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权少贪欢:撩婚99天 > 第012章 像是五爷亲生的崽儿

第012章 像是五爷亲生的崽儿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妈咪~!”一道奶甜奶甜的声音,唤醒了浅浅睡着的安宁和权煜皇。
  
  安宁背对着男人被他搂在怀中,小脸儿正好冲着门口的方向,她笑弯了那双桃花眼,“宝宝!”
  
  时隔多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宝宝呢。也不算是第一次吧,之前宝宝睡着的时候她也看了他。可惜那时候小团子睡着了,她也只能在旁边看看他,去亲他额头的时候都特别怕把他给吵醒。
  
  恍惚中感觉有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小团子了,安宁从床上坐起来,冲小团子伸了伸手,将小团子抱在了怀中,小家伙自己麻溜儿的脱了鞋,直接就钻进了权煜皇的怀里躺平了。
  
  “权爹地,你好点了吗?听大姑姑说你生病了呢。”小团子躺在男人的手臂上,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小肉手也在男人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着。就像他生病的时候,他的妈咪在抚摸安慰他一样。
  
  权煜皇逼着那双寒气逼人的漆黑妖眸,勾了勾嘴角,“谁带你来的?”
  
  “警卫员叔叔呀!”小团子声音奶声奶气的,可软糯了,他抱着权煜皇的脑袋,“权叔叔,生病不害怕,乖乖听医生的话你很快就好了。”
  
  权煜皇乐了,什么时候他可怜到需要一个小崽子来安慰他了?
  
  “嗯。”从鼻尖儿回应了一声儿,权煜皇把他脑袋上的小崽子给扒拉塞进了怀里。
  
  安宁撇嘴,觉得有点失宠的感觉。这小家伙儿现在眼睛里只看得到权煜皇,根本就没有她。
  
  人家两个一大一小的抱在一起躺在床上,倒显得她成了那个多余的人。
  
  “权爹地,大姑姑说我今天晚上可以不用回家。我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不好。”
  
  小团子受伤的瘪了瘪小嘴。
  
  权煜皇将妖眸眯成一条缝斜睨着他,“你留下来打扰我跟你安妈咪二人世界。”
  
  “那好吧……”小团子到蛮贴心的说,“那我待一会儿就回家。”
  
  “嗯。”重新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塞进怀里,权煜皇拧了拧眉头。看到他皱眉头,小团子以为是自己压着了他的输液管,连忙扭动着小身体,结果就是被权煜皇一巴掌给固定在了自己的胸前,“乖乖躺着,不然现在就送你回家。”
  
  小团子小肉手捧着男人的脸颊,小心翼翼的亲了亲他的鼻尖儿,“权爹地,很疼吗?”
  
  权煜皇点头,“疼。”
  
  “大姑姑说了,男孩子疼一点没什么。”
  
  “你废话太多。”权煜皇到底是不耐烦了,“安静一会儿,不然立刻送你回去。”
  
  安宁没好气的轻轻的拍了一下男人的肩膀,“宝宝是关心你,你别不识好歹啊!来,宝宝,让你权爹地睡一会儿,安妈咪抱抱你。”
  
  小团子居然拒绝了她,“不要呢,我要抱着权爹地。”
  
  “……行,你们父子俩待着吧。我走了。”安宁说着就下床。
  
  权煜皇问她,“上哪儿去?”
  
  “去给你们父子俩弄点吃的。”
  
  不然饿死他们算了!
  
  小团子挣扎从权煜皇的怀里伸出一只手,“安妈咪,我吃过晚饭才来的。你只给我权爹地弄点吃的就可以了。”
  
  “你不吃蛋糕了?”
  
  “啊……要吃的。”
  
  “等着。”安宁好笑的抿了抿嘴唇,觉得因为小团子的到来,权煜皇似乎都没有那么痛了呢。
  
  小孩子真的是天使呢。
  
  一出病房,安宁就看到感觉要跟警卫员抢工作的陆部长。
  
  “嫂子,小崽子怎么说的?”
  
  安宁一愣,“什么怎么说的。陆师爷,你问问题不要这么莫名其妙好不好啊。”
  
  “小崽子前脚进病房,后脚我就接到了大姐的电话,说是小崽子消无声息的就从家里消失了。问过了警卫员,说是小崽子来了医院。”陆越川一脸欣赏的说道,“这么小就知道利用自己手中仅限的权利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小崽子不愧是五爷的儿子。”
  
  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这股做派,就像极了五爷的亲崽子。
  
  安宁一惊,“宝宝自己偷偷溜出来的啊?!警卫员怎么办事儿的!”
  
  “他可不是偷偷溜出来的,他是光明正大的假装跟大姐打了电话,然后命令警卫员带他来医院的。”陆越川欣赏小团子的地方就在于此,“九处毕竟是军机重地,不方便让小孩子待在这里。所以大姐就把小崽子留在了家里,派了警卫员照顾他。每天时不时的大姐会给家里打电话问问小崽子的情况。今儿也是一样。吃了晚饭,大姐打电话让小崽子稍微玩一会儿就乖乖睡觉,说了两句电话就挂了。结果小崽子装作电话还没有挂点的样子,一个人在哪儿演了半天的戏。嗯嗯啊啊的,警卫员哪里会提防一个小崽子,这不,就给他骗了。”
  
  真以为是大姐同意了他来医院看望五爷,警卫员也没跟大姐核实,挂了电话就带着小崽子来医院了。
  
  安宁都有点惊了,“这孩子……跟谁学的这一套阳奉阴违,欺上瞒下。陆师爷,不会是你教的吧?”
  
