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78 不想再这样了

678 不想再这样了


  苏钰是第一次陪秦泽过生日,去年秦泽生日时她俩还不太熟,远没有现在知根知底,深浅互知。
  
  和精力过剩的秦宝宝不同,苏钰过生日的方式就是找一家舒服的餐馆坐下来,喝咖啡,吃东西,然后聊一聊当年,哦,他们没当年可以聊,应该说聊去年。
  
  但购物的欲求是一样的,苏钰先拉着秦泽在附近的商场扫货,说好要给秦泽买衣服,衣服确实买了,但相比她自己的东西,秦泽的衣服仿佛是顺带买的,一件西装,一件蓝色高档衬衫,一双皮鞋。
  
  呵,女人。
  
  幸好不是呢绒大衣,否则秦泽要怒了。
  
  感觉这两个女人是借他生日为由出来满足自己的购物需求。
  
  接着打车带秦泽来到一家当地极有名的西餐馆,挑选在落地窗边的位置坐下。
  
  秦泽猛逛一口咖啡,躺在椅子上,眺望落地窗外,目光掠过小广场,落在波光粼粼的河面。
  
  “今年我的生日没去年开心。”苏钰一手托腮,一手用勺子搅拌咖啡:“就送了我一条项链,还不如去年的你用心呢。”
  
  “烛光晚餐被你吃了?哦,确实被你吃了。”秦泽说:“我其实挺烦那些做着公主梦,每年生日都要不一样惊喜的女人的。”
  
  特别烧脑,而且费钱。
  
  关键是套路早给人用完了,你花大力气搞惊喜,人家一点都不惊喜,显得特别尴尬。
  
  “那说明你根本不喜欢那个女孩,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会为这点事烦的。”苏钰反驳。
  
  “今天是我的生日,别翻旧账好吧,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有浪漫细胞,哦对了,我姐晚上要拍戏,咱们可以一起吃晚餐。”
  
  “正好我也不希望有一个电灯泡。”苏钰望着天边的余晖,招手唤来服务员:“上菜!”
  
  “好的女士,请稍等。”服务员躬身告退。
  
  “你订过餐了?!”秦泽惊讶道。
  
  “你生日嘛,我肯定要有点准备啦。”苏钰嫣然道。
  
  真该让蛆宝宝听听......算了,她还要拍片,挺忙的。
  
  大概十五分钟,菜就上齐了,因为就两份牛排,一盘意大利面,一瓶红酒,一盘水果沙拉。但华而不实的盘子占了桌子百分之八十的面积。
  
  “来了米国我才知道国内那些喜欢用超大的碟子装一丢丢的菜的习惯是哪里学的,”秦泽端起侍者倒的红酒:“好的不学学坏的。哦,还得先醒醒酒。”
  
  他又把红酒放下。
  
  “这家店的牛排很有名,尝尝看。”苏钰切了一下块牛排,细细咀嚼:“确实不错。”
  
  秦泽切一大块,牛嚼牡丹:“感觉和国内差不多。”
  
  牛排的好坏他吃不太出来,就像红酒的好坏他也品不出来。
  
  在身体素质没有突飞猛进之前,秦泽极少碰酒,和王子衿一样自小肠胃不好,喝酒只有难受。
  
  苏钰让侍者象征性的点上一根蜡烛,微笑道:“可以了,酒我们会自己倒。”
  
  侍者应声退下。
  
  秦泽注意到,苏钰戴了耳坠,闪闪发亮,让她多了些雍容和雅致。果然首饰能把女人衬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就像男人的西装和领带。
  
  这应该是为他戴的。
  
  “很漂亮!”后知后觉的秦泽夸奖。
  
  苏钰撇撇嘴。
  
  两人刚碰头时,苏钰时不时的侧过脸,像他展示自己的耳坠,可惜今天的秦泽情商格外低,竟然没发现她戴了耳坠。
  
  其实秦泽发现了,但姐姐今天也戴耳坠了,视觉疲劳后,再看苏钰就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你女朋友突然戴了漂亮的耳坠,聪明男人都能第一时间发现。
  
  但当你女朋友二号也戴了耳坠,男人就见怪不怪了。
  
  倘若女朋友三号也戴耳坠,男人就应该说:你今天这个耳坠毫无新意。
  
  女朋友四号的话,男人会厌烦的说:你这个耳坠俗不可耐,赶紧扔了。
  
  “没劲,你都不失落的。”苏钰叉了一片生菜在嘴里咀嚼,嘀咕道。
  
  “什么意思。”秦泽没听懂。
  
  “忘记去年我生日的时候了?”
  
