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26章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第326章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咱们主动上门找蔡顺承?”
  
      听到张然的话,石远瘦猴等人纷纷吃惊,觉得这么干和大肥猪往屠夫家跑都没有多少分别。
  
      现在,他们已经通过张然的交代得知蔡顺承要安雅这女特务,很可能是想用对方来讨好日本人了——虽然他们不知道张然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但他们相信张然的判断。
  
      既然如此,自己等人上门,让蔡顺承知道自己等人知道了他的秘密,对方能不想着杀人灭口?
  
      “他肯定想,但一定不敢!”
  
      对这点,张然信心十足!
  
      且不说姓蔡的唯一能调动的兵力就是曹方涛的团,对方还都驻扎在碑垭,蔡顺承能调动的人手,极其有限,根本不可能翻脸!
  
      只要他敢翻脸,一旦风声泄露,就是个死!
  
      毕竟,没有外围的日军压境作为牵制,只要敢行差踏错,黄司令估计会迫不及待的让蔡顺承灰飞烟灭!
  
      “你怎么知道黄司令会帮着我们对姓蔡的动手?”
  
      王文平对张然每说一句话都如他亲眼所见一般的自信很是不满。
  
      张然没好气的直翻白眼——什么叫黄司令帮咱们?
  
      黄司令是帮他自己!
  
      蔡顺承现在是被架空的副师,没有兵权,却又有巨大的影响力——只要这家伙还在这平同关一天,黄司令就不可能睡的安稳,估计无时无刻都不在想着要将蔡顺承拿下!
  
      只是他需要一个理由。
  
      毕竟蔡顺承不是无名之辈!
  
      这些,王文平那黄豆大的脑仁一时半会儿很难理解。
  
      好在康挺石远瘦猴等人都是聪明人,立即就相通了其中的关节。
  
      不过对张然的话,几人还是有点疑问!
  
      如果蔡顺承怕了,交出安雅未必没有可能——但那些花机关,自己这些人怎么找?
  
      张然笑笑。
  
      很多时候的很多事,都需要等待,让该发生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发生变化。
  
      只可惜在目前这件事上,自己这些人根本没有时间去等着它顺其自然的发生。
  
      所以张然想到了打草惊蛇,人为的去加速事态的发展。
  
      而且自己等人的忽然出现,对于蔡顺承来说,也绝对是意料之外的变化!
  
      任何事只要发生意外,总会让原本安排好的事情产生变数,不得不做出应对!
  
      于是,整个事情就有可能发生变化。
  
      这就是蝴蝶效应。
  
      张然当然不可能知道事情会不会按照他所想的发展,自己等人能不能顺利的得到那批花机关。
  
      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搞出点意外丢给蔡顺承,打乱他原本的安排……
  
      等于是将一塘清水给搅浑!
  
      能不能乘机摸到鱼,那就得各凭本事了!
  
      张然觉得,知道大概历史走向的自己,至少能占到那么一丁点的先机!
  
      白天的蔡家门可罗雀,更别说是晚上了。
  
      所以在张然带着康挺瘦猴二人到达蔡家的时候,周围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对于张然自己亲自下场,康挺等人是一万个不赞成。
  
      但张然知道自己必须得这么做。
  
      因为他知道自己等人来平同关的消息,怕是瞒不过蔡顺承,而如此的话,康挺等人面对蔡顺承,说话就根本不够分量!
  
      没有遇到敲门被管家阻拦,然后自己亮明身份等狗血打脸的情节,因为蔡顺承亲自迎接出门了!
  
      如张然所想的一样,自己等人的行踪,被蔡顺承摸的门清。
  
      “张队长,幸会幸会啊!”
  
      落座之后,蔡顺承呵呵笑道:“张队长运筹帷幄,在灵江沿线歼灭大批日军,壮我中华之军威——有张队长你们这等披肝沥胆,浴血奋战之军人,实在是我中华之幸也……”
  
      “蔡副师座过奖!”
  
      看着眼前那张虚伪的老脸,张然连敷衍的兴致都没有,呵呵一笑道:“向来蔡副师座也明白我这次过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那么我们就开门见山?”
  
      “好啊!”
  
      蔡顺承笑笑道:“虽然分属两党,但在当前共同抗日一致对外的前提下,张队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蔡某能帮到的,义不容辞——只要不是过来问我要那日本女特务就行!”
  
      说着,蔡顺承还特意看了康挺一眼。
  
      “看来,蔡师座这情报工作,做的不错啊!”张然笑道。
  
      “张队长你现在是威名赫赫,我这不想知道你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估计都难啊!”
  
      蔡顺承呵呵笑着,一脸你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老夫耳目的得意!
  
      张然便也笑。
  
      因为他知道蔡顺承对自己等人的了解虽然不少,但明显还不够多!
  
