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03章 似乎,谁都喜欢

第303章 似乎,谁都喜欢


      如此捉襟见肘的日子,还是在当下刘青部多多少少还能从委员长那边领取点补给的情况下出现的!
  
      等过了年,别说到时候两党合作的蜜月期逐渐结束,委员长那边的补给已经不好期待,就说小鬼子开始对敌后大举经营,外头就算是又补给,都运不进来了!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惨日子!
  
      历史上,刘青部在这段时间里可算是被折腾的够呛。
  
      根据隐秘记载,八路军的战士们不但打鬼子没有武器弹药,还因为没粮食没盐巴,碰到鬼子逃都逃不动,那场面,简直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不为过!
  
      而且这种情况,可不单单是刘青部,在所有敌后战场的八路军将士们都面临着这样的考验。
  
      在几十年后的网络上,八路军游击游击,游而不击调侃,跟八路军这段艰苦岁月的有着极大的关系。
  
      现在,有了支队在,张然相信,别的根据地不敢说,但在支队这附近,包括刘青部,他是绝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他要让支队,让刘青部的所有八路军战士们吃的饱饱的,枪里腰里的弹药足足的。
  
      看到鬼子有的是弹药和力气和对方拼命,将这片根据地发展成为历史上最出名的晋察冀敌后根据地比肩,甚至远远超过的程度!
  
      所以,张然很不喜欢邓方说的纯硫酸足够了这几个字。
  
      纯硫酸,越多越好!
  
      暂时用不完,那就先储备起来。
  
      毕竟支队的这些工厂虽然是建立在深山里,易守难攻,但只要小鬼子发现支队的军工事业已经发展到了如此规模,那怕是真会出现小鬼子不惜血本过来进攻的情况!
  
      到时候,真死守那是守不住的。
  
      有了这些纯硫酸的储备,至少不至于会因为小鬼子将工厂捣毁,这边的队伍就立即失去了生产武器弹药的能力,再一次进入到那种没米下锅的境地。
  
      “纯硫酸越多越好!”
  
      张然开口,半真半假的对邓方道:“邓工,本队长今天可得批评批评你啊,你不要因为你主持的化工部一天能生产出十几斤的纯硫酸就骄傲自满,要继续追求进步,争取早日达到一天生产出一百公斤,甚至是几百公斤的纯硫酸来嘛——咱们用不完,还可以供应兄弟部队嘛,还可以储备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嘛……”
  
      邓方当即气的直翻白眼,他最看不惯的,就是张然这一有机会就拿腔捏调摆自己支队第一领导架子的臭毛病。
  
      倒是一起吃饭的众人看到邓方的模样,齐齐乐的是哈哈大笑,邓英则是其中最开心的那一个——米粒都从鼻孔里给喷出来了,淑女形象严重受损,连饭都不好意思继续在桌子上吃了。
  
      二车间的冲床还在调试,子弹壳的模具也还在修改之中。
  
      冲床比冲锻机可要晚被造出来多了,但冲锻机现在都已经让铁匠坊那边早早的享受上了工业科技对生产力的解放,而冲床却还在装样子,这无疑是张然没想到的。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奇怪。
  
      冲床和冲锻机的运作原理,大体上相差不大。
  
      但冲床在使用中的精密度,那可比冲床的要求高的多了!
  
      毕竟,冲压出来的弹壳,不能有丝毫的偏差,不然就容易引起一连串的连续反应!
  
      比如弹壳的精度不够,引起装药量的偏差,造成子弹不好用,甚至是发射卡壳等等现象。
  
      所以,冲床方面必须要精益求精,马虎不得。
  
      而冲锻机则不一样,只要冲锤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满天锤,那问题就都不大——而且冲锻机也不可能那么个锤法,偏差最大也就几个毫米左右。
  
      几个毫米的偏差,对冲锻机锻打钢铁来说,那和没有偏差几乎没什么分别。
  
      虽说能够理解冲锻机已经早就运用到了生产当中,而冲床还遥遥无期,但造成的后果却是现实的——那就是支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估计还得靠复装子弹打天下,想用原装子弹,那还得靠缴获。
  
      想到这事,张然就又忍不住有点郁闷。
  
      想当初,支队战士们一天到晚苦哈哈的兜里只有两三发子弹舍不得用,复装子弹刚刚出来的时候,一群人乐的事后牙槽都歪了。
  
      可这一仗打下来,一个二个的就膨胀了,对复装子弹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从日伪军手里缴获上来的原装子弹,这些家伙都偷偷摸摸的想藏着掖着不上缴,要不是张然下达了死命令,这些家伙估计不得原装子弹用完,那些复装子弹人家估计连看都懒得去看一眼。
  
      “这特娘的,还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张然狠狠的瞪了石远一眼——就这家伙,刚刚将自己都要夹上筷子了的一块瘦肉给抢走了!
  
      以前,这群犊子可都是抢肥肉吃的,而现在,盘子里明明还有肥肉,都居然已经有人跟自己抢瘦的吃了!
  
