秦泽知道,她怒了。
  
      醋坛子翻了。
  
      两人到隔间换衣服的时候,秦泽赶紧解释,“子衿姐,我觉得主角出彩与否,和戏份多少无关,虽然你的戏份上,但你出场的瞬间,简直惊艳。观音这个角色是最佩你的。”
  
      王子衿斜了他一眼:“我还知道观音是个心机表呢。”
  
      秦泽:“.......”
  
      你非要这么自暴自弃,我能怎么办。
  
      哎,希望你们仨能和谐相处,别打架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王子衿果然不跟他讲话,他主动搭话,王子衿就会把头扭一边,假装漫不经心的看风景。
  
      姐姐和泰迪笑容满面,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在五行山的整段剧情,占的戏份会很多,分白天戏和晚上戏。刚来的第一天,舟车劳顿,演员和剧组的状态不是太好,进度走到春十三娘查看所有蟊贼脚底有没有三颗痣时,天已经快黑了。
  
      进入夜晚,便是蟊贼与春十三娘斗智斗勇阶段,在这里,秦泽给加了几分钟的戏,蟊贼使劲各种方法,各种秀操作,终于用迷药迷晕了春十三娘。
  
      陷入昏迷的春十三娘显出原形,原来是蜘蛛精.....整段垮掉,拍的很不理想。
  
      翻来覆去拍了几个小时,秦泽没满意。
  
      好在拍电影并不是按着剧本走的,电影是一段段拍摄,后期剪辑。
  
      秦泽干脆让大家直接跳到第二晚剧情试试看,第二晚白晶晶出现了,饰演者:李薇!
  
      这段剧情也是磕磕绊绊。
  
      “剧本交到你们手上,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你们角色磨合的太差劲了。”墨俞在片场大发雷霆。
  
      在场的有群演,有天方的艺人,还有别的公司请来的艺人。
  
      被墨俞破口大骂。
  
      在这个过程中,秦宝宝、苏钰、王子衿排排坐,吃瓜子,吃水果,玩手机。
  
      苏钰丧心病狂的找后山商业区的老板要了一副扑克怕。
  
      三人斗地主。
  
      她们不像是出来拍电影的,倒像是旅游来的。
  
      “你怎么还没出场。”王子衿问。
  
      剧情变了又变,愣是没看见秦宝宝这个女主角登场。
  
      “我还在后面,这个剧本老长了。”秦宝宝蛋定的很。
  
      今晚唯一的收获,就是“烤鸡”剧情竟然顺畅的拍摄下来了。
  
      没错,就是那个穿着桑巴舞裙狂踹蛋的剧情。
  
      这段剧情很成功,拍完大家都狂笑不止。
  
      姐姐他们紧张的不得了。
  
      导演一喊咔,她三就奔过来嘘寒问暖。
  
      “哪里疼,告诉姐姐。”秦宝宝拧开一瓶水往秦泽裆下倒。
  
      “有没有烧着啊,火这么大,道具靠谱吗?”王子衿连连蹙眉。
  
      “哎,我帮你揉揉。”苏钰伸出手,来了一个“以手抚阴坐长叹。”
  
      “啪!”
  
      “啪!”
  
      两个巴掌拍开。
  
      秦宝宝和王子衿怒视:“要脸不。”
  
      苏钰翻了个白眼,老娘唧唧复唧唧的时候,你俩还目不识丁呢。
  
      秦泽连忙表示自己没事,防护措施很好,就算再烧三次也依然完好无损。
  
      姐姐们顿时松口气。
  
      刚才火势太大,让她们有点心惊胆战。
  
      结束拍摄,剧组留在山上过夜,秦泽和姐姐们乘缆车下山,开租赁公司租来的车,带她们回酒店。
  
      “大家都累了,早点洗完睡觉吧。”电梯里,他干巴巴的说。
  
      三个姐姐没搭腔,秦宝宝背靠轿厢,假装玩手机。王子衿豁出去了,她搂着秦泽的胳膊,斜眼苏钰和秦宝宝。
  
      苏钰直翻白眼。
  
      轿厢里有种叫做“杀气”的东西弥漫。
  
      秦泽懵了,这又怎么了啊,这一言不合就挠脸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她们又闹矛盾了?
  
      是斗地主结下梁子,还是对小秦泽嘘寒问暖那会儿产生了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