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背后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背后

    “不错,周赢是我所杀。”
  
      灭罗星君点头,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脸上的神情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荒弃界面不同于其他界面,在一个大时代中,只许一人证道。”
  
      “周赢天资惊艳,并不在我只下。本座在世之时并不惧怕,但我若是陨落或者自封,无相府之中无人是他的对手,本座绝对不允许有如此巨大的威胁存在。”
  
      “他很强,虽然身在荒弃界面,但他准大能的境界已经能够与高等界面的那些准大能媲美,与你相差不多。”
  
      “但可惜,他终究是小瞧了大能只力。”
  
      “你所在的这个中土界面,确实是人才辈出,二十万年前出了周赢,一万多年前又出了三个小家伙,如今又出了你,当年本座的防备果然是正确的,若是再晚两步,让你们成长发展起来,怕是连我也难以压制了。”
  
      灭罗星君面色淡漠无比,俯瞰陈远,眸光冰冷无比。
  
      二十万载之前,号称可以挣到的周星君,在灭罗星君眼中,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可以轻易碾碎。
  
      一万多年前,他又将中土三大天君直接囚禁,如今又要将陈远扼杀在摇篮之中?
  
      灭罗星君所说的话,传遍整个地球,所有人无不咬牙切齿,但更多的却是心中一片悲凉。
  
      当年号称荒弃界面第二强者,仅次于灭罗星君的周赢星君战死。
  
      而万年前三大天君又被囚禁近万年。
  
      那陈远呢?
  
      他要面对的又是什么?
  
      此刻。
  
      陈远神情凝重,但他并没有任何的惧怕与退缩,周身战意更加的炙热。
  
      “如此说来,当年三大天君被囚禁,祖人被吓血脉诅咒,以及中土界面万年前的大变,还有那些紫瞳一族侵袭中土,这些种种,背后都是你的身影?”
  
      “不错。”
  
      灭罗淡淡应道。
  
      他抬头望向数千里之外的中土界面,淡漠的眼眸之中竟是露出意思贪婪与惧怕。
  
      “这个界面,你们这些蝼蚁能够随意的出入,更以为这里是和平之地。”
  
      “却不知,在我等严重,此界乃是时间最险恶之禁地,这里法则密集,仙阵罗列,如同九天雷池,不得逾越半分。”
  
      灭罗一边说着,眼中的向往以及贪婪越发的旺盛:
  
      “这二十万年来,本座在封印之中,分出神念,与各大异族还有紫瞳一族联手。”
  
      “但凡中土有强者崛起,便立刻将其扼杀。”
  
      “这二十万年来,本座连续派人攻打了这个界面不下十次,总算让它没落下来,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能够乘势崛起。”
  
      不下十次?
  
      夏国所有人以及古境众人,顿时面色一僵。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看似和平发展的中土故乡,却早就被人暗中操控。
  
      一次次崛起的希望,被一次次无情的扼杀。
  
      原本早就应该成为整个荒弃界面的中心与主角,但却屡屡被灭罗星君将那希望之火直接浇灭。
  
      尽管灭罗并没有详细说出这二十万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可想而知,必然是有惊才绝艳的强者崛起,本可带领中土,君临天下,但却含恨而死。
  
      “灭罗!!”
  
      这一刻。
  
      不知道多少中土修士咬牙切齿。
  
      甚至就连那些普通人,都感到无比的压抑以及愤怒。
  
      若是没有灭罗星君,这二十万年来,中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崛起。
  
      但凡其中有一人证道,中土都将是整个荒弃界面的中心,根本无需遭受如此多的苦难。
  
      原来这一切。
  
      都是灭罗所为!
  
      “杀了他!!”
  
      不知道何时。
  
      有人对天愤怒高喊。
  
      尽管他们不过是凡人,声音微小,根本无法传道天外。
  
      但陈远却仿佛听到了一般,他望向灭罗的眼眸,越发的冰冷。
  
      “不用这样看着我,扼杀这些天才天骄,本就是上位者需要做的。”
  
      “你在赤战大陆崛起,踏平我无相府,本座也没有说什么。”
  
      “成王败寇,历史永远是胜利者所谱写的。”
  
      “无相府的后辈不成大器,无法守住祖业,却招惹大敌,本就该亡。”
  
      灭罗星君声音清冷说道。
  
      “如此说来,你不是为了无相府而来?”
  
      陈远微微皱眉。
  
      “哈哈哈,陈远,你也太小瞧一位星君了。”
  
      灭罗星君哈哈大笑,但其眼眸之中的淡漠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望向陈远:
  
      “区区一个道统,灭了就灭了,本座又怎会为了一群小辈出手。”
  
      “本座此来,不过是因为你已经干扰到了本座。”
  
      “你可能不知,自你在赤战大陆时,本座就已经注意到你。”
  
      “当时本座以为你不过是一个幼儿罢了,想要崛起到能够干扰到本座时,至少需要数千年乃至万年的时间。”
  
      “到那个时候,本座早就已经得到中土的机缘,离开荒弃界面。”
  
      “这整个荒弃界面近百个大陆,让给你又如何?”
  
      “不曾想到,你成长如此之快,快到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
  
      “那么,本座就不能留你了。”
  
      灭罗神情淡漠道。
  
      他所说的话,让人通体寒彻。
  
      数次攻入中土,扼杀天骄,包括此刻要碾压陈远,都并非是为了无相府报仇。
  
      这纯碎是因为怕陈远以及中土崛起之后,威胁到他罢了。
  
      “因为我挡了你的道,所有要杀我?”
  
      陈远轻轻一笑。
  
      “不是杀你。”
  
      “你能够用数十年的时间就强势崛起,更修成了让本座都有些惊讶的法力神通,这绝不可能是中土的传承,你必然是得到了中土之内的机缘。”
  
      “你放心,本座将其擒下之后,你的那些宗门、亲人,本座统统放过,仅抓你一人,问清楚机缘罢了。”
  
      灭罗星君淡漠说道。
  
      “我若不答应呢。”
  
      陈远平静应道。
  
      “呵呵。”
  
      灭罗眼中露出一丝丝讥讽。
  
      “你太稿库你自己的力量了。”
  
      “一日不成大能,哪怕神通再如何强大,手中法宝再如何强大,于我眼中,终究是蝼蚁。”
  
      “是吗?”
  
      陈远轻轻一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