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89章 张然你不要太嚣张

第289章 张然你不要太嚣张

    “小鬼子,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赶快投降——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我们八路军,历来是优待俘虏的……”
  
      有战士们在举着大喇叭扯着嗓子冲着村中的鬼子大吼。
  
      “别喊了别喊了!”
  
      张然出来冲着那些战士们大吼,打量着前边的村庄。
  
      村庄的位置稍高,坐落于一大片的庄稼地之中,远远看去几如处于一片湖面中的孤岛。
  
      寒冬里的庄稼地无遮无拦,只要一靠近,就势必会被小鬼子当成枪靶子打!
  
      “根据情报,原田和木马迎水方向而来的日军已经通过了北河走廊,和冈田率领的日军汇合了——我们最多还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浦沅中脸色难看的道:“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耽搁了,必须尽快拿下这帮鬼子!”
  
      只是,五百来名日军据村而守,机枪至少十几挺,想要在短短十几个小时之内将对方拿下,谈何容易!
  
      “嘿嘿,打这种硬仗,那还得是要看我们川军的!”
  
      虽然整个队伍就他自己这么一个四川佬儿,康挺也是时刻以川军自居,傲然道:“队长,我愿意亲率独立连担任敢死队强行冲锋,望队长批准!”
  
      “有我们独立团在,担任敢死队这种机会,哪里轮得到别人?”
  
      老李顾向阳等人嗷嗷道:“团长你下令吧,五个小时之内,我们保证在鬼子的阵地上打开缺口!”
  
      宋涛孙红忠涂进军等人也不甘示弱。
  
      “以现在的地形来说,利用敢死队不惜一切代价的打开缺口,的确咱们目前是最好的办法!”浦沅中道。
  
      “这样的地形上敢死队,那就是用人命堆!”张然摇头。
  
      本就一肚子火的浦沅中恼怒道:“你以为老子愿意用敢死队?这不是没办法嘛?有本事你张跑跑想个办法出来!”
  
      “跑跑,你特么见好就收啊!”
  
      顾向阳凑过来提醒道:“别说咱们团长,就咱们这里的所有人,随便拉出来一个打过的仗都比你张跑跑吃过的米都多——咱们都没办法,你还有个屁的办法?而且小鬼子的援军可正在赶过来!”
  
      康挺也道:“队长,除了用敢死队,根本没别的更好的法子!”
  
      “小鬼子好像没带什么炮过来啊!”
  
      张然却笑眯眯的开口:“没有炮,那就好办多了嘛!”
  
      除了孙红忠涂进军石远王老拐等最坚定的支持者,包括康挺在内的所有人都开始对张然白眼鄙视,一副你就别瞎折腾的表情哼哼道:“这么大一片开阔地,过去就只能是枪靶子,有没有炮,有关系吗?”
  
      “真特么以为你们打过的仗多就真的会打仗了是不是?老子没你们打的仗多——但老子比你们加起来都聪明啊!”
  
      张然大怒道:“看来今天,老子不拿出点真功夫来,你们是不会服气的了——你们信不信,老子四个小时之内,以零伤亡的代价全歼这帮鬼子!”
  
      “你特么不吹牛会死?”
  
      “你张跑跑要真能做到,以后我浦沅中见到你随时以长官之礼伺候!”
  
      “我宋涛也如是……”
  
      一群人顿时气的嗷嗷乱叫,心说特娘的,你张跑跑这话,明显是没将大伙儿给放在眼里嘛——比所有人加起来都聪明?你特么咋不说你比诸葛亮都牛皮呢?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咱们走着瞧!”
  
      张然冷笑一声,心说虽然老子打的仗是不多,但老子打仗的电影看的多啊!
  
      而解决眼前这种孤岛式的阵地,更是有典型的战例在——亮剑里李云龙亮相之后不久的那一战,不就是对付这种战场的典型战役么!
  
      小鬼子没有炮,除了掷弹筒之外,便就没有更多的曲射武器!
  
      而这里的庄稼地一看就土层够厚的那种,和李云龙一样实施土工掘进的策略,简直就一模一样嘛!
  
      “给我挖!”
  
      张然指着村子大手一挥,傲然道:“随时轮换,谁都不要给老子轻易露头——自己冒头给小鬼子点了名的,可不能算是老子战术布置不当产生的伤亡啊……到了两百米以内,就都给我停下!”
  
      李云龙当初是掘进到几十米内用手榴弹轰的!
  
      但张然不用,因为他提前将飞雷炮给搞出来了!
  
      有了飞雷炮,土工掘进都不需要掘进太远,只要掘进到距离村庄两百米以内就行,工程量大省!
  
