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56章 差点被气疯的帝国少将

第256章 差点被气疯的帝国少将

    青平的外围,地广人稀,地理环境虽然算不上多险峻,但也山多林密。
  
      要是平时,晋东支队躲进山里,只要不是大军搜山,想找到他们的确称得上是难如登天!
  
      但现在不一样!
  
      吉野指了指外面呼啸的风雪狞声道:“这么冷的天气,几千号人马,为了躲避我们的搜查还不敢生火,那么他们一定需要有一个能容的下他们这么多人藏身取暖,躲避风雪的地方!”
  
      冈田闻言眼前一亮,让人将伪军队长冯仁坤带了进来喝问道:“你知不知道青平周边,有没有什么地方虽然地形不够险要,但多山洞等适合躲避风雪取暖之处?”
  
      冯仁坤立即便在地图上指出了一处道:“回少将阁下,老鼠坡这一带,有很多溶洞,除了这一带,周边根本没有别的这种地方!”
  
      “少将阁下,昨天我们已经搜过这一带了……”
  
      中队长屯本听到又要搜寻老鼠坡一带,脸色难看的道。
  
      “那就再搜一次!”
  
      冈田咆哮道:“这一次,给我仔细搜索,别放过老鼠坡一带任何可疑之处!”
  
      虽然这两天为了搜寻晋东支队的踪迹,屯本带着部下顶风冒雪,早已疲惫不堪,现在又被迫去搜索已经搜寻过了的地方,就更是牢骚满腹!
  
      但见冈田发怒,屯本又哪里敢废话,忙嗨的一声,就要领兵出发!
  
      “慢着!”
  
      吉野忽然道:“少将阁下,还是由我亲自带队搜索吧,一旦有发现,还请少将阁下能够立即派兵配合围堵,决不能让这些家伙逃掉……”
  
      “放心,只要你能找出这帮家伙,此次我军,一定会让这晋东支队,插翅难飞!”
  
      冈田冷哼道,牙齿咬的格格直响,心说张然你个八嘎,可千万别让我发现你的踪迹,要不然我要你和你的晋东支队,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这一次,吉野率领屯本等两个中队的人马,刚刚一靠近老鼠坡还没对那些山洞之类进行仔细搜查,便见大量的人马向老鼠一般从那些大大小小的山洞之内如同老鼠一般的窜将出来,撒丫子就跑!
  
      “八嘎呀路……”
  
      一看到这些人,屯本便想起了这几天为了搜寻这些家伙的踪迹被累的快成死狗的辛苦,更想起之前在大王山一带呗一群支那老百姓用石头怼的死去活来的惨状,可谓是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指挥刀一拔鬼叫声声:“杀鸡鸡……”
  
      大量日军立即狂奔前冲,就要展开追击!
  
      “别冲动,步步为营!”
  
      吉野尖叫,控制队伍直接发动攻击追上去冲杀泄愤的欲望敌后道:“屯本,难道你忘了这张然部最擅使用地雷了吗?像你这样冲上去,那就是找死……”
  
      屯本闻言吓了一跳,忙控制住队伍小心前进,同时道:“如果我军不紧紧咬住他们,恐怕又会给这些家伙逃去无踪,到时候再想找到他们,估计真就比登天都难了……”
  
      “现在我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如果发现不了他们就罢了,只要发现了他们,他们再想逃走,那是门都没有!”
  
      吉野狞笑一声,让人立即给冈田发报,请求冈田调集兵力封堵周边晋东支队可能的逃窜路线,自己这边继续率队尾随追击,不给晋东支队任何可乘之机!
  
      “吉野君,做的好,哈哈哈……”
  
      听到吉野发来的电报,冈田哈哈狂笑道:“张然啊张然,以为你晋东支队跟老鼠一样躲进地底,我就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了吗?这一次,你死定了,哈哈哈……”
  
      想到这一次,终于能将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彻底拔除,冈田是心怀大畅,自己这边直接率队封堵晋东支队逃窜路线的同时,也下令青平县内的藤田,也配合大军行动,意图一举将晋东支队彻底歼灭。
  
      就在此时,电报声刺耳响起!
  
      参谋刚刚一翻译完电报,就脸色煞白,尖叫出声道:“少将阁下,不好啦……”
  
      “哼!”
  
      笑声未落的冈田不悦的冷哼道:“现在晋东支队已经插翅难飞,他张然,难道还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不成?”
  
      “卢县,卢县周边出现了大量八路,人数怕是不下两千,中村中队长怀疑,这群八路十之八九,可能是晋东支队的人马!”参谋道。
  
      “什么?”
  