      再结合战士们已经瞧不上复装子弹了的事,他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这痛彻心扉的感慨。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自从用上了简易的子弹弹头复装机之后,弹药部内再也没发生过有工人在复装子弹的时候,因为操作不规范造成弹药爆炸而受伤的情况。
  
      这倒是让张然想起了之前那名在复装子弹的时候手掌被击穿的学员的情况来。
  
      当时那学员可伤的不轻。
  
      不但是骨头,筋腱都断裂了不少——张然可还保证过,要是对方因为这而至残,自己得帮他找漂亮媳妇儿来着的。
  
      “还真别说,咱们韩院长这医术,的确进步不少!”
  
      说到这事,毛钻立即就眉飞色舞了起来:“接骨韩院长擅长大家都知道,可这筋腱断了韩院长都能接上长好,那可太不容易了!”
  
      根据毛钻对那学员恢复情况的描述,张然大概可以确定,那学员的手现在的活动能力恢复了六成。
  
      这还是伤口愈合的时间不够长的缘故!
  
      等时间再长些,伤口彻底愈合,再配合上合适的复健疗程,不敢说那学员的手能恢复到百分百,但恢复到先前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能力,应该不在话下。
  
      “瞅瞅,韩院长的医术进步,给咱们的伤员带来了多少的好处——你们几个,还特么敢对人家横挑鼻子竖挑眼?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张然瞪着康挺等人怨怼道。
  
      康挺石远瘦猴等人纷纷瘪嘴,心说也不想想他那点医术是怎么练出来的——活狗也就算了,现在都发展成活人了!
  
      想想他们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康连长,安小姐最近可天天念叨着你呢!”
  
      陆燕在这时开口道:“怎么说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啊——你就不准备回县城看看?”
  
      康挺立即就眉飞色舞不起来了,埋头扒饭的同时不时的瞅着张然。
  
      虽然之前,他是再三保证过,只要确定安雅是日本特务,他会毫不犹豫的亲手干掉对方!
  
      但说归说,人都是有感情的,而且安雅又那么漂亮,真要下手,他的心里肯定也不好过。
  
      “你不要看我!”
  
      张然摆手不给康挺说话的机会,冷声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能商量的,可以商量,但有些事,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要不是这些日本特务四处渗透,刺探机密情报,张然敢肯定,中国的军人们,百姓们,绝对会少死很多很多人!
  
      或许这些特务本身没杀过多少人,但他们的手上,却照样沾满了国人的血!
  
      逮不住就算了,逮住了,张然就绝不可能放过对方!
  
      “要是怕难过,就别去见她了!”
  
      张然拍拍康挺的肩膀道:“反正过几天,等袁团长宋涛他们那边有了消息,要是他们要人,就将安雅他们和那些俘虏一起送给袁团长,如果袁团长不要,我会安排人执行枪决——这阵子,你就呆在队部,别去城里了!”
  
      “我还是想回去看看她!”
  
      康挺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开口道。
  
      张然不想答应,但终究还是点了头。
  
      因为康挺的事,原本欢快的气氛变显得有些沉闷,各自吃完饭之后,便陆续离开。
  
      “然哥,龙欣会不会过来?”
  
      邓英收拾碗筷的时候,满脸期待的问。
  
      说起龙欣,张然也有点期待。
  
      对这一身好功夫,有着一双剑眉满脸英气却永远冷若冰霜的龙欣,他很有好感。
  
      不过同时他也发现,自己好像对邓英也很有好感的样子,特别是在邓英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甜笑时的样子。
  
      好像对陆燕,也很有好感的样子,特别是在对方谈论工作的时候,陆燕脸上那充满了自信,决断,坚毅的神情,让他有些迷醉……
  
      不过最后张然发现,自己其实就是对每个长的好看漂亮的女人很有好感的样子。
  
      男人,特么就没一个是好东西!
  
      最后,张然自己都忍不住鄙视自己,然后对自己展开了自我批评——一个优秀的革命战士,岂能如此花心?
  
      男人的天性,那绝不是花心的理由!
  
      自己应该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要做一个高尚的人,成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革命战士,为了国家和民族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只是说服自己,有时候还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非常诚实的时候。
  
      躺在床上,脑海里回荡着几个姑娘的脸蛋,身段的张然是狠狠的辗转了好一会儿都没能睡着,有点觉得自己有点穿越错时代了!
  
      要是能再往前穿越个几十上百年的,那就能名正言顺的三妻四妾,将所有喜欢的姑娘都拉进自家的后宫,谁也说不着啥!
  
      哪儿像现在,萝卜青菜喜欢吃,肉也喜欢吃,却只能给选一样……
  
      “对我这种能力强大到如同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漂亮姑娘情不自禁的被自己吸引,想不喜欢自己都难的穿越者来说,眼看着喜欢自己的姑娘却因为现实的原因不能得手,可能是最残酷的事情了吧?”
  
      张然心塞不已的自嘲,目光却落在了那些当成破烂一样放在箱子里的古董字画之上,暗笑这些字画的处境,和自己有些相像——生不逢时啊!
  
      忽悠了好几次都没忽悠出去,张然准备将这些东西封存起来,有时间找个地方埋起来,希望在将来,能便宜到某个家伙,或者自己活的够久,便宜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