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侯府娇宠 > 第709章 那可是侯爷

第709章 那可是侯爷

    香满楼,齐京第一酒馆,名声响彻天下,菜肴极佳,价格昂贵,有银两的客商和贵人都喜欢在这用膳。
  
      不过,即便名气再大,有一点也该和其他酒馆一样。
  
      大门处应有伙计笑脸相迎,而现在……
  
      左右两旁一溜排身穿铠甲的士兵,腰挂佩剑,双目直视前方,不苟言笑凝重肃穆。
  
      她们这些乡野人,最多见过衙役,从没见过士兵,现在却这么多!
  
      一时之间,赵玲美吓的不敢下车,眼睛直瞪,拉起帘子头往外探。
  
      直到背后递上一掌,将她轻轻一推。
  
      “娘,别怕,舒姐姐这位夫婿,以前是乡下小子,如今在朝为官。”
  
      她没说官职,只怕说了,娘更放不开。
  
      因为六年前齐周战役,波及江南,经历战乱,见到正儿八经的士兵,她们能不怕吗?
  
      这话恰在下车后说,一些离得近的姐妹婶婶全听见了,立刻记下重点。
  
      以前是乡下小子,现在不是,当官了。再瞧一溜排兵士,她们明白了。
  
      “原来,未来姐夫是武将。”
  
      秦妙随口一说,先前眼里涌起的羡慕和敬畏全部消失。
  
      她常听人说,大齐向来遵礼重道,以文治国,对于兵武历来不重视。
  
      相比文人,武将俸禄不高,地位也低,去年招壮丁入伍,没多少人愿意,硬被抓过去凑数呢!
  
      只有家世实在不行的人家,为了那点入伍年禄,才不得已进去。
  
      看来,这位姐夫家世确实不行,她还以为舒姐姐嫁的多好呢!
  
      当然,秦妙会控制自个儿了,这些她心里想想,绝不敢说出来。
  
      可她刚才那句话,足以让众人也这么想。
  
      她们远在江南,只知道历来大齐治国的规矩,新皇如何上位,朝中局势怎样,一概不知。
  
      所以,这些人的思想远远停留以前,除了……
  
      赵玲美还是有些后怕,嗓门都小了,越紧张越爱说话,不停嘀咕。
  
      “香满楼的菜肴,肯定好吃,但是,舒丫头的夫婿,今天来吗?要和我们一桌?”
  
      能带这么多士兵的,肯定是头领,威风凛凛,体格健硕。
  
      “来头肯定不小啊!嫣然,等会见了,我怎么行礼,叫他什么,大老爷,官爷?”
  
      赵玲美的局促不安和其他几个妯娌形成鲜明对比,但那些人没说话。
  
      几个小辈随意的瞧着她,特别是秦妙,差点嗤笑出来。
  
      不用这么紧张,真不是什么大人物。
  
      武将,地位很低的。
  
      “嫣然姐姐,我见舒姐姐朝里面去了,我们要不要跟上?”
  
      这时候,秦芝芝带着她母亲走了过来,满目笑容。
  
      赵玲美看着二妯娌平静的样子,她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嫂子和她一样出生,人家都这么淡然,她慌什么?
  
      一对比,显得她很没出息。
  
      于是,她立刻跟着镇定,拽住二妯娌的手,“嫂子,咱们到时候一桌。”
  
      “三婶,座位肯定提前安排好了。我猜啊,你们几个婶娘都坐一块。”
  
      秦芝芝笑着回话,而后主动挽住秦嫣然的手,点着秦云舒进去的那扇门,“走吧?”
  
      香满楼东西共八扇大门,此时全部打开,士兵分站两旁维持秩序。
  
      秦家旁亲下车后,按照顺序成群进去。
  
      到了里面,伙计笑脸相迎,一楼大厅安排四桌,二楼厢房设有三大桌。
  
      总共七桌,即便孩童,也有座位。
  
      看到满脸笑意的伙计,赵玲美才松了口气。
  
      厢房安排给长辈,几位婶娘座位全在二楼,孩童和同辈们在一楼。
  
      如此一来,赵玲美就和秦嫣然分开了,女儿不在身旁,她有些局促,生怕上头再站几个士兵。
  
      “嫣然姐姐,你的座位不在舒姐姐旁边吗?”
  
      秦芝芝望着三三两两上楼的几位婶婶,又瞧着走向一侧即将落座的秦嫣然。
  
      “不论按照哪种规矩,我都不可能被安排在楼上。”
  
      长幼有序,定长辈为先,她一个晚辈,怎可能坐在厢房?
  
      其次,舒姐姐成婚,她才是重中之重,定北侯肯定也在楼上,她坐在舒姐姐身边,像什么话?
  
      秦芝芝凝神望着,片刻后收了视线,“也好,不和长辈在一块,没有拘束。”
  
      话音笑意浓浓,紧接着她朝秦嫣然那桌走。
  
      可刚走几步,就听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随之伴着嘘声。
  
      秦芝芝不知怎了,只见众人全朝大门瞧着,十几个孩童瞪大眼睛目露好奇,而她那些姐妹们,各个眼里放光,好像发现天大的好东西一样。
  
      于是,她也好奇了,立即跟着望去。
  
      一袭淡蓝衣衫的笔挺男子映入眼帘,长身玉立,衣炔随清风微拂,周身散着光芒,只需一眼,就叫人移不开视线。
  
      先前肃穆站立的士兵正躬身行礼,十分恭敬。
  
      几语过后,男子转身迈步而来。
  
      步伐稳健,正脸入了众人视线。
  
      “好俊的男子!特别是那双眼睛,直将人吸过去。”
  
      不知哪个姐妹小声嘀咕一句,叫人很想附和点头。
  
      她们在江南,从未见过这么俊的男子!
  
      剑眉飞扬双目凝犀,轮廓分明气场强大,让人敬畏,不敢私自靠近。
  
      秦芝芝呼吸仿佛停滞,眼睛定在男人身上,无法移动。
  
      而秦妙,唇忽的抿紧,眸中的星点亮光渐渐散去,脑子迅速旋转,拼命想着这人会是谁?
  
      “侯爷,人全部到齐了。”
  
      香满楼掌柜上前,笑容中带着敬重。
  
      萧瑾言点头,视线极快的一扫众人,都是孩童和小辈,他需要尽快和秦家众长辈见面,以示敬意。
  
      所以,他没有停留,直朝二楼走。
  
      底下众人依旧看着他的背影,听着沉稳脚步渐渐远去。
  
      听到定北侯三字,秦妙松了口气,舒姐姐的夫婿是武将,而这个男人有爵位。
  
      大齐好像没有异姓侯,原来是皇室子弟,怪不得气场那么强。
  
      松口气的同时,她眼中再次起了亮光,长得这么好看,如果她有幸靠近他,被他收入府中……
  
      那可是侯爷!比舒姐姐夫婿还要好!
  
      秦妙心思飘飞,眸光越来越盛,甚至在想等会怎么打听这人的身份,府邸在齐京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