  秦泽仔细回忆,懂了,那天他想给苏钰一个惊喜,一半是老板慰问员工,一半是男人在漂亮女人面前装逼的本能欲求。
  
  结果苏钰一直没回家,他在门口等啊等,哎呦,腿都蹲麻了。
  
  倒霉娘们,不是说好跟家里关系恶劣,没人疼的么。
  
  “那天我爸叫我回家,给我庆祝生日,但其实借着生日跟我要权,想让苏昊代替我的位置,我一生气就跟他们闹翻了,心里可委屈了,就想回家大哭一场。”苏钰凝视着秦泽:“然后就看到你了。”
  
  “然后你就哭了,鼻涕眼泪揩我胸口。”
  
  苏钰脸一红,羞恼道:“没哭。”
  
  “哭了。”
  
  “就没哭。”
  
  “那可能是我蹲的太久,累哭了。”
  
  苏钰拖着下巴,拿着叉子随手戳着牛排:“你给我买了蛋糕,还点了蜡烛,喂,你是不是那会儿想睡我?”
  
  她没说“喜欢我”,把秦泽当成想玩秘书的老板。
  
  “想啊,”秦泽吃着牛排:“可想了,但你又不留我。”
  
  苏钰扑哧一笑,“和你说真话,其实我特别想留你,但说不出口。我可感动了,所以想着找机会报复回来,让你也感动的稀里糊涂的,可你不给我机会。我就是那晚开始,才喜欢上你。”
  
  “今晚让你上个痛快。”
  
  “说话算话?”
  
  “.....晚上看情况吧,谁知道我姐姐会不会拉我去酒吧庆祝。”
  
  “拒绝她,老婆比姐姐重要对吧。”
  
  “也许吧...”
  
  苏钰拿出手机,对准桌子拍照,突然顿住手指,道:“我可以拍照吗。”
  
  她的举动刺了秦泽一下,以前的苏钰想拍就拍,又有主见又高冷(表面),可当她越来越在乎他的时候,连拍照片都要征求一下。
  
  她的爱和她的内在一样,一点都不高冷。
  
  “拍吧。”秦泽说。
  
  晚餐吃到一半,苏钰低头看了眼右手的女士腕表,突然转身面向玻璃外的小广场,抬起手,打了一个响指。
  
  几秒后,再打一个响指。
  
  如此反复几次。
  
  秦泽懵逼道:“你干嘛。”
  
  “我....”苏钰涨红了脸,“你等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几分钟后,秦泽看见一群西装革履和长裙飘飘的男女,成双成对来到小广场,另外还有人负责清场,把零零散散的几个路人赶到一边,然后在小广场点上手臂粗的白蜡烛。
  
  在缓缓拉开的夜幕中,在摇曳的烛光中,先生女士们跳起了探戈。
  
  小广场瞬间变成了派对。
  
  这还没完,餐厅优雅的钢琴曲停止了,几息后,音乐响起,那是一首大部分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歌《童话》,男声秦泽版。
  
  苏钰踏着音乐而来,嫣然道:“生日快乐!”
  
  秦泽:“......”
  
  卧槽,好浪漫,老夫的少女心。
  
  秦泽这辈子第一次被女人撩到了。
  
  所以,苏钰说白天自己有事,是去准备这个?
  
  “你怎么做到的。”
  
  “在米国,没有花钱办不到的事。”苏钰得意道:“我都不用动脑筋,直接丢出一沓沓的美元,就会有专业的人帮你策划,帮你安排。还不用担心城管呢。”
  
  苏钰说着,猛瞅秦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他,开心囔囔:“呐呐呐,被感动了吧,被感动了吧。”
  
  秦泽想起一事,“那你刚才打响指是怎么回事。”
  
  苏钰略糗,尴尬道:“说好响指为号,我一打响指,他们就哗啦啦进场,还特么说自己是专业的组织呢。”
  
  烛光、音乐、舞蹈、精致晚餐!
  
  秦泽有种自己正在被男神追求,吃完这一顿就要被日的错觉。
  
  我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亲手喂你吃根鸡!
  
