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169章 铁骨铮铮顾排长

第169章 铁骨铮铮顾排长

PS弟兄们,今天没有了啊,明天肯定五更,月票的加更容刀鱼欠两天,这几天真的搞累了,抱歉啊!
  
  ……
  
  韩金山正在给一名伤员取弹片,白大褂上血迹斑斑。
  
  拿着手术刀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医生的模样,但在动手术的时候却更像是兽医——他这手艺,终究是从狗身上练出来的。
  
  但兽医也是医生,比普通人肯定要强的多!
  
  更何况这家伙有着作为一个医生最难能可贵的品质,那就是他真是打心底的想将人给治好,绝对的尽职尽责。
  
  有他在,那么这些卫生队员们也一定会尽职尽责,最终形成良性循环。
  
  伤员不多,其中的轻伤员更是多数。
  
  像简单的伤口清洗缝合之类,都是由卫生队员们完成的。
  
  看着卫生队员们用高度酒给伤员们清洗伤口然后缝合,张然就忍不住的后悔没蒸馏些高纯度的酒精带过来了……
  
  虽说用白酒蒸馏酒精,酒精中肯定会有水分,效果远远不如专用的医用酒精,但也比这些高度白酒的效果要强的多。
  
  只是话说回来,张然也没想到这次过来原本只是想打段昌东的地主武装,谁知道会搅和到这么大的一场战事中来呢?
  
  “都辛苦了,好好养伤,争取早点好起来,继续为咱们的国家和民族贡献力量!”
  
  张然安慰着这些伤员,等到韩金山给那战士取完弹片,这才问伤员们的具体情况。
  
  “有两个重伤员内脏都受伤了,怕是活不成了……”
  
  韩金山一脸难过道:“要是我专门学过医就好了,说不定他们就有更多的机会能活下来!”
  
  “别这样,你已经做的够好了!”
  
  张然拍拍韩金山的肩膀,询问他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别的问题,最后才压低交代道:“现在伤员少好处理,要是伤员多的时候,就尽可能的先抢救那些伤势重但还能挽救的,实在不行,就放弃吧……”
  
  韩金山顿时红了眼睛,毕竟他知道,每一个战士,那都是豁出去命跟敌人在拼的!
  
  现在战士们受了伤,说放弃就放弃,心里不难过那才怪了!
  
  但他最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这也是必然的选择。
  
  总不能花大代价在那些明明伤重的已经救不回来了的伤员们身上,然后看着别的能挽救的战士们去死……
  
  在张然做着这些的时候。
  
  三浦率领的日伪军们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只不过和支队这边,绝大多数伤员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顾相比,三浦率领的人马当中,就只有那些日军伤员能得到最好的照顾了,伪军伤员,都必须等到日军救治完毕之后再说——哪怕日军只是还有一丁点的擦伤需要清理,而伪军伤员都要因为失血而亡了都是如此!
  
  即便伪军伤员最终得到治疗,也几乎都是马虎潦草了事,普通的药品或许会施舍一点,象磺胺之类的紧俏药品,那是想都不要想!
  
  能不能活下来,就得看这些伪军自己的命够不够硬了!
  
  虎杀口的阵地,也因为这些而恢复了宁静!
  
  双方就像是撕咬累了的野兽,在这间隙里默默的舔舐伤口,积蓄体力,为下一波的撕咬做着准备……
  
  只是相比于张然等人占据了天时地利,还需要等待仓水派来民工配合行动,所以根本不急不同,三浦这边都快急疯了!
  
  伪军死了两百多人,帝国精锐又死了三十来个,伤员更多!
  
  要知道,在张然接应到顾向阳等独立团的战士们之前,他手底下可有八百伪军两百帝国士兵,足足上千人的队伍!
  
  而现在,已经只剩下四百多人了,帝国士兵更是伤亡超过半数——他岂能不急?
  
  “安辈,亏你还是特务处的高级情报员——你特么可将我们给害苦了!”
  
  三浦气急败坏的冲着安辈进三吼道,一手死死的握着军刀,要不是安辈是特务处的人,他根本没权直接处置,否则他真想一刀直接将安辈进三给活劈了!
  
  “我哪里能想的现在距离我跟段昌东碰面才短短两三天时间,这段昌东就给之前被他们仓水自卫队吓的屁滚尿流的晋东支队给包了饺子,连个风声都传不出来啊……”
  
  安辈进三心里也是委屈无比,在破口大骂段昌东一将无能害死三军的同时,也对张然恨的咬牙切齿,心说姓张的,你可将老子给害苦了——要是有机会,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中队长,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问题了——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几名小队长军曹过来,强忍悲痛的问。
  
  目前看来,以中队的火力配置,根本看不到任何拿下虎杀口的可能!
  
