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92 挂逼的气质

692 挂逼的气质

    老话说,是金子总会发光,是精(河蟹)子总能生娃。
  
      东风产的“游戏机”在一个星期的酝酿和发酵后,口碑开始爆炸。体验到这款游戏机魅力的人,自然而然会疯狂安利身边的人,或许在网上大肆吹捧,这就是秦泽的底气。
  
      开挂的人都有底气,甭管副本难度在高,一键清野,毫无压力。
  
      这个世界应该没有“系统毁灭者”和“挂逼纠察队”这种存在吧。
  
      网上:
  
      “听说这款游戏机很赞?这几天被身边的朋友疯狂安利。”
  
      “何止是赞,不用去vr馆,一样能体验到虚拟现实游戏,感觉网游小说里的游戏离我们又近一步了。”
  
      “朋友买了一个,昨天去试玩了一下,确实很不一样,就是游戏匹配时间太长,又只有一个游戏,期待能开发更多的游戏。”
  
      “抗住不网上的吹捧和朋友的安利,已经下单了,明天应该能到。”
  
      “这么有意思的游戏机,卖的也不贵,很适合入手。”
  
      在vr游戏普遍处在单机模式的现今,这款可以联网的游戏眼罩的横空出世,让无数游戏爱好者惊喜不已。甚至夸张的将之定义成“虚拟现实游戏”的雏形。
  
      别说三千块,加个零也要想办法入手,大不了寒假去工地搬砖。
  
      不算高昂的售价,让它成功打入千家万户,迅速聚拢人气和流量。相应的,秦泽的名气再次得到提升,网友把他称作“宅男福星”。
  
      调侃说:秦老板,我们的虚拟现实游戏梦想就靠你了。
  
      整个行业都震动了,从轻视不以为然到骇然震惊,只是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外行人不懂,但内行人知道“晕动症”有多难解决。
  
      更知道这意味着多大的利益,虚拟现实技术可比仅仅局限于游戏,它涵盖很多领域,包括医学和航天。
  
      事实上,VR游戏眼罩一鸣惊人的短短一个星期里,不少外界企业试图与东风科研人员发生肮脏的py交易。
  
      秦泽早有准备,提前申请了包括技术专利在内的一百多种专利,以及研发部门所有员工都签了苛刻的合同。
  
      py交易暂时没有发生。
  
      想要大菊已定,哪有这么简单。
  
      白道上的关系,他可不缺。
  
      游戏眼罩的销售量直线上升,在一个星期里,每天都在创新高,昨天还是两万多的销售量,今天早上已经破四万,看趋势24点前有望冲击五万。
  
      一天的销售额就好几千万,扣除成本,宣传费、收购资金等前期投入,就这一个星期,回本三分之一。
  
      你能信?
  
      秦泽很高兴,有钱赚当然高兴,反而王子衿和秦宝宝没太大的喜悦之情,倒是姐姐借机问他要老婆本,说余额不足,该充值了。
  
      王子衿在旁抬杠,说:“怎么就余额不足了,老婆本是黄钻么,还有余额不足的道理?”
  
      分外绝望,男朋友的老婆本似乎和她没有关系的样子。
  
      明明就该是她的钱啊。
  
      秦宝宝下巴一抬眼一横,义正言辞:“姐用光了,不行啊。”
  
      于是又从秦泽这里坑走一百万。
  
      区区一百万,姐姐却高兴的很,笑的像只小狐狸。
  
      ......
  
      行业内不管大小公司,几乎都买了东风产的vr游戏眼罩,当然不是为了体验,而是拆开研究。
  
      公司高层每天都在问:“研究的怎么样,能不能复制。”
  
      产品研发部的回答也很统一:“给点时间,再给点时间。”
  
      根本看不懂啊,核心技术那么好复制,就没有强国弱国,强企弱企的区别了。
  
      除非有图纸。
  
      况且即便看懂了,但想吃透,复制,很需要很长的时间。
  
      长到市场份额被别人占尽。
  
      临近中旬,秦泽让苏钰邀请了VR行业几家大公司,又让王子衿联系了包括企鹅在内的几家大型游戏公司,准备开一次企业高层之间的合作会议。
  
      这是秦泽第一次以“企业家”的身份向商业大佬们发出邀请,光这一点,绝非是一个明星能做到的。
  
      资历再老,名气再大,也不行。
  
      真正的大企业家可不会鸟你一个“戏子”。
  
      但秦泽可以,因为他以紫晶科技股东、东风科技法人的身份发出了邀请。
  
      面对他的邀请,大佬们甚至万分激动,推掉了当天的所有安排,纷纷奔赴沪市。
  
      虚拟现实技术这块领域的前景和重要性,绝非天方、紫晶、宝泽能比,后三者你可以自己玩,怎么玩都没事。而前者,你想玩好它,需要海量的资源和人才,以及千丝万缕的关系。
  
      把所有赚钱的行业拢在手心上,大概是所有重生挂逼的梦想,同时也是他们的桎梏。
  
      这种挂逼十有八九在半路就被人干掉了。
  
      想猥琐发育?
  
