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54章 人在家中坐,枪从天上来

第354章 人在家中坐,枪从天上来

    最近这几天,可算是袁振锋这一年多来过的最舒心的几天了。
  
      自从家乡被日本人侵占,全家上下一百余口,无论男女老幼尸骨无存开始,他就发誓要在定州城给小鬼子一点颜色瞧瞧,让小鬼子知道自己姓袁的他们平时只是不发飙,但不发飙绝不等于自己就是那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不发飙则已,一发飙,特么老子自己都怕!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让袁振锋始料未及!
  
      曾经,他袁扒皮刮地皮之名声名远扬,虽然老百姓们对他是破口大骂,但在官场上,他却依旧是如鱼得水,即便是背后妈卖批,但表面上大家却永远是笑嘻嘻,一团和气!
  
      可自从当他当着平同关所有大小将领的面表达了要死守定州,城在人在,城破人亡的决心之后,一切都变了!
  
      没有人对他表达钦佩,所有人都对他畏如蛇蝎逼退三舍!
  
      即便是黄司令这边都是如此!
  
      这实在是让袁振锋大失所望!
  
      做了一辈子的混蛋,忽然想做好人了,他却发现还是做混蛋来的痛快,至少不会陷入被所有人孤立的境地!
  
      但那么一大家子人全都死在了小鬼子手上,这个仇他必须要报——有人支持要报,没人支持,那也照样要报!
  
      所以,即便没有任何人支持他,他也拼死坚守定州,做足了防御攻势,静待日本人的道来,准备杀身成仁。
  
      接着,张然就出现了。
  
      让袁振锋看到了即便自己死守定州,也不至于孤立无援的可能,于是才有了不顾两党关系和晋东支队刻意结交,甚至主动出兵于金牛山阻击日军之事!
  
      当然了,他最没想到的,是因为张然的出现,将蔡顺承给揪了出来,帮助黄司令彻底掌握了平同关的控制权!
  
      可以说,这是所有事情中最大的变数!
  
      蔡顺承不死,那么平同关无论囤积多少兵力,内部都是派系林立,如同那破碎不堪被强行粘合在一起的瓷器,一旦战事不顺,那就会土崩瓦解——无论蔡顺承最后投不投靠日本人都是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黄司令能做的,也就是打到哪儿算哪儿!
  
      自己都顾不了,哪里还顾得上他袁振锋?
  
      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蔡顺承不但倒了,还死了!
  
      黄司令乘机拿蔡顺承之事立威,彻底捏合了平同关的兵力,开始意识到,如果自己打好平同关这一仗,别说飞黄腾达是肯定的,名留青史,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原本因为决意死守定州,被众人当做弃子的袁振锋立即进入了黄司令的视野!
  
      在军事会议上,黄司令当着平同关大小数十名将领的面,将袁振锋夸了个天花乱坠,说他是吾辈中**人之楷模,号召所有将领向他学习,面对日寇,要有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之决心和勇气!
  
      为了表达自己对袁振锋的夸赞不仅仅是一时之兴,更是当即对后勤下令不,从现在开始,以后的各种武器装备粮饷的补充,全都优先补给定州城!
  
      袁振锋当时还不知道这些,还带着兵漫山遍野的找蔡顺承的尸体,按照张然的吩咐将尸体抬到平同关拍黄司令的马屁!
  
      然后一进平同关,袁振锋一行就被所有的军官包围了。
  
      各种马屁如潮,那些平时上门求见连门都进不了的师长旅长之类亲自扶他下马,挽臂言欢,就跟见到了多年不见的亲兄弟似的……
  
      这还不算完。
  
      黄司令一见蔡顺承的尸体,就当即向所有人宣布,他袁振锋忠肝义胆,不顾蔡顺承卖国求荣之事败漏狗急跳墙,追击数百里最终将蔡顺承这个大汉奸斩落马下,为的就是要壮我军威,为的就是让小鬼子知道,平同关防线上的十万将士,早已筑起了血肉长城,只要他们敢来,那就以命换命!
  
      小鬼子想要跨过平同关防线一步,就得从十万将士的尸体上跨过去!
  
      至于张然。
  
      那家伙是谁?
  
      这一切从头到尾,都跟那姓张的没半毛钱的关系——都是他袁振锋干的!
  
      要不是自己心存死志,袁振锋恐怕会被黄司令这一通不要钱的猛夸给吓尿——这绝对是要捧杀的意思啊!
  
