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5 交易

635 交易

    “你的向灾区捐赠物资的新闻,网上到处都是。X23US.COM更新最快”许耀笑道:“恰好我也有捐款。”
  
      说到这里,他叹口气。
  
      秦泽一愣,他打开手机,浏览新闻,果然,昨天的娱乐头条就是他亲赴灾区捐赠物资的新闻。
  
      随便翻了翻评论,网友一片褒奖:“这可比其他明星大气多了。”
  
      “明星算什么,不要拿明星和他比好吗,明星只是他的兼职而已。”
  
      “天呐,前几天捐款七百万,现在又跑灾区去了,我老公就是有爱心。”
  
      “给秦泽点赞。”
  
      “如果是做秀,希望能一直秀下去,赞。”
  
      秦泽满意的点点头,形象越正面,走的就越远。各行各业都一样,连写小说都要讲究正能量,像某些人天天开车毁成语毁字典的,属于旁门左道。
  
      这时,点菜的许燕燕回来,片刻后,服务员就端着一盘盘菜上桌,菜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一直没端上来。
  
      秦泽意犹未尽的关了手机,和许耀碰杯,说道:“赈灾需要你亲自来?”
  
      许耀笑容淡淡:“顺便谈一笔生意。”
  
      “谈生意?”
  
      “灾后重建项目。”
  
      秦泽本能的闻到一股py的味道,他看向王子衿。
  
      王子衿放下筷子,咀嚼食物,一边吃一边在手机上打字,模样很可爱:“捐款换项目。”
  
      言简意赅,今非昔比的秦泽立刻get了,果然是py交易,臭不可闻。
  
      谁的钱最好赚,女人?孩子?当然是政府啦。建铁路赚不赚,建高架赚不赚,建高速公路赚不赚,赚到你双腿发软。
  
      但这种项目,普通人是拿不到的。
  
      咱们在地震、水灾过程中,经常能看到很多企业几千万上亿的捐款赈灾,这里面不仅仅是爱心而已。对于这些花钱出力的企业,政府会回馈他们一些东西。
  
      这种py交易,大家知道就好,千万不要传出去。
  
      饭桌上没酒,四个人安静吃饭,秦泽和许耀偶尔交流几句。
  
      聪慧敏锐的王子衿立刻察觉出一丢丢的不对劲,秦泽虽说不是八面玲珑之辈,不过在应酬方面还是很拿手的,如果是生意伙伴,怎么如此冷淡?
  
      如果关系破裂,他又何必赴宴。
  
      她拿起手机,想问问秦泽,恰好,收到秦宝宝的信息:“午饭吃了吗。”
  
      王子衿回复:“正在吃。”
  
      秦宝宝:“那就好。”
  
      王子衿:“啊?”
  
      接着,秦宝宝发了几张图片给她。
  
      第一张图片,油炸蚂蚱,一只只肥大的蚂蚱用牙签棒串着,炸的金黄剔透。
  
      把你的头我的头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颗同心圆.....
  
      第二张图片,还是油炸的,一大盆的蛆。
  
      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得尖叫。
  
      第三张更恐怖,刚出生的小老鼠,浑身嫩红,眼睛部位是黑色的,还没睁开,就那么煲汤。
  
      王子衿浑身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放下手机。
  
      终于明白嘤嘤怪说的“那就好”是什么意思了。
  
      “怎么不吃了。”秦泽注意到她在发呆,问道。
  
      “你姐怎么这样啊,你快打死她。”王子衿哭道。
  
      秦泽:“???”
  
      王子衿把手机递过去。
  
      秦泽看完:“......”
  
      我特么的,我也不想吃了。
  
      对广东人心服口服。
  
      _| ̄|●
  
      “我姐大概是发现了好东西,迫不及待想和你分享吧。”秦泽说。
  
      这话他自己都不相信,这很嘤嘤怪,他能想象姐姐在手机那边窃笑的模样。
  
      但姐姐没法这东西来恶心自己,姐姐果然最疼我了。
  
      “你心到底偏哪里去了。”王子衿气道。
  
      “怎么啦。”许燕燕好奇道。
  
      “没什么。”秦泽笑了笑,这个女孩,应该是他的表妹了。
  
      我表妹可真多,可惜寡人不是妹控,不然就是可以大射天下。
  
      秦泽对舅舅爱答不理,但对女孩子就特别温柔,于是朝她露出一个很暖男的微笑。
  
      许燕燕心里小鹿乱撞,壮起胆子,说:“秦泽,我们能加个好友吗,我,我是你的粉丝。”
  
      秦泽说当然可以,并痛快的扫了二维码加好友。
  
      许燕燕抱着手机,露出开心的笑容,得寸进尺道:“还要拍合照,可以吗。”
  
      秦泽当然不会拒绝,和她拍了一张合照。
  
      许耀皱眉:“燕燕,吃饭。”
  
      许燕燕哦一声,悄悄吐舌头。
  
      在子女面前,许耀一直是威严的父亲,不苟言笑,苛责严厉。也正因为这样,许燕燕才没长成刁蛮任性的富家千金。
  
      而在生活费方面,始终都控制在不多不少,肯定是比普通人家的孩子多,但相比圈内其他富二代,许燕燕就显得囊中羞涩。
  
      以许耀的话说,物质让人腐朽,让人堕落。
  
      “秦泽,我在复旦上大学,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我才选择复旦的,不然我就读浙大了。”说话的时候,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父亲的神色,见他没拆穿自己,顿时松口气。
  
