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167章 虎杀口之计

第167章 虎杀口之计

    虎杀口外的这片区域,现在几乎可以说是无主之地!
  
      灵江要塞惨败之后,委员长在这周边的队伍便也望风而逃了,鬼子则乘机以灵江要塞为根基在向着周边铺开,试图彻底控制周边区域。
  
      但小鬼子目前的兵力,明显还做不到这点。
  
      独立团也是看准了这个机会进驻到这片区域,一方面是想利用周边的地形和日军展开斗争,牵制日军让他们不至于那么毫无压力的扩张,为正面战场减轻压力。
  
      但同时,也未必就没有将这片区域发展成自己新的根据地的想法。
  
      只可惜的是,无论日本鬼子还是八路军的独立团,在这边都还缺乏根基。
  
      于是便出现了目前的情况。
  
      独立团在鬼子的包抄之下,根本没有友军部队能及时赶到对他们进行支援,地方上能提供的帮助也极其有限,轻易的便陷入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但别看吉野率领的小鬼子现在好像是占尽了上风蹦跶的很欢实,可事实上他们的力量也仅限于控制一些交通要道,想以点带面的实现对周边区域的控制。
  
      只是好像除了一些为了自身利益而投靠他们的地主武装之外,绝大多数老百姓们都不怎么买账……
  
      要不是因为这样,以日军的调度以及执行力战斗力,绝不可能在咬住了独立团的尾巴足足半个月的情况下,却还没能将独立团给咬死,还在进行着各种谋略……
  
      “小鬼子从来都是眼睛大肚皮小,自以为牛逼的不行,却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早已满身都是窟窿,只要胆子够大,随便一根指头都能捅死他们……”
  
      张然分析完一切,这才道:“综上所述,我敢肯定,他吉野花了这么多力量来对追击你们,来将计就计,另一方面还得调集兵力到阳泉县一带试图围歼你们的主力,那么只要我们能将眼前的三浦这帮人搞死,咱们的前边,估计连小鬼子的伪军部队都派不出来了——到时候,这边就是咱们的天下……”
  
      “说的有道理啊!”
  
      康挺等支队的人闻言一拍大腿兴奋不已:“看来咱们支队又能大发一笔了……”
  
      虽然在仓水查封的地主豪绅们的家产还没来得及清点,但仅仅是仓水自卫队的弹药库,就让康挺等人有种乞丐进了藏宝库的感觉了!
  
      而眼前的这片区域,四五个县的地盘……
  
      几人光是想想都激动的要命,个个两眼冒绿光!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冒绿光的可不仅仅是他们,还有别人,——那些最近受够了小鬼子欺负的百姓们,自发的成立了不少的游击队,比如张然等人在灵江要塞之外碰到过的孙红忠等人!
  
      现在他们也都和张然等人一样看到了小鬼子在这边的外强中干,两眼冒绿光……
  
      “你们特么就知道发财——老子现在总算是知道咱们主力部队这么穷,你们特么却这么富的原因了!”
  
      顾向阳急的直蹦怒道:“团长他们现在可危在旦夕呢,你们特么能不能别光想着发财?想想怎么帮助我们团的弟兄们脱险啊!”
  
      “你觉得吉野这么大费周章,囤积了足以消灭你们团主力两千余人的兵力,对可能的解围部队,就能没一点防备?“
  
      张然冷哼道:“再说了,就咱们这点人马,去了也只能是送死,于事无补!”
  
      “于事无补又如何?”
  
      顾向阳吼道:“于事无补难道就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弟兄们有危险,就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吗?”
  
      “你特么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张然没好气的道:“我说了咱们要见死不救吗?我只是说,咱们不能一头就向阳泉县那边给扎过去,咱们得讲方法——围魏救赵,你听说过没有?”
  
      顾向阳这才稍稍安静了下来。
  
      事情商议的差不多了,张然给顾向阳等人留下了足够的弹药,这才带着康挺黄虎等战士飞奔回虎杀口去准备。
  
      而顾向阳等人,则继续带着那些独立团的战士们,和后边的小鬼子和伪军们保持着一个若即若离的距离,一副随时都准备向着别的方向突围的姿态。
  
      “看起来,这群土八路已经知道虎杀口已经被段昌东的人马堵住了,所以想向别的方位突围呢……”安辈进三注意到了顾向阳等人的异动道。
  
      “这些该死的八路,还死了咱们这么多勇士,想这么轻易的逃掉?门都没有!”
  
      三浦咬牙切齿的狞笑一声,命令两个小队的兵力携带部分伪军,从两翼强行前插,堵死了顾向阳等人向其余方向突围的线路,逼着顾向阳等人不得不向虎杀口的方向而去。
  
      听着前方传来的枪炮声,安辈进三哈哈大笑道:“看来,这群土八路这次是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最可恨的,还是晋东支队的那张然!”
  
      一看到那些还在担架上直抽抽的日军伤员,三浦咬牙切齿的道:“这混蛋可千万要死在阵地上,不然等活捉了他,我要亲手活剥了他的皮……”
  
      “的确该是如此,这混蛋害死了几十个帝国士兵,要是他死在战场上,那可真是太便宜他了!”
  
