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三十三章 现在不放心了

第五百三十三章 现在不放心了

    甄友信事件发生三天后,人还是没抓到,钱当然也不可能追回来。
  
      但生活还在继续,工作还在继续。
  
      秦泽通过三天的努力,凭借单身二十三年的手速,把《真黄传》的剧本给码出来了。
  
      这部电视剧到底有多黄,秦泽蛮期待的,可惜剧本观赏起来,严重影响阅读体验,没有丝毫爽感。
  
      秦泽不打算跟拍这部剧,电视剧毕竟不是电影,耗时耗力,再说,姐姐又不参演,他跟去没意义。
  
      此外,他还让墨俞和一位导演、两名编剧跟组学习。
  
      这三天里,公司已经开始试镜,选角。
  
      秦泽表现出难得的疲态,做什么都提不起干劲。今早在宝泽投资,宽敞的沙发上睡了过去,直到苏钰喊他起床吃饭。
  
      苏钰陪着秦泽吃饭,见他食欲很差的样子,微微蹙眉,一只手拄着筷子,一只手拿着手机:“秦泽最近身体是不是不舒服?整个人蔫了吧唧。”
  
      十几秒后,群里,王子衿回复:“是有点儿,早上跑步也没精神。可能是天方娱乐的事情太多了,不是说要拍电视剧了吗。@女装大佬,没用的东西,什么事都搞不定。”
  
      秦宝宝不服气,“并不是天方娱乐的事,拍电视剧的任务他甩给公司了。而且他食欲不振也不是因为这个。”
  
      苏钰:“那为什么。”
  
      王子衿:“??”
  
      秦宝宝:“不知道了吧,他有很严重的强迫完美主义症。”
  
      王子衿:“......”
  
      苏钰:“我读书比你多,你蒙谁呢。有这病?”
  
      秦宝宝:“爱信不信。”
  
      苏钰:“.......那你说。”
  
      秦宝宝:“就前几天的事呗,阿泽从出道至今,一直自以为小仙男,做什么成功什么,未尝一败,心里可傲气了。这应该是他人生中经历过最大的挫折。”
  
      王子衿:“手下卷了三个亿,就这副样子了?”
  
      秦宝宝:“爱信不信。”
  
      王子衿:“.....你继续说。”
  
      秦宝宝:“所谓的强迫完美主义症,就是强迫症加完美主义,我老弟这个人吧,从小蔫了吧唧,各方面的表现的差劲,正因为这样,他内心是十足的完美主义者,因此,他格外仰慕我这个十全十美的姐姐,就是最好的证据。他在意的不是三个亿,而是心里完美的形象受到了损失。做任何事,都要尽善尽美。那个甄.....甄鸡儿丢人的家伙,狠狠的背叛了他,在他心里生出一根刺。他就像,到底哪里做错了?人格魅力不够?奖金分配出问题?其实他本人在员工心里根本不存在任何重量,所以背叛起来毫不犹豫。”
  
      苏钰和王子衿被唬的一愣一愣。
  
      裴南曼突然跳出来,“其实,就是没自信,是自卑的表现。”
  
      秦宝宝:“也不算自卑啦,与自卑的表现有几分相似,但心里不一样,他此刻的心情已经是懊恼,生气,陷在自己的胡同里。毕竟自以为小仙男嘛,过阵子就好了。”
  
      苏钰:“别给他强加这么恶心的称呼,你滚。”
  
      王子衿:“同上。”
  
      苏钰放下手机,扒了几口饭,娇滴滴道:“小仙男,不要玻璃心了,来姐姐胸口蹭一蹭。”
  
      秦泽:“??”
  
      小仙男是什么鬼。
  
      浑身鸡皮疙瘩凸起。
  
      “不要乱给你起绰号。”秦泽皱眉,把手放苏钰的小酥(河蟹)胸蹭了蹭。
  
      苏钰一掌打过来:“用脸蹭。”
  
      秦泽不屑道:“你这点乳量不够。”
  
      连窒息体验都达不到的洗面奶,有什么好蹭的。
  
      他这几天确实郁闷,从《歌星》的舞台一举成名,然后又在股市连斩胜果,之后不管在娱乐圈还是商业上,都顺风顺水,冷不丁的被小弟捅了一刀,他又不是神经大条,心里当然郁闷。
  
      换成一般的小老板,愁白头了都。
  
      另一方也显示出自己底蕴太浅,我只是个low逼系统伴身的大佬,赚钱没话说,妥妥的。但一不混黑,二不参政,被人坑了几个亿,除了报警还能干嘛?
  
      马爸爸碰到这种事,也只能报警而已。
  
      苏钰道:“瞧你一整天闷闷不乐,让你晚上来我家,又不来。王子衿给你日了吗,你这么舍不得她?”
  
      秦泽:“......”
  
