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48章 复装子弹危机

第248章 复装子弹危机

    PS,状态已经调整过来了,凌晨还有两章。
  
      ……
  
      “我会喜欢他张跑跑?”
  
      听到浦沅中的话,龙欣的表情像是想要一头撞死自己般道:“就他手下的那帮人,那打不过就脱裤子的瘦猴,那瘸子,还有那傻子,包括那姓康的……
  
      有一个好东西吗?俗话说的好,什么样的将军就带什么样的兵,就冲着他手下的这群歪瓜裂枣,他张跑跑的品性也好不到那儿去——你跟刘师长,居然会怀疑我喜欢他?”龙欣急赤白脸的道。
  
      “不是就不是,你急什么呀!”
  
      浦沅中忙道:“我和师座没怀疑你的意思,也没干涉你恋爱自由的意思,我们只是关心你——毕竟你这边要是有什么问题,政委那边发起火来,我们可都没法交代……”
  
      “我龙欣从参加革命以来,一直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从没靠过别的!”
  
      龙欣大怒道:“邓叔是邓叔,我是我,你们别总将我跟他扯一块儿……”
  
      “没谁说你不是靠自己啊!”
  
      浦沅中苦笑,心说就你这爆脾气,要不是看在政委的面子上,组织上不知道都找你多少回麻烦了!
  
      眼见浦沅中不说话了,龙欣这才松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心说不能够吧?难道自己真的在掩饰什么?
  
      “绝对没有!”
  
      “我龙欣做事,向来坦坦荡荡,绝不可能掩饰什么的!”
  
      龙欣一遍遍的在心里自我肯定着,脑海里却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家伙在背后贱兮兮的叫自己去晋东支队,他炖鸡给自己吃的事情,有些牙痒痒的道:“吃鸡吃鸡,说的谁没吃过鸡似的——谁稀罕啊!”
  
      啊切……
  
      张然大大的打了个喷嚏,差点一头撞在了正老牛拉车般运转的锻造机上。
  
      “队长,这锻造机造出来的效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你也不用想一头撞死在上头啊……”
  
      一想到张然让自己在村里的小媳妇们面前丢尽了脸面的事情,现在一逮住机会,程东山就忍不住要挖苦张然一番。
  
      “别拉他,让他撞!”
  
      牛大悻悻的在一旁扇阴风点鬼火道:“这么多好钢,得打多少的炮筒子?白白浪费在这破玩意儿上头了,还白耽搁快二十天的时间——都说了,打铁这种事,不是机器能打的,还非不听……”
  
      “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啊——一唱一和的,非得让本队长下不来台还是咋的?”
  
      张然郁闷的揉着鼻子,自己也悻悻的瞪着那千辛万苦才搞出来的锻造机道:“这十几天,我这起早贪黑的,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能让你们铁匠坊能少辛苦点,能让咋们支队的工业效率提升上一些——我想这样吗?”
  
      “没谁否认你是好心!”
  
      牛大程东山异口同声的道:“可你也不应该总好心办坏事啊!”
  
      “……老子不跟你们说了!”
  
      张然气咻咻的让两个家伙滚蛋,然后又蹲在锻造机跟前揪头发,看着那慢吞吞的半天才冲一下的机器,自己也是越瞅越来气,心说特娘的,你又不用吃饭,干嘛动的跟饿了半个月一样?
  
      虽然在制造之时,张然就知道这玩意儿不可能说一撮而就,但效果和自己理想中的差这么远,依旧让他备受打击。
  
      到时跟着蹲在一旁揪头发的老郑听到张然说没吃饭这话一个激灵道:“队长,你说这锻造机运转的这么慢,会不会跟动力机动力不够有关系?”
  
      “对啊!”
  
      张然闻言狠狠的一拍脑袋!
  
      现在二车间两台汽车发动机带动四五台各种车床冲压机,而锻造机所需的动力又格外大,带不动很正常。
  
      “一语提醒梦中人啊,老郑!”
  
      张然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传动系统,明显的感觉到动力不足,兴奋的拍着老郑的肩膀道:“我就说嘛,我张然绞尽脑汁发明的锻造机,不可能就只有这么一点能耐……”
  
      “我这就去让程主任将别的机器停了,专门用一台发动机来带动这锻造机试试……”
  
      老郑喜滋滋的道,毕竟这锻造机能发明出来,他也出了不少的力,虽然牛大等人挖苦的是张然,但他也难免有些脸上无光……
  
      “先别急!”
  
