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55章 让他张跑跑刘某一个面子!

第255章 让他张跑跑刘某一个面子!

    PS,感谢老鸟看书9527童鞋的打赏!
  
      …………
  
      “老首长哎,你说我跟你这么些年,我啥时候骗过你啊?”
  
      浦沅中道,见刘青两眼一瞪,忙改口道:“我啥时候在这种大事上骗过你啊?”
  
      “你倒是想,可也得有这胆儿!”
  
      刘青哼哼,揪着几根胡子道:“说起来这张跑跑也是有两下子啊,咱们四处张罗着要自己搞军工自给自足的时候,他张跑跑还不知道在哪儿呢——现在可好,人家是复装子弹手榴弹地雷的,搞的风生水起,现在是连炮都给搞出来了,老子这一个师的人马居然一事无成,唯一真干成了的将刺刀改成三棱军刺的事……”
  
      “那也是我从张跑跑哪儿捡来的……”
  
      浦沅中提醒,然后就立刻弯腰使劲的揉腿。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咱们这正规军处处跟人冒牌货屁股后头捡零碎,你不嫌丢人老子还嫌丢人呢!”刘青悻悻收腿骂道。
  
      浦沅中撩起裤管瞅着小腿上青了的一大块,憋屈不已,心说老首长,你讲讲道理好吧?
  
      当初我将三棱军刺带回来的时候,是谁乐的嘴巴子都乐到了耳根子上,下令要全师仿制,嚷嚷着再也不愁跟小鬼子拼刺的时候刺刀没几下就弯了的?还说要给我记功来的?
  
      现在好了,觉着丢脸了就拿我撒气?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好嘛!
  
      刘青絮叨一番,终于总结程词道:“看来,这张然的确还是有点真材实料的!”
  
      “是宝贝疙瘩!”
  
      浦沅中忙道:“这种宝贝疙瘩就跟漂亮大姑娘一样,喜欢的人多了,要是咱们不赶紧下手,过阵子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你懂个屁!”
  
      刘青瞪眼道:“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的身份始终是个问题,咱们一方面不能让他跟别人跑了,另外一方面还得做到毫无后顾之忧!”
  
      浦沅中提醒道:“咱们八路军的纪律,光谈恋爱不结婚,那就是耍流氓——首长你这话,咋听着就跟这一个意思?”
  
      刘青顿时给气的三尸神暴跳道:“老子现在帮他张跑跑四周打掩护,难道就不跟追求姑娘是一个道理?他张跑跑是漂亮大姑娘,可老子这么一个师那也是人中龙凤的潇洒贵公子吧?难道就能一点脸面都不要的往上贴?”
  
      “当初张跑跑想贴过来的时候,可是师长你拦着不让人家贴过来的啊!”
  
      浦沅中严重提醒,然后飞速后退,让刘青踢出的一脚踢了个空,顿时颇为嘚瑟,心说我好歹也是真刀真枪的在沙场上杀出来的团长,可不是那种纸上谈兵的团长,岂会在同一个位置被踢中两次!
  
      “立正——这是命令!”
  
      刘青咬牙切齿的下令,然后过去哐哐几脚踢完,疼的浦沅中是眼泪都快下来了。
  
      “以为现在是团长了,老子踢你你就能躲了是吧?”
  
      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的刘青神清气爽的问:“现在张跑跑明明知道小鬼子将灵江要塞里的骑兵都拉出来了,居然还敢打卢县颂县的主意,那么说明这家伙是成竹在胸啊!”
  
      “应该是,那小子,不见兔子不撒鹰!”浦沅中哭兮兮的道。
  
      “小鬼子花了那么大的力气,灵江要塞的剩余的兵力,就算再借冈田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再抽调了,否则要是为了一个张跑跑他连灵江要塞都给丢了,他这个少将估计得被小鬼子的军部要求切腹谢罪不可!”
  
      刘青想着道:“这么一来,要是张跑跑拿下了卢县颂县,并成功的坑了小鬼子的骑兵,携大胜之余威,进逼平章等地,灵江要塞又不敢出兵,埋伏在青平的鬼子又驰援不及,那么迎水,木马二县的鬼子,绝对会被迫抽调,驰援平章……”
  
      想到迎水木马这两个都是大县,城墙高大坚固,又靠近铁路沿线,两个县分别驻防了一个大队的日军,自己虽然一个师的人马,但因为缺乏攻坚炮火,硬逼的自己眼睁睁的盯着这两块大肥肉一直流口水,就是不敢下嘴去啃……
  
      现在,要是这二县的兵力要是真因为这一战被抽调,自己乘机拿下其中的一个县,那么自己的队伍不但不怕没吃的不怕过年连顿饺子都吃不上,说不定还能过个富贵年……
  
      刘青顿时喜喷了!
  
      “老首长,你想的倒是美,关键是人家晋东支队不一定得配合咱们啊!”
  