  男人不都这样嘛。
  
  跳完一支舞,晚餐刚好结束,小广场那群家伙来的快,去的也快,彼此牵着手风风火火退场。
  
  秦泽猜测他们就像群演一样,拿钱办事,可能是赚点外快,可能还要赶下一个“片场”。
  
  ......
  
  秦宝宝有一段晚上戏要拍,而且是在郊外,一直到十点她才带着司机、助理回酒店。让助理买了蜡烛,回房间换上睡裙后,迫不及待的敲开秦泽房门。
  
  晚饭是在剧组吃的,不能在弟弟生日时共进晚餐,让秦宝宝深感遗憾。
  
  开了一瓶红酒,打开窗户,在五星级套房里点满蜡烛,秦宝宝开心的举杯:“生日快乐!”
  
  秦泽与她碰杯。
  
  “苏钰呢?”姐姐问道。
  
  “睡了。”穿睡衣的秦泽回答。
  
  他终究是被日了。
  
  “还没送你礼物呢。”秦宝宝说着,从包包里摸出一个“蕾神”手办,“我问导演好莱坞有什么特产,要送你当生日礼物,他说你喜欢好莱坞的蕾神。”
  
  秦泽接过“徐锦江”人物手办,强行挤出笑容:“谢谢姐姐。”
  
  锦江大佬从小教导我们理论知识,长大后又创办“锦江之星”为我们提供实验场所。
  
  我会好好珍惜这个手办的。
  
  “礼轻情意嘛。”姐姐也觉得自己这个五十美元的礼物拿不出手,强行解释:“老忙了,从下午拍到晚上。”
  
  “姐姐就是最好的礼物。”秦泽嘴甜道。
  
  秦宝宝捧着一叠蛋糕,嘴角沾着奶油,眯眼笑,笑容比蛋糕更甜,更可爱。
  
  十二寸的蛋糕,有巧克力,有水果,两个人肯定吃不完,但不会把助理叫进来一起吃,太破坏气氛,而且满地的心形烛光不太好意思让外人见到。
  
  秦泽偷偷抹了点奶油在指尖,假装给姐姐擦嘴:“你看你,蛋糕沾嘴上了....”
  
  秦宝宝措不及防,脸上被画了一道白色的猫须。
  
  姐姐擦了把脸,看着掌心的奶油,气道:“哦,你想打架是吧。”
  
  抓起一把奶油就往秦泽脸上怼。
  
  满地的蜡烛,不方便奔跑,一不小心撞倒了,烧坏了酒店的地毯就麻烦了。
  
  姐弟俩就这么坐着,双手捏着一拖奶油,相互打猫拳。秦宝宝一边尖叫,一边仰头躲,一边挥舞双手,伴随着银铃般的脆笑。
  
  她大多时候在胡乱挥拳,秦泽伺机而动,时不时出手往她脸上抹一道,再抹一道,每抹一下,姐姐就尖叫一声。
  
  有时候他们的手打在一起,奶油会溅出,溅在地毯上,溅在睡衣睡裙上,溅在她头发上。
  
  秦泽起身,绕过桌子,猛的扑到一边尖叫一边挥舞双手的姐姐身边,两只手掌啪一声,拍在姐姐脸上,顿时,那张本就沾满奶油的脸蛋彻底没法看了。
  
  “啊~”
  
  秦宝宝尖叫,两只手用力推他胸,想把他推开,奶油全沾在了秦泽胸口。
  
  “别动,我帮你擦干净。”秦泽低声道。
  
  “不要玩啦,我,我有打不过你。”秦宝宝鼓着腮,委屈道。
  
  “我帮你擦干净。”
  
  他又说了一遍,但这次语气很温柔。
  
  他脑海里突然跳出姐姐穿着波西米亚长裙,站在街头的情景,风撩起她的裙摆和长发,同时也撩起她难以用语言去描述的风情。
  
  没有用纸巾,没用手,他低头,伸出舌头,舔在姐姐的脸蛋上。
  
  秦宝宝整个人僵了一下,像个木雕似的,不敢动。
  
  全是奶油的脸蛋出现一道舌印,然后是两道,三道.....秦泽轻轻的舔着,像猛虎舔舐着猎物,专注而认真。过程中,秦宝宝僵硬的身子缓缓放松,她闭着眼,不断颤抖的睫毛显示出内心翻江倒海并不平静。
  