  陆越川连连摆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哦!嫂子,你别有什么事儿都往我身上推啊。大姐听到小崽子到了医院,也就放心了。我也保证晚点就把小崽子给送回家里去。”
  
  “难怪宝宝刚才说今天晚上要留在医院呢。”安宁真是被这个小家伙儿的手段给折服了,真亏得他能想出这么一个瞒天过海的好计划,结果还真给成功了。
  
  “底下的人嘴巴不牢,肯定让小家伙听到了什么,知道了五爷生病住院。他心里挂念担心五爷,才会用了这样的方法偷偷溜出来。”陆越川向病房里望了望,“算了,大姐那边也说只要小家伙到了医院,也不着急把他送回来。我看今天晚上要不然就让小崽子在医院过夜得了。”
  
  安宁没有点头,而是问:“苏师姐的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了?”
  
  “蛮顺利的,也挺成功的。但恢复期特别长,至少得有七八个月的时间是不能见人的。苏沫兮那个性格,她在恢复好之前,也不愿意见人。”陆越川明白安宁的意思,“要不我去问问?如果苏沫兮愿意的话,我等会儿亲自带小崽子过去见她。”
  
  军工所在军医院里也是有自己的地盘,挺巧的,两边距离挺近的。走路十多分钟就能到达苏沫兮所在的病院。
  
  “那就算了,让苏师姐好好养伤吧。”安宁几乎是在床上睡了整整一天,现在特别精神,“医院的厨房,我能用吧?”
  
  陆越川咧嘴一笑,“就等着嫂子你主动开口呢。”
  
  他就知道嫂子既然来照顾了五爷,肯定不会让五爷再吃食堂的病号餐。他呢,也正好能沾沾五爷的福气,结束天天吃外卖的日子。他早就已经吩咐下去了,只要嫂子一开口,随时就能去医院的厨房做饭。
  
  安宁挽起袖子,“我晓得你无肉不欢,但这几天不行。必须得吃的清淡,我会尽量把素菜做出肉味儿来的。”
  
  “那可真是太谢谢嫂子了。”陆越川暂时有点空闲时间,他便跟在安宁的身后,准备去厨房给她打打下手,“老白跟主刀他们还在讨论,都是专业领域里的翘楚,争论起来也是吵得脸红脖子粗。我刚才抽空过去瞄了一眼儿,那场面,跟打仗一样。我看要不是有警卫员拉着,老白都该跳上会议桌跟人家吵架了。”
  
  安宁好笑的轻咳了一声儿,“我们就耐心的等手术方案吧。”
  
  “大姐那边……等老白他们讨论出一个结果,我就拿着手术方案去找她。嫂子你放心,我一定努力说服大姐点头同意。”
  
  “你办事我很放心。”
  
  在陆越川的带领之下,安宁来到了医院的厨房。挺大的,工具也特别齐全,就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是很干净。当然了,外边的厨房,自然是比不上自家的厨房那么干净。
  
  有陆越川帮忙打下手,安宁又只做了几道简单爽口的菜,速度挺快的。两个人又一遍聊着天一边做饭,感觉还不到半个钟头,三菜一汤就热乎乎的出锅了。
  
  陆越川贪婪的嗅着饭菜的香气,差点都感动哭了,“嫂子,你这一走,我又得过上天天吃猪食的日子了。”
  
  真的,跟嫂子的手艺一比,就是十八公关的饭菜,他都感觉跟猪食没有区别。
  
  “嫂子,不走了行不行?”
  
  安宁压根不接陆越川这茬,她脱下围裙,“端着。”
  
  陆越川一抬手,吩咐警卫员,“端着。”
  
  回到病房的时候,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已经躺在床上浅浅的睡着了。可等安宁一走进,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还有那一双漆黑的妖眸,都睁开亮晶晶的看着她。
  
  安宁顿时有一种自己是动物园饲养员的错觉。眼前这一大一小,就是等着她投喂的大型犬科动物——不对,是一只大型犬科动物的幼崽,以及一只大型猫科动物。
  
  陆越川把病床上的小餐桌给支开,一双明显是没干过活儿的手上,有深深浅浅的好几道抓痕。他自个儿抓的,安宁都跟他说了不能直接用手去摸山药,不然会发痒,结果陆越川不听,这不就给自己挠成这个死样子了。
  
  权煜皇的目光不动声色的在陆越川抓痕的手背上划过,淡淡的问:“怎么回事儿?”
  
  他还以为陆越川是给哪个女人挠的呢。脑袋里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蒋欣然就是林晚晚。
  
  陆越川连忙回答,“做饭弄的,没事儿没事儿。”
  
  说着自己是吃了晚饭才来的小团子,还是在安宁的好厨艺之下食欲大作,也跟着权煜皇陆越川又加了一顿晚餐。
  
  两大一小三个男人,吃饱喝足之后,惬意满足的靠在病床上,那模样儿……安宁都感觉他们是清朝末年吸了鸦.片的瘾君子哦!
  
  病床很大,大到两大一小三个男人坐在上边也丝毫不觉得拥挤。
  
  作为厨师最满足的肯定是看到大家吃了自己的饭特别香的样子,安宁笑着问道,“警卫员去买蛋糕了,你们还吃的下么?”
  
  小团子坐在权煜皇的怀里,高高的举起小手,“我吃一块蛋糕就够了!”
  
  “再吃你就要胖成个球儿了。”权五爷狠狠的捏了捏小团子的脸蛋儿,“从明儿起,减肥!”
  
  “啊?!权爹地——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