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还有部神经病的片子没拍

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还有部神经病的片子没拍

    从许家镇到沪市的旅途中,和谐号列车穿过隧道,越过田野,阳光下山脉起伏,水塘波光荡漾。
  
      苏钰时而低头玩手机,时而偷看沉默中的秦泽。
  
      沉默中的他,面无表情,只是愣愣的望着窗外的风景,戴着口罩,没戴墨镜,这是一等座,不会有人来人往的现象。
  
      此时此刻的秦泽,有一股难言的魅力。
  
      尤其是那眼中潜藏着的惆怅。
  
      其实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吧,毕竟那是他亲生母亲,一个一生都在努力改变命运的人,她自己没希望了,于是她把所有的希望和美好都寄托在弟弟身上,所有的痛苦和悔恨都一个人扛。
  
      如果你想飞,伤痛我背。
  
      而许耀之所表现出远超一个舅舅的情感,因为始终无法对往事介怀。
  
      他觉得是自己导致姐姐母子分离,导致姐姐郁郁而终。
  
      那个从小把他养大的姐姐,那个为了他付出半辈子青春的姐姐,他一辈子都在索取,直到想补偿了,却来不及了。
  
      人生如戏,说的一点都不错。
  
      她把脑袋靠在秦泽肩膀,闭着眼,柔情和伤感翻涌,盈满胸腔,希望这是一趟没有终点的旅途,希望未来的人生中她能一直靠着这个肩膀。
  
      “老公,你爱我吗。”苏钰喃喃道。
  
      “哎呀,不要说这么伤感情的话。”秦泽拧开矿泉水:“来,好胸弟,感情深,一口闷。”
  
      苏钰:“”
  
      嗔恼的打了他一下。
  
      “老夫老妻了还这么矫情。”秦泽没好气道。
  
      苏钰一听,开心的抱着他的腰,梨涡浅浅
  
      秦泽注意到她时,苏钰已经睡着了,面容安详,圆润的鼻头,红润的小嘴,长长的睫毛宛如飞起的鸟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乎又漂亮了很多。
  
      秦泽总觉得再美好的东西,看久了也会审美疲劳,他努力回想第一次遇见苏钰的情景,印象中最深的不是她漂亮的脸蛋,而是高挑的身材,穿着性感的ol套装,很高冷很有女神范。
  
      认识她之前,她像寒风中一朵高冷的雏菊,漂亮着,冷漠着,拒人千里之外。
  
      认识她之后,她褪去了伪装,是一朵美丽百合,在雨露和阳光中娇嫩绽放,饱受滋润。
  
      秦泽小心的摸出手机,尽量不惊醒她,打开聊天软件,在“咸鱼后宫群”里发了条消息:“我和苏钰今天回沪,深城那边的事办妥了,准备好资金了吗。@女装大佬@青青子衿@相思红豆”
  
      王子衿:“准备好入股了。”
  
      秦宝宝复制黏贴:“准备好入股了。”
  
      裴南曼稍晚,大概是觉得不理睬秦泽不好,也复制黏贴:“准备好入股了。”
  
      秦泽心花怒放:“哎呀,突然来三只新股,措手不及。”
  
      秦宝宝:“??”
  
      王子衿:“你在说什么,没看懂。”
  
      裴南曼:“一般没看懂的东西,最好别深究,尤其是秦泽嘴里说出来的。”
  
      王子衿:“很有道理的样子。”
  
      秦宝宝:“这黑了心的蛆,总是在我面前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我大部分都听不懂。”
  
      王子衿:“”
  
      裴南曼:“”
  
      别说出来啊,这话让人怎么接?
  
      裴南曼脑补,秦泽对自己姐姐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不寒而栗。
  
      另外,细思极恐。
  
      秦泽厚着脸皮:“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是你们自己想太多了吧。”
  
      秦宝宝:“那你解释你上句话是什么意思。”
  
      秦泽:“新股啊,你没玩过股票吗。”
  
      坚持自己伟光正,河蟹降临也不怵。
  
      秦宝宝无言以对,发来一串“掀桌”的动态表情。
  
      秦泽:“子衿姐,等我回来,你说过要下面给我吃,我喜欢汤面,不吃热干面。”
  
      王子衿:“”
  
      她有抓狂的冲动,作为在网络上混迹过一段时间的小编,她其实能秒懂,那天和男朋友私聊,调皮了一下。
  
      在群里,她的聊天风格向来是端庄正经的。
  
      秦泽居然在群里赤裸裸的暗示。
  
      裴南曼肯定是听不懂的,“说人话,深城那边后续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秦泽:“不用啦,我和苏钰会负责的,曼姐,改天来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裴南曼:“?”
  
