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故事

第五百九十四章 故事

    许耀打从记事起,就是跟着姐姐生活。
  
      父亲在他刚出生第二年,镇子上挖水库的时候,从堤坝上失足摔死。由于时代背景的问题,当时象征性的赔了些粮票就把这事了结了。
  
      母亲在他四岁时生病去世。
  
      70年代末,十三岁的小姑娘带着五岁的弟弟,艰难的从老天爷的牙缝里讨生活。
  
      从十三岁开始,姐姐就要跟着镇上的大人下地干活,她会把弟弟送到隔壁的叔公家里。
  
      父母去世后,本来就不多的亲戚都不愿意帮忙照顾两个拖油瓶,许茹并不怪他们,毕竟谁家都不容易,多张嘴吃饭,真的是件要命的事。
  
      只有叔公家会偶尔接济他们。
  
      其实说是叔公,也只是在很多辈前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
  
      追溯起来,许家镇姓许的人,往前推个几辈,很多都能带点亲戚关系。
  
      叔公家有一子一女,女儿叫许岚,儿子叫许光。
  
      许岚和许茹年纪相仿,只差了两岁,两人是很好的玩伴。
  
      然而命运,让两个女孩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十一岁的许岚还在上小学,十三岁的许茹已经上山砍柴,下田种地。
  
      贫瘠而落后的小镇子,像她这样下地干活的女孩很多,但像她这样艰苦为生的,没有。
  
      隔年,许茹身子骨亏空的厉害,生了场大病,差点没挺过来。
  
      就有对姐弟俩漠然视之的亲戚看不下去,苦口婆心的劝,让许茹把弟弟送人了。男孩在哪个年代都吃香,总有人会要。
  
      自己一个人,再辛苦,也能过的安生些。
  
      但许茹没答应,把亲戚骂走了。说就算死也不会送走弟弟,不然有什么颜面去见地底下的父母?
  
      都说长姐如母,半点都不错。
  
      在这个贫困的年代里,姐弟俩相依为命。
  
      知识能改变命运,知识能创造财富。
  
      读书是唯一的出路。
  
      许茹读完小学就辍学了,那个时代,也很正常。
  
      弟弟许耀是读书种子,很聪明,在镇子里三间瓦房搭成的小学里,没人能读过他。
  
      所以她希望弟弟有出息,能改变命运,穷疯苦怕的人,最大的渴望就是改变命运。
  
      许耀长到十三岁时,没钱读初中,是许茹问镇子里的人借钱,一个头一个头磕出来的。
  
      那天下着小雨,许茹跪在表姑家的门前,大门紧闭着,怎么都求不来学费。
  
      她就磕头,一个又一个,当时许耀站在她身旁,看着姐姐裤管沾满雨水和污泥,梗着脖子说:“姐,我不读了,大不了种地。”
  
      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他不想一直是姐姐的负担,不想继续读书,当时高考制度刚恢复不久,到处都流行着读书无用论。
  
      可怕的读书无用论,流传了整整半个世纪。
  
      许耀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课堂,他想和许光一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只不过许光是逃课出去瞎玩,而他想下田帮姐姐种地。
  
      但许茹狠狠打了弟弟一巴掌,厉声道:“不读书你有什么出路,你不读书怎么改变命运,不读书你一辈子都是泥腿子。”
  
      有点知识文化的人,见过不少草莽崛起,反而宣传起读书无用。
  
      没有文化的人,却始终牢记着读书改变命运,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那个.....阿荣的学费还欠多少?”
  
      温婉的声音从雨中传来,许岚撑着伞,站在不远处。
  
      “我这里只有一块五毛,五毛是我存的,一块钱是从阿光那里要来的。”许岚说:“再多,就真的没有了。”
  
      许耀读的是县里最好的初中,学杂费加起来,得八块钱。
  
      许耀可以想象,许光被姐姐抢走积蓄时那张委屈又幽怨的脸。
  
      许耀没去接钱,而是凝视着许岚,“小岚,你什么时候走。”
  
      许岚走近,右手撑伞,左手敲了许耀脑袋一下,嗔道:“要叫岚姐,小屁孩子。”
  
      “我明天就走了,我爸被调到沪市,那边有分配房子的,家里人一起去。”她说。
  
      少女初长成的许岚娇俏美丽,身段纤细窈窕,一双乌溜溜的眸子尤其出彩。
  
      许耀怅然道:“还没回来吗?”
  