      听到这话,冈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然滴晋东支队,明明在我军的包围圈之内,他们怎么可能出现在卢县?这是不可能的——快,快给中村发报,确定卢县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等参谋嗨的一声领命,密报机的声音又已经刺耳的响起!
  
      “八路已经包围了卢县,似乎随时准备攻城,中村中队长已经下令死守,同时向少将阁下请求支援……”
  
      这次情况都已经紧急到不用参谋汇报了,接线员直接就尖叫了起来。
  
      “攻城?那群土八路疯了吗?他们以为只要人数够多就能随便攻城了吗?”
  
      听到这话,冈田如同听到天方夜谭般的叫道:“虽然卢县只有一个多小队的帝国兵力和两百皇协军,但城墙工事坚固,那些八路军只要胆敢攻城,我相信中村一定能让那群不知死活的土八路,好好领教领教我帝国陆军的厉害……”
  
      依旧是话音未落,密报声再次刺耳的响起!
  
      “急报!”
  
      接线员尖叫道:“土八路数十门重炮轰城,我军在第一轮炮火之中就伤亡近半,卢县之城墙也已经垮塌,中村中队长,也已经中弹身亡了……”
  
      这话一出,整个秘密指挥部内,鸦雀无声!
  
      冈田更是呆若木鸡!
  
      这些消息,几乎让他的灵魂都已经远离,似乎已经只剩下了一具躯壳,一双死鱼眼直愣愣的看着四周,似乎是想搞清楚自己在哪儿,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这,这不可能,不可能的!”
  
      接到指挥部紧急密电的吉野的表情也如被五雷轰顶过一般,尖叫声声道:“土八路,土八路怎么可能有数十门重炮齐齐开火攻城?卢县怎么可能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被攻陷?那晋东支队,明明就还在前边逃的如同丧家之犬——他们怎么可能出现在卢县?”
  
      “少佐阁下,我怀疑我们又上了张然这土八路的恶当了!”
  
      屯本通体冰寒的指着在前方逃的不慌不忙的那群家伙道:“这群土八路的人数,可比晋东支队出来的兵马要少的多,而且他们的装备,看起来也比晋东支队要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这帮家伙,十之八九根本不是晋东支队的人马,而是涂进军和孙红忠率领的游击队……这群八嘎,分明就是张然派来,故意扰乱我军之视线,拖延我军之时间的棋子……”
  
      “冷静,冷静,冷静……”
  
      冈田深呼吸,再深呼吸,咬牙切齿的安慰自己:“这一定是幻觉,我冈田堂堂帝国陆军少将,绝不可能一次又一次上张然这家伙的恶当的——这一定是幻觉!”
  
      参谋看着冈田被残酷的事实打击的都有些神情恍惚的模样,都有些不忍将吉野刚刚反馈回来的情报汇报上去了!
  
      他等待着,希望等冈田稍微冷静一下情绪再说。
  
      否则,要是现在冈田知道自己刷领着数千人马在这边等着晋东支队跳进包围圈,却被那该死的张然安排了那些不入流的游击队在这边上蹿下跳,被彻彻底底的牵着鼻子走……他怀疑冈田会成为帝国陆军史上第一位被土八路活活气疯的高级将领!
  
      但冈田终究是帝国少将!
  
      在狠狠甩了自己一记耳光之后,冈田自己冷静了下来,回头看到参谋的表情,不用再看密报,他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然,本少将不会输给你的,不会输给你这个支那猪的——区区一个卢县而已,鸡肋之地,你想要,本少将就给你……”
  
      冈田咬牙切齿道:“你以为这样你就赢了吗?你这个支那猪,也太小瞧本少将了,我告诉你,这一仗还远远没有结束,这一仗才刚刚开始——既然你想玩是吧?本少将陪你玩到底!”
  
      “不错,这一仗才刚刚开始!”
  
      看到冈田的模样,参谋暗暗松了口气大声道:“只要少将阁下你还在,那张然现在即便尝到了一点甜头,但最终他绝不可能是少将阁下你的对手!”
  
      “不错,这些支那猪,不可能是我帝国陆军的对手,我帝国陆军,是无敌的……”
  
      冈田尖叫着为自己打气,厉吼着让人将地图拿过来,指着地图道:“卢县和颂县毗邻,都防御薄弱,那该死的张然以为将我军之主力拖在了这边,已经奸计得逞,定然不会甘心只拿下卢县,他的下一步,绝对是要继续拿下颂县——可他忘了,我早已安排了骑兵队在平章县内,随时都可以驰援颂县!”
  
      “从平章到颂县,步兵要两天两夜,但骑兵全速驰援的话,却只要不到一天而已!”
  
      冈田喋喋狞笑道:“颂县一带多平原,他张然只要敢攻打颂县,本少将,照样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