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46章 没米下锅的八路军

第246章 没米下锅的八路军

看着李大口的背影,袁振锋若有所思问“宋涛,你说这晋东支队,他们真的有胆子向日军主动发起进攻吗?”
  
  “难说……”营长宋涛щww..lā
  
  两个月前,晋东支队率部驰援大王山,将阳泉一带搅了个天翻地覆,按说他们对李大口的传信,不该有任何怀疑。
  
  只是当下和当时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
  
  当时,有八路军主力团浦沅中部在大王山被困,地方上的土八路为了帮助主力部队脱困,自然是不惜一切代价。
  
  可现在,浦沅中部已经撤离这一代,这边的所有八路,就张然他们的晋东支队加上几股散兵游勇,就凭他们自己,就敢向日军主动发起进攻……
  
  宋涛情不自禁的想问——谁给这群土八路的勇气?
  
  “团座,此事咱们必须从长计议,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啊!”
  
  宋涛眼见袁振锋神色中跃跃欲试之意,谨慎开口道“弟兄们跟你多年,深受团座照拂,此次团座意欲和日军决死定州,弟兄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只不过主动出击,和以逸待劳,完全是两码事……”
  
  自从定下决心要在定州和日军一决雌雄以来,全团上下已经在定州城内外四处设防,早已将防线经营的固若金汤!
  
  一旦日军进攻定州,全团上下有无数的工事为依托,就能对日军进行疯狂杀伤!
  
  “师座那边早已明令我团,一旦日军来袭,便立即放弃定州后撤……我团现在,可谓已经是孤立无援!”
  
  宋涛表明利害继续说道“现在我团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定州城之工事,要是主动出击,我团唯一之优势,就将完全丧失,一旦和日军大规模遭遇,全团上下惨遭不测事小,无法多杀些鬼子,为团座惨死于日军屠刀之下的亲人,乡邻报仇雪恨事大啊……”
  
  “说的有理……”
  
  听到父母乡邻四字,袁振锋脸色狰狞,咬牙道“我袁振锋此次,毕其功于一役,誓要让小鬼子为他们的暴行付出代价,绝不能因为他晋东支队而出现任何差池——既然他张然说让咱们看看他晋东支队打的如何,再决定要不要出兵痛打落水狗,那么我袁某倒要看看,他姓张的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正是如此!”
  
  宋涛点头,疑惑的道“不知道那晋东支队这次,问我们要这么多汽油桶,到底何用?”
  
  对这,袁振锋到时不关心,摇头道“这东西不值钱,给他也对我们没什么坏处,不妨做个顺水人情——仓库里有的,全都给他们,要是不够的话,你去师座那边再要一些——这些年,我袁振锋可替师座他老人家捞了不少啊,他不肯帮我死守定州,但要些汽油桶这点小事,我想他应该还是不会拒绝的!”
  
  宋涛应声而去。
  
  袁振锋脸色阴沉的呆坐许久,长叹一声开口道“张然啊张然,不是袁某不信你,实在是我袁家上下数百口,乡邻数千人的冤魂正等着袁某替他们报仇,袁某不能因为你一句话而让他们不得安息——真有本事的,你就先打一场漂亮仗给袁某瞧瞧,让袁某先看看你晋东支队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边区的某处,是八路军的大本营。
  
  天寒地冻,缺衣少食的八路军战士们,依旧在寒冬里操练,为将来上阵杀敌积攒着本事。
  
  指战员们也没有闲着。
  
  他们拿着对着地图和沙盘,正就可能发生战役的方位进行着反复的推演,以求一旦真的发生战事,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记住了,不可忽视任何细节——因为任何一个细节上的错漏,都有可能害死无数的同志们……”
  
  身材不高,却自有威严的刘师长正在盯着指战员们进行推演,不时大声开口,指出某个指战员的错漏之处。
  
  “老刘!”
  
  后勤老孙推门进来,干笑着对那些指战员们打了声招呼,这才冲着刘师长努了努嘴,示意出去说。
  
  “没看我这儿正忙着呢么!”
  
  刘师长出来,郁闷的冲着老孙瞪眼道“有话赶紧说,别耽搁我时间!”
  
  “组织那边回信了……”
  
  老孙哭丧着脸道“他们也没粮食,武器弹药方面也少的可怜,根本拿不出多余的来支援咋们……老首长的意思是说,让咋们自己想办法……”
  
  “自己想办法?老子自己能想到办法,至于让你过去要饭?”
  
  听到这话,刘师长是气不打一处来,开始吹胡子瞪眼道“给我准备马,我自己找他要去——老子自己饿死都没话说,但老子总不能让咋们师几千号战士们饿肚子啊!”
  