      吃惊的看着她,“别日啊日的,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难听了,你的女神范儿呢。”
  
      苏钰茫然道:“真好笑,同样是一个形容词,我骂“草”的时候,你一点事儿都没有。我说“日”你反应这么大,看不起这个字啊。”
  
      秦泽黑着脸:“信不信我当场撕新华字典给你看。”
  
      两人独处的时候,苏钰说话没太大顾忌,但不会这么粗俗,秦泽明白,她是想吸引自己注意力,别老惦记着那破事儿了。
  
      苏钰喝了口水,停下筷子,抽出纸巾擦嘴角。
  
      “咱们应该在成立一个监管部门,监管各部门经理的资金用途,资金不用直接让经理过手。至于票据部,这个没太大的办法,甄友信利用公司和银行交好,没带纸票去银行,直接先让银行打款了。这行存在很多的缺陷和漏洞,防不胜防。损失的不但是公司的钱,还有公司的信誉,不管是客户还是银行,都不再相信咱们公司。说白了还是损害了你的信誉。”苏钰道:“我不准备再做支票了,专心做电票吧,蚊子小也是肉,电票体系更安全。”
  
      秦泽点点头:“可以。”
  
      两人又聊了半天,苏钰见他脸上郁色稍消,松口气。
  
      “强迫完美主义症是什么东西。”她突然道。
  
      “啊?”秦泽茫然。
  
      “你自己看手机。”苏钰道。
  
      秦泽拿出手机,看到姐姐们一连串的对话,苏钰兴致勃勃的凑过来,没料到秦泽身体朝后躲了一下。
  
      “干嘛呀,我都看过了。”苏钰娇声道。
  
      秦泽没理,把群备注改回来,以后再也不胡乱修改群备注了,总感觉会被发现。
  
      看完群里的对话,秦泽嘴角抽了抽:“我有强迫症,我承认,但完美主义不算吧。小仙男什么的,太特么羞耻了。”
  
      苏钰嘿嘿道:“其实吧,我觉得秦宝宝说的蛮对,你就是完美主义者,可能你自己没察觉,自己总是很难看清自己,但你身边的人一清二楚。工作上不说,比如我们嘿嘿嘿的时候......”
  
      秦泽用力敲她脑袋:“嘿嘿嘿的事就别说了,说啪啪啪吧。”
  
      苏钰:“......”
  
      有什么区别吗。
  
      秦泽道:“对了,pe、vc两块,最近做的怎么样。尤其pe,去年我记得就在帮风林牧业筹备上市。”
  
      苏钰道:“已经在进行了,最早九月,最迟十一月,风林就能上市。到时候咱们拉它一个星期的涨停板,然后出货。这一票做完,我要秦宝宝和王子衿跪下来喊我爸爸。”
  
      秦泽道:“回头发份报表给我,这季度我尽量帮帮你。”
  
      混的有潜力点的私募,主要的投资就在pe和vc投资,什么股票投资啊,理财啊,都是闹着玩的。
  
      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才是王道。
  
      临近下班,秦泽忽然接到裴南曼的电话。
  
      “还在宝泽投资?”
  
      许久不见,裴姐姐的声音甚是想念。
  
      “嗯,什么事。”秦泽道。
  
      “想不想去崇明玩玩。”裴南曼微笑。
  
      “现在?”
  
      “嗯。”
  
      “不去。”
  
      裴南曼当做没听见,自顾自道:“李老太太前段时间身体不太好,在医院卧养了半个月,闷的慌,今天恰好周五,我姐夫带她去崇明逛逛,远的地方也不好去,我寻思你最近也挺闷的,一起去玩玩。”
  
      秦泽低声道:“现在?”
  
      裴南曼:“十分钟到你公司楼下。”
  
      苏钰道:“曼姐呀?”
  
      秦泽点头:“找我去崇明玩,李家人也去。”
  
      沪市李家,久仰大名了,李东来和裴紫琪的爹,以前秦泽只在电视上看过,真人没见过,和裴南曼深交以来,秦泽从没透露要攀附李家的心思,一来是距离太远,够不到。二来,在沪市有裴南曼和王家的关系,大部分事情都能轻松解决。
  
      再一个,他是王家女婿,在某个圈子里应该蛮出名的。王家和李家的关系怎样,秦泽一头雾水。不好做画蛇添足的事。
  
      秦泽发了条信息给王子衿:“我今天要和曼姐去崇明玩,李东来和裴紫琪一家也去。”
  
      王子衿很快回信息:“玩的开心点,但别勾搭外面的妖艳贱货。”
  
      一语双关,秦泽会心一笑。
  
      苏钰就挨在他怀里,啧啧道:“呦,怕你和曼姐好上嘞。”
  
      秦泽道:“你怕不怕?”
  
      苏钰妩媚小白眼:“曼姐义薄云天,朋友妻绝对不会欺,我很相信的呐。”
  
      几分钟后,楼下,苏钰苦巴巴着脸:“曼姐,我也要去啦,我也要去崇明。”
  
      裴南曼无奈道:“你去什么,外人太多,我也会尴尬的。”
  
      苏钰气道:“他就不是外人?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认识他才多久?”
  
      裴南曼双手握方向盘,道:“他是东来的师傅,紫琪那丫头的暗恋对象,我请他一块玩儿,可我请你干嘛,你是我朋友,和李家又没关系。”
  
      裴紫琪的暗恋对象......曼姐也会说俏皮话了。
  
      可以可以。
  
      秦泽拍了拍苏钰的肩膀,憋笑:“不是说很放心吗,没事,我肯定不会勾搭妖艳jian货。”
  
      苏钰瘪了瘪嘴:“现在不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