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日不如一日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日不如一日

    “卡!”
  
      墨俞喊停。
  
      “苏总,你再稍微克制一下,可以吗?”墨俞很好的压住了心里的火气。
  
      苏钰施展移魂大法后,按剧本,已经变成她的男演员摆出淑女姿态后,她刚才没忍住,笑场了,这段只能重来。
  
      来影视城已经将近十多天,拍摄任务进展的很顺利,直到苏钰的角色登场。她是真的一点都不会演戏,起先,被周围的人和摄像头关注,她会紧张,台词念的硬邦邦。她还算是努力的,经常向秦总讨教演技,慢慢的,几天后适应了被人围观和镜头注视的气氛,但演戏仍然没有提升,表情依然做不到位,不是僵尸脸,就是太浮夸。
  
      苏钰出场后,磕磕绊绊这么多天,严重影响了拍摄进度。
  
      如果她是演员,是手下的员工,墨俞保证自己能骂到她生活不能自理。
  
      秦泽出声道:“这样,休息几分钟,我和她聊聊。”
  
      秦泽和苏钰排排坐,递过去一瓶水:“知道演技多难了吧。”
  
      苏钰啄啄头,撅着嘴:“为什么秦宝宝第一次演戏,就那么成功,而我不行?我智商很高的。”
  
      秦泽:“你这是没天分,和智商无关。再说,我姐智商未必比你差,她只是没太强的上进心和事业心,大部分事情都很容易满足,当初我爸想让她读研,甚至读博士,她受不了苦死活不愿意,可把我爸气的。她想进娱乐圈,也只是想当明星罢了,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天天跟我念叨着苦、累,不想干了。”
  
      苏钰借机嘲讽:“你姐就是条咸鱼。”
  
      秦泽一想,还真是,以前没发现这点,因为姐姐这条咸鱼太优秀,下意识忽略她的本质。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秦泽想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我从小到大都咸鱼?
  
      因为有姐姐这个榜样啊,就因为受她影响,耳濡目染,渐渐的,我也咸鱼了。
  
      近墨者黑,这不是我秦泽说的,这是古人说的,所以是真理。
  
      我本非咸鱼,被姐姐强行掰成咸鱼。
  
      这么一想,秦泽浑身通畅,念头通达。
  
      “没事没事,天赋不好可以练,你已经进步很大了,接下来放松自己,空闲的时候看看别人是怎么演戏的,很快,你也可以演出人生,演出精彩。”秦泽心情大好,连带着给苏钰也灌了一碗鸡汤。
  
      “嗯!”苏钰开心的点点头,绽放笑靥。
  
      她把矿泉水递给秦泽,秦泽接过,喉咙干涩,仰头喝一口,忽然觉得后方有杀气。
  
      扭头看,姐姐和王子衿恶狠狠瞪着他。
  
      秦泽一哆嗦,忙吐出水,嫌弃道:“哎呀,脏死了,给我换新的。”
  
      姐姐们顿时收敛杀气。
  
      苏钰:“.......”
  
      你吃我口水的时候怎么不嫌脏?
  
      混蛋!
  
      秦泽朝苏钰使了个眼色,不管她看没看懂。
  
      猥琐发育,别浪。
  
      看在苏钰眼里,那模样,简直怂爆了。
  
      拍摄工作继续,又经过几次重来后,苏钰渐渐找到感觉,不能说表演惊艳,至少勉强过关了。
  
      秦泽和墨俞商量了一下,给过了,一个出场镜头还算比较多的配角,但配角本身并没有出彩的故事和鲜明的个性,因此哪怕表演的有些瑕疵,也完全可以接受。
  
      或许等电影上映后,观众对苏钰本人的印象,会比“香香”这个角色更深刻。
  
      .......
  
      深夜!
  
      古香古色的住宅。
  
      牛魔王坐在圆桌边,怒道:“哼,你回来这么久,一天到晚更我要月光宝盒,什么意思啊,你到底哪天跟我成亲?到底嫁不嫁给我。”
  
      白衣飘飘的紫霞素手托腮,望着窗外的月光,笑容醉人。
  
      牛魔王的怒火的不到回应,便问床边的猪八戒:“你妹妹成天胡言乱语,是不是疯了?”
  
      青霞冷笑:“她不是疯了,她是神经病。”
  
      牛魔王起身:“神经病也行,只要肯嫁我,七天后成亲。”
  
      说罢,拂袖而去。
  
      房间里剩下一体双魂的姐妹俩,青霞躺在床上,问:“你真的甘愿嫁给他?”
  
      紫霞狡黠道:“我骗他的,我在等我的男人回来接我。”
  
      青霞大笑起来:“你真相信那个小滑头会来找你?就算他回来,他怎么从牛魔王手中抢回你?”
  
      紫霞没心没肺的傻笑,更像是小女孩般的天真烂漫:“上天既然安排他拔出我的紫青宝剑,他一定不是个平凡的人。”
  
      “有一天,他会身穿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接我。”
  
      紫霞,或者说秦宝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语气坚定,灯光映着她盈盈秋水般的眼波,闪动着憧憬和希冀的光芒。
  
      就站在不远处的秦泽,目睹这一幕,忽然有些恍惚,紫霞这个角色,在他心里原本不是这样的,可现在,却和姐姐完美的重叠在一起。
  
      “咔!”
  
