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有毒

第五百五十五章 有毒


      秦泽头顶烈日,戴着口罩,在路边等了好一会才打到出租车。
  
      沪市的夏天格外的热,除了火辣辣的太阳,还有成千上万的空调输送热气,上千万辆汽车排放尾气,仅仅在路边站了片刻,他就闷出一身汗。
  
      一辆蓝色出租车路过,秦泽招手,车子在路边停下来。
  
      “去哪儿。”出租车师傅问。
  
      “帝景豪苑。”秦泽道。
  
      “呦,住那里?”师傅惊讶的通过后视镜看秦泽。
  
      “嗯。”秦泽点头。
  
      “走哪条路,你自己说。”司机师傅问道。
  
      秦泽用沪市方言说了一遍。
  
      司机师傅“哦”了一声,就不在说话。
  
      毫不问题的对话,但其实是司机在像乘客试探。
  
      如果乘客不清楚路况,司机就可以不动声色的绕几圈路。
  
      如何“不动声色”的套出乘客是否本地人,是每个出租车司机的职业修养。
  
      这招在几年前很流行,但现在不怎么管用了,因为就算不清楚路况,乘客也可以用手机导航。
  
      随着科技的发展,司机们可图的油水越来越少,严重影响了广大出租车司机的生活福利,万恶的科技,简直该死。
  
      秦泽靠在后座,吹着空调,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我的这条命,是空调给的。
  
      手机响了一下。
  
      秦泽掏出手机,发现是裴南曼发的信息,他翘起二郎腿,斜斜靠在椅背,大佬的姿态。
  
      打开手机,是截图。
  
      看了一遍。
  
      咸鱼泽浑身僵硬,不自觉的放下了腿,挺直腰杆。
  
      变成了小萌新面对大佬的姿态。
  
      苏钰你搞什么啊。
  
      干嘛把股权转让的事情说出来啊。
  
      你以为一句买来的,就能打消她俩的疑窦?
  
      可笑,你对智商一无所知。
  
      你这个猪队友。
  
      然后她俩现在,此时,不出意外的话,在家里,在帝景豪苑那是修罗场啊。
  
      我方还有十五分钟抵达修罗场,正在送命的路上。
  
      “师傅,你不介意的话,绕着沪市开一圈怎样?”秦泽道。
  
      司机茫然的从后视镜看他,心说,这乘客是在试探我吧?
  
      “我可没绕路,我肯定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回去。”司机说。
  
      “我,我不介意你绕路。”
  
      司机:“??”
  
      脑子瓦特了?
  
      帝景豪苑的豪华住宅里。
  
      秦宝宝、苏钰和王子衿坐在沙发,每人面前放着一只高脚玻璃杯,杯中有红酒,此外还有一大盘半融化的冰激凌,勉强算冰激凌吧,秦宝宝的失败之作,奶油和刨冰混淆,表面还铺了一层软趴趴的芒果泥,像一坨新鲜的热翔。
  
      她们三个在打牌,跑得快。
  
      这次没玩钱,苏钰吃过苦头的,如果玩钱的话,她会被两个女人围攻。
  
      打牌规则,谁最后手中的牌最多,就要按照赢家的要求,做一件羞耻的事。
  
      “子衿,她只有两张牌了,我们联手把她困住。”秦宝宝怂恿道。
  
      苏钰脸色一变。
  
      此时苏钰手中就两张牌,秦宝宝手里最多,其次王子衿。
  
      王子衿目光瞄了一圈,眼珠子朝上看了看,做沉思状,点头:“好哒!”
  
      “对3。”王子衿出牌。
  
      苏钰顿时眉开眼笑,甩出手里的最后一对牌:“对8,我赢啦。”
  
      秦宝宝脸上,f
  
      她瞪大眼睛看向王子衿。
  
      王子衿一脸震惊又无辜的样子:“哎呀,没想到她最后是对子,我还以为她是单呢,失策咯。”
  
      ╮( ̄3 ̄)╭
  
      秦宝宝:“”
  
      (╯°Д°)╯︵┻━┻
  
      滚,你这个假闺蜜。
  
      苏钰嘿嘿两声,“让我想想这次做什么。”
  
      她猜的没错,在没有利益的时候,她们闺蜜俩果然不是一条心,如果玩钱,秦宝宝和王子衿就会一致对外,保证自己和闺蜜的利益不受损失,但平时的生活里,她俩并不团结。
  
      尤其还能看到对象出糗。
  
      当然,苏钰自己也输了好几次,被逼着做了一些羞耻的事。比如刚才,秦宝宝让她绕着沙发爬了三圈,可羞耻了,就差没在脖子上拴狗链子。
  
      门外传来键入密码的声音,片刻后,是钥匙插入锁孔搅动的声音,伴随着“滴”一声,门打开。
  
      满头大汗,风尘仆仆的秦泽回家。
  
      秦泽疾步走入屋子,目光环顾,松口气,还好还好,没有打架和吵架的样子。
  
      秦泽最后还是选择回家了,因为不放心,他怕回家晚了,家里会被拆掉,那就无家可归了。
  
      三个女人一起上房揭瓦,想想就可怕。
  
      客厅里,三个女人同时露出欣喜的笑容,眸子闪亮:“阿泽(秦泽),你回来啦。”
  
      此时此刻,要容许秦泽脑补一下。
  
      搁在古代,秦老爷回府,府中三个衣着鲜艳,貌美如花的女眷在中堂恭迎,各自露出美美哒笑容:老爷,您回来啦。
  
      想想就美滴很。
  
      秦泽脱掉鞋子,换上拖鞋,假装茫然:“苏钰你怎么来了。”
  
      苏钰道:“我来看剧本。”
  
      那你拿了剧本就走呗,怎么还打起牌来了。
  
      苏钰眼睛一亮,道:“想到了,秦宝宝,马上做二十个俯卧撑,胸着地那种。”
  
      秦宝宝一手捂胸,一手握拳,咬唇,很羞耻的模样。
  
      王子衿眼睛发亮,很期待的样子。
  
      秦泽懵逼,什么情况?
  
