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百章 精分案例

第六百章 精分案例

“当然不一样,首先你要明白什么是双重人格,什么是精神分裂症。双重人格是多重人格障碍症的一种,这种病有个逼格很高的学名: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诱因多半是幼时受到过的侵害,尤其是性侵害,导致身体内出现了另外的人格,相当于一个肉体中住了多个灵魂。”
  
  “多重人格障碍患者对自己体内存在的其他人格是一无所知的。”李主任侃侃而谈:“而精神分裂症患者,是由一组症状群所组成的临床综合征,它是多因素的疾病。哦,我说的可能太复杂了,简单解释,精神分裂患者远比多重人格障碍症要复杂,它的表现不是单一的神智不清。临床表现有感知障碍;思维障碍;情感障碍;意识和行为障碍;认识功能障碍......”
  
  秦泽和姐姐默然对视,各自懵逼。
  
  说实话,秦泽一直以为,双重人格就是精神分裂症。
  
  李主任看他俩神色,笑了笑,“那我说的再简单一点,多重人格是指一个身体里有不同的角色,他们的性格、名字、性别可能都不一样,患者会在不同人格中转换。这种病人很罕见,在古代,人们称之为鬼上身。”
  
  “看过《头脑风暴》吗,里面的主人公是一位警察,但同时也是罪犯,他一边逮捕犯人,伸张正义,一边策划凶杀案,完美犯罪。但警察和罪犯两个人格并不相通,他们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精神分裂症,是患者把自己和现实世界分裂,他还是一个人格,但这个人格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他胡言乱语,他疯疯癫癫,和理性的世界完全割裂。”
  
  秦宝宝恍然大悟:“就是说,多重人格,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和正常没有区别。而精神分裂症,是疯子。”
  
  李主任沉吟片刻,“片面,但也不算错。”
  
  秦泽道:“具体的例子,我能亲眼看一看吗。”
  
  李主任笑着点头:“秦老师这次来,不就是为了解详细情况的嘛,说再多,对于你们来说也是云里雾里,跟我来吧。”
  
  这种专业的精神病院,大型的,有开放式和封闭式两种,前者是轻微的精神类疾病,比如抑郁症啊,躁狂症啊什么。后者就是那种不能放出去浪的类型。
  
  路上,秦泽一手扶着姐姐的肩膀,他其实想搂腰的,但这儿是医院,不方便。他要是明目张胆的搂姐姐的腰,李主任没准会大发善心的给他做心理辅导,告诉他姐控是不对的,不管是精神还是生理还是后代,都要不得。
  
  与时俱进点,直接递一张骨科专家的名片,拍肩膀:老夫只能帮你到这里。
  
  之所以要扶姐姐的肩膀,因为他正低头发信息,发的还挺嗨。
  
  对象是钱诗诗,娇小美人兴致勃勃的和他讨论剧本,顺便抱怨导演的“刻薄”。
  
  公司里几个单身的女艺人都挺爱和他聊天,什么叶卿啊,徐娇啊,李薇啊,有事没事发信息扯他蛋。
  
  秦泽一点都不耐烦,也不高冷,尽量和对方聊的宾主尽欢。
  
  秦宝宝看着钱诗诗发的那些俏皮图片,不悦的蹙眉:“办正事呢,你瞎聊什么。”
  
  总有妖艳jian货勾搭本宫含辛茹苦养大的猪。
  
  姐姐蹙眉吃味的模样很能撩人心弦,秦泽安慰道:“姕孬孕奀。”
  
  对A,要不起。
  
  秦宝宝:“???”
  
  ......
  
  李主任喊来一个值班医生,问:“今天有没有对重症室的病人做辅导?”
  
  医生说:“老师,还没有,按惯例是下午三点开始啊。”
  
  李主任道:“今天提早。”说完,又对秦泽道:“我们到治疗室。”
  
  所谓治疗室,是一间小屋子,墙漆涂成蓝色,陈设简单朴素,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头顶的炽光灯很柔和。
  
  李主任说,简单的装饰可以舒缓病人的情绪,里头有心理学知识,精神科和心理学不分家。
  
  那位医生姓杜,是李主任的学生,此时脱掉了白大褂,穿着短袖衬衫,因为白大褂会刺激到病人,让他们产生抗拒,甚至是过激反应。
  
  他坐在桌边,等着三号病人被送过来。
  
  小屋子的一侧是巨大的镜子,其实是单向透视玻璃,秦泽和姐姐还有李主任站在玻璃后,可以全程目睹治疗过程。
  
  亲眼看一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症状和治疗过程,有利于秦泽写剧本。
  
  很快,一个病人被护工带进来,是个年轻男人,年纪不超过二十五岁,除了神色灰败,看不出哪里不正常。
  
  杜医生道:“你好,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年轻男人看他一眼,没什么反应,就是坐那里发呆。
  
  杜医生轻轻敲击桌面,暗含某种节奏,渐渐吸引年轻男人的注意力。
  
  “最近身体还好吗。”
  
  年轻男人点头。
  
  杜医生很随意的和他拉家常,年轻男人至今看起来都没什么特别症状。
  
  杜医生道:“你有喜欢的女孩吧。”
  
  “有。”年轻男人道:“我的薇薇最漂亮了,最可爱了,可是我找不到她了。”
  
  突然就激动起来,用力盯着杜医生,求助的眼神:“我找不到她了,我找不到了,你能帮我找她吗。”
  
  杜医生点点头:“我们已经通知警方了,你安静等待,会有结果的。对了,你可以买点花,等见到她的时候,送给她。”
  
  年轻男人用力点头。
  
  杜医生试探道:“你觉得菊花怎么样。”
  
  年轻男人脸色一变,他的神情变得惊恐,坐立不安,身体出现轻微颤抖。
  
  “玫瑰花,我觉得玫瑰花挺好。”杜医生道:“你觉得呢?”
  