      王子衿:“阿泽你今天怎么了。”
  
      总感觉他有点放飞自我,状态不太对,受刺激了?
  
      秦宝宝没说话,她全程懵逼,以为弟弟只是在随口扯淡。
  
      秦泽没回答她,把手机揣入兜里,皮一下很开心,让他找回了正确的生活状态。
  
      不要想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
  
      老一辈的事和我们没关系。
  
      不要纠结。
  
      不要郁闷。
  
      不要忧伤。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来电显示:黄宇腾。
  
      秦泽无奈,轻轻唤醒苏钰,示意自己要接个电话。
  
      他握着手机,戴好墨镜,起身离开座位,推开了车厢尽头的厕所。
  
      “咔!”
  
      锁舌弹回,秦泽接通电话:“老黄,有事?”
  
      黄宇腾的笑声:“秦老板,有件事儿我就直接和你说了,咱们毕竟老交情我和经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能不能把下半年专辑里的歌,先匀一首出来,我想现在就唱,这几个月了,我一直没作品,公司作曲人的歌不太满意。”
  
      黄宇腾叽叽咕咕说了好一会。
  
      秦泽挖来的几个艺人,钱诗诗和叶卿出去拍戏了,歌手里面,黄宇腾和徐娇接活跑通告,暂时没有新作品。
  
      网上有这样一些风言风语流传,说他两人很可能就这样沉寂了,跳槽到天方,结果一连小半年也没作品。
  
      要不是一直接广告上综艺,观众都要忘记他们了。
  
      黄宇腾在之前的公司,带过一个新人,那位新人最近一首口水歌在网上火了,名气大涨,而反观他这个师傅,寸步未进,有点受刺激。
  
      “没问题啊,你想要什么类型的歌。”秦泽问。
  
      “你的作品我还不放心嘛,”黄宇腾谦虚道:“来首金曲就好了。”
  
      “滚。”
  
      “开个玩笑,”黄宇腾道:“就是想唱点有情怀的歌。”
  
      “有情怀的歌啊”秦泽思考片刻,“那我这里老多了,刚想到一首,据说挺火的。”
  
      “哈?”
  
      据说挺火的什么意思?
  
      “哦,我觉得应该会火。”秦泽改口。
  
      据说挺火是lo逼系统告诉他的。
  
      年度爆红网络歌曲。
  
      秦泽这里老多了,这种歌,最适合给手底下的艺人唱,对姐姐的话,他更想写一些稍微有内涵,能流传多年的好歌。
  
      “有小样儿吗?”黄宇腾一下子兴奋起来。
  
      秦泽上一首《死了都要爱》,让他名声大噪,虽然是口水歌,但口水歌提升名气反而更有利,以前他的粉丝群是年轻人,现在就算是那些一身膘的糙汉子,都能喊出他的名气。
  
      黄宇腾?哦,知道他,《死了都要爱》就是他唱的。
  
      每次去ktv必点。
  
      “没有小样,我随口唱一段,你听听,感觉不错,就定下来。”秦泽说。
  
      “好。”黄宇腾洗耳恭听。
  
      秦泽唱:“人在广冬已经嫖到失联,有时也怀念一起做的保健,愿这器官让我们相连,怀念你”
  
      “我粤语不太标准,你觉得怎么样。”唱完,秦泽问。
  
      多有情怀的歌啊,肯定能触动无数人的心弦。
  
      “好,就这首,好听,很好听。”黄宇腾兴奋的笑起来。
  
      “嗯,好,那就先挂了,改天我回公司写了词曲给你送过去。”秦泽挂断电话。
  
      他顺便尿了一泡,清水出玉柱,雨露洒人间。
  
      心里还是有点难过,根本没法彻底介怀。
  
      秦泽幽幽叹口气。
  
      他需要找点别的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不然强迫症会让他抓狂,他会每天想,每天想,想那些年抱过我的许阿姨。
  
      想着她面对自己时,是怎样的心情。
  
      另一件事让他很蛋疼,兄弟姐妹可真够多的。
  
      这一点他和苏钰会很有话题。
  
      对了,我还有部神经病的片子没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