      秦宝宝求助的看向秦泽,但苏钰推了她一把:“赶紧的。”
  
      于是,姐姐不情不愿的走到一边,开始做俯卧撑。
  
      王子衿和苏钰兴致勃勃的站一边督促,苏钰说:“这个不算,你胸没落地。”
  
      秦宝宝:“”
  
      姐姐穿一条短裤,一件贴身t恤,两条修长白嫩的腿紧紧合拢,饱满的胸脯勾勒出来,她每次俯身,胸脯就会在地面挤压出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弧度。
  
      两团球,一起一落。
  
      不断变形。
  
      这特么的打球?
  
      另外,她应该没穿文胸。
  
      王子衿和苏钰相视一眼,各自满意。
  
      哼,这就是对胸大女人的惩罚。
  
      “你们在干嘛。”秦泽很艰难的把目光从姐姐胸脯移开。
  
      “打牌。”苏钰道。
  
      “赢家可以命令输家做一件羞耻的事。”王子衿道。
  
      “我可以参加吗。”秦泽眼睛刷的放射出24k纯金般的光芒。
  
      “不行!”王子衿、苏钰、秦宝宝齐声道。
  
      “为什么。”秦泽不服。
  
      因为你太鬼畜。
  
      三个女人同时在心里道。
  
      而且,她们在互相伤害,只要一想到能让秦宝宝或王子衿做羞耻的事,苏钰就激动的浑身发抖。秦宝宝王子衿亦然。
  
      秦泽有点失落。
  
      秦宝宝做完二十个俯卧撑,娇喘吁吁,脸蛋酡红,甩了甩发麻发胀的手,揉了揉发麻发胀的胸脯,咬牙道:“再来!”
  
      秦泽突然很好奇一个事。
  
      男人做俯卧撑,胸口会酸疼,女人也会吗?胸部都是脂肪啊。
  
      第二局还是苏钰赢了,这回王子衿没放水,苏钰牌面很好。
  
      秦宝宝很紧张。
  
      但这回苏钰没为难她,她指着王子衿:“劈腿三分钟。”
  
      王子衿小脸一白。
  
      秦宝宝很意外,苏钰竟然没怼她。
  
      她当然不知道,如果是以前,苏钰肯定逮着秦宝宝怼,但现在,苏钰对王子衿的敌视,其实更甚秦宝宝。
  
      王子衿咬咬牙,颤巍巍的劈开腿,慢慢坐下去。
  
      秦泽发现她娇躯微微颤抖,脸色不太好。
  
      苏钰道:“劈到底呀。”
  
      说过去,用力一按王子衿的肩膀。
  
      王子衿娇吟一声,一劈到底。
  
      一字马。
  
      三分钟的时间里,王子衿苦苦支撑。
  
      秦宝宝和苏钰品着红酒,享受着中央空调输送的冷风。
  
      三分钟时间到,王子衿趴在地上,没能起来。
  
      秦泽赶忙上前去扶。
  
      “有这么痛吗?”他纳闷道。
  
      王子衿紧紧拽住秦泽的手臂,小脸发白。苦兮兮:“这是第六次劈腿,疼死姐姐啦。”
  
      她走路的姿势很怪,夹紧腿,亦步亦趋。
  
      让秦泽想起第一次破身时的苏钰。
  
      所以,所有练过一字马的女生,都能提前体验到破身的感觉?
  
      秦泽有点蛋疼,何苦呢何必呢。
  
      算了,你们高兴就好。
  
      三个女人洗牌,重新开始下一局。
  
      秦泽坐在一旁,给自己做了一杯威士忌水割,点上一根烟,一边看她们玩,一边提心吊胆。
  
      身为男人,就该有如定海神针那样,能镇住一切风浪。
  
      所以,为了防止姐姐们打起来,他得在一旁看着,顺便在心里稍微羡慕一下龙傲天。
  
      另外,别说我是人渣好吗,比起那些性无能,我男人多了。
  
      “哈哈哈,我赢了!”王子衿的声音。
  
      秦泽微微点头,子衿姐这牌打的漂亮,本身牌不好,但她出牌很有智慧,算是险胜。
  
      那么,她会让谁做羞耻的事?
  
      别看她和姐姐是闺蜜,可闺蜜俩勾心斗角的事没少做。
  
      秦泽其实蛮渴望再次观摩姐姐打球,这样能充分体会到姐姐心胸的宽广和伟岸。
  
      王子衿哼哼道:“苏钰,做五十个深蹲,边做边说:我有毒。”
  
      苏钰撇撇嘴,愿赌服输。
  
      她起身,站在电视机前,双手抱头,深蹲。
  
      一边做,一边说:“我有毒,我有毒”
  
      秦宝宝落井下石,“这逼有毒。”
  
      王子衿赞同:“我也这么觉得。”
  
      秦泽:“”
  
      秦泽泪流满面。
  
      没毒,真的没毒。
  
      我用人格担保。
  
      我用生命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