      安排完这些,张然回头得意洋洋的看着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浦沅中和宋涛的身上道:“浦团长,宋参谋——要不你们先给我敬几个礼适应适应?反正都迟早的事!”
  
      浦沅中冲过来就打,一边打一边骂:“敬礼?老子给你敬礼你受得起吗?给你张跑跑三分颜色,你特么还开起染坊了是不是……”
  
      “浦团长,你输了赖账也就算了,咋还打人捏?你不要太过分了啊我跟你说……我张然那也是有脾气的!”
  
      “脾气,老子让你脾气……”
  
      不顶嘴还好,这一顶嘴浦沅中下手更狠了。
  
      连挨了好几下,张然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撒腿就跑。
  
      土工掘进,进展的飞快,无数条半人深的坑道,飞快的向着村庄延伸。
  
      民兵们很快的被扩散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大量周边的老百姓。
  
      将任何胆敢向普通老百姓下手的日军全部消灭,给那些惨死于日军之手的老百姓们报仇这种事,定然是要让周边的乡亲们亲眼目睹,才来的更有说服力的!
  
      日军们依托着墙壁等等紧盯着外围,同时也在加紧布置着工事,准备负隅顽抗。
  
      看到那四面八方被围的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到那些不断向着近处延伸的坑道,日军们不时的开枪试探,或者发射掷弹筒。
  
      但坑道内的战士们根本不冒头,小鬼子的射击注定不会有任何进展。
  
      掷弹筒的最大射程虽说有六百来米,但能标定目标的有效射程也就一百几十米,超出了这个距离就只能碰运气,所以也造不成什么威胁。
  
      “八格牙路,这些土八路究竟想干什么?”
  
      看到那坑洞在不断向着村子蔓延,日军心头的寒气也不住地乱窜,竭力的想用武士道精神来抵御恐惧,但明显并没有什么卵用。
  
      成天嚷嚷着不怕死的人,历史上多不胜数。
  
      但往往就是这些家伙被拉上刑场砍头打靶的时候,很少有不尿裤子的——小鬼子也是一样。
  
      村内,藤田不断的给冈田发报,询问支援到来的时间。
  
      但那足足还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简直让他绝望到了极点,而那些日军们不住汇报的那不知道用来干啥但不断靠近村子的坑道,更是让藤田一阵阵的心惊肉跳!
  
      现在,他终于开始后悔,后悔在那蒸汽机内放置大量的炸药,连老百姓们和游击队的人一起炸了!
  
      他知道,要不是这样,自己也不至于给张然盯上,也不至于被冈田当成弃子一般的用来吸引张然的怒火,然后自己乘机逃走!
  
      可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就在这时,村子外围响起了大喇叭的声音。
  
      “藤田,我是张然!”
  
      张然举着大喇叭大吼。
  
      听到翻译官的翻译,藤田盯着远远的那个举着大喇叭得意洋洋的黑影恨的咬牙切齿道:“支那猪张然,藤田在此——想让我藤田向你们这些支那猪投降,门都没有……我大日本帝国的军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玉你大爷!”
  
      张然听完翻译的话冷笑大吼道:“你以为老子是向你劝降呢?你特么的脸真大——别说你不愿意投降,就算你们愿意投降,老子也绝对不会接受……所以无论如何,你们今天都死定了!”
  
      “八格牙路!”
  
      藤田破口大骂道:“想杀我藤田,那就过来,废特么什么话!”
  
      “杀你当然是要杀的,不过在杀你之前,我希望你跟冈田发报,告诉他你为什么会死!”
  
      张然大吼道:“我希望你告诉冈田,这边只要有我们八路军,有我张然在,你们这些小鬼子只要敢动乡亲们一根头发,老子就要你们的狗命——要是你们肯跪地求饶认错,然后自杀谢罪,老子说不定能留你们全尸……”
  
      “八格牙路!”
  
      就在这时,不少的日军怪叫出声,连连开火!
  
      因为他们忽然发现,张然跟藤田说话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将一些汽油桶般的东西通过那些掘进坑道运输到已经掘进完毕的坑道尽头!
  
      虽然及时发现,但已经有很多汽油桶已经运输到位,开始装填了!
  
      “藤田,你要是死了,特么就是笨死的!”
  
      张然眼见目的达到,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就你们这种狗东西,难道以为老子真愿意跟你们废话吗?”
  
      听到这话,藤田直气的哇哇乱叫,气急败坏的厉吼道:“该死的支那猪张然,士可杀不可辱——你特么别太嚣张……”
  
      “嚣张咋啦?”
  
      张然厉声狂吼:“点火——给老子轰死他们!”
  
      空空空的爆炸声中,数十个炸药包如同乌云一般的落向了小村子!
  
      下一秒,地动山摇的爆炸声,惊天动地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