  慢慢的,姐姐精致的脸蛋清晰起来,先是脸颊、再是额头,然后是俊挺的鼻梁......犹豫了一下,秦泽的唇印在了她的嘴上。
  
  姐姐的嘴很甜,分不清是奶油还是其他什么。
  
  烛光静谧燃烧,空气中有着奶油的香气,姐弟俩的亲吻愈发激烈。
  
  秦宝宝觉得自己陷入了巨大的漩涡中,失去了一切反抗的能力,双臂缠着他脖颈,生涩的回应伸进来的舌头。
  
  他俩很少这样大尺度的接吻,即便在拍吻戏时,秦泽也只是吮吸她的唇瓣,因此她的嘴唇才屡屡红肿。
  
  但这一次不是拍吻戏,没有那件皇帝的新装给他们做掩饰,也不是点唇既止的香吻奖励。
  
  这是每一对情侣普遍会做,但姐弟绝对不会做的危险游戏。
  
  秦宝宝浑身战栗,心也在战栗,分不清是激动、欢喜,还是害怕。
  
  时间慢慢过去,她感觉搂在腰间的手缓缓下滑,按在了臀上,继而整个人被托起来,于是她下意识的夹紧弟弟的腰,搂住弟弟的脖子。
  
  接吻再继续,秦宝宝闭着眼,但能感觉到他在走向卧室。
  
  卧室的灯亮着,窗帘紧拉着,被子在床上铺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
  
  秦宝宝被丢在了床上,终于能喘气了,可贪婪的猛虎不给她机会,扑上来,火热的唇在此贴上。
  
  在她红润的小嘴上逗留许久,火热的唇开始下滑,先是下颌,然后是脖颈,接着锁骨,一直到胸前白腻的沟壑。
  
  秦宝宝终于得以喘息,胸脯在急促的呼吸中剧烈起伏,睁开眼,水晶灯的光芒让刺激着她的瞳孔,只能眯着眼,没有镜子,但她能想象自己火辣滚烫的脸,以及意乱情迷的眸子。
  
  如梦似幻!
  
  她不是一次梦到这样的场景,也不止一次渴望这样的场景。
  
  想来他也是。
  
  但秦宝宝没法分清,此时此刻,翻涌在心中的到底是什么,爱情?亲情?
  
  甜蜜,亦或是恐惧?
  
  直到睡裙被撩起,有什么东西正被缓缓褪去。
  
  秦宝宝狠狠打了个寒颤,那双映着灯光的眸子,骤然间清醒了。
  
  “不不不....不能这样,阿泽,阿泽!!”她伸手按住,坐起身,脑袋涌起晕眩感觉。
  
  秦宝宝闭上眼,按住太阳穴,片刻后,晕眩感消失,睁开眼时,看见秦泽坐在床边,在挠头。
  
  他看着她。
  
  她也看着他。
  
  无声对视片刻,秦宝宝翻滚着躲进被窝里,穿好胖ci,心里疯狂的组织语言。
  
  两人尴尬的沉默着,思考着怎么样毫无ps痕迹的打破尴尬气氛。
  
  秦泽你这个禽兽,嘤嘤嘤。
  
  不怪弟弟不是人,全怪姐姐太迷人!
  
  这么鬼畜的台词肯定不行,只会更加尴尬。
  
  阿泽你终于想通了么,正好姐姐也想开了。
  
  姐姐想开了?甚好甚好,一点寒风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见鬼,台词还是不行。
  
  尴尬的沉默中,秦泽幽幽叹口气:“姐,我去过许家镇了。”
  
  这件事秦泽说过了,此时重复,秦宝宝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知道了很多妈知道,爸不知道的事。”
  
  秦宝宝闻言,沉默了。
  
  话中之意已经很明了了,妈知道,爸不知道.....她有些悲哀的看着秦泽,那你想怎么做呢?
  
  “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秦泽说。
  
  “那,那......你想怎么做。”秦宝宝结结巴巴说。
  
  “我们这样耗着不行,”秦泽道:“我过完生日二十四了。你二十六了,还有多少时间瞎耗啊。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曼姐说的对,我就像个死小孩,明明处理事情的能力一团糟,却贪得无厌的想把身边的玩具拢在怀里不放手。用桥到床头自然直来安慰自己,却怯弱的连爸的滔天怒火都假装不去想。”
  
  秦宝宝愣愣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