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头狼 > 1141 我想跟您交朋友

1141 我想跟您交朋友

蒋光宇宛若树桩子似的蹲在地上,口鼻之间“呼呼”的喘着白气,看得出来他内心深处一定特别的挣扎,而旁边的梦娇双手掩面早已经哭成泪人。
  
  “唉,这事儿整的真鸡八闹心。”王鑫龙揪着眉头小声喃喃。
  
  我嘬着嘴角,死死的捏着自己的裤子,竭力控制自己不看不想。
  
  或许这正是我和张星宇的区别吧,一模一样的条件和资源摆在我俩面前,我琢磨的是忍与不忍,而他想的却是怎么样把利益最大化,从这一点来说,我不如他,尽管
  
  他使的方式可能会令人觉得不太舒坦。
  
  车外,张星宇居高临下的看着蒋光宇,沉寂几秒钟后,他蹲在蒋光宇的跟前轻声道:“蒋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想想看,如果你老板跟你互换身份的话,他会不
  
  会这么保着你?”
  
  “你闭嘴,不用给老子灌迷魂汤。”蒋光宇瞪着赤红的眼珠子,抻手一把推在张星宇的身上。
  
  张星宇咧嘴的一屁股崴坐在地上,他也不恼,依旧笑眯眯的说:“蒋哥,你把我想要的给我,我送你和梦娇一场完美的未来,咱们各取所需,还不伤感情,将来朗朗
  
  出狱了,肯定会发自肺腑的感激你,对你母亲当自己亲妈一样的孝顺,难道不好吗?”
  
  蒋光宇紧紧的咬着嘴皮没有回应,不过瞳孔微微扩张,想来应该已经开始动心。
  
  张星宇像个诱惑人走入深渊的恶魔一般,继续娓娓出声:“人家都说一个司机半个儿,蒋哥你仔细回忆回忆这些年,你替老板做的事情还少吗?为什么始终没有混到
  
  个一官半职?你拿他当亲爸爸,他把你当干儿子,这样的老板真值得你拿命去维护吗?”
  
  蒋光宇猛然站起来,一边流泪一边歇斯底里的咆哮:“你能不能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
  
  看到蒋光宇完全分寸大乱,我轻叹一口气摇摇头,结局已然注定。
  
  梦娇恰到好处的奔上前,一手搂住蒋光宇的腰杆,一手攥着他的手掌往自己脸上招呼:“光宇,你别这样有什么火就冲我发吧,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爱上你,一切
  
  就不会变成这样,你打我吧”
  
  “你起来!”蒋光宇情绪失控的一把将梦娇搡在地上。
  
  “嘤”梦娇的掌心顿时被擦破了皮,疼的轻咛一声,接着再次爬起来,扎进蒋光宇的怀里,握着他的手抽打自己的脸颊哽咽:“光宇,你打我吧,是我给你惹来了
  
  麻烦。”
  
  蒋光宇试图推开梦娇,但女孩抱得很紧,挣扎几下后,蒋光宇“哞”的一声,抱住梦娇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是局内人,体会不到蒋光宇心中的复杂和难耐,更理解不了那种被逼走上绝路后的无助和不甘,但此时此刻我心底的负罪感真的特别深。
  
  “尘埃落定了。”我重重倚在车座上微闭眼睛,蒋光宇心底的最后一丝防线彻底被张星宇给击穿。
  
  不多会儿,张星宇轻轻叩击驾驶窗上的玻璃,示意王鑫龙下车,然后他们四个人一块钻进蒋光宇的那台现代车里,径直朝着路口驶远,我估摸着应该是去取蒋光宇手
  
  里掌握的“实锤”。
  
  “唉”我点燃一支烟,长舒一口气,心底难以形容的复杂。
  
  事情闹到今天的地步,已经很难用“对错”去诠释每个人。
  
  诚然张星宇的方式令人不齿,但他从始至终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团体,为了大家更好的生存。
  
  梦娇贪财接活也没有错,她无非想要活着。
  
  同理蒋光宇也没错,好色是天性,别说蒋光宇了,即便换个男人可能也没法拒绝掉一个娇滴滴美人投怀送抱。
  
  坐在车里,我胡思乱想的瞎琢磨着,不知不觉过去一个多小时,这时候王鑫龙给我打来电话:“老大,宇哥让你来趟山城市委家属院门口。”
  
  “好。”我运了口气,抛掉脑子里杂七杂八的想法,迅速开车朝目的地出发。
  
  到地方以后,张星宇和王鑫龙蹲在马路牙子上边聊天边抽烟,见到我下车,张星宇递给我个厚厚的档案袋,咧嘴笑道:“这里头全是蒋光宇他老板高杉的一些实锤照
  
  片,有收礼的,也有包养几个小媳妇的具体地址,看来蒋光宇这个犊子也不老实啊。”
  
  我低头拆开档案袋,顺势问了一嘴:“他人呢?”
  