      只要自己是穿越者这个最大的底牌对方不知道,张然就知道自己依旧掌握着主动。
  
      所以在蔡顺承的奸笑声中,张然依旧老神在在的喝着茶,挥手示意斥退左右,这才忽然开口道:“别人可能会相信蔡师是想用这日本女特务这些人向上打通关节,拿回原本就该属于蔡师你自己的权力——但我不信!”
  
      蔡顺承脸上的笑瞬间就僵在了脸上,目光如锥般的盯着张然道:“张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估计蔡师你能听懂我的意思!”
  
      张然好整以暇的道:“日本人当初占领东北,委员长作为国之领袖却置涛涛民意于不顾,喊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口号放着日本人不打对我军大肆围剿——我想蔡师你应该知道委员长这么做是什么意图!”
  
      委员长不发一枪一弹放弃东北,攘外先安内,并不完全是他觉得当时打不过日本人,所以不知廉耻。
  
      实在是因为当年的委员长名义上是国家领袖,但事实上手底下全都是一群拥兵自重的军阀,真打起来,估计没有多少人会听他的!
  
      这几年,委员长借着围剿延安打内战的机会,不断削弱,整合手中掌控的力量,这才有了全面开战之后,一声令下数百万大军前赴后继涌向战场的格局,而不是和几次北伐一样,嚎一嗓子那些拥兵自重的军阀当放屁,他一点辙都没有的尴尬场面。
  
      “委员长拼着脸都不要了才将军权控制在了手中,现在难道蔡师你还期望委员长放权到地方?”
  
      张然笑盈盈的瞅着蔡顺承道:“蔡师你是聪明人,我敢打赌,你知道无论你如何运作,都是没有希望的,委员长绝不会给你们这些军阀重掌大权的机会……”
  
      蔡顺承笑笑道:“那又如何呢?”
  
      “吃过鱼的猫,就永远忘不了那鱼腥味,曾经手掌大权的人,也是如此!”
  
      张然呵呵笑道:“我猜蔡师一定也是这样吧?曾经号令一方的霸王,现在却成了一个被架空的副师,处处都看人脸色,一定不甘心吧?”
  
      “问委员长要权力,委员长不给——那还有什么办法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
  
      说到此处,张然顿了一顿才笑道:“日本人那边,对蔡师你这种有名声有威望的大人物,听说是求贤若渴啊……”
  
      “混账!”
  
      蔡顺承狠狠的一拍桌子,厉吼出声道:“张队长,你这是在暗示老夫为了权力要卖国求荣当汉奸吗?”
  
      我特么这叫暗示?
  
      老子这叫明示好吧!
  
      但话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说了就等于撕破脸了!
  
      所以张然笑道:“蔡师稍安勿躁——我这么说可不是诋毁蔡师,毕竟我是八路军,跟你们不是一伙儿的,你倒霉,我可捞不到什么好处!”
  
      “哦?”
  
      蔡顺承狞笑一声道:“那张队长来找老夫,又告诉老夫这些,所求为何?”
  
      “我的意思是,蔡师你最好把那女人还给我!”
  
      张然捏着一颗花生在指尖揉来揉去,笑眯眯的瞅着蔡顺承!
  
      蔡顺承双目几欲喷火!
  
      那几乎毫不掩饰的一脸老子吃定你了的表情,对他来说,绝对是莫大的羞辱!
  
      “别说黄司令,就连委员长,当面都得对我姓蔡的客客气气的!”
  
      蔡顺承咬牙切齿的道:“你是真以为我姓蔡的现在江河日下,连你这种无名小卒,也要敢骑到我姓蔡的头上拉屎撒尿了吗?”
  
      “哎呦,蔡师你这是生气了啊?”
  
      张然哈哈大笑道:“我猜你肯定不敢一声令下杀我等灭口吧?”
  
      外面立即便已经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枪栓拉开的声音,同时传来了瘦猴康挺二人厉声叫嚣的声音:“来啊,有种开枪啊——谁特么敢开枪,就大家一起死!”
  
      蔡顺承冷冷的盯着张然道:“你猜我敢不敢杀你们灭口?”
  
      “你就是不敢!”
  
      张然半点都不怕刺激蔡顺承,反倒是走过去打开了门!
  
      康挺瘦猴早已敞开了棉衣,棉衣之内那成捆成捆的炸药包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吓的倒老夫!”
  
      蔡顺承色厉内荏的低吼!
  
      “我可没想过吓唬蔡师座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
  
      张然冷笑道:“我们八路军干别的可能不行,可扩散消息可是我们的拿手好戏——所以蔡师你不但不敢杀我们灭口,你还得好好的保护我们,要是我们少根汗毛,有些事传出去,蔡师你可就是黄泥巴抹裤裆,不是屎那都是屎了!”
  
      蔡顺承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怎样?”
  
      “很简单啊,交出那女人!”
  
      张然大笑,瞅瞅蔡顺承又道:“还有啊,被这么多枪管子指着,我可是吓的够呛——所以精神损失费蔡师你可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