  “老首长现在一天都只有三两的口粮了……”老孙脸色难看的开口。
  
  “……”
  
  怒气冲冲的刘师长顿时泄了气,使劲的抓着头皮道“库房里的粮食还能撑多久?”
  
  “最多一个多月,绝对撑不到开春了!”老孙道。
  
  “能不能……”刘师长欲言又止。
  
  “别想了,乡亲们还指望着咋们能接济接济他们呢!”
  
  老孙哭丧着脸道“得赶紧想辙啊,要不然今年的年三十大家就得饿肚子,连年夜饭都吃不上!”
  
  “……想办法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
  
  刘师长闻言火冒三丈道“要是弹药充足,老子还能想法子向小鬼子借点粮食,可现在弹药也没有,去找小鬼子借粮那是找死……”
  
  “反正你是当家的,家里没米下锅,我只能找你!”老孙开始尥蹶子。
  
  刘师长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力气都没了,毕竟对方说的有道理——家里没饭吃,可不得指着当家的想办法么?
  
  “滚滚滚,你让我想想!”
  
  刘师长三两脚将老孙踹远,一个人蹲在墙角根里唉声叹气,心里头是百爪挠心,那感觉就跟一大家子人饿着肚子等着自己搞来吃的开饭一般。
  
  “首长,老浦和龙欣来了……”
  
  警卫员过来看到刘师长那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用想都知道他在为什么事发愁,要不是浦沅中龙欣来的急,他简直都不忍打扰。
  
  “他们来干什么?让他们滚……”
  
  一听浦沅中龙欣来了,刘师长下意识的就觉得对方是来找自己要补给的,顿时如同被踩中了尾巴的猫般尖叫了起来。
  
  只是浦沅中早已进了院子,这话被听了个一清二楚,没好气的道“老首长,我这跑了一百多里地过来,连水都没喝上一口你就撵人,就不觉得有点刻薄的过分了啊?”
  
  “你过来要是光想喝水,师部有的是水给你喝,但别的你就别开口了,免得让你和老子都不痛快……”
  
  刘师长悻悻的开口,却在这时眼前一亮,亲热的上前拍拍浦沅中的肩膀到“小浦啊,我跟你开玩笑呢——来来来,我屋里坐,大王山一战,你们独立团虽然损失不小,但也的确打出了我八路军的威风,打出了我八路军的气势啊……”
  
  “老首长,我觉得咋们就在这院子里说就挺好的——敞亮!”
  
  浦沅中一看自家老首长笑的如此鸡贼,顿时警惕。
  
  “……”
  
  刘师长郁闷不已,生拉硬拽的将浦沅中和龙欣拽进屋子郁闷到“你们这是干啥?难道还以为老子还会害你们不成?”
  
  浦沅中龙欣的表情不但没有因此而放松,反而加倍警惕。
  
  毕竟自家老首长是什么人他们都清楚,每当他脸上出现格外亲热的表情,那就说明一件事——不是想坑人,那就是在准备坑人的路上!
  
  他们可不想自己又给掉坑里,抢先两手一摊道“老首长,我们知道师部困难,所以年前的物资我们就不打算问师部要了,我们自己想法子解决——不过我们那边,也真的没有多余的物资来支援师部了……”
  
  “……”
  
  刘师长都到了嘴边的话给堵回了肚子里,噎的两眼直翻白眼道“可以啊你们,在阳泉发了财,你们独立团吃香的喝辣的,连兄弟团的死活都不管了啊你们……”
  
  “老首长你这话说的——我们不问师部要物资,已经是积极为师部减负了好吧?”
  
  浦沅中委屈道“再说了,我独立团现在是不是吃香的喝辣的,老首长你心里又不是没数……”
  
  “少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说的老子这个师长还打算敲你们独立团的竹杠一样,老子是那种人吗?”
  
  刘师长没好气的摆手,意兴阑珊的坐下道“有啥事赶紧说,说完了滚蛋——我现在忙着呢!”
  
  “……”
  
  浦沅中郁闷不已,心说老首长,你这翻脸也翻的太快了点吧?不就是没合着你的意思给师部里上点供么?
  
  可又不是我独立团不上供,实在是没有嘛!
  
  “首长,我猜你是为咋们师怎么过这个年发愁呢吧?”一直没说话的龙欣忽然开口问。
  
  “没有的事!”
  
  眼见独立团这边没什么油水可捞,刘师长就不愿在两个小的面前丢了份儿,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道“虽然老子不敢说让全师上下吃香的喝辣的,但过年吃顿饺子,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哦,那没事了!”
  
  龙欣笑道“本来还想帮首长你点忙给师部这边送点粮食,现在既然师部这边不缺——那老首长你当我没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