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直播

第四百六十九章 直播

    斗地主已经没意思了,她和王子衿联手欺压苏钰,似乎很带感,但苏钰看似恼怒不爽,实则稳如老狗。
  
      几万块而已嘛,毛毛雨。
  
      还是玩直播有意思,如果她还在星艺,或许要征求经纪人的同意。眼下今非昔比,她可是堂堂天方女总裁,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午饭想吃什么?”秦泽过来。
  
      秦宝宝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半,再过半个小时,就到饭点了。
  
      苏钰嘿嘿笑:“双蛋火腿。”
  
      嘿,小泰迪真皮。
  
      王子衿想了想,矜持一笑:“童子鸡。”
  
      秦泽脸色一滞,悲伤的看着她。
  
      子衿姐,这个真没有了。
  
      秦宝宝说:“小鸡炖蘑菇。”
  
      秦泽顿时感动,还是姐姐最好,别看姐姐长的像狐狸精,其实她特别专一。
  
      就是,秦泽有一个疑问不得解。
  
      小鸡炖蘑菇有这么好吃吗?要吃到天荒地老吗?
  
      半山腰有一片建筑群,供游客住宿、吃饭、休闲。前几年还没有到,但随着旅游业的飞速发展,山上的设施越来越齐全。
  
      剧组补了几个镜头后,宣布休息吃饭。
  
      秦泽特地让剧务组的人到山腰去看看有没有双蛋火腿、童子鸡以及小鸡炖蘑菇。
  
      不多时,抬着泡沫箱的剧务人员返回,分发饭盒。
  
      送饭盒的是个外表挺不错的青年,秦泽之所以记得他,因为昨天王子衿演完观音后,苏钰嘲讽说:剧务组,中午给她加鸡腿。
  
      然后中午王子衿的盒饭里,真的有一根大鸡腿.......
  
      王子衿差点没气死,问是谁放的鸡腿,就有一个青年举手:我放的,鸡腿可好吃了。
  
      被王子衿恶狠狠的一个白眼。
  
      秦泽当时差点笑出声。
  
      “今天怎么没鸡腿?”秦泽打趣他。
  
      青年瞄了一眼鹅蛋脸的王子衿,挠头:“她整个一只鸡呢。”
  
      秦泽:“......”
  
      王子衿:“......”
  
      你特么才是鸡,你全家都是鸡好嘛。
  
      王子衿也就懒得和他计较,翻了个妩媚的小白眼,转个身,自顾自吃饭。
  
      童子鸡是山腰一家肯德鸡买的,一般的店真没童子鸡这玩意卖。
  
      “在剧组多少年了?”秦泽饶有兴趣的交谈。
  
      “五年了。”青年在老板面前露出含蓄的笑容:“刚毕业就来了。”
  
      “现在是什么工作?”
  
      “就跑跑腿。”
  
      “想做导演还是编剧?”
  
      “想当明星来着,但一没演技,二不会唱歌,就稍稍长的好看点。”他说。
  
      “长的好看就够了。”秦泽幽幽道。
  
      “我小时候,奶奶带我去算命,算命先生说我将来会大富大贵,事业有成。后来我用实际行动证明给我奶奶看了。”青年说:“封建迷信靠不住。”
  
      秦泽:“......”
  
      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陈独秀同志,你去忙吧。”
  
      “秦总我不叫陈独秀。”
  
      “你配的上这个名字,好了,去吧。”
  
      “.....哦。”
  
      秦泽和姐姐们坐在桌边吃饭,秦宝宝的小鸡炖蘑菇摆在最中央,其次是王子衿戴上薄膜手套撕碎的脆皮童子鸡,以及一叠荤菜,两碟素菜。
  
      苏钰的双蛋火腿没和大家分享,她自己独自享受。
  
      吃完双蛋火腿,她去夹秦宝宝的小鸡炖蘑菇,但被一筷子挡开,秦宝宝不悦道:“就这点量,不许你吃了。”
  
      “我就要吃。”
  
      “不行。”
  
      “诶诶,”秦泽叫停,苦口婆心的劝:“冤冤相报何时了,花落知多少。”
  
      劝架也是有技巧的,像他这样硬劝,当然毫无作用。反而王子衿轻飘飘一句话,让两人偃旗息鼓:“宝宝,怼死她。”
  
      秦宝宝瞄了她一眼,撇撇嘴,不说话了。
  
      苏钰哼一声,埋头吃饭。
  
      谁都不想当鹬蚌。
  
      ......
  
      秦宝宝闲的无聊,东拉西扯,说些没营养的话。
  
      “咱们来说笑话吧。”秦宝宝提议。
  
      秦泽眼睛一亮。
  
      “你别说。”三个女人异口同声。
  
      秦泽:“.......”
  
      看不起我啊,你可以侮辱我的发型,但不能侮辱我的笑话。
  
      “最近对笑话过敏,我们来玩猜谜。”苏钰嚼着食物。
  
      这个提议得到王子衿的赞同,秦宝宝一想,也行,正好杜绝老弟讲冷笑话的机会。
  
      “我先说。”苏钰咽下嘴里的食物,手指夹着筷子,环顾三人,“白雪公主脱裙子,打一饮料。”
  
      王子衿:“......”
  
      秦泽:“......”
  
      王子衿心想,苏泰迪用心何其险恶,你以为我会中计吗?我在阿泽的心里,是可靠的大姐姐。
  
      王子衿装出很努力思考的样子,然后摇头:“猜不出来。”
  
      秦宝宝歪着头,是真的很努力的思考,继而眼睛一亮:“雪碧!”
  