  最可怕的是,队伍的核心战斗力,两百来人的帝国士兵伤亡过半,而对面的晋东支队的实力几乎完好无损,再在这里待下去,就只能是空耗时间不说,万一那诡计多端的张然再耍什么阴招,中队剩下的这一百多人,根本就应付不了!
  
  还是剩下的几百皇协军,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些家伙,充当炮灰还行,要是别的,这些日军觉得,自己还是宁愿相信老母猪能上树!
  
  这些小队长军曹都能想到的情况,三浦怎么可能想不到?
  
  “吉野少佐阁下那边还没传来消息,浦沅中独立团之主力还没进入我军之包围圈,我们目前,还不能撤退!”
  
  三浦咬牙切齿的道:“传我命令,让皇协军不断的发动佯攻,保持攻势,消耗对面晋东支队还有独立团的人马——我就不信他们这群土八路,有多少弹药跟我们比消耗……”
  
  一群伪军在刺刀机枪的威逼之下,心头问候着三浦和所有日军祖宗十八辈的女性,再次发动了进攻……
  
  激烈的战斗,再次开始了……
  
  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透过硝烟照耀着虎杀口的阵地,照射在那些冷却的尸骸和逐渐干涸的血迹上……
  
  太阳在逐渐升高,最终爬上了头顶……
  
  “撤,快撤啊……”
  
  一群疲惫不堪的伪军再一次鬼哭狼嚎的退了下去,又撂下了十几具的尸体,一个个欲哭无泪。
  
  但三浦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因为他分明注意到,后两次伪军发动进攻之时,对面阵地上的火力在飞快的下降,一开始每次战斗丢的都跟下冰雹一般的手榴弹,现在也丢的少了很多……
  
  而且他还看到,不断的有八路试图从阵地上窜下来去捡谷内的那些尸体上的枪支弹药,被中队的机枪火力吓回去了七八次,却依旧在不断的尝试!
  
  “八嘎,你们这群土八路,终于没有多少弹药了吗?”
  
  看着这些,一丝狰狞的狞笑渐渐的爬到了三浦的脸上!
  
  虎杀口阵地上。
  
  康挺瘦猴在小鬼子的机枪声里,踩着小鬼子机枪子弹的射起的灰尘窜回战壕里,然后伸着脖子冲着被小鬼子的机枪压在某个石头缝里的顾向阳和一名独立团的战士怪笑叫到:“顾排长,你们倒是快点啊,别为了引鬼子上当不成反倒是把自己给折进去……”
  
  直到鬼子的机枪停了,顾向阳二人才回到战壕,咬牙切齿的道:“不愧是张跑跑带出来的兵,逃跑就是特娘的快啊……我们独立团,练的可是不是逃跑,而是怎么跟鬼子拼命!”
  
  “说到逃跑,顾排长你们的部队才是更擅长好吧?”
  
  康挺仗着自己之前是委员长部队的人马怪笑挖苦道:“你们从江西跑到四川从四川,爬雪山过草地的到贵州到延安,啧啧,几万里呢,比逃跑可没人能比的过你们……”
  
  这话一出,顾向阳等独立团的战士们的脸全都青了!
  
  “扯那么远干啥?”
  
  张然呵斥一声,没好气的对顾向阳道:“自己牛皮哄哄的要跟老子的人比,比输了又死鸭子嘴硬,老子真是不稀罕说你……你顾大不要脸的不要脸也就算了,你好歹也给战士们留点脸吧?你不要他们还要呢……”
  
  “老子今天跟你拼了……”顾向阳直接气炸了。
  
  “就你一个小排长跟班队长拼命,你够资格么?”
  
  张然下巴一挑指指康挺道:“我让我的部下先跟你玩玩,你敢么!”
  
  康挺顿时把双拳捏的嘎巴直响得意道:“顾排长,乘着小鬼子没上来,咱们练练?”
  
  铁骨铮铮的顾向阳瞅瞅康挺,一屁股坐回战壕道:“你都向我们八路军投诚了,老不欺负你!”
  
  一群人立即就乐疯了……
  
  支队的哈哈大笑,独立团战士们将脑袋夹在裤裆里肩膀猛抽,生怕被顾向阳看到,然后来个外头吃瘪内里找补,拿自己撒气!
  
  对他们来说,几位长官的斗嘴,就是他们在这战斗中最好的消遣……
  
  “队长,敌人又摸上来了!”
  
  在清脆的歪把子子弹上膛声中,王文平回头冲着张然低声叫道。
  
  张然忙伸长了脖子张望,发现了不少缩在伪军群中的日军,嘿嘿狞笑一声道:“弟兄们,看来小鬼子又中计啦——这次别急着开火,将他们给能放多近放多近,到时候,给老子往死里招呼……”
  
  所有人都嘿嘿狞笑了起来,纷纷握紧了步枪,拉住了手榴弹的火绳,心说这一波,非得将这帮伪军小鬼子给打残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