      浦沅中提醒道:“张跑跑这家伙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为啥?还不是为了青平的蒸汽机还有那些实验设备么?一旦他拿下卢县颂县,冈田知道自己上当,调兵围追堵截,涂进军孙红忠的游击队乘机抢到蒸汽机就跑,这家伙的计划圆满完成,那家伙难道还会继续向灵江威逼么?占了便宜就走,在这点上,这家伙跟咱们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
  
      刘青郁闷,想了想道:“听说小顾,跟这张跑跑关系不错?”
  
      “两个搅屎棍凑一块儿——臭味相投!”浦沅中道。
  
      “让小顾过去一趟,跟张跑跑说说咱们的计划!”
  
      刘青道:“让他张跑跑给刘某一个面子……”
  
      说完又觉得这么说实在欠妥当,摆手想了想才道:“就说以后即便是组织上一时之间解决不了他的身份问题,但只要我刘青在这边,他张跑跑要是再有什么作战计划,我师四个团,在不违反组织原则的情况下,能配合的,一定配合——都是同一个战壕里的同志嘛!”
  
      “首长,还是你高!”
  
      浦沅中狠狠的翘起大拇指道:“这么一来,我师不但光捡便宜不吃亏,最重要的是还拉拢了晋东支队,即便是组织上如何,咱们师都跟晋东支队成了朋友,以后再这边可以守望相助——佩服,佩服!”
  
      “那是自然,要不然怎么我是师长你是团长?学着点,处理问题,人情要讲,但这方式方法,那也要讲!”
  
      刘青傲然,挥手让浦沅中滚蛋,一边回屋准备布置作战任务的同时,决定一定要在飞雷炮这消息传开之前,尽可能多的收集汽油桶!
  
      他敢肯定,一旦汽油桶能当炮使的消息传开,怕是所有地方的汽油桶会在一夜之间被一抢而空!
  
      下手晚了,那可真是黄花菜都凉了!
  
      “不对啊!”
  
      然后刘青才有点回过味来,怒道:“浦沅中这小子哪里是奉承老子,特么是变着方儿挖苦老子呢——警卫员,去将那混蛋给我抓回来……”
  
      只是浦沅中早就跑的影都没了!
  
      青平外围。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晋东支队几千人的人马,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秘密指挥部内的冈田等人,早就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
  
      怀疑张然带着晋东支队真的在声东击西,调集兵马向这家伙可能偷袭的县区移动吧,这家伙又出现在了青平的外围,要是自己等人前脚刚走,这家伙就冲出来对青平发动进攻,乘虚而入,那怎么办?
  
      就这么干等着吧,万一那家伙真的率部去了防御薄弱的县区,自己等人又显得像是给人愚弄了的傻逼一样……
  
      之前被张然愚弄了那么多回,这回要是再被人牵着鼻子走——那帝国陆军的颜面何存?
  
      “八格牙路!”
  
      想到这进退两难的局面,冈田简直是鬼火直冒,冲着吉野厉吼道:“安辈,惠子他们那边,难道就没有最新的消息传回来?”
  
      吉野脸色难看的摇头道:“安辈已经被逼跟着晋东支队大队出发了,惠子他们被留在了东江县内,那边根本没有任何消息——至于安辈,现在孤身一人随军出动,恐怕就算有什么消息,他也传不出来!”
  
      “饭桶!”
  
      听到这话,冈田气急败坏的道:“帝国培养他们数十年,现在却一点忙都帮不上,简直是饭桶至极——要是此次,再因为他们的情报而让我军遭受重大损失,我要他们提头来见!”
  
      “少将阁下息怒!”
  
      参谋安慰道:“虽然我军现在没能掌握晋东支队的行踪,后防也的确空虚有被这家伙乘虚而入之虞,但有骑兵队在,即便这家伙真的偷袭得手,但只要被我骑兵队咬住,他晋东支队照样是在劫难逃——我们这边,继续守株待兔以逸待劳,目前来看,还是最佳选择!”
  
      冈田冷哼一声,这点他何尝不知?
  
      只是一刻无法落实晋东支队的动向,他就忍不住的心乱如麻!
  
      因为张然这混蛋,实在太过狡诈,而且各种手段,更是花样百出,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所有布置都被张然洞穿,最后再次惨遭失败……
  
      想自己堂堂帝国少将,自打登陆远东以来,战功无数,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现在却被一个不成气候的土八路给耍的团团转,愚弄了一回又一回……
  
      冈田的心里就郁闷的想要发疯,觉得张然这家伙,就跟那可恶的跳蚤一般!
  
      对付这种家伙,要是一刻不将对方的脑袋给拧下来,然后将之碾的粉身碎骨,他是一刻都不得安生!
  
      “少将阁下!”
  
      就在此时,吉野忽然尖叫了起来:“如果那该死的晋东支队还在这边的话,我已经知道他们躲在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