      说罢,她粉面微红,啐了一口。
  
      苏钰露出纯真笑容:“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知道答案了。”
  
      “哈?”秦宝宝一愣。
  
      苏钰眨着澄澈纯真的眸子:“我网上看到的啦,想半天都没想出答案,宝宝真厉害,一下子就猜出答案了。”
  
      秦宝宝脸一黑。
  
      她感觉自己输在了知识储备上。
  
      王子衿哼哼道:“我也有一道题:一位男士追去漂亮女同事,女同事写了张纸条给他,纸条内容:造纸术、火药、指南针、印刷术。男人看了半天,懂了,于是第二天他俩就滚床单了。为什么?”
  
      “噗~”
  
      秦泽喷出一口饭,呛的直咳嗽。
  
      丧心病狂,终于要对四大发明下手了吗?
  
      不,不能这样,求求你放过它们。
  
      秦宝宝小手轻拍他后背,帮他顺气,又递过来茶杯。
  
      苏钰装模作样说,这个谜题好高深,我猜不出来。王子衿点点头,面带端庄微笑,说我也不知道,偶尔在网上看到。
  
      秦泽心说,尼玛的网上看到,我怎么没看到过。
  
      秦宝宝绞尽脑汁想了想,没想出来,“阿泽,什么意思?”
  
      “不知道。”秦泽忙摇头。
  
      “你肯定知道。”姐姐鼓腮,尖俏的瓜子脸鼓成包子脸。
  
      “真不知道。”
  
      “那给我三分钟,我想想。”
  
      王子衿和苏钰连连点头,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不不不,这游戏没意思,你别猜了。”秦泽道。
  
      泰迪纸巾都滚犊子好嘛,别污染我的宝姐姐。
  
      许是这个问题太过内涵与深奥,秦宝宝聪明的脑瓜子也没想出答案来,只能作罢。
  
      这边没来得及展开第二个活动,比如打牌,那边墨俞已经跑过来召唤秦泽过去拍戏。
  
      王子衿身为已经领盒饭的龙套,片场待腻了,她在脖子上挂一台单反,漫山遍野的摄影游玩,身后跟着两个助理。
  
      苏钰缩在遮阳蓬下的躺椅上,睡午觉。
  
      秦宝宝精力旺盛,睡不着,又不爱和王子衿一般到处浪,便安安静静坐着玩手机,腻了,她终于想起玩直播。
  
      她打开直播app,登陆账号,她有自己的直播间,就是之间在家里做直播时用的那个账号。
  
      直播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冷冷清清。
  
      一般明星做直播,都会大力宣传,最不济也要发微博和粉丝说一声,不然谁知道啊?
  
      于是秦宝宝切到微博,发了条微博:我在玩直播,大家一起啊。
  
      附带直播间的链接。
  
      这条微博发出后几分钟内,直播间的人数已爆炸式的速度增长。
  
      “真的是女神?”
  
      “一点消息都没有,突然就开直播了,激动死我了。”
  
      “哇,大乃妹。”
  
      “滚嘞,没素质的赶紧出去,敢这么喊我女神,想死?”
  
      大乃妹是秦宝宝在《我是歌星》节目中拿到的第一个“称号”,远比“炫弟狂魔”什么的要早,那会儿她没名气,观众对她最直观的印象就是漂亮、长腿、大胸。
  
      有段时间,歌星的节目上,只要秦宝宝现身,立刻就有“大乃妹”刷屏。
  
      秦宝宝早已今非昔比,不像当初那般气恼,淡然一笑,“大家好,这边信号不太好,应该影响不大吧?”
  
      “没事没事,很清晰。”
  
      “就算卡到死也没事。”
  
      “秦宝宝没化妆?卧槽,素颜都这么美。”
  
      “舔屏!”
  
      “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秦宝宝刚说完,土豪就刷起一支支火箭。
  
      “谢谢你们的火箭。”秦宝宝眨了眨眼,“按照规矩,我是不是要说“老铁666?””
  
      弹幕一片哈哈哈,然后“老铁666”刷屏。
  
      秦宝宝朝着手机,笑容娇媚,“其实就是无聊,我给你们唱首歌?”
  
      直播间里的观众顿时激动不已。
  
      秦宝宝唱了首青花瓷,没有配乐,没有伴奏,没有修音,就是清唱。
  
      效果肯定不如录音室里修出来的专辑,但听着亦别有一番风味。
  
      “宝宝是实力派唱将,这唱功大赞。”
  
      “土豪们,火箭刷起来。”
  
      “继续,别停,我要听浮夸。”
  
      “我要听童话。”
  
      “来首《最熟悉的陌生人》吧,你的数字专辑里,我最爱那首歌。”
  
      秦宝宝躺在椅子上,和直播间的观众聊天、唱歌。
  
      就这么过了大概半小时,嗓子唱累了。
  
      “其实就是无聊,所以上来玩玩,嗓子唱累了,要不就这样吧。”秦宝宝歉声道。
  
      “别别别,那就不唱歌,不说话也行,我们只要看你就好了。”
  
      “看着女生舔屏,已经心满意足。”
  
      “在聊会吧,我给你刷十个火箭。”
  
      秦宝宝有些为难。
  
      这时,眼尖的观众问:“宝宝,你在哪里?我看到你后面有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