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说好五更就五更

第五百七十四章 说好五更就五更

    头等舱的厕所有人,秦泽上完厕所看热闹的心思落空了。那就去经济舱上厕所,经济舱的走道仅容一人通过,所以秦泽发现直通厕所的路被人堵住了。
  
      经济舱不少人直起身子,探头围观这一场冲突。
  
      两个空保正在努力调和劝解。
  
      起冲突的双方中,有一个就是头等舱那位耶鲁大学的高材生,歪果仁。
  
      另一个长相斯文的中年人,戴着眼镜。
  
      “我就上个厕所,他不停敲门,不停敲门,我出来后说了他几句,他还推我……”男人神色激动的和空姐解释。
  
      他显然是不懂英语的,而歪果仁的中文水平仅限于简单交流日常问候,上脾气骂人了,还得靠母语。
  
      秦泽大概听懂了,洋人应该是急着上厕所,头等舱有人了,跑经济舱来,结果发现还是有人,于是狂敲门。
  
      这人有三急,没毛病。
  
      可他狂敲厕所催促的行为,惹怒了厕所里的中年男人,换了谁都要怒。
  
      于是两人发生了口角,似乎洋人还动手推了中年男人一样。
  
      两个空保尝试和洋人沟通,但自身就会几句英语,语言不通。然后边上站着一个高挑空姐,吃力的用英语和洋人交流。
  
      虽然每个航空公司面试时都有英语对话考核,但水平都不会太高,高中到大学水平,这只是飞国内的航班而已。
  
      洋人骂骂咧咧的,就算不懂英语的人,也能看到一声声响亮的“fuck you”!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头等舱的女孩和另一个歪果仁挤过来,说道:“他是我朋友,怎么了。”
  
      “你朋友和人吵架了,你跟他说,让他先回位置上行吗,咱们在空中,先回位置上。”空保说道。
  
      女孩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和老外交流,老外摇了摇头,指着中年男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顿。
  
      女孩脸上就露出恼怒和不悦的神情,看向两名空保和空姐,“我朋友说,那个人辱骂他,你们必须要给出让他满意的结果。”
  
      中年男人大怒,“谁辱骂他了,我上个厕所,他拼命的敲门,拼命的敲门,外面的人都听见了,搞的我上厕所都不安心,我出来就说了句“神经病”,他就推我一把。”
  
      洋人用英语说了一句。
  
      女孩翻译:“你霸占厕所,有没有公德心?”
  
      中年男人瞪大眼睛:“上个厕所就叫霸占?”
  
      眼见又要吵起来,空保连忙说:“就一件小事,算了算了,赶紧回去吧。”
  
      洋人站着没动,叽里咕噜说着英语,期间掺杂着一些普通人都能听出的骂人词汇。
  
      女孩道:“我朋友让他道歉。”
  
      中年男人难以置信:“凭什么。”
  
      吵架到现在,有一会儿了,看热闹的心态一过,乘客们就开始受不了,毕竟经济舱空间不大,一伙人站你边上叽叽歪歪,拉拉扯扯,谁受得了。
  
      “你道歉不就行了吗,多大的事。”
  
      “又不是娘们,一句对不起这么难说?烦不烦的。”
  
      “给人家道个歉,毕竟是外国友人,咱们国人有素质。”
  
      周边乘客七嘴八舌。
  
      中年男人梗着脖子:“道什么歉,又不是我的错。我还没让他道歉呢。”
  
      “矫情。”
  
      “保安别光看着,赶紧让他们走开好吧,烦死了。”
  
      乘客们不耐烦的说。
  
      空保看了看中年男人,说:“要不给人家道个歉吧。”
  
      中年男人一愣。
  
      另一个空保劝说:“咱们别跟老外一般见识,他们可能就爱较真,不懂圆润,何必呢。”
  
      跟着女孩一起出来的洋人说:“道歉。”
  
      他用中文说的。
  
      两个洋人撇撇嘴,他们在中国待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最好的待遇,最好的环境,有了困难,就会有一堆的中国同事帮忙。
  
      聚会游玩时,也有一堆人围着他们转。
  
      他们在中国丢了辆自行车,全国人民都动员起来为他们找车,在自己国家,谁鸟啊。
  
      不花一分钱,享受顶级vip待遇。
  
      爽!
  
      在他们本土,根本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遇到麻烦事,要自己解决,骂娘了,本国的女人还会鄙视他们没耐心。但在中国完全不是这样,他们骂几声fuck you,就会有一堆人哈哈笑,竖拇指。
  
      拜托,这在他们国家,明明是脏话好吗。
  
      中国真好啊,虽然是异国他乡,但感觉自己才是主子。
  
      外国的狗过来,都能蔑视中国的本土狗。
  
      他们等着中年男人道歉。
  
      他们也就不太懂中文,不然现在脑海里就会浮现一句话:叫爸爸。
  
      中年男人环顾四周,两旁的乘客,脸色不耐,神情厌烦。
  
      再看空保,也是让他道歉,他们对歪果仁的语气明明很温和,很有耐心,但和他说话,语气就变得很“正常”。但就是因为太正常,就显出了双方的差距。
  
      凭什么啊,我有错?
  