      其实就她的成绩,别说复旦浙大,财大她都考不上。许耀的一双子女,半点都没有他当年的学霸风范。反倒是学渣许光的儿女,学习成绩都还不错。
  
      “是吗,那我还得感谢你了。”
  
      “哈哈,不用,你多给我几张签名照就好了。”
  
      秦泽和许燕燕相谈甚欢。
  
      许燕燕受宠若惊,虽然知道多半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但秦泽的身价、名气,其实用不着这么给她面子。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席间,许耀的手机响了。
  
      他听完电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皱紧眉头。
  
      “爸,怎么了。”许燕燕小心翼翼的问。
  
      “没事。”许耀摇头。
  
      “是捐款的是吗。”秦泽问。
  
      刚才电话里的内容,他听到了。
  
      他问了,许耀就说,苦笑道:“碰到竞争对手了呗,人家不但给捐款,还给回扣.....反正你们都懂的,所以那边打电话过来,让我多捐五百万。另外还要加回扣。”
  
      秦泽心说,这py可真脏。
  
      “关键是我钱已经捐了,要是几百万就算了,可这不是一锤子买卖,你扛不住对方继续砸钱,他砸了,我也得砸,不然之前捐的钱,就真的是献爱心了。”许耀说。
  
      “那不是挺好,献爱心嘛,不要这么功利。”秦泽淡淡道。
  
      许耀闻言,苦笑摇头。
  
      脑残粉许燕燕立刻点头:“说得真好。”
  
      惹来父亲一个瞪眼,顿时怂了,低头吃饭。
  
      许耀无奈叹口气,皱眉琢磨。
  
      王子衿给秦泽发信息:“要不要我帮忙?”
  
      秦泽:“麻烦吗。”
  
      王子衿:“一句话的事情。”
  
      秦泽:“好。”
  
      王子衿便笑道:“许总,这事儿其实好办,我出去打个电话。”
  
      她以为许耀和秦泽只是寻常的合作伙伴,既然这样,能卖人情当然要卖,反正是举手之劳。如果是朋友或亲人,她会借口上厕所,然后把事情搞定,事后许耀不知道就算了,知道的话,肯定对她更加感激。
  
      王子衿的情商很高,她深得爷爷真传的驭人之术,不仅仅是恩威并施而已。
  
      她走后,许耀茫然看向秦泽。
  
      秦泽没想好怎么解释,就沉默了,没理他。
  
      也不好说“我女朋友是京城根正苗红的官三代”这种话。
  
      片刻后,王子衿回来,再过几分钟,许耀的手机就响了。
  
      得到那边肯定答复和委婉表达了善意的许耀愕然的挂断电话,再看王子衿时,眼神就不一样了。
  
      出于长辈的关切,他道:“子衿家里是从政的?”
  
      王子衿点头:“嗯,我爸以前在浙省任职过。”
  
      秦泽好奇道:“你爸不是在沪市任职的吗。”
  
      王子衿笑道:“官场有个说法,想当大官,四个地方必须去。胡建、重芹、浙省、沪市,然后到京城。虽然班底早就换了,但我爸的名头在浙省还是很管用的。”
  
      许耀心惊了一下,这官还不小啊,再看秦泽时,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你这多线操作,真的没问题吗。
  
      吃完饭,秦泽和王子衿告辞离开,包间里就剩下许耀和许燕燕父女。
  
      许燕燕兴奋的低头玩手机,把和秦泽的合照上传朋友圈,她正在回复圈子里女孩们的羡慕嫉妒恨。
  
      “爸,想不到秦泽这么亲和,我还以为他的和善是屏幕上的伪装呢。”
  
      “这么帅,而且还是暖男,太喜欢他了。”
  
      “我有种和他做了朋友的错觉,你说我下次到沪市联系他,他还会搭理我吗。”
  
      许燕燕叽叽喳喳。
  
      许耀无声的笑了笑,心说,做朋友?你俩其实是表兄妹啊。
  
      只是这个事实他不会说,也没必要去说。
  
      “可惜他有女朋友了,好伤心,但我觉得他肯定对我有好感。”许燕燕兴许是太兴奋,把和朋友聊天说的话,以感慨的语气说了出来。
  
      许耀眼皮跳了跳,愠怒:“整天就知道追星追星,你能把心思用在读书上吗。”
  
      许燕燕:“??”
  
      她正襟危坐,垂着头,心里委屈,不知道怎么就惹父亲生气了。
  
      出了包间,往房间走去的路上,王子衿顺手搜了一下许耀,惊讶不小。
  
      “温城许耀,还挺有名的。阿泽你怎么认识的。”
  
      实业的百亿富豪和互联网的百亿富豪,差别还是有的,前者的总资产,绝对要高于后者数倍。
  
      互联网堆积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大富豪,但同级别的,能在实业里风生水起的,才是真正的猛人。
  
      可能刚才的事,根本不需要她多此一举,许耀自己足以搞定。
  
      “他啊.....说不清楚的孽缘。”秦泽叹道。
  
      “什么意思。”
  
      “不想说。”
  
      “......”
  
      秦泽想到一件事,其实没系统,他也注定不平凡了,就算拼爹失败,他还能拼舅,看许耀的架势,就算秦泽要股份,他都会欣然应允。
  
      “我欠姐姐的,这辈子都还不清的。”
  
      许家镇分别时,许耀曾经当着秦泽的面感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