      不过既然有了死志,袁振锋对这些就丝毫不担心了,而是喜出望外!
  
      黄司令这番话,让他很清楚,自己的定州城,再也不是孤城!
  
      定州城背后的整个平同关防线,都将是自己的坚强后盾!
  
      等到一切人等散去,繁华过尽之后,黄司令才将袁振锋留了下来,满含深意的道:“平同关能坚守多久,在于定州城能坚守多久,而定州城能坚守多久,则在于你——袁团长,你可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啊!”
  
      “只要司令和各友军部队鼎立支持……”
  
      袁振锋啪的一个立正低吼道:“取胜没有信心,但死守却有决心!”
  
      “很好!”
  
      听到这话,黄司令狠狠的一拍桌子道:“若是如此,平同关各部,到时候绝对对你定州城全力支持——可若是你胆敢擅自逃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袁振锋哈哈大笑!
  
      逃字,早就被他从字典里划去了!
  
      没有支援,他都要死战到底,现在有了支援,他又岂会不死战到底?
  
      然后他便说了张然发报求援之事。
  
      黄司令眉头紧皱道:“按说,这次能揪出蔡顺承这个软骨头,我能将平同关之兵力彻底聚拢,都得多亏了这张然,帮他一个小忙,也算是礼尚往来——可你也知道,两党的关系,要是我等和八路过从甚密,委员长那边,怕是不喜啊……”
  
      “可要是这次我们帮了这些八路,将来在我平同关危急之时,八路军能仗义出手……”
  
      袁振锋甄词酌句道:“委员长不喜欢我等和八路军过从甚密,但委员长一定会喜欢司令据日军于平同关之外,不得寸进之消息——我军面对日寇,屡战屡败,太需要一场大胜,来振奋军心了!”
  
      “你觉得八路军这次,会一改之前暗中发展,不暴露实力的策略,在我平同关危急之时仗义出手吗?”黄司令眉头一挑问。
  
      “帮忙,都是相互的,你帮我,我帮你……”
  
      袁振锋道:“在平同关危急之时,刘青部会不会出手我不敢肯定,我唯一能肯定的是,只要我们帮了晋东支队,到时候晋东支队一定会出手!”
  
      “为何这么肯定?”黄司令道。
  
      因为似乎那家伙参与这场战争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干小日本!
  
      袁振锋心说,只是这话,他决不能当面对黄司令说!
  
      因为无论是委员长的队伍,还是八路军的队伍,无数将领,数百万士兵扛枪踏上战场,和日寇做殊死之战,不知道多少人浴血疆场,不知道有多少将领,埋骨他乡!
  
      可这些人上阵和鬼子交手,有借这乱世,想用一条命换个前程的士兵将领,多不胜数,单纯的就是想杀鬼子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对不是太多!
  
      用命杀鬼子换前程,这绝不是错,甚至也当得起英雄二字——毕竟还有很多人一见到鬼子都吓的屁滚尿流!
  
      可终究不够纯粹!
  
      不够纯粹,就很难那么干脆!
  
      比如某些将领,曾经在籍籍无名之时,遇到鬼子身先士卒,不顾一切,可一旦他们稍微有了点名声地位,手下有了一些人,他们就再也不会如籍籍无名时那般拼命了!
  
      他们会趋利避害,尽可能保证自身的实力!
  
      如此一来,就会延误战机,甚至因此而让原本大好的局面,毁于一旦!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第八军的黄军长!
  
      作为委员长的心腹爱将,黄埔高材生,黄军长会没有能力,没有勇气?
  
      他肯定有!
  
      否则他就成不了军长,就得不到委员长的赏识!
  
      可就是这黄军长,为何会在孤军深入的土肥原贤二的孤军深入,两万人被我军十几万大军重重包围,可谓大局已定,全歼他是手拿把攥之时,几声炮响还没发动进攻呢,黄军长就带着几万人屁滚尿流的跑了,让整个全歼之势就此逆转,十几万人被两万人跟赶鸭子一样一溃千里?
  
      就是因为这黄军长不够纯粹!
  
      他上战场,更多的是为了名利!
  
      名利还没到手的时候,他敢打敢拼,因为那时候他的命还不值钱!
  
      可现在,他是一军之长了,已经功成名就了!
  
      再遇到生死关头之时,哪怕明明知道一逃就身败名裂,会被千夫所指,他也要逃,他要留着小命去享受生活!
  
