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真男人

第五百八十七章 真男人

    二十分钟左右,酒店的工作人员把饭菜送上来,推着餐车,饭菜上都有盘子盖着。
  
      四菜一汤,两碗米饭,冬瓜炖排骨,韭菜炒鸡蛋,小黄鱼,肉片蕨菜。
  
      “这东西不是致癌的吗。”秦泽指着蕨菜说。
  
      他小时候可喜欢吃这种野菜了,每年去许家镇,许阿姨都会跑山里帮他摘一些,吃不完就晒成干,给他带回家吃。
  
      后来听说这东西致癌,秦泽就不敢吃了。
  
      “谣言啦。”苏钰说:“抽烟还致癌呢,你不是抽的津津有味?这东西说是致癌,但其实你吃到七老八十都没事。啊~好吃的,你尝尝。”
  
      “吓的我赶紧抽根烟压压惊。”秦泽张嘴,吃一口她递到嘴边的蕨菜,“你怎么知道。你一个长期留学在外的海归。”
  
      “我喜欢吃这种野菜,所以特地去了解过。”苏钰道:“前几年这种菜卖的可贵了,我吃过。好啦,给你吃一口,剩下的都是我的。”
  
      说着,她把菜揽到自己面前,并把那盘韭菜炒饭推给秦泽:“你吃这个,多吃点,身体棒棒哒。”
  
      秦泽一头黑线。
  
      我已经沦落到要靠韭菜重振雄风的尴尬境地了?
  
      开什么玩笑,我泰迪肾需要补吗。
  
      在下秦日天,需要韭菜这种东西么。
  
      我就算饿死,也不会吃这种东西。
  
      “吃呀,挺好吃的,虽然没你的手艺好。”苏钰小口小口吃着,她吃饭的姿态很优雅很淑女很有女神范。
  
      秦泽夹起筷子吃了几口,咦,还真挺好吃的,里面放了某种调料,他暂时吃不出来。
  
      苏钰问:“怎么样?”
  
      “香!”秦泽扒着饭。
  
      补肾什么的无所谓,主要是喜欢吃韭菜。
  
      嗯,喜欢吃而已。
  
      苏钰食量不大,饭吃了半碗,菜也没吃多少,口口声声说最爱吃的蕨菜,也只是多夹了几筷子。
  
      她平时运动量比不上王子衿和秦宝宝,只在周末去趟健身房或者会所锻炼、调理身体,所以只能靠控制食量来保持身材。
  
      所以说啊,那些靠节食减肥的姑娘,不用猜,对A。
  
      只有像姐姐那样没心没肺的胡吃海喝,各种高热量食物来者不拒,每天坚持练舞一小时的,才能有那么下作的乳量。
  
      外国女人的胸大,就是高热量食物和热爱健身的原因。
  
      “其实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热衷虚拟现实技术这一块,目前来说,这一领域,不适合咱们,那些资产上千亿的集团才有能力搞一搞研究。”苏钰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枸杞茶,“不过实际的进展和突破,还得看国外怎么样。科技上这一块,不管咱们承不承认,国外始终领先我们,我们国家比较的领先那些技术,都是国家大力扶持,靠国内商业圈子自己研发,不现实。”
  
      她的意思,这一行业目前的潜力透支的差不多了,任何行业都有起有伏,接下来会是比较平缓的发展阶段,不但是技术发展,还包括市场需求。因此她觉得现在来收购虚拟技术科技公司,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败笔!
  
      “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要心怀大国梦,要为祖国的崛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秦泽道:“只要我进入这一行,它就会瞬间领先世界,全球独秀。”
  
      苏钰:“.....那你要怎么做。”
  
      “等等。”秦泽起身,蹲在行李箱里翻腾,从内层的拉链袋里取出一枚U盘,啪放在苏钰面前:“这里面的东西,会给我们的带来无尽的财富,甚至要超越宝泽,超越紫晶,超越天方。”
  
      “什么东西?”
  
      “设计图,是我花了一个星期用软件做出来的。”
  
      苏钰看了看U盘,再扬起脸看他,目光呆滞。
  
      “阿泽,咱们要点脸呗,不然出去怎么见人。”苏钰撇嘴。
  
      “不要,贩卖器官是犯法的。”秦泽道。
  
      要脸的人,都是罪犯,不要脸的人,才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哪怕苏钰是他的小迷姐,也只是当他在开玩笑。
  
