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4 饭局

634 饭局

    王子衿早上九点起床,睁开眼,面容疲惫,但眸子里神采奕奕,荡漾着幸福和甜蜜。X23US.COM更新最快初为人妇的她,心里有着无限的柔情。
  
      身边的秦泽早醒了,一只手拥着她,一只手拿手机发信息。
  
      见她醒来,秦泽默默关掉手机,在她额头亲吻一口:“哦哈呦狗仔姨妈死。”
  
      王子衿展颜一笑,她瞟到手机屏幕关闭时的最后画面,他在和秦宝宝聊天,便蹙眉道:“你姐姐说什么了?”
  
      “昨晚她发视频给我了,你也知道她的性子,今早兴师问罪来了。”秦泽说:“也发你信息了,但你没回,我说白天太累了,早早的睡觉啦。”
  
      “区区一个姐姐,比我还烦人对吧。”王子衿说着小坏话。
  
      “嗯。”秦泽点头。
  
      他没为姐姐辩解,王子衿心里有些窃喜。
  
      “累不累?”秦泽软玉温香满怀,早上是个让人冲动的时刻。
  
      “不累.....”说完,王子衿就察觉出了异样,他们股腿交叠,能清晰感觉到秦泽的雄伟粗壮。
  
      “小姐姐,那再来一发?”
  
      “去。”
  
      王子衿打了个滚,卷着被单缩到床角。
  
      “喂.....”
  
      秦泽春光泄露,赶紧做一回捂档派,把海底两万里藏好,然后扑过去和王子衿抢被子。
  
      “那你别闹,我再睡一会儿。”王子衿小手推搡在他胸口。
  
      “嗯。”
  
      这个秦泽有经验的,第一次对苏钰倾囊相授后,她也疼了好久,特地去买了消炎药。
  
      昨晚尽管很克制了,仍然从晚上九点折腾到十点半,王子衿都哭了。毕竟她还没有苏钰那样善与泽交,禁不住秦泽的摧残。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所以王子衿的疲惫可以理解。
  
      外面下着小雨,早上九点,天空阴沉昏暗,秦泽搂着王子衿娇软的身躯,慢慢进入梦想。
  
      “身体真棒啊,说睡就睡。”王子衿嘀咕一声。
  
      浑身疲惫的她反而睡不着了,现实的喜悦和幸福,远比睡觉更吸引她。
  
      她静静凝视近在咫尺的脸庞,一如她以前那般,但这次心态完全不同,以前的秦泽在她心里,现在的秦泽,在她的身体里。
  
      完全不是一回事。
  
      民国有位著名女作家说过,通往女人内心最直接的通道就是****。
  
      依次类推,通往男人内心最直接的通道就是菊花道,扯远了,扯远了。
  
      王子衿悄悄靠近秦泽的脸,从眉毛亲到嘴唇,心里甜的仿佛化开的蜜。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越来越好看了,眉毛重如浓墨,睫毛又密又长,鼻梁很挺,嘴唇微厚,她听过一个说法,嘴唇薄的人,性格凉薄。
  
      秦宝宝和苏钰都是薄嘴唇,都是凉薄的女人呐。
  
      就嘴唇而言,她和秦泽是最般配的。
  
      王子衿心想。
  
      这次捐款赈灾,不虚此行,虽然还没有订婚就和男人滚床单了,但她收获了满满的幸福。
  
      过去的王子衿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叫做钮钴禄不怕被日子衿。
  
      中午,王子衿醒过来,神清气爽,床边却没有秦泽的身影。
  
      她揉着眼睛坐起身,看到秦泽穿一条大裤衩站在窗边,顿时松口气,靠坐床头,懒洋洋的伸展腰肢。
  
      “几点了。”
  
      “十一点半。”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天空惨白惨白,秦泽关掉了空调,清凉的风从窗户吹进来,浑身舒坦。
  
      “肚子饿了。”
  
      “我现在叫餐。”秦泽点头,转过身来,拿起床边的电话,拨通订餐号码。
  
      王子衿下意识的瞄他裆部,脸蛋微红。
  
      “想要吗?”秦泽坏笑。他醒来有一会儿了,**相拥的诱惑对他太大,别的男人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他是越战越勇,精益求精。所以干脆到窗边凉快凉快。
  
      王子衿啐了一口,裹着浴巾,“我去洗澡。”
  
      “洗前再来一发。”秦泽扑到床边,把她拉住,拽回床上。
  
      他跨在王子衿身上,双手叉腰,摇晃着人间大炮,嘴里发出淫荡的笑容:“哦吼吼吼~”
  
      王子衿花容失色,软语哀求。
  
      “叫哥哥。”
  
      “.....”
  
      “那叫爸爸?”
  
      “.....”
  