      墨俞叫停。
  
      “休息五分钟,准备下一幕。”墨俞脸色红润。
  
      他总结出来一个规律,凡是秦宝宝和秦泽出演的片段,总能一次过,最多两次。凡是苏钰出演的片段,最少三次,最多.....记不清了,茫茫多次。
  
      “秦总,刚刚的台词是不是有点浮夸?”墨俞说,等秦泽皱眉看来,他措词道:“紫霞仙子好歹是仙子,太花痴了吧。”
  
      秦泽道:“这本来就不是严肃的神话剧,这是部不太正经的,披着神话题材的爱情电影。”
  
      墨俞想辩解,秦泽拍他肩膀:“记住这句台词,它应该会火。”
  
      墨俞愣住了,同样的问题,他之前问过,在至尊宝忽悠紫霞仙子时:曾经有一份美好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
  
      秦总给他的回答和刚才一样。
  
      墨俞挠挠头,心说:哪来的自信呐。
  
      苏钰道:“秦宝宝,你演的不是女主角,是花痴。”
  
      王子衿用力点头。
  
      “呸,演花痴也不比你打酱油和小配角好。”秦宝宝彪悍的啐她们一口。
  
      不是所有的艺人都看过完整剧本的,大家都很忙,忙着揣摩自己的角色,根本没闲心问导演要其他角色的剧本。秦宝宝大致浏览过全剧本,很粗略的过一遍,然后专心看属于她角色的剧本。
  
      明星眼中的剧本,缺乏连贯性,拍电影就是这样,不是每个明星都必须要看完全剧本,大局观只要导演有就够了。明星要做的是演好自己的戏份。最多对整部剧有个大致的了解,不会深入研究,揣摩、体会。
  
      因此在绝大部分人眼里,至尊宝和紫霞的爱情,甚至不能说是爱情,因为直到紫霞嫁给牛魔王前夕,至尊宝都不认为自己喜欢上了紫霞,他觉得自己深爱的人应该是白晶晶。
  
      一场连爱情都不算的爱情,何来感动?
  
      正如青霞所说,紫霞不过是发花痴而已。
  
      秦泽做为看过两部电影的人,深知里面泪点在哪里,没和旁人解释,因为不需要解释,演员演好自己的戏就够了,感动演员没必要,感动观众就行。
  
      从白天拍到晚上,途中去剧务组分两队,一对留在原地继续拍摄,一对去横店相邻的城市取景。
  
      这是秦泽额外加的戏,他添了至尊宝智擒蛟龙的戏码,在他的这部大话西游里,如意金箍棒被蛟龙偷走了。
  
      苏钰跟着过去,王子衿和秦宝宝留在横店。
  
      抵达相邻的城市,已经是晚上七点,秦泽带着剧务组的人找酒店入住,取景留到明天。
  
      晚上九点。
  
      秦泽洗完澡准备睡觉,房门“咚咚咚”响了几下。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
  
      秦泽走过去开门,苏钰一个乳燕投林,撞入他怀里,接着小跳,双腿缠住他的腰,双手搂住他脖子。
  
      “你这小妖精.....”秦泽话没说话,嘴唇已经被湿润的唇瓣含住。
  
      秦泽一脚踢上门,拖着苏钰的小翘臀,一直吻到床上。
  
      很快他俩就坦诚相见,你摸我我模你。房间里响起悦耳的“交”响曲。
  
      秦泽得有两个月没和苏钰一起做运动了,造人这种事,没尝过滋味还好,尝过滋味之后,就很难忍住。
  
      这段时间拍戏、思考、应付姐姐,一直没心思造人。
  
      苏钰倒是想,但有两个碍眼的灯泡,一直求而不得。
  
      进进出出了小半个时辰,苏钰尖叫一声,簌簌发抖。
  
      第一回合结束,秦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镜子中倒映出他们的身影。
  
      苏钰枕着他的胳膊,娇喘吁吁。
  
      “终于饱了。”苏钰幽幽道:“姐姐这几天越看你越像一本书。”
  
      “越看越想睡?”
  
      “嗯。”
  
      “呐,海泽王,赐我一个孩子呗。”苏钰在被窝里扭屁股。
  
      秦泽:“.......”
  
      “早就想问你了,孩子是怎么回事,不止一次听你说了。”秦泽道。
  
      “不说这个。”苏钰不开心的撅嘴:“你还没回答我呢。”
  
      “好。”
  
      “好?”
  
      “嗯。”
  
      苏钰猛的坐起身,上半身春光乍现,她毫不在意,坐在秦泽腰上,手撑着秦泽的胸膛:“你说的啊,不许反悔。”
  
      “不反悔。”
  
      苏钰笑眯眯的要爬下来,秦泽按住她:“这个姿势刚好,伏它一下,你自己动。”
  
      苏钰:“.......”
  
      “还来啊?”
  
      “一日不如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