  “走了,连夜开车离开山城了。”张星宇抽了口气道:“没什么意外的话,这辈子你都不会再见到他,我承诺过他,你会好好照顾他妈,别让我食言昂。”
  
  档案袋里,有一摞照片,大部分都是一个中年男人搂着不同女孩的画面,不过像素不是特别清晰,但能够分辨出来那个男人正是蒋光宇的老板,山城的巨头之一高
  
  杉。
  
  “这些相片是蒋光宇通过行车记录仪洗出来的,所以画质不太高。”张星宇叼着烟卷轻笑:“你给高杉去个电话?”
  
  “现在吗?会不会有点不太合适。”我皱了皱眉头问。
  
  张星宇从裤兜里掏出两页纸递给我,撇嘴轻笑:“你感觉老葛会不会给你时间慢慢认识高杉?相片、资料、证据我全都给你弄到了,接下来怎么办,我不发表意见,
  
  这是高杉的私人号码,这些是他包养几个小情儿的地址,你看着整吧。”
  
  看了眼纸上一连串数字,我深呼吸一口气拨通那个号码。
  
  电话“嘟嘟”响了好一阵子后,那边才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哪位?”
  
  我定了定神开口:“您好,我想跟您聊聊,我这会儿就在市委家属院门口。”
  
  电话那边的高杉语调压的更沉:“你哪位?”
  
  我没有回应,直接照着纸上的地址念了出来:“巴南区曙光小区A座404的秦小雨您认识吧?山城大学计算机管理系的丁默默您熟悉吧,还有沙坪坝区的”
  
  高杉语气急促的打断我的话:“我马上下楼。”
  
  “好的,我等您。”我客气的挂断电话,随即示意张星宇和王鑫龙上车里等着我,跟这种大拿碰面,人多反而容易误事,然后自己拿起档案袋和那两页纸走到家属院
  
  的门前。
  
  等了约莫二十分钟左右,高杉披着外套脚步踉跄的走了出来。
  
  高杉今年大概四十五六岁左右,个头不算太高,头发也很稀少,加上人到中年,身材稍稍有些发福,一点都没有我曾经在本地新闻里见到的那股子雷厉风行的干练
  
  劲。
  
  见到我后,高杉拧着一双粗重的眉头问道:“刚刚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是的。”我微笑着点点脑袋。
  
  高杉谨慎的盯着我的眼睛轻喝:“你什么意思,想干什么?”
  
  “没什么意思,就是单纯想和您交个朋友。”我收起心底的紧张,咳嗽两声道:“我叫王朗,最近跟葛主任的公子葛川闹的满城风雨的那个王朗。”
  
  他微微一顿,颦眉张嘴:“所以呢?”
  
  我直接将手里的档案袋和几页纸递到他面前,声音不大不小的说:“我偶然间捡到的这些东西,感觉对您应该有大用,所以连夜给您送过来了。”
  
  高杉迟疑几秒钟后,接过去档案袋,当他看清楚里面的照片时候,脸颊骤然又红边白,额头上也瞬时泛起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见到他的表情,我会心的笑了,不过马上收起笑容,朝着他恭敬的摆手道别:“东西给您送到手了,我也心安了,那就不打搅您休息啦,晚安好梦。”
  
  说罢话以后,我转身就朝反方向迈步。
  
  “等等。”高杉冷不丁出声:“你来的目的只是给我送这些东西吗?”
  
  我回过脑袋,表情诚恳的说:“我刚才就说了啊,除此之外就是想跟您交个朋友,您比我年龄大,我攀高枝喊您一声高叔,高叔,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今天来是
  
  带着满满的诚意,这些东西全是原件,绝对没有备份。”
  
  他眯着虎目在我脸上盘旋几秒钟后,微微点头道:“今天时间太晚了,明天吧,明天我亲自找老葛谈谈,他可能还不知道你是我远房侄子,这两天你的电话不要关
  
  机,我想办法组个局,大家坐下来好好聊聊。”
  
  “那就谢谢我叔了。”我立马做出一副惶恐的表情鞠躬。
  
  高杉揪了揪自己的领口,意有所指的摆手:“既然是远亲,大家以后就应该多走动,出门在外讨生活不容易,不惹事但也不用太怕事。”
  
  我毕恭毕敬的朝他应承:“行,您快回去吧,外面怪冷的,改天我再来拜访您和我婶儿。”
  
  目送高杉走进家属院,我才重重的喘息一口,摸了摸已经完全被冷汗浸透的后脊梁,暗道这一步棋走的到位。
  
  原本我确实是想拿着那些东西做要挟,威胁高杉站在我这头,可后来又一琢磨,如果真把这种段位的大拿惹急眼,最后倒霉的还是我自己,所以干脆摆出一副上门乞
  
  求的模样,满足他高高在上的姿态。
  
  越是大人物,做任何事情越是小心翼翼。
  
  即便我确实是在实话实说,相信高杉也绝对不会认为我手里真没备份了,我需要的就是他那种将信将疑的心理,这样大家以后相处起来会轻松很多,至少他不敢拿我
  
  当尿盆,用完就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