      张然指了指锻造机道:“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这动力不足,只是其中的一方面原因,这轴距太宽,导致锻力不够,也是因素之一……”
  
      说着,张然便将锻造机停下,一边拿着尺子测量,一边再次开始计算各种参数。
  
      恍然间,张然发现自己居然有种机械设计师的气质,再想想这锻造机成功之后为能为这场战争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之前被牛大程东山几人借机群嘲的郁闷顿时消散一空,成就感满满。
  
      在外边,传来了阵阵天崩地裂的轰鸣声,那是三十多门飞雷炮齐齐发威发出的声响。
  
      即便飞雷炮试验场距离二车间足足四五里的距离,但在这阵轰鸣之后,二车间内都明显的开始震动,洞顶和四周的泥尘簌簌而落!
  
      “这动静……”
  
      老郑脸色煞白的道:“光用听得都让人心惊胆战啊,要是小鬼子真被这么多的飞雷炮给一起轰,不被炸死也得给活活吓死……”
  
      “这才三十多门飞雷炮而已!”
  
      张然嘿嘿狞笑几声道:“别忘了,袁团座可赞助了咋们一百多个汽油桶呢——我倒是想瞅瞅这一百多个飞雷炮一起开火洗地是啥感觉!”
  
      “队长,你这也太狠了……”
  
      老郑悚然怪笑道:“不过对小鬼子,自然是越狠越好,哈哈哈……”
  
      张然也跟着哈哈大笑,不过笑的格外残忍。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时,毛钻飞奔进来,一脸焦急的道:“刚刚飞雷炮开火,有名正在复装子弹的工人手一抖,子弹炸了……”
  
      “什么?”
  
      张然吃了一惊道:“人呢?人不要紧吧?”
  
      “已经送医院去了!”
  
      毛钻道:“生命危险应该没有,但手怕是……”
  
      手上有血淋漓的窟窿,碎骨和筋腱恐怖的裸露着。
  
      “队长,部长,我没事的,不疼……”
  
      那年轻的工人看到张然和毛钻难看的脸色,从煞白的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了几分笑容,然后又难过的道:“都是我自己不小心,受伤了是活该,我就怕因为我,耽搁了复装子弹的进度……”
  
      “别瞎想!”
  
      张然呵斥一声,阻止这工人胡思乱想,这才安慰道:“要怪也是怪我,弹药部车间里的工作条件实在是太差了——要是我将车间里的工作环境搞好点,你就不会受伤了……”
  
      “队长,不关你的事!”
  
      “要怪就怪那些狗日的小鬼子,要不是他们,咋们就不用造子弹,也就不会有人受伤了!”
  
      看到张然眼圈都红了的模样,原本心生惧意的复装子弹的工人们齐齐咬牙切齿,痛骂小鬼子的祖宗十八代。
  
      “是啊,都怪小鬼子!”
  
      毛钻大吼道:“可要是没有子弹,咋们就没法打跑小鬼子,就还会有无数人流血,受伤——支队的战斗计划,马上就要展开了,可子弹还差很多,现在都给我立即回去,继续复装子弹,或许咋们会受伤,但只要打跑了小鬼子,咋们的亲人,子孙们,就不会因此而受伤了……”
  
      工人们尖叫着,强忍着自己的手也被炸废掉的恐惧继续加班加点的进行复装子弹的工作。
  
      毛钻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道:“还好,工人们的情绪稳定下来了,要是因为有人受伤而影响到了弹药储备,那就真是麻烦大了……”
  
      张然点头,虽然毛钻的话,对那手被炸伤的工人来说显得有些残忍,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在询问了一下复装子弹最危险的环节是在安装弹头,底部会和工作面摩擦从而造成走火之时,张然沉默了。
  
      正常复装子弹,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纯人工复装子弹操作很难规范,而最主要的因素,则是因为以硝酸银为主而制成的雷汞底火终归还是不如正规的底火来的稳定。
  
      底火方面,目前支队能够改进的空间不大。
  
      那么唯一能够改进的,就是子弹复装的规范程度了!
  
      只是人终究不是机器,在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之中,难免会警惕性下降,精神走神等方面的情况发生!
  
      “主要是应为安放了雷汞的弹壳底部和工作面直接接触,子弹在复装的过程中有向下施加的压力,造成复装子弹走火是吧?”
  
      张然想了想道:“我让老郑那边多做些能让弹壳底部悬空的托盘,然后将弹壳整齐的码放在托盘内,然后想办法做个安装弹头的机器——只要每次在码放子弹之前将托盘底部清理干净,不要留存什么金属碎屑之类的东西,以后应该能从很大的程度上避免在复装子弹之时发生危险的情况……”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毛钻担心的道,他是真怕复装子弹出现危险的情况发生太多,到时候绝对会影响子弹复装工人们的工作心情,从而影响复装子弹的产量和质量。
  
      光靠今天这样以对小鬼子的痛恨来刺激大家克服恐惧,终究不是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