      但从头到尾,上战场不求任何东西,只求杀鬼子的家伙不一样!
  
      他们才不会在乎别的,只要能杀更多的鬼子,他们什么都敢干!
  
      比如张然!
  
      “你如何确定那张然,就是你以为的那种人?”黄司令问。
  
      “那家伙造出了化肥,还能自己造子弹,手榴弹这些东西!”
  
      袁振锋笑道:“可那家伙将化肥,弹药什么的全都送了出去,给刘青部,给那些游击队,甚至那些愿意帮着他们打鬼子的百姓,只收一点点手工费——司令你觉得,这家伙将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底到处送人当财神爷,他图什么?”
  
      “这家伙,一旦看到能杀鬼子的机会,那就跟苍蝇见了血一样,眼都是红的!”袁振锋最后总结道。
  
      “这家伙,有点意思啊——也不知道小鬼子怎么招他了!”
  
      黄司令哈哈大笑开口道:“这么说来,这个忙,我这不帮还不成了?”
  
      袁振锋点头道:“不但要帮,还要下力气帮——我们下多少力气帮他,他到时候能不好意思下力气帮回来?”
  
      “有道理——我发现我以前有些小瞧你袁振锋了!”
  
      黄司令若有所指的看了袁振锋一眼,这才笑道:“正好,这阵子虽然算是彻底整合了平同关之军心,但难免有些家伙还心存侥幸,乘着这个机会,也好让他们给我表现表现——这忠心啊,可不能用嘴说,得用行动表示才行啊!”
  
      个把小时之后,正在庆贺虽然蔡顺承倒台,自己等人不但没有受到牵连,反倒还被黄司令委以重任的陈旅长等人接到了战斗任务的军令,一个个差点没给气一跟头!
  
      这特么,大过年执行战斗任务也就罢了,还特么主动出击!
  
      党国的军队,什么时候对小鬼子主动出击过了?
  
      不是说好都是小鬼子过来,自己这边被动防御的么?
  
      而且这命令,不但要主动出击,而且还不能虚晃一枪,还得好好的打出个动静来……
  
      听到这命令,陈旅长等人是不想说妈卖批都不行了——这完全没有道理嘛!
  
      但一想到黄司令这些命令没下给别人偏偏下达给了他们,考验之意昭然若揭,陈旅长等一众军官不得不按下满腹的牢骚,一边让人安排,一边探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过年的,主动出击,还要真打而不是做过场……
  
      这么多不合理的命令凑一块而,他们可不能等闲视之,觉得这其中,肯定有大问题!
  
      然后,一群人的嘴巴张的简直都能塞进一筐鸡蛋,纷纷怀疑自己听错了!
  
      黄司令在这大过年的下达了这么一长串不合情理的命运,最主要的居然是那八路军晋东支队被小鬼子空袭了,司令部这边让自己等人带队出发,目的居然是帮着晋东支队出气……
  
      听到这个消息,陈旅长等人差点一口老血给喷出来——这特么才真是叫人在家中坐,枪从天上来啊!
  
      鬼子空袭了晋东支队,特么自己等人就大过年的巴巴的主动出击?
  
      有没有搞错!
  
      我们党.国的军队,什么时候特么跟一群土八路关系这么好了?
  
      鬼子袭击了他八路军晋东支队,要出气要报仇,特么他们八路军不能自己上啊?干特么我们什么事?
  
      陈旅长等人觉得自己特么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碰上这种破事!
  
      只是,军令就是军令!
  
      现在黄司令在这平同关那是一言九鼎,不遵军令是什么后果,他们非常清楚!
  
      更别说了,他们身上还带着蔡顺承这个大汉奸余部的印记,一旦自己等人说个不字,黄司令来个借题发挥……
  
      那后果,一群人简直不敢想,最后只能将一腔怒火全都发在了日军的头上——你们这帮小鬼子,你们特么是不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啊?大过年的不好好过年,去空袭那晋东支队搞毛啊?
  
      你们空袭晋东支队,让特么我们不能过年——我们特么也不能让你们好过了!
  
      想在家里就着火锅唱着歌?
  
      门都没有!
  
      比上一泡屎,大家都搞不成!
  
      带着满满的怨念,陈旅长等人各自率领小股部队,气急败坏的出发了,一个个将牙齿咬的格格直响,可算是将小鬼子给恨透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铁血军工》,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