      安辈进三也是咬牙切齿一阵,这才道:“别说这些丧气的事了——等消灭了这帮八路,有仓水段家的帮助,三浦阁下进驻仓水便是轻而易举,少将阁下以灵江要塞为根基,控制周边数百里方圆的战略目标,就将彻底实现,到时候,三浦阁下您就是首功之臣,说不定有机会被少将阁下亲自嘉奖,升任少佐都不是没有可能……”
  
      “要是没有安辈君你们特务处的帮助,我们军方的进展也不可能如此顺利……”
  
      听到这话,三浦因为之前被偷袭,被地雷伏击而郁结无比的心情总算轻松了不少,呵呵一笑道:“要是我三浦真有那么一天,定然会向少将阁下为安辈君你们请功的!”
  
      “那就太感谢了!”
  
      安辈进三目的达到,喜出望外。
  
      张然康挺等人一路狂奔,在天黑之后不久,终于赶回了虎杀口!
  
      “队长,情况如何?”
  
      一看到张然等人回来,王老拐石远瘦猴科朗子等人全都围了上来。
  
      一下午听到那远远传来的枪炮声,他们的心可都一直是悬着的,现在看到张然几人安然无恙,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张然三两句就将前方的情况介绍完毕,这才对几名根据地的民夫下令道:“你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回去,让任海方那边组织仓水县的民夫,立即到虎杀口和我们会和,听从我们的调遣,然后再回根据地一趟,让王书记陆燕他们那边组织民兵过来,记住了,手榴弹地雷的,有多少带多少,直接过来找我们……”
  
      安排完科朗子这边,张然让王老拐将所有的地雷全部集中起来交给科朗子,让他带领仓水县过来的民夫进入虎杀口之外潜伏,见机行事!
  
      黄虎等人已经回到了独立连,也将自己目睹的战斗过程和那些仓水兵们讲述了一遍。
  
      “那些狗日的,不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吧?”
  
      仓水兵们听到那些伪军的行径,一个个鄙视到了极点。
  
      “我们亲眼目睹,还能假的了?”
  
      黄虎两眼一瞪,这才接着说道:“不过那帮畜生的下场也没好咯,小鬼子是一有事就让他们冲前头当炮火,还让他们在前头趟地雷阵,要多惨有多惨……”
  
      “活该,好好的人不当,偏偏要给小鬼子当狗!“
  
      一群仓水兵们骂骂咧咧的道,连心底最后的那点侥幸都没有了,心说与其落得个像这帮伪军里外不是人的下场,自己特么到时候宁愿死在这阵地上!
  
      夜半时分。
  
      顾向阳终于带着一大群的独立团的战士们到了!
  
      “打!”
  
      张然低吼一声,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
  
      “弟兄们,冲啊……”
  
      顾向阳等人也在厉吼,噼噼啪啪的开枪,向着阵地发动了猛攻。
  
      呯呯呯……
  
      轰隆,轰隆隆……
  
      在枪声爆炸声里,喊杀声四起。
  
      在爆炸的火光里,能够看到不少的独立团的人发疯一般的向着阵地猛攻,不断的倒下,阵地中的人马也在不断的倒下,有种不能力敌将要溃败的迹象。
  
      “皇军,皇军救命啊……”
  
      阵地中传来了阵阵喊救命的声音!
  
      “想不到这些八路到了现在居然还有此等战斗力,真是可怕,难怪我们之前会在他们手里吃这么大的亏……”
  
      借着那些爆炸的火光,安辈进三咋舌不已,看向三浦道:“三浦君,段昌东对我军顺利进驻仓水还有大用,他现在可不能死,现在他们已经支持不住了,咱们的人马,还是过去帮忙吧?”
  
      “段昌东滴,废物!”
  
      三浦听着那战壕内传来的阵阵喊救命的声音,脸色铁青的冷哼道:“这些八路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占据了如此优势的地形,居然还是无法挡住八路的进攻,简直无能到了极点——要是我帝国士兵,别说有三百余人,就算是只有五十人,这群八路都绝对不可能功进阵地半步……”
  
      虽然对段昌东不屑到了极点,但想到对方对自己控制仓水有很大的帮助,终于还是压下不满,狠狠挥手道:“快速前进,机枪滴掩护,皇协军滴上……”
  
      一千多号人飞快的冲近了厮杀的双方,日军在后摆开阵势,让那六七百名皇协军赶紧上去帮忙……
  
      先前就在顾向阳等独立团战士们的手中吃了大亏的伪军们心里一阵阵的MMP,但看到那群鬼子明晃晃的刺刀,还有说是掩护但枪口却对准了自己等人后背的机枪,一个个不得不哭丧着脸跟死了全家似的冲向了阵地……
  
      “大家小心,敌人上来了!”
  
      张然看到大量的伪军冲了过来,一边指挥支队人马向着空地处开枪,一边低吼出声,满脸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