      就因为在他们是外国人?
  
      可这里不是中国吗,大家不是中国人吗。
  
      我们有一样的皮肤,一样的瞳孔,我们才是自己人啊。
  
      不应该向着我吗?
  
      为什么自己人在家里和别人起冲突,家里人反而责怪埋怨自家人。
  
      为什么?
  
      “道你麻痹。”中年男人怒吼一声。
  
      他红了脸,粗了脖子,像极了恼羞成怒的小丑。
  
      在大部分乘客看来,他就是小丑。
  
      毕竟在中国待了几年,“麻痹”这两个骂人词汇还是能听懂的,就像大部分国人都会说“fuuk you”一样。
  
      “你再说一遍。”洋人一把推在中年男人肩上,把他推一个踉跄。
  
      中年男人想反扑,但被空保拦下来,两个空保把双方挡开。
  
      中年男人被空保挡住,听着他呵斥警告:“别闹事,不然下飞机就去警察局。”
  
      洋人破口大骂:“fuck。”
  
      然后换蹩脚中文:“曹尼玛。”
  
      似乎还觉得不解气,骂道:“Chinese pig。”
  
      Chinese pig,
  
      Chinese pig,
  
      Chinese pig.....
  
      一声比一声刺耳。
  
      年纪偏小的空保脸色闪过怒气,但忍住了,他们是工作人员,不比乘客。
  
      这会儿要是不知死活的做点什么,回头就会被经理开除。妥妥的。
  
      理由是粗暴对待外国友人,给国家抹黑,造成恶劣影响。
  
      周围的乘客有怒有不屑一顾,有无所谓姿态,人生百态,但没人站出来多事,事不关己,己不操心。
  
      也有人举着手机在拍视频。
  
      视频传到网上的话,会引起众怒,但大部分在网上热血沸腾的人,当他们在现实里碰到这样的事,会选择高高挂起,冷漠旁观。
  
      俗称:键盘侠!
  
      “我觉得你要收回刚才的话,然后向我们道歉。”
  
      一个声音插入,中气很足,瞬间吸引众人目光。
  
      是个戴口罩、墨镜的年轻男人。
  
      洋人认识他,头等舱里那个很没礼貌的男人。
  
      他一个小小的要求,被他拒绝了,这是个很没绅士风度的中国男人。
  
      远远不及他身边的中国朋友、同事。
  
      “关你什么事。”蹩脚的中文,霸道的语气。
  
      秦泽把挡在身前的空姐扒拉到一边,站在女孩和洋人面前,说道:“因为你骂我了。”
  
      洋人没反应过来,乘客也没反应过来。
  
      “Chinese pig。”秦泽道:“收回这句话,道歉,我原谅你。”
  
      “找麻烦的。”洋人先是一愣,然而巧妙的避开这个话题,叽里咕噜用英语说了一通。
  
      身边的女孩听完,翻译,“他说咱们中国人联和起来欺负他,他要投诉你们。”
  
      洋人倨傲的眼神看秦泽。
  
      按照他的经验,只要以投诉威胁,大部分中国人,“散户”不算,都会选择妥协。
  
      因为他们歪果仁在中国地位就是高,没道理的高,同样的一起投诉,中国人投诉没人理,他们歪果仁投诉,就会受到重视。
  
      “先生,请你回自己的座位。”空保不满的看着秦泽。
  
      秦泽沉默片刻:“他骂我们,骂中国人是猪。”
  
      “先生,请你回自己的座位。”空保重复一句,然后说:“我们自己会处理。”
  
      秦泽不再理他,看向洋人:“道歉。”
  
      “Chinese pig。”洋人稳的一逼。
  
      “我警告你,别人生攻击。”安保警告了一句。
  
      但他话刚说完,身边的洋人就被一脚蹬飞了。撞入侧面乘客的座位上,霎时间一片惊叫。
  
      秦泽扑上去,把那家伙按在乘客身上,一顿老拳。
  
      两个空保去拦,就像警察制服歹徒那样,按住他的双肩,想把他双手反拧在背部,可惜他们的力量完全不足以与秦泽媲美。
  
      反而被带了个踉跄。
  
      一片大乱,不少人拿出手机拍摄视频。
  
      另一个洋人见状,上前帮忙,趁着秦泽不备,偷袭,往他脑袋上捶了一拳。
  
      有点疼,秦泽怒而起身,瞪着他。
  
      墨镜掉了,露出他半张脸。
  
      然后,机舱里有那么瞬间,陷入诡异的寂静。
  
      所有人都在看他,所有人都看着他。
  
      各种各样的表情,愕然,震惊,难以置信。一个个表情凝固在脸上。
  
      尤其和洋人一伙的那个女孩,张大嘴,瞪大眼,傻愣愣望着他。
  
      两个空保,一个还斜躺在乘客的脚下,一个稳住身形站在秦泽边上。但他们都看到秦泽的脸了。
  
      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