      不可能的。
  
      秦泽不怕被人干,但他算了一下,他想在虚拟现实领域走的更远,靠他一个人不太现实,单就游戏这一块,紫晶科技在游戏开发领域,行业内其实排不上名次。
  
      辣么牛逼的游戏机,就玩一款人气已然渐渐下滑的游戏?也太暴殄天物了。
  
      向挂逼系统兑换游戏代码?
  
      不不不,这不是最好的办法,积分可不能用在这种地方。
  
      合作才是王道。
  
      而虚拟技术的其他应用,寻求资本雄厚的合作伙伴同样是最好的办法,秦泽算过的,这样能以最小的投资,赚最大的利益。
  
      合作生财,这是百分之九十九的重生挂逼无法参透的奥义。
  
      我只要让出一部分利益,就有一群合作伙伴,还能赚更多的钱,何乐而不为。
  
      ......
  
      会议地点在环球金融,时间是早上九点到十一点。
  
      今天本该自觉出任头号花瓶给弟弟当陪衬的秦宝宝不在,她跑北京去了,演唱会在几天后举办。
  
      会场大概有三十几人,都是大佬,所处的公司地位,少说也是三当家二当家,小一点的企业,直接大当家过来。
  
      秦泽一个个的接待,相互交换名片,嘘寒问暖几句。陪同在他身边的是苏钰。
  
      裴南曼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笑着对身边的王子衿说:“不得不承认,商业交际上,她衬在秦泽身边,比你更搭吧。”
  
      王子衿不屑的撇撇嘴。
  
      因为苏钰比较能扯啊,逢着谁都能谈一谈行业发展,企业管理这些话题,聊的宾主尽欢。
  
      她去的话,和对方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么?
  
      还是老娘纵横军区大院二十载的驭人之术?
  
      王子衿目光忽然一凝,蹙眉道:“那俩是谁?”
  
      那边有一对母女花,母亲风韵犹存,气质出色,女儿更是一朵娇嫩的小花,看秦泽的目光含羞带怯,又有几分兴奋。
  
      裴南曼看过去,恍然,道:“那女人叫张艾珍,老公是发改委的,一个挺有手腕的女强人。边上那个是她女儿。”
  
      说罢,瞄了她一眼:“紫琪的朋友,听说一直在追求秦泽。”
  
      王子衿不咸不淡的“哦”一声。
  
      裴南曼感慨道:“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看上秦泽了呢。”
  
      王子衿不悦的斜眼裴南曼,不满她说自己男人坏话。
  
      陈清袁也来了,随着她母亲一起来的,张艾珍不做vr行业,也不做互联网游戏,但恰好有时间,又听说秦泽邀请了好多大佬开会,就过来凑凑热闹,扩充人脉也是好的,或者适当的做点投资。
  
      陈清袁一听,嚷嚷着要跟过来。
  
      一见秦泽就挪不动腿了,秦哥长秦哥短,有说不完的话。直到苏钰皱着眉头拉秦泽走,陈清袁也想跟着去,被她妈拽回来。
  
      “矜持呢,你女孩子家的矜持在哪里。”张艾珍不悦道。
  
      “妈,矜持是男追女的时候,女孩子矫情一下,女追男要什么矜持,作死不是。”陈清袁白眼道。
  
      “怎么生出你这么没出息的女儿。”张艾珍恨铁不成钢。
  
      “你不也说他很好么,如果我能把他追到手,你和爸都得笑开花。那么优秀的女婿,哪还要您自己东奔西跑赚钱?”
  
      “话是这么说,可你有希望么。”张艾珍叹口气:“傻丫头,你看他边上那女人多漂亮,一指头戳死你。”
  
      “再漂亮她年纪也比我大,是老女人嘞,再等十年她人老珠黄,我风华正茂,怕什么。”
  
      我还没长成御姐呢。
  
      “紫琪的朋友,对我很憧憬的样子。”秦泽解释道。
  
      “不用解释,她又不是你的菜。”苏钰小声道:“你是可耻的姐控嘛。”
  
      “我不是姐控,你别胡说八道。”秦泽虚的一匹。
  
      “不是姐控你会喜欢上我?还有王子衿。”
  
      “......这叫做御姐控。”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大叔和一个年轻人迎上来,看起来像是一对父子。
  
      “秦总。”中年大叔和秦泽交换名片,风腾科技的总裁,风腾是虚拟现实技术的大企业,背景很杂,股东如果列出来,普通人都耳熟能详。
  
      “这是黄总。”中年大叔对年轻人的介绍就这么一句。
  
      年轻人端详着秦泽,笑道:“名片没带,我叫黄魏。”
  
      原来不是父子,秦泽点头道:“黄总好,感谢赏脸。”
  
      “我喜欢这句话,做生意最重要的是给脸,正因为朋友们给脸,我才能走到这一步。”年轻人笑道:“秦总介不介意也给我个脸?”
  
      “什么意思?”秦泽笑容不改。
  
      “我对虚拟现实技术很感兴趣,这玩意用来开发游戏简直暴殄天物。”年轻人说:“我注资五亿,投资你的东风科技,占百分之五十的股权。”
  
      秦泽和苏钰面面相觑。
  
      哪来的愣头青,你说注资就注资么。
  
      年轻人身上有一种隐藏着很好的跋扈气息,尽管他笑容满面,谈吐得体,但就是给人一种“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的强大自信。
  
      这种气质秦泽不陌生,他自己也是这样。
  
      这是挂逼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