      “不知道呀。”许岚眯眼笑:“沪市离许家镇太远啦,指不定要多少年后才能回来。”
  
      比许岚矮了一个脑袋的他,从那张清秀的脸蛋上挪开目光,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少年时代的许耀,一直喜欢着比自己大好多的许岚,喜欢在她面前装深沉,吟几首毛大大的诗词,一脸诗人般的忧郁和沧桑,其实眼角余光在偷看她的反应,渴望从她脸上看到崇拜、欣赏什么的。
  
      他假装自己是大人,学着姐姐叫她小岚,就是想忽略双方年龄的差距,想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
  
      我渴望逢着一个丁香般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独立撑着油纸伞,彷徨在寂寥的雨巷.......
  
      许耀脑海里浮现戴望舒的这首诗。
  
      许岚就是他渴望着的姑娘,丁香般的姑娘。
  
      可正如诗中的丁香姑娘,她渐行渐远,最后只剩下一个背影。
  
      许岚走的那天,许耀站在许家镇外,目送她们一家人坐三轮车去县城,突然很想抽烟。
  
      此后经年,没有相遇,没有联系,再相见时,当初的丁香姑娘,已经嫁为人妇。
  
      ......
  
      许耀蹲在姐姐的坟前,抽着一根又一根的烟,说着自己的往事,脸上没有表情,没有唏嘘,没有感慨,只有遗憾,深深的遗憾。
  
      秦泽心说,尼玛,原来你对我妈爱的这么深沉啊。
  
      我妈是丁香,那我和我姐是什么。
  
      我姐是玫瑰,我是狗尾巴草?
  
      舅舅听着有人觊觎他姐姐,还一脸淡定,显然是早就知道了。
  
      舅舅心真大,如果有人敢觊觎我姐姐,我一定让他知道洪荒之力四个字怎么写。
  
      “那后来呢?”秦泽问。
  
      “后来就是我姐她在表姑家门口跪了一宿,硬生生把剩下的钱给凑齐了。当也大病了一场,我呢,也如愿以偿的上了学。随着我的成绩越来越好,考上了高中,学费更贵了,我姐寻思着继续种地就供不起我读书了。她带着我离开许家镇,到县城打工,扫地、洗碗、洗衣服,做苦力,什么活儿她都干。直到我高三那年,她突然就怀孕了,有了你。”
  
      这莫名其妙的,我就出来了?
  
      秦泽追问道:“她接触过什么人,遇到过什么事?”
  
      许耀苦笑道:“我哪知道,我就知道死读书,她也只希望我死读书。这么多年,她没嫁人,甚至没处过对象。种地养我,打工养我,她一直在为我付出,一直渴望我成材。你说这样的人,怎么就突然怀孕了呢。”
  
      “说仔细点。”秦泽皱眉。
  
      他心里有很多疑问,一个女人从恋爱到生子,不可能毫无征兆,除非是受了强暴。
  
      那样的话,许阿姨没有隐瞒的必要,哪怕年代问题,羞于出口,但至少不会对唯一的弟弟隐瞒。
  
      此外,为什么我会被送人。
  
      好吧,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私生子送人,也不是不能理解。
  
      老爷子的日记本里写过,妈妈为了生“我”,逃回许家镇躲避计生办的毒手。
  
      那个“我”哪里去了?
  
      不需要怀疑“我”的真实性,他必然是存在的,不然老爷子不会记在日记里。
  
      许耀对他的态度也很奇怪,所表现出来的自责、悔恨、愧疚,远远超过一个舅舅该有的情绪。
  
      他哪是我舅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我老子。
  
      这一点根本解释不清,就算许耀和许阿姨相依为命,感情深厚,他最多是憎恶那个男人,或许还会恨屋及屋的憎恶我。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妈妈为什么阻止他看我,仅仅是不愿意安静的生活被打扰?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是个有思想有理性的成年人,不会轻易因为这种事崩溃。
  
      说不定还高兴的牵着姐姐的手走进民政局呢。
  
      有太多的事,许耀还没说。
  
      许耀点上一根烟,望向姐姐的墓碑:“其实,我心里有点数,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总觉得我应该是见过那个男人的,那是九十年代的事了。”
  
      那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