  年轻男人安静下来,微微点头。
  
  单向玻璃背后,李主任道:“你看他从进屋到现在,表现的很焦躁以及不爱与人沟通,这是精分里很典型的情感障碍。”
  
  秦泽用力点头:“他是受了感情挫折?”
  
  李主任:“不是,这人是一名网络作家,因为巨大的工作量,让他不堪重负,因为受不了日渐增加的压力,他断更了。”
  
  秦泽:“这样会被寄刀片的。”
  
  李主任:“他的情况比寄刀片还严重,断更后,有几个读者假装很关心他,开导他,并来到他居住的城市,和他见面聊天。当天他们喝了酒,酒后,他被几个读者带到酒店,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然后就精分了,从那以后,再也不能听到菊花两个字。”
  
  “我们一度以为是这件事引发了精分,后来发现不是,他住院后,经常念叨同一句话“我找不到她了,找不到她了。”他找不到的那个人叫薇薇。”
  
  “他女朋友?”
  
  “不,那是他书里的女主角,他精神其实早就出现问题了,把现实和虚拟世界混淆,臆想自己有一个完美的女朋友,叫做薇薇,他把自己和理性的世界割裂,读者干的事只是他发病的诱因。这又是精分里,另一种认识功能障碍。”
  
  “他笔名叫什么。”
  
  “好像是叫......”李主任回忆片刻,“卖报的?”
  
  秦泽点点头,他对精分患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接下来的病人是九号,是一个中年男人,不呆滞不焦躁,反而和医生侃侃而谈。
  
  李主任道:“他是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关进来的,你看他似乎没毛病,但其实他的精分最严重。”
  
  “怎么说?”
  
  “他的妻子一直深爱着前男友,并且多次婚内出轨,后来前男友意外去世了,妻子郁郁寡欢。这个男人他很爱自己的妻子,于是把自己臆想成前男友,时间久了,他开始相信自己真的是妻子的前男友,两个身份让他意识开始错乱,说话颠三倒四。一会儿说自己是前男友,一会儿又清醒。他得到的不是妻子的爱,而是恐惧,一次争吵中,不小心把妻子从楼梯推下去,摔成重伤。目前我们的治疗还没有起色。精神病很麻烦,需要长期的心理辅导配合药物治疗,但就算这样,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挣脱。症状和上一个网文作者很相似。”
  
  爱是一道光,绿到你绝望。
  
  大概是中年人最真实的写照。
  
  秦泽唏嘘不已。
  
  进入下一个病人。
  
  这次进来的病人,同样不呆滞不焦躁,反而有点活泼,左顾右盼,眉眼间带着笑意。
  
  等他坐下,杜医生道:“你好。”
  
  看着高中生年龄的病人,当即眉头一挑:“好在哪里?”
  
  刘医生显然早知道他会这么说,不以为意,道:“很高兴又见面了,老朋友。”
  
  高中生病人:“有多高兴?”
  
  刘医生不为所动:“咱们能聊聊吗?”
  
  高中生病人:“可以,>刘医生道:“你不想恢复健康吗,你不渴望离开这里吗,不渴望和同龄人一样上学、上网,不渴望和父母团聚吗。”
  
  高中生病人:“我渴望乃子,热乎乎的那种。”
  
  单向玻璃背后,秦泽半天无语。
  
  “好欠揍。”秦宝宝嘀咕道。
  
  “对,他之所以来这里,一半是被同学揍出来的。”李主任叹口气:“这孩子出现了严重的臆想,每天都要赚积分值,要靠毒鸡汤成为世界之王。不然系统就要把他抹杀,他所谓的积分值,就是每天呛同学、父母、老师。并沾沾自喜,以为这样自己就和别人不一样,引以为荣。其实他的做法,只是在孤立自己,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很欠揍,半点都不值得向往和学习,他在学校天天被人揍,父母把他送到了这里,希望能让他恢复正常。他说自己能和系统交流,这是典型的感知觉障碍。”
  
  秦泽蛋蛋一紧,菊花一凉。
  
  我特么也是精分患者么?
  
  为此,他打开了积分商城,虽然别人看不到,但他能看到,感受到它真实的存在。
  
  心安了。
  
  “换一个吧,”秦泽不想继续这个病例,说:“有没有更严重了。”
  
  “有。”李主任通过麦克风联系小屋子里的杜医生:“带11号病人。”
  
  11号病人很快就到。
  
  他很瘦,形销骨立,眼眶凹陷,他被护工驾着,显得很紧张,很焦躁。
  
  杜医生道:“你叫什么名字。”
  
  11号病人:“哓飏。”
  
  “你的工作是什么?”
  
  “朕乃九五之尊,尔等为何不跪。”11号病人朝杜医生吐口水,愤怒道:“速速跪下,不然将你拖出午门斩首。”
  
  杜医生无奈的挥挥手。
  
  护工当即上前,架起来他离开。
  
  “放开我,放开我......”11号病人的喊叫声隐隐约约传来:“总有刁民想害朕,总有刁民想害朕.....”
  
  “这个已经没救了,”李主任叹道:“身为医生,或许说不适合,但确实没救了,他已经是很严重很严重的精分,他说他是皇帝,测谎仪都测不出来,因为他从心里相信自己是皇帝,而且是国家正处于风雨飘摇的落难皇帝,总觉得有人想害他,要谋权篡位。这是精分里的思维障碍。通俗的说:被害妄想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