      子衿小姐姐咬着唇,羞于启齿。
  
      “不叫我就来了。”摇晃的更厉害。
  
      “....哥,哥哥。”她脸庞通红。
  
      秦泽这才放过她,看着她急促小碎步的背影,喊道:“一起洗呗。”
  
      “滚。”王子衿溜进卫生间,“砰”关门。
  
      秦泽点了根烟,盘坐在床上,大笑三声。
  
      我终于在硬起来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常年被姐姐和王子衿联手支配,今儿总算硬气了。
  
      脱了裤子的咸鱼泽就不是咸鱼了,是海泽王。
  
      秦泽发现一件事,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以前他在网上总看到有人说:关了灯全都一个样。
  
      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个死宅,目光短浅。
  
      事实证明女人是不一样的。
  
      他在网上看过另一个说法:吸泽、馒头、曲莲、懵醉仙、蛾蝶、蝴蝶、瘫虎软、曲浮、白虎!
  
      合称九阴争茎。
  
      这辈子估计是见识不到了,希望诸君能去一一品鉴。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人显示:许耀。
  
      “喂?”秦泽皱着眉头接听。
  
      “阿泽,你是不是在君悦大酒店。”许耀道。
  
      “你怎么知道。”
  
      “我也在,一起吃个午饭?”
  
      “.....”
  
      他对这个亲舅舅的态度,算不上敬而远之,但也不可能和睦融融的走动。和老妈一样,只希望他不要打扰自己平静的生活。
  
      “舅舅只想和你吃个饭而已。”许耀道。
  
      “好。”
  
      秦泽打电话取消订餐,等了二十分钟,王子衿从卫生间出来,收拾的焕然一新。但气色有点差,浅浅的眼袋,略显发白的脸庞。走路的姿势也有点别扭。
  
      “饭还没来嘛,饿死了。”
  
      没见到午饭,她颇为失望。
  
      “我在楼下订了包间,咱们下去吃。”秦泽凑过去,打量她的眉眼。
  
      “看什么看。”
  
      “书上说处子破身后,眉毛会不顺......果然是骗人的,看不出来。”
  
      王子衿翻了个妩媚的白眼:“房间里吃就好了,订包间干嘛。”
  
      “一个长.....生意上的朋友恰好也在,约我下去吃饭。”
  
      “哦。”王子衿没意见,问道:“你要洗澡吗。”
  
      “我洗过了。”
  
      他们离开房间,到楼下的包间,路上,见她走路姿势别扭,迈着小碎步,秦泽道:“很疼?”
  
      “疼。”她蹙眉。
  
      秦泽:“待会我问问服务员,酒店里有没有消炎药。”
  
      王子衿红着脸,点头。
  
      推开约定好的包间门,第一眼看到正对门的许耀,他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五官端正,气质干净。
  
      看到秦泽的刹那,她整个人都雀跃起来,但和努力的压住脸上的喜色。
  
      她的眼神、表情,让王子衿有点不舒服,就好像秦泽不舒服那些对姐姐**裸的目光。
  
      一种护食的本能。
  
      “燕燕,让服务员上菜。”许耀吩咐道。
  
      许燕燕开心的应一声,小跑出门。
  
      “许耀,温城的大老板,深圳那边的厂子,他也有股份。算是合作伙伴。”秦泽介绍。
  
      “王子衿,我女朋友。”
  
      王子衿伸手,落落大方:“许老板好。”
  
      “好,好.....”许耀和她握手,略微失神。
  
      这个也是外甥媳妇?
  
      果然和阿光说的一样,这个外甥有些风流呐。
  
      许耀朝秦泽投去质询和担忧的目光,做为长辈,晚辈的感情问题自然要关注一下,他看的出来,苏钰和秦泽的关系,绝非普通的老板和秘书之间的关系。
  
      那是一种很纯粹的感情。
  
      但许光也说过,秦泽的女朋友叫王子衿,应该就是眼前这一位,那么就有个问题,王子衿和苏钰互相知道彼此吗。
  
      可惜秦泽不鸟他。
  
      他带王子衿过来,恰恰说明不会在意许耀的感受。
  
      换成老爷子,秦泽分分钟就跪了。
  
      许耀心里叹口气,他还是没能走进外甥的心里。
  
      对于秦泽,他不止是愧疚而已,这是他姐姐第一个孩子,是他那段不堪回首往事的带着血与泪的往事,这个孩子,是后来的外甥以及他自己的一双儿女,不能比拟的。
  
      他对姐姐的另一个孩子好,仅仅因为他是舅舅,这不能弥补他心里的遗憾和愧疚,否则他这些年早该释怀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秦泽又问。
  
      许耀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灾区,还知道他在这个酒店,秦泽觉得不合理,他甚至怀疑许耀是不是一直关注、监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