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2章 出山

第42章 出山


  石家沟旁的尖子山下有铜矿,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
  所以一听到这话,诸多村民骨干们看着张然的眼神,在以往的尊敬之外,更多了几分神神道道的意思,就跟看跳大神的似的。
  张然无语。
  他知道这些,当然还是得益于他以前的扶贫工作,而不是如神仙下凡般的掐指一算,便知道哪儿有什么矿,还前知一千年,后知五百年。
  好在他并不需要给这些村民们解释什么,毕竟这多出来的一层神秘感,其实对他百利而无一害。
  毕竟这时代的乡亲们文化程度不高,鬼神之说盛行,各种规章制度的约束力,有时候说不定还真没有鬼神之说对他们的约束力来的更大。
  尖子山的铜矿属于辉铜矿,埋藏的不深,只要去除表层岩石之后,就能露天开采,所以难度不算太大。
  因此给各村村长指明了铜矿所在的范围之后,张然就嘱咐了几句要注意安全之类,便没有什么特别要交代的了。
  说起来有些好笑。
  因为尖子山的铜矿储量不大,而且含铜量低,所以在几十年后发现了很久,都没有企业愿意投资开采,毕竟铜矿炼化,会产生极大的污染,处理污染问题就是一大笔钱。
  要不是化肥厂需要用到大量硫酸,处理铜矿污水之类正好用的上,可能化肥厂的投资方照样不愿意开采。
  到了这时代,张然发现,这铜矿成功开采的意义,估计要远远大于化肥厂!
  毕竟这时候,无论是子弹还是什么,都需要大量的铜,无论是蒋委员长的部队还是八路军,找铜都快找疯了……
  “铜矿开采出来之后,也不能就地炼化,必须运输到前面的七柏梁那边!”
  最后张然指了指村外不远的七柏梁道。
  生产化肥的磷矿就在七柏梁内,处理铜矿炼化的烟气产生的硫酸,氨水等等,正好用来制造化肥,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七柏梁这边的地形复杂,万一鬼子之类的过来,也方便转移,要是直接将炼铜厂建设在尖子山那边,鬼子一来藏都没处藏,一包炸药就能将大家的心血给炸成一堆灰。
  这可是张然绝不想看到的。
  好在有了上次张然命令将硝土运到阳沟村这边来熬硝的先例,对这道命令大家都没有任何异议——脱了裤子放屁这种事,脱啊脱的,大家也就习惯了。
  权威建立起来的好处,就是能让所有的命令顺利得到执行——当然,要是能在权威之外,给予一定肉眼可见的好处,那就更好了。
  张然就是这么做的,利用这阵子建立的权威,加上每天中午管一顿饭。
  所以开矿命令下来,别说没受到任何刁难,反而各村的骨干先进分子们,甚至是普通村民都兴高采烈,恨不得马上开始干活,既能挣工分换粮食,还能白吃一顿饭。
  “真是一群淳朴的百姓啊……”
  张然望着跟王长天陆燕确认自己村去铜矿干活的人数,急的面红耳赤生怕自己村少安排了一个的村长们,心头是感慨连连。
  “队长,还是你高啊!”
  王老拐拿到了跟自己等人出山的名单,看到那名单上的人个顶个的都是有名的力气大的棒小伙,乐的后牙槽都出来了!
  “这些家伙,力气的确是出了名的大,可也是出了名的能吃啊,现在让他们在村里当民兵,咱们支队只是每天补贴点儿,出啥任务再叫他们过来,可比直接将他们招进队伍天天养着来的轻松多了!”
  石远等人也是一副队长不愧是队长,就是老谋深算的表情狠狠的翘起了大拇指。
  “我是你们想的那种人吗?”
  张然恼恨,心说这群家伙,跟着自己这么久了,怎么拍马屁的功夫就一点长进都没有?
  马屁,是这么拍的吗?
  虽然自己的确是有藏兵于民,用的时候能抽调出人手来,不用的时候化整为零,不但能减少外界的注意,跟能减轻支队的经济压力——但是,非得说出来吗?
  看破不说破,才能继续做朋友嘛!
  哪里像眼前这几个家伙,不但要说,还一脸嘚瑟拿出一副队长我们很懂你的表情——这不欠揍么?
  “队长,你这又咋了?我们说错啥了吗?”
  看着气冲冲而去的张然的背影,丈二摸不着头脑,最后的结论就是张然太小气,开不起玩笑。
  翌日一早。
  张然教着王文华调配好了第一批饲料,这才吃早饭,最后嘱咐了一遍王长天和陆燕,让他们照顾好根据地内的工作,民兵方面注意警戒之类,这才率队出发,直往县城。
  沿途,各村的民兵早就在集合点等待,然后加入队伍。
  等到抵达马家附近的时候,整个队伍便已经接近六十多号人了,而且列队整齐,步伐一致,给人一种威严之感。
  “得亏老子见机的早,要不然非得在这家伙手里栽个大跟头不可!”
  马成邦看到张然率队而来,心头情不自禁的一阵突突,然后陪着笑上前道:“张队长,省城那边我都打听好了,就是怕你地头不熟,想着有田跟我去过几次省城,想着你可能用的上,要不带他一起去?”
  “张队长你要找的那几个人,我都认识!”马有田也腆着脸道。
  “不用了,既然名单上的人都没错,剩下的我就自己来吧!”
  张然哪敢接受马成邦的好意,毕竟他才分了马家那么多的地,而省城可是日本人的地盘,马有田到时候给日本人点了自己,那自己可就惨了!
  他不想当卖国贼,可他也知道自己指定扛不住日本人的酷刑。
  “那就只能祝张队长你一帆风顺,早日归来了!”马成邦一脸遗憾。
  “马老爷你放心吧,一定会的!”
  张然笑道:“根据地里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还望马老爷和民兵那边多沟通沟通,等我将用的到的机械和技术人员们带回来,咱们的化肥厂就能开工了,到时候……”
  “放心吧张队长!”
  马成邦哈哈大笑着接话道:“到时候咱们一起发财!”
  “是一起为国家做贡献,一切为根据地的发展出力!”张然义正辞严的纠正道。
  “是是是,瞧我这记性!”
  马成邦忙赔笑道:“到时候我一定会跟随八路军和张队长你,为国家民族和根据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这才对嘛!”
  张然哈哈一笑,拍拍马成邦的肩膀以示鼓励,这才率队出山,经由马岭村,直向东江县城而去,准备在县城拜访保安队队长许松之后,再取道水路,去往省城。
  在根据地的外围,张然率领的队伍还是列队前行,雄赳赳气昂昂,不时跟遇到的村民们打招呼,告诉他们自己等人就是晋东支队的八路军,现在驻扎在阳沟村一带,让乡亲们遇到什么困难,记的到阳沟村找八路军!
  晋东支队在阳沟村周边斗地主分田地的事,这边的乡亲们也都听说了,对队伍热烈欢迎,并且询问支队这边什么时候过来,在这边打土豪分田地之类。
  “快了快了,要不了多久了!”
  张然信心满满的表示,和乡亲们依依惜别。
  不过离开周边之后,队伍就开始分散开来,不但张然换掉上了一身老百姓的衣裳,就连队伍里唯一带着的那条三八步枪也被层层包裹伪装成了扁担,三三两两的往东江县城而去,看着不想是队伍,倒像是一群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