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0章 补充营养

第30章 补充营养


  阳沟村周边的十几个村庄,算是日月换新天。
  大规模的开荒正在各村展开。
  因为身处山区,大多数适宜开垦的田地,都早已开垦完毕,现在新开荒的田地,往往都是有一点开一点,很难见到什么大块的田地,将来耕种,无疑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辛苦。
  但所有乡亲们的脸上都写满了幸福和满足,刚刚分到了属于自己的田地,新开出来的田地中也还有自己的一份,所以每个人都热情高涨。
  时不时的,有乡亲们挖着挖着地,忽然就抬头嗷的便是一嗓子:“拥护八路军,张队长万岁……”
  要不知道什么情况的人路过听到这么一嗓子,非得给吓尿了不可。
  但听到的乡亲们,却只是会心大笑。
  这几天,可经常有人会这样,甚至包括他们自己——那不是发神经了,而是真的太高兴太幸福,所以情不自禁。
  乡亲们不但发神经的时候会忍不住喊口号,村支部组织学习的时候,大家口号更是喊的山响,打心底的感激晋东支队,感激张然,感激八路军。
  所以各村村长传达的关于张然的任何命令,都飞快的在各村推行开来,比如民兵队伍,比如妇女大队。
  除了平时忙活农活之外,民兵和妇女大队早晚操练,晚上分批巡逻等等,也都有模有样。
  虽然大多数民兵队伍和妇女大队中连支猎枪都没有,梭镖都极少,大多数人只能扛着根削尖了的木棍,但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那股精气神,却跟正规部队没有两样。
  听着各地每天传来的好消息,看着这片土地和乡亲们的变化,张然自己心头也是豪气冲宵!
  他知道,群众们拥护八路军的热情,已经充分被调动起来了!
  将来,无论有什么情况,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们,都会无条件的和自己,和支队,和八路军们一起,共同面对,而自己和自己的晋东支队,也会坚定的和乡亲们站在一起,生死与共!
  张然很怕死,很不想打仗,所以在马岭村遇到鬼子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逃跑。
  但现在,张然知道,要是鬼子真的来了,他不会再跑!
  他和这里的所有人,已经捆绑在了一起!
  当这样的念头在心底升起的时候,张然开始苦笑,心说自己这个假八路,假传圣旨的建立了晋东根据地,宣传八路军的政策纲领,本来想骗骗乡亲们,让自己有个立锥之地而已。
  现在好了,自己虽然成功的将这十里八乡的乡亲们给骗了,但将自己给骗了,套牢了!
  但他一点都不后悔,甚至心里美滋滋的!
  根据地的扩张和巩固,让张然信心大增。
  但他却没有时间去巡视自己单枪匹马发展出来的根据地,而是被一堆堆的事情,死死的困在了阳沟村内。
  支队总部的房子,已经竣工了。
  土墙瓦顶,配上大大的院子,在这全是茅草屋的阳沟村内,显得格外气派。
  院子外是操练的大坝子。
  坝子的一旁矮房子,自然是养殖池的所在。
  此刻,张然正美滋滋的看着总部的院子里,耳边传来村民们羡慕的声音,心头感慨万千,心说自己总算是彻底摆脱了无产阶级的身份,不用再继续睡猪圈垫稻草了,有自己的房间了!
  支部的房子很多,张然一个人就占了两间。
  一间睡觉,一间办公。
  而另外的房子,除了战士们的宿舍,厨房之外,也给王长天和陆燕留了一间办公。
  现在王长天和陆燕二人在根据地内的作用举足轻重,不但要替张然向各村支部下达各种指示,宣传八路军的政策理念,更要将各村的情况反馈给张然,让张然随时根据各种情况做出调整。
  现在,王长天和陆燕,走到哪儿都是腰杆笔直,干部派头十足,威风的不行。
  反倒是张然这个支队长,成天在养殖场啊山里的乱转,除了村里认识他的人和八路军战士们对他格外尊重之外,外村来的人往往都是找王长天陆燕的多,对张然的印象,反而不怎么深刻,只是久仰大名。
  “队长好!”
  张然刚刚出门,两名在总部外站岗的战士啪的一个立正敬礼,王老拐张凯带领的正在操练的十几名战士,也齐齐向张然问好。
  虽然根据地巩固,各村的民兵妇女大队也在迅速发展,但八路士兵队伍依旧保持着二十三个人的规模,并未立即扩大。
  不是张然不想,而是目前还真的有点养不起。
  马成邦等地主送来的钱粮,分发下去各村支部一些,又让村里人狠狠的打了几回牙祭之后,这些物资就又没剩下多少了。
  支队的经济状况又开始捉襟见肘,士兵们的生活标准又再次恢复到一天两稀一干,就着咸菜下饭的状态。
  每次看到账本,看着账本上那日渐减少的粮食和大洋,张然就忍不住的揪头发,恨不得一分钱都掰成两半花!