      U盘里的东西,是他从商城里抄下来的,系统这low逼啊,任何东西都需要秦泽亲力亲为,因为它那里只有数据,没有实体。
  
      秦泽一个金融系本科生,硬生生成了半吊子绘图专业生。精通三种不同的电脑绘图软件。
  
      可把他给累的。
  
      这东西的价值普通人难以想象,随便丢出去,就能在短期内创造出一家虚拟现实技术领域的龙头企业。
  
      也算弥补了秦泽一个心愿,虚拟技术,虽然叫虚拟,可它算实业吧。
  
      实业大佬才是真正应该受尊敬的,这一点,身为金融系本科生的秦泽深有体会。
  
      中国的实业要是如十年前风生水起,国家就不会被经济下行的压力弄的焦头烂额。
  
      很简单的道理,财富永远和实物挂钩。
  
      那些搞互联网的,靠游戏和软件挣钱的大佬,你们羞愧不。
  
      尤其小马哥,千夫所指,你羞愧不。
  
      赶紧回头吧,把公司卖给我,让我来承受千千万万的唾骂。
  
      目前的秦泽,和那些顶级大佬相比,差了很多。
  
      但光论净资产,他很牛逼,没有负债,没有太多的成本,而那些大佬,只拼现金的过,双方差距其实没那么大。但要说资本,秦泽现在只能打gg。
  
      “吃饱了吧,打电话让服务员上来收拾东西。”秦泽说。
  
      “我还要再吃一口。”苏钰灵机一动。
  
      “吃呗.....”
  
      苏钰凑过来,红唇印在秦泽脸上,吧唧一口。
  
      “饱啦。”她摸着小肚皮。
  
      秦泽愣了愣,反应过来,心说,苏钰这是在撩他吧。
  
      哎呦,都彼此熟悉深浅的老夫老妻了,还来这套。
  
      太可爱了。
  
      于是,秦泽一个大摔碑手飞过去:“糊我一脸的油,还得洗脸,老子脑壳青痛。”
  
      苏钰:“......”
  
      特色餐馆。
  
      许耀和许光两兄弟把酒言欢,一个撒欢跳脱,没心没肺。一个沉默寡言,脸色严肃。
  
      他们相差两岁,许耀比秦妈要小七岁。今年才四十,许光三十八。
  
      可他看着起码比许光大十岁,成熟内敛的气质是一个原因,主要是他眉心有一道竖纹。
  
      长期皱眉造成的,因此许耀看着苦大仇深。
  
      “来,咱们兄弟干一个。”
  
      许光举杯,和许耀碰了碰。
  
      一小盅白酒,一口干。
  
      舅舅这几年在外浪荡,大本事没学到,酒量是实打实的见长。许耀更加,他以前应酬可以不要命的喝酒,喝完吐,吐完喝。一口口吐出了上百亿的资产。
  
      功成名就后,其实很少喝酒了。
  
      “阿荣,你说这次能成功收购吗。”许光夹着菜,忧心忡忡:“不行的话,我还得继续东奔西跑,我在广冬打拼的时候,认识不少老板,实在不行,我去那边试试。”
  
      许光几乎在所有一线城市混迹过,曾经去广东找商机,他也确实在广东挣了点钱,也就十来万,05年的以前,十几万还算巨款,可10年以后,十几万,毛毛雨。根本满足不了他。
  
      而且后来广冬举国闻名的某行业宣告死亡,许光连拯救失足女人的理由都没有了,只好离开。
  
      “我听说这行业不怎么赚,完全没法和阿泽的那几家公司比。”许光道。
  
      “做生意,不是哪行赚就进哪行,就跟股票不追涨是一个道理。稳打稳扎,徐徐布局更重要。”许耀言简意赅的点评。
  
      “你可别唬我,做生意不就是哪行赚进哪行嘛。”许光不服。
  
      “所以你撑死了只能赚快钱。”许耀给发小盖棺定论。
  
      许光说不过他,有点郁闷:“来,喝酒喝酒。”
  
      酒过三巡,许耀道:“苏钰,真不是女朋友?”
  
      许光:“反正我姐告诉我,阿泽的女朋友不是她。也有可能我那外甥脚踏两只船。”
  
      “他女朋友是谁。”
  
      “叫王子衿,我没见过。”
  
      许耀脸色微沉,默然不语。半晌,“不玩感情什么都无所谓,玩感情就麻烦了。”
  
      “嗨,你们这些有钱人家里有娇妻,外面有情妇,基本操作,有啥子好愁的。”许光嘿然。
  
      “明天事情谈好,你就回你的温城去,我呢,和阿泽回沪。记得,以后别联系,别让我姐知道。”许光正色道。
  
      许耀恍惚片刻,点头。
  
      .......
  
      酒店房间。
  
      秦泽点上一根饭后烟,舒服的靠在椅子上,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透过磨砂玻璃,隐约看见苏钰的身影,修长高挑。
  
      秦泽没去洗鸳鸯浴。
  
      这种时候,是男人就要hold,先把带疙瘩的工作帽戴好,蓝色小药丸嗑好,酒调好,蜡烛点好,然后面朝黄土背朝天。
  
      以上全部划掉。
  
      真男人,就应该赤膊上战场。
  
      真男人,就应该坚持五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