  “辛苦了!”
  张然微微扬手给打招呼的士兵们回礼,心里有种我张然也是个人物了的兴奋,将为钱粮发愁的苦恼多少冲淡了一些。
  养殖场内已经挖出了好几个大坑,上面用土砖砌了台子,看起来就像是花圃。
  不过明显不可能是,每天为钱发愁的张然,可没种花赏花的闲情逸致——那是蚯蚓养殖池。
  蚯蚓养殖池的建设非常简单。
  半地下半地上的养殖池,四壁的土稍稍筑紧上头用砖块砌出围边,池子内放置有充足腐殖层的土壤,然后再将二班长石明宇等人挖回来的蚯蚓放进去,盖上一成稻草即可。
  平时丢点牛粪,烂掉的,吃剩的瓜果壳核之类,隔三差五的浇点水,保持土壤的湿润便可,根本没什么难度。
  王文华正在孵化室内按照张然的指点对着油灯第一次照蛋。
  孵化正常的鸡蛋通过灯光透视,能看到蛋壳内放射状的血管分布,颜色鲜艳的,便继续准备孵化。
  而其它的鸡蛋明显已经不能孵化,就需要挑拣出来。
  “可惜了,这么多坏蛋……”
  王文华看着那些挑出来的一百多个鸡蛋一脸可惜,同时还有点愧疚,觉得自己没做好,才有这么多坏蛋。
  “不关你的事,这是难免的!”
  张然安慰,又嘿嘿笑道:“而且,这些坏蛋,那也不会浪费的!”
  这些坏蛋,俗称为毛蛋。
  老百姓家中孵化不成的毛蛋,往往用来喂猪,因为气味实在太大,觉得不能吃。
  但张然却知道,毛蛋中除了那种时间过长已经腐坏的鸡蛋,这种孵化失败的毛蛋,其实是可以吃的,虽然因为在孵化的过程中营养损失了不少,但给营养缺乏的战士们吃的话,营养肯定比野菜杂粮糊糊来的要好的多!
  一群战士们着煮熟了剥了壳的毛蛋,捏着鼻子脸色发苦的看着张然,严重怀疑这玩意儿到底能不能吃。
  虽然知道这些毛蛋能吃,但张然却从来不吃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所以,张然看着自己手里的毛蛋,闻着那味道,胃里也不住的泛酸。
  但在所有战士们的注目下,张然不得不一扬脖子给吃了下去,强忍着想吐的冲动连夸了几句好吃。
  但没有用,战士们现在看手中毛蛋的眼神,就跟那里头有砒霜一样了!
  “吃——老拐,王凯,石远,你们三个带头!”张然命令道。
  “我就算了,这么有营养的东西,我舍不得,想留给小狗子吃,给他补补身子……你看他多瘦啊,可怜的!”
  王老拐指了指在一边看热闹的小狗子,一脸好东西要让给孩子的慈爱。
  小狗子咻的一声就跑没影了。
  陆燕在一旁跳脚的道:“你个老拐,少坑我弟弟,这好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补吧!”
  “陆燕,我这可是看在张队长的面子上才给小狗子吃——你咋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捏?”王老拐悲声道。
  “呸,你还好人心?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才对!”陆燕骂道。
  村民们便哈哈大笑,女人们则帮着陆燕嚷嚷,让王老拐快吃。
  “我吃!”
  刚刚被任命为班长几天的石远立刻开始挣表现,一脸抱着炸药包要炸碉堡的悲壮将毛蛋给吞了。
  “……”
  王老拐王凯悻悻的瞅着石远,再瞅瞅眼神阴测测的张然,不得不也开始三两口将毛蛋给吃了下去,然后冲着战士们吼:“看到没有,咱们张队长还有我们可都带头吃了啊,你们也吃,这是命令——不许吐啊,要是谁敢吐了,吐出来的也给我吃回去!”
  士兵们哀嚎一片,吃完了赶紧喝水,将毛蛋给冲进胃里,生怕自己真吐了!
  王老拐几人已经建立起了权威,所以战士们知道,要是自己真吐了,几人说不定真会逼着自己将吐出来的吃回去——那滋味,光想想都比吃毛蛋要恶心的多。
  “慢慢吃,别噎着!”
  张然笑眯眯的道:“有一百多个毛蛋呢,每天吃一个,你们能吃五六天,身子骨都能壮一大截!”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快哭了,心说队长,咱们不补身子行不行了?
  村民们看着战士们欲哭无泪的表情,一个个乐的是前仰后合,欢乐无比。
  “我叫毛钻,奎岭村的,村长让我来找张队长……”
  低眉顺眼的瘦小男人过来,找到了正乐的后牙槽都出来了的王长天道。
  “等你多少天了,你咋才来?”
  张然一听毛钻过来了,立即顾不上看热闹了,招呼王老拐等人,以后吃完了的鸡蛋壳也要收起来别乱丢,